“婉儿!”随着一声大叫,柳惊涛醒了过来。

    “少爷醒了,快去告诉老爷和老夫人?!苯幼派肀叽匆徽竺β业纳?。

    柳惊涛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房间,心里一阵心安,紧接着心又猛地提了起来。他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唐婉为了救他,硬受三人联手一击,最后倒在自己怀里的那一幕。

    “婉儿呢,婉儿在哪?婉儿怎么样了?”柳惊涛挣扎着起来,想要去找唐婉;可惜受伤太重,无法起身。

    “少爷,你伤还没好,要好好休养;夫人在隔壁的房间,你不用担心?!狈考淠诟涸鹫展肆蔚氖膛咦柚沽纹鹕肀咚档?。

    “柳莺,扶我过去看看婉儿!”柳惊涛语气坚定,坚持要看唐婉。

    正在柳莺无法的时候,一个焦急中带着欣喜的声音响起:“涛儿,你可算醒了,让为娘好担心!”

    一位年约六十慈眉善目的老妇人走了进来;在她身后的人发际眼角有着淡淡的皱纹,花白头发,跟柳惊涛有着七分相像,正是柳家家主柳沧海。两人此时脸上满是欣喜。

    “爹娘,孩儿不孝,让您二老担心了!”看着比以前苍老与憔悴了许多的二老,柳惊涛愧疚难当,挣扎着起来对二老磕头。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你伤还没好,要好好休息?!崩戏蛉舜劝脑鸸值?。

    “涛儿,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柳老爷子看着躺在床上的儿子关心的道。

    “父亲,我没什么大碍了;婉儿怎么样了,之前她为了救我,是不是已经……”想到可能的后果,柳惊涛的脸色大变,看着父亲和母亲眼中满是害怕和希冀。

    “傻孩子,婉儿没事,只是她受的伤比你严重的多,现在还没苏醒?!崩戏蛉硕远哟劝乃档?,心里却满是叹息:婉儿这孩子的伤岂止是严重那么简单,五脏震裂,要不是她体内一股神奇的力量在,只怕已经……

    “婉儿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绷我桓比缡椭馗旱难?,嘴中喃喃道。

    “涛儿,我和你岳父赶到的时候,天煞七鬼已经全部死亡;应该是一位前辈高人出手相救,你可知那位前辈是谁,我们柳家和唐家好向前辈表示感激之情?;褂刑焐菲吖砗臀颐橇?、唐两家没有半点恩怨,以他们的作风不会做出得罪柳、唐两家的不智之事,为何要对你和婉儿出手?”柳老爷子将心头许久的疑惑问了出来,希望儿子能给出答案。

    “我不知道,当时我看到婉儿为了救我倒地的一刹那,我脑海里一片空白,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至于天煞七鬼,从他们透露出来的信息看,是有人开出他们无法拒绝的诱惑,才铤而走险,对我和婉儿出手的?!绷闻Φ幕匾淦吖硗嘎兜男畔⒅蟮?。

    “到底是什么人会开出条件让七鬼出手?想不通,想不通啊?!绷弦右涣车纳钏?,接着道,“自从把你们就回来后,你岳父一家天天来看望你和婉儿,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该来了?!?br />
    “老柳树,还是你这个老家伙又在说我呢,听说惊涛小子醒了,快让我看看?!卑樽派糇呓晃幻嫖薨仔氲睦险?,正是唐家家主唐澜;在老者身旁的老妇人头发花白,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华美貌,是唐老爷子的夫人;在他们身后是一位跟老者有六分相像,跟老妇人四分相似的男子,是唐家少爷唐风。

    “大水坑,你还真准时,每天都是同一个点过来?!绷弦雍叩?,显然是不满唐老爷子对他的称呼,反击道。

    “我这是关心我的乖女儿和好女婿,关你这老货什么事情……”

    “你个老东西,今天女婿好不容易醒了,还想在女婿面前吵个没完?!碧评戏蛉思评弦踊瓜朐偎迪氯?,眼睛一瞪喝道。

    唐老爷子见状立马偃旗息鼓……

    时间在嘱咐与询问中过去,两位老爷子实在忍受不了两位老夫人对柳惊涛絮絮叨叨的询问,早早的离开,另寻地方研究从柳惊涛那得到的消息,分析寻早幕后黑手,奈何仍是毫无头绪。

    应付着母亲与岳母的询问,柳惊涛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焦急与担忧,再次提出要看看唐婉。

    两位老夫人执拗过,只好陪着柳惊涛来到唐婉昏迷养伤的房间。

    进入房间,柳惊涛一眼就看见躺在床上的唐婉,眼睛再也舍不得离开。曾经绝代风华的容颜,如今是那么的苍白与憔悴;绝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血色,苍白的吓人;美目紧闭。柳惊涛的心抽痛起来,莫可言状的痛苦席卷而来。

    柳惊涛来到唐婉的床边坐下,握着唐婉的手,真元在唐婉体内游走一圈之后,唐婉的伤势已经悉数的明了:五脏皆裂,但在一股神奇的力量的作用下,五脏在缓慢的愈合着。

    五脏皆裂,这是必死的伤势,若是没有那神奇的力量,婉儿只怕已经……

    明白唐婉为救自己付出的代价后,深深地自责弥漫着柳惊涛的内心,“婉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用,害的你重伤……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

    柳家夫人,唐家大小姐唐婉,经过六个月的昏迷,终于苏醒过来!

    明月城的高层集体的松了一口气。

    柳惊涛、唐婉身受重伤,柳、唐两家的全力追查,小鱼小虾倒是抓了不少,但未能查到幕后黑手的半点踪迹。两家的老爷子憋了一肚子的闷气,看之前的对头感觉对方就是追杀自己儿子媳妇和女儿女婿的幕后主使。

    怀有身孕的唐婉昏迷至今未醒,让一心想抱孙子、外孙的两家老爷子急红了眼。两家老爷子正憋着一肚子的闷气急需发泄,经常找平时的对头麻烦,对方知道这两位,一位因为媳妇和孙子,一位因为女儿和外孙,急的眼睛都红了,故意找自己麻烦发泄;这两位老爷子都处于半疯的状态,若是惹恼了他们,认定事情是自己做的,找自己拼命,那可是天大的冤枉;都躲着他们,处处忍让,不让他们有机会对自己发疯。

    这在六个月里,这些人被两位老爷子折腾的苦不堪言,却又不敢反抗。

    如今盼星星盼月亮的唐婉醒了,这些人都有一种从地狱升到天堂的感觉:终于不用再受那两个老东西发疯的威胁了!原来没有疯子的生活是这么的美好!

    明月城武威侯柳家此时充满了欢声笑语,一扫之前的阴霾。

    唐婉的苏醒让柳、唐两家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没有人知道唐婉在这昏迷的六个月时间里经历过什么。

    唐婉只记得当时自己击杀了天煞七鬼中的老幺,之后意识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朦胧中似乎有着神秘的声音响起,像是强者的嘶吼,又像是诵经与祷告声,带着沧桑的古意,穿越时空,自那上古年间浩荡而来。

    神秘的声音唤醒唐婉的意识,让唐婉陷入奇妙的意境之中,隐约间似乎来到上古洪荒世界。

    苍茫辽阔的大地,高山巍峨,神瀑茫茫,古木参天,恐怖的气息弥漫,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一个生灵蟒头人身,脚踏两条黑龙,手缠青色大蟒,全身被黑色鳞片覆盖;一个生灵兽头人身,双耳穿两条火蛇,脚踏两条火龙,全身火红鳞片;两者正在激烈交战,火海翻腾,水浪滔天,直打的天崩地裂水倒流;两者于交战中演化出武道之极尽奥义,看的唐婉如痴如醉,往昔所遇到的武学难题纷纷迎刃而解,自己的境界正在以一种恐怖的速度提升着。

    正在唐婉看的如痴如醉的时候,两者似乎也到了决定胜负的时刻,两股异??植赖钠⒑廖薇A舻氖头趴?,唐婉的意识再也承受不住,再一次陷入昏迷之中……

    刺眼的光线,让唐婉虚眯起刚睁开的眼睛。待到眼睛适应光线,一眼就看见因劳累睡在床边的柳惊涛。

    看着柳惊涛一脸的疲惫之色,唐婉心痛的起身为柳惊涛披上一件衣服。却不料惊醒了熟睡中的柳惊涛。

    看清为自己披上衣服的人是谁后,柳惊涛紧紧的抱住唐婉,仿佛要将唐婉融进自己的身体似的,激动的说道“婉儿,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迷了六个月,我怕你再也醒不过来……婉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没用,害的你重伤……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br />
    似乎想起了什么,柳惊涛连忙将唐婉扶上床,说道“婉儿,你刚醒,赶紧运功调息,看看身体还有什么不适!”

    唐婉感受的到柳惊涛对自己的关心,依言运功调息。

    真元刚一运行,唐婉立刻就发现了不同,真元犹如脱缰的野马,又如长江大河般在经脉中奔腾,唐婉神色大变,虽惊不乱,竭力引导真元在经脉中运行,一路势如破竹,冲破一个个关口,师级五阶,六阶,……,九阶巅峰,将级,一阶;待真元运行恢复平稳时,唐婉被自己的变化吓了一跳,自己的修为不知不觉间从师级四阶跨越将级,达到将级一阶!唐婉感觉自己如同在做梦一样。

    柳惊涛见唐婉刚一运功调息就神色大变,心急如焚,有心询问,却又怕打扰唐婉运功调息,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接到儿媳妇苏醒的消息赶过来的柳老爷子夫妇让柳惊涛犹如抓到救命稻草,询问该怎么办;对此两位老人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焦急的等待。

    一见唐婉收功,柳惊涛立刻询问,“婉儿,怎么样,是不是还没有痊愈?我马上去请人来为你诊治!”

    “我的伤已经痊愈了,只是……”唐婉神情古怪的道。

    “只是什么?你倒是快说??!”柳惊涛焦急的催促道。

    唐婉神情古怪,将自身气势展开,将级的气势散发开来,笼罩几人。感觉到这股升腾起来的气势,几人皆是满脸错愕,嘴巴张的能塞下鹅蛋,眼睛瞪成铜铃般大小,房间中只剩下如同被人掐住脖子的“呵呵”出气声!

    唐婉从师级四阶蹿升到将级一阶,这给众人的惊喜太大了。

    经过生死?;?,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很容易获得突破是不假,可也没有这种突破法!

    柳惊涛在伤势痊愈之后,再加上受伤期间各种灵药的滋补,突破是水到渠成的事,成功突破了两阶,从师级八阶达到将级一阶,可是唐婉却直接突破了六阶

    !这就有些骇人听闻了,不过想到将唐婉从几乎必死的伤势中恢复过来的神奇能量,大家也就觉得不奇怪了。

    像这种伤势就是六阶医师处理起来也非常麻烦,唐婉体内的神奇能量应该就是出手相救的高人为唐婉服下的至少七阶的丹药。

    七阶丹药??!那可是尊级,甚至宗级高手也视若珍宝的宝贝??!

    以七阶丹药之能,让师级之人突破六阶太容易了。

    众人觉得只突破六阶还是太少了,要知道那可是七阶丹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