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城武威侯柳家,此刻人声吵杂,如同闹市。

    无他,柳家小少爷要出世了。

    人声鼎沸之中,一个三十上下,相貌英俊的男子不断走来走去,正是柳惊涛。他焦灼的守在产房外,一脸焦急心痛。

    产房中,传来阵阵的呻吟声,似乎是在强行压制……

    柳惊涛不时地看向紧闭的房门,脸上写满焦急和担忧,还有要为人父激动与彷徨!

    “涛儿,不用担心,没事的,你都是要当爹的人了,做事要稳重!”柳沧海老爷子在旁边看着儿子无奈的说道。

    “就是,涛小子,用不着担心,坐下来慢慢的等!”唐澜老爷子端起一碗茶喝着,故作悠闲的说道。

    “爹,岳父,我知道没事,不用担心,可我就是心里着急!”柳惊涛看着两位老爷子苦笑着说道。

    “涛儿,别理那俩老货,当年他们要当爹的时候比你还着急呢,现在到时有脸说别人了!”柳老妇人和唐老夫人实在看不过两位老爷子,开口揭两位老爷子的老底?!安还?,他们说的也不错。明月城里最好的几位接生婆都被请来了,不会有事的?!?br />
    柳惊涛对此唯有苦笑以对。

    里面的呻吟声突然大了起来,只听接生婆的声音道:“忍住……现在不要用力,要积攒力量,要不然等一会孩子出生的时候你没劲了,可就对孩子不好……”

    “对孩子不好”,这句话似乎有无穷的威力唐婉的声音立即就小了下来只听见她深深地吸气,深深地吸气在积攒着自己的力量……

    柳如龙的心都提了起来,内心默默祷告:一定,一定,要将孩儿健康生下来,母子平安……

    “再忍一忍……再忍一忍……马上就好了,马上就到了……”里面接生婆的声音柔言细语的安慰,声音之中,似乎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内室中,唐婉痛苦的呻吟着,脸色煞白,一会儿又变成通红,两只手紧紧地抓在床沿,指甲缝里都有血迹渗出。

    “放心,肯定没事的,只不过你是第一次生孩子……嗯,孩子很好很健康,现在关键就看你的,你一定要撑住……”接生婆不断的安慰。

    唐婉虚弱的点头,眼中射出坚决的神色,低低的道:“我的孩子,一定会平安降世的……”

    终于……

    外面也快要忍受不了的时候

    “好…………再用力……再用力,对!出来了……出来了,孩子出来了……”

    “哇……,一声嘹亮的婴儿啼哭,终于像是刺破天边乌云的一缕金色阳光,终于传了出来!

    唐婉在听到这一生天籁之音一般的啼哭之后,终于完全松了下来,嘴角露出一个幸福的安心地笑……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出生了!

    随着这一声啼哭传出来,所有人都是全身一震,露出狂喜的神色。

    “孩子怎么样?大人怎么样?”柳惊涛急忙大声问道。

    “很好!都很好!一个大胖小子,母子平安?!?br />
    随着“母子平安”,这四个宇传出来,众人同时有一种虚脱的感觉:似乎全身力量,都在刚才的无声之中消耗的干干净净。

    但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

    上天保佑!

    里面哗啦啦水响,似乎在为婴儿洗澡。

    过了不大一会,“吱呀”一声房门打开,一个面目慈和的接生婆婆一边走一边笑道:“真是怪,老身接生了这么多孩子,绝大部分都是刚出生的时候闭着眼睛,这个小家伙倒好,两个黑眼珠子瞪得大大的,骨溜溜的转,也不知他能看见什么……”

    后面另一个婆婆笑道:“这么大点孩子,就算睁着眼睛也是什么都看不见的,最少要一天之后,七窍全通,才能看得到一些什么?!?br />
    “所以才奇怪啊?!?br />
    ……

    柳惊涛在房门打开的时候,就急冲冲的跑了进去。

    “婉儿,你怎么样,你没事吧婷儿?”柳惊涛一进来就来到床边,握着唐婉的手柔声问道。

    “我没事,让我看看我们的孩子?!碧仆裥槿醯囊×艘⊥?,温柔道。

    一旁接生婆将共工抱了过来,柳惊涛接手抱过来,看着这个刚出世的儿子,俊逸的脸上露出笑容,哈哈一笑:“婉儿,你看,这小子正瞪着我看呢?!毖杂镏醒笠缱鸥咝酥?。

    唐婉听了柳惊涛的话,支着身子,看着丈夫怀中的儿子,可不是,只见这个刚出世的儿子正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丈夫,乖巧可爱。

    母子连心,唐婉心里欢喜,伸出手去,从丈夫怀中接过儿子,越瞧越欢喜,胖嘟嘟的小嫩脸,一双灵动的眼睛,让她忍不住亲了又亲。

    已经被紧紧地包进襁褓的共工,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一个异常温暖舒适的怀抱,怀抱中的气息是他感到十分熟悉和亲切的;在这个怀抱里,共工莫名的感到了一种幸福,一种依托感,似乎在这个怀抱之中,无论多大的风雨都淋不到自己……

    共工知道,这个怀抱,只会属于一个人,那就是自己的母亲。共工来到这个世界,带着前世的记忆,本以为自己以活了无数岁月的灵魂进入到这一个小小的婴儿体内,在面对自己的母亲的时候肯定会感到尴尬与不适。

    但当共工看到这个有着绝美的脸庞,温柔的微笑的美丽的女人的时候,以及她看着自己时候的那种毫无掩饰的宠溺的表情之时,却是不由自主的从内心深处泛出浓浓的乳慕之情。

    顿时,共工鼻头一酸,眼中不由自主的蕴满了泪水,心中有一个声音在大声的嘶吼:我共工终于有母亲了!从今以后我共工也是有母亲疼爱的人了!

    眼前的这个女人,还带着掩饰不住的疲惫,两边脸颊还有一缕缕的发丝被湿湿的汗水粘连在上面,但看在共工的眼中,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心中充满了对母亲的感激。在这一刻,共工已在心中下了决心,自己,绝对不能够让这个女人为了自己有那怕是任何一点点的伤心,无论是谁,都不能够伤害到这个女人!因为,她,是我共工的母亲!

    “宝贝不哭,娘亲在呢啊,别怕,娘亲会?;つ愕呐??!惫补さ纳碜釉谀锴椎幕持星崆嵋』巫?,忍不住从心底泛上一种奇异的安逸平和的感觉,一阵倦意袭来,共工大大的打了个呵欠,舒适的闭上眼睛,甜甜的睡去。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这样的毫无心事,没有半点顾忌的完完全全的睡眠,对共工来说,这,还是第一次!

    ……

    “哈哈,我的孙子(外孙)呢?抱过来让我好好看看!”两位老爷子一进来就高兴的喊道。

    “爹,孩子刚刚睡着,您二老小点声!”唐婉看着进来的两位老爷子无奈的说道。

    “睡着了?”唐老爷子的声音中充满了错愕。

    “还没见过他爷爷和外公,怎么能睡着呢?来乖孙子醒醒,见见你爷爷和外公?!碧评弦铀底啪鸵锨敖⒆优?。

    “老不死的,发什么疯,那么大的声音,吓到了我孙子(外孙)怎么办?吵醒我孙子(外孙)怎么办?”旁边的两位老夫人对着两位老爷子恶狠狠的说道。

    两位老夫人将两位老爷子赶到一旁来到床边。

    “婉儿,身子怎么样?想吃什么告诉娘,娘让人去准备?!绷轿焕戏蛉丝醋盘稍诖采系奶仆窆匦牡奈实?。

    “娘,我没事,不用您操心?!碧仆裾踉乓鹄?。

    “快躺下,快躺下,你刚生产完,要好好休息,可千万着凉?!绷轿焕细救烁厦ψ柚固仆衿鹕?。

    “乖孙,奶奶抱抱?!绷戏蛉丝醋攀焖械乃镒?,视若珍宝的抱在自己怀中,“呵呵呵,看我的孙子长的多俊秀,这小鼻子小眼的,简直跟他爹爹一模一样……”

    “嗯嗯嗯,不错不错,看这脸型跟他娘长的简直一模一样,长大后也是一个美男子,不知道要迷倒多少美少女!”唐老夫人在旁边说道。

    “哪有哪有?伯母,这小孩子怎么面皮皱皱的?跟小老头似的,我没看出来哪一点象姐姐和姐夫……”唐风皱着眉头说道。

    不过似乎唐风并没有说完话,只听得一个爆栗响起,接着便是一声叫痛。唐老夫人的声音教训道:“滚一边去,小猴崽子,不会说句好听的!”

    “说得没错啊,伯母,哎呀呀,伯母你看,这小家伙的头怎么扁扁的长长的?好难看哦……”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的声音,还带着点娇憨的语气。

    “唉唉唉,你这个丫头懂得什么?你看看,你看看这鼻子、这眉毛、这眼睛,啧啧啧……,活脱脱就是从你姐夫脸上扒下来的嘛。老头子你说对不对?”唐老夫人强词夺理的道。

    “嗯嗯嗯,不错不错,这娃跟他爹凌惊涛长的简直一模一样,一看就是爷儿俩?!泵娑蕴评戏蛉说那看识崂?,唐老爷子也只得的顺着唐老夫人的意思,谁让咱是妻管严呢!唐老爷子无奈的想着。

    “爹,孩子还没有名字,您二老为他起个名字吧!”躺在床上的唐婉说道。

    “对,对,是该给孩子起个名字。我柳沧澜的孙子定当龙腾九天,就叫柳如龙吧?!绷弦铀档?。

    “如龙腾九天,柳如龙,不错,好名字?!?br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