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漆黑如墨,无星亦无月。

    几个一身黑衣的人,在这漆黑的夜色中悄无声息的进入柳家,悄悄地逼近一间房间。

    房间内正在熟睡的柳如龙蓦然惊醒,前世一生战斗练就的对生死?;闹本?,让柳如龙知道一场生死?;谇娜豢拷?。

    柳如龙的心猛地提了起来。奈何现在刚出生没有多久,毫无自保之力,只能想办法提醒自己的父母。

    “咿咿呀呀,咿咿呀呀,咿咿呀呀……”

    柳如龙的声音终于惊醒了熟睡中的唐婉和柳惊涛,看着正在咿咿呀呀的手足乱踢的柳如龙,脸上露出骄傲和好笑的神情。

    蓦然,唐婉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和柳惊涛对视一眼,从对方眼中看到一丝惊讶和森然的杀机。

    见父母察觉到,柳如龙在母亲的安抚下,渐渐的停止咿呀,闭上眼睛,似乎进入梦乡,实则悄悄地关注着外界的动静。

    ……

    几位黑衣人无声无息的来到房间外,一位黑衣人拿出一根管子,将窗纸戳穿,向管子里吹一口气,顷刻间淡淡的幽香在房间中弥漫。

    听着房间中均匀的呼吸声,一人谨慎的撬开房门,几人进入房间后,反手将房门关上??醋糯采鲜焖娜擞?,几人眼中露出残忍的神光,一人向着床上熟睡中人的要害狠狠的砍去。

    就在这时变故突生。

    两道绚烂的剑光划过,出手之人当即横死,身后三人因为变起突然,来不及反应,当即有两人身死,只有站在最后的一人,自身修为最高,在剑光临体的一瞬间避过要害。

    刚避过要害,又一道剑光快如闪电一般贴上了他的身体。

    黑衣人身体似那游鱼一般,扭动了几下,就将那贴上来的长剑甩离了身体,而后快速滑向一旁。

    手中兵刃击向另一柄疾刺而来的长剑。

    “轰”

    一声巨响,黑衣人借力后退,将房门撞飞,进入漆黑的夜空中。

    柳惊涛和唐婉紧追不舍,刚出房门,“呜呜”的暗器破空声响起,两人不敢大意,挥剑格挡,就是这一耽搁的功夫,黑衣人早已鸿飞冥冥,不见踪迹,再也无法追踪。

    人声鼎沸,整个柳府在这一声巨响下乱了起来。

    顷刻间,火把如同雨后春笋般冒出来,将整个柳府照的灯火通明。

    柳老爷子和柳老夫人急速飞跃而来,看到儿子、儿媳和孙子安然无恙,两人松了一口气,接着脸色迅速的阴沉下来。

    “知道是谁干的?”柳老爷子阴沉着脸问道。

    “不知道,来人很谨慎,想趁我们睡着的时候用**香将我们迷晕,之后将我们击杀;幸亏发现的早,要不然恐怕凶多吉少”。柳惊涛现在想来还是心有余悸,和妻子唐婉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庆幸?!拔液屯穸凭图?,击杀三人,还有一人是将级高手,见事不可为,立马逃离,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我和婉儿没追上?!?br />
    听罢柳惊涛的话,柳老爷子和柳老夫人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之前,有人截杀惊涛和唐婉,现在有又有人前来柳府行刺,真当我柳家是好欺负的!

    一条条命令下达,柳家力量全部出动,一队队柳家护卫从柳家鱼贯而出,散入整个明月城,全力搜寻刺客。

    整个明月城在今夜乱了!

    第二天早上,有人刺杀柳家小少爷的消息传遍整个明月城。

    明月城中到处都是议论声。

    “听说了吗,昨天夜里柳家小少爷被人刺杀?!甭啡思咨衩氐牡?。

    “真的?是什么人这么大胆,居然敢到柳府里面行刺,不要命了?!甭啡艘衣蔷鹊牡?。

    “说的是啊,不会是假的吧!”路人丙看着路人甲满是怀疑的道。

    “怎么可能是假的,”路人甲犹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脸上急的通红,脸红脖子粗的说道,“我姐夫的二舅的外甥的表妹的老公的堂弟就在柳家做工,他说的还能有假?”

    “哦,兄弟是我的不对,今天我做东,咱们好好的喝一杯,算是兄弟我赔罪,顺便再跟我好好的讲讲柳府遇刺的事?!甭啡吮月啡思椎乃嗳黄鹁?。

    “哈哈哈,好的兄弟,今天大哥我就跟你们好好的说道说道?!?br />
    “……”

    ……

    明月城里到处都是这样议论。

    唐家。

    唐老爷子咆哮如雷,“有人到柳家行刺我外孙?!是谁?给我查,全力追查!”

    唐家的力量全部出动,联合柳家一起追查。

    ……

    周家。

    周家家主周海,听到消息后,嘿嘿的笑了起来。

    “居然有人做了我想做有不敢做的事情,真是有意思!真想看看柳家那老家伙的脸色,一定很有意思!”

    “哈哈哈哈……”

    ……

    胡家。

    胡家家主胡万山,知道消息后,先是一阵错愕,接着爆发出一阵疯狂的大笑。

    “柳沧海,你也有今天,真是老天开眼!只是可惜刺客怎么没有得手?可惜,真是太可惜了!”胡千山咬牙切齿的恨声道。

    ……

    皇宫。

    当今皇帝陛下,得知柳家少爷遇刺后,皱眉沉思。

    “是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做的这件事?为什么要做这件事?”

    “难道天要变了?”看着窗外的天色,皇帝陛下忧心忡忡。

    ……

    明月城里各大家族得到有人到柳家行刺的消息,忧心忡忡者有之,幸灾乐祸者有之……

    人间百态,各不相同!

    ……

    黑暗的空间,入目所及没有一丝光亮,只有无边的黑暗笼罩,就像巨兽张开它狰狞的巨口,等待着猎物进入。

    “影子,你来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黑暗中响起一个声音,

    “主上,任务失败,影子有负主上厚望,请主上责罚?!庇白庸蛟诘厣瞎Ь吹牡?。

    “失败了?!”黑暗中的生音似是惊讶,似是失望,似是早已明了。

    黑暗中没了声息,影子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过来半晌,黑暗中的声音再次响起,“失败……也就……失败了,毕竟经过上次的事情,有了防备,我也没想过会成功的;当然,成功那是最好不过了……失败,那也没什么,就当是让他们紧张一阵子好了?!?br />
    “针对柳家的计划……,暂时先停下来吧!你也下去吧,记得把事情处理干净?!?br />
    “谢主上,请主上放心,事情属下已经处理干净了,属下这就告退?!?br />
    黑暗的空间似乎有着一声叹息在悄悄地消散。

    ……

    柳家。

    柳老爷子的脸色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在柳、唐两家庞大的力量水银泄地般的搜寻下,终于找到当天晚上逃离的黑衣人,只是找到的时候人已经死去多时。

    这让柳老爷子憋闷不已,两次针对自己儿子、儿媳妇和孙子的刺杀,都没有查到丝毫有用的线索。想到那神秘人或者势力还有可能继续出手,柳老爷子对儿子一家的安全更是担心不已。

    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若是万一有个疏忽,儿子一家有个什么闪失,柳老爷子哭都没地方哭去。

    柳老爷子为儿子一家的安全竭精惮虑。

    柳老爷子看着柳家大院周围的大树大怒,喝道:“周围要这么多的大树干什么?统统给老子砍掉!那么茂密的树冠,连阳光都看不到,难道是为夜行人提供遮掩!这是什么混账说法?”

    于是,一声令下,柳家周围方圆五六里地,寸草不生!一片光溜溜的黄土。

    另外,柳老爷子看着围墙,又是大怒:“围墙这么矮,岂不是随随便便的小偷都能来去自如?给老夫加高!”

    于是原本两丈高的围墙连夜加班增高了一倍,而且,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构思,老爷子命令,将围墙顶上插满了足有半丈高的荆棘,密密麻麻,这下子真是,就算是一只鸟也未必有胆子敢停在上面了……

    柳老爷子老爷子连儿子所住的小院都没有放过,同样的将围墙高高筑起,在围墙顶上插满了足有半丈高的荆棘,密密麻麻!

    又过了几天,柳老爷子突然又来了兴致,令人在柳府中心的花园里大兴土木,无数的名花被连根刨掉,直挺挺的矗立起来了一座塔状高楼,足有七层,并在最顶层安置了一个哨塔,监视周围动静。

    最后柳老爷子更是和柳老夫人一块搬到儿子一家的小院里,和儿子一家住在一起,一来为了方便照顾孙儿,二来可以?;ざ右患业陌踩?。

    住到儿子一家的小院后,柳老爷子受到打击了,受到很大的打击!当然,受到打击的不止柳老爷子一个人,所有知道唐婉修为进度的人都受到打击。

    唐婉顺利生下柳如龙后,修为一路势如破竹的往上冲,在短短半年的时间里,从将级四阶冲上王级,几乎一个月晋级一阶,这让众人无语。

    想想自己,辛辛苦苦的修炼,晋级一次需要多长时间,亏得自己每次晋级高兴的跟什么似的,看看人家。

    真是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同样是人,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一众人泪流满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