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房间的柳如龙,拿出那本日阶顶级功法研读起来。

    须臾,柳如龙失望的摇摇了头,这部功法在脑海中存有无数的高深修炼功法的柳如龙眼中粗鄙不堪,他自是不屑修炼,更不希望家人继续修炼这部功法。只是他一个四岁的孩子,若是贸然拿出一部高深的修炼功法出来,难免会让家人惊骇,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需要慢慢的寻找时机,将功法教给家人,而又不会引起丝毫的怀疑。

    收起纷繁的思绪,柳如龙盘腿坐下,修炼九转玄功。不过,那本日阶顶级功法柳如龙随便练了一下,以应付家人。

    ……

    “龙儿,修炼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柳惊涛慈爱的问道。

    “父亲,我修炼的很努力,没有什么不懂的!”柳如龙回答道。

    “哦,让我检查一下你的修为?!?br />
    柳如龙嗯了一声,乖巧的走上前去,让柳惊涛检查自己的修为。

    “都已经武徒四品了!”柳惊涛惊讶的道,“三个月提升四品,不错,不错!”

    “龙儿,如今春天已经来了,天气渐渐暖和起来,是时候练刀了?!绷慰醋哦恿缌V氐乃档溃骸傲?,你既然选择了刀,就要用心修炼,不要让刀在你手中蒙羞,知道吗?”

    柳如龙见父亲说的郑重,也郑重的道:“父亲,放心吧,我会用心修炼的,我会握着刀,站在巅峰的,让修刀成为一种荣誉?!?br />
    一个四岁大的孩子,却像大人一样郑重其事,让人实在忍俊不禁。在一旁的唐婉忍不住笑出声来,严肃的气氛顿时荡然无存。

    柳惊涛无奈的摇摇头,继续说道:“刀,是兵中之王!亘古以来,出现的第一把金属兵器,就是刀!刀,也是兵中之祖!”

    “刀的位置,至高无上!兵器谱排名,刀,永远在第一位!”

    “自古以来,刀道修行,从来无人能到巅峰!刀,是永无止境的!”

    “刀的招式无外乎劈、抹、撩、斩、刺、压、挂、格这八招,可这八招组合在一起,却可以演化出无数威力绝伦的绝招?!?br />
    “所以,要想练好刀,就要先练好这八招基本招式。我们柳、唐两家使的都是剑,对于刀我们没法给你指导,也不知道该怎么指导?!?br />
    “我把刀的八招基本招式演示一遍,你看清楚了?!?br />
    说吧,柳惊涛便演示起来,一边演示,一边说道:“这是劈!”

    “这是抹!”

    “这是……”

    “……”

    演示完毕,柳惊涛看着儿子柳如龙问道:“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绷缌鸬?。

    “现在你将这八招练一遍给我看?!?br />
    柳如龙在一旁认真的练起来。

    “不对,这一招应该这样?!?br />
    “对,就是这样?!?br />
    “错了,应该是这样?!?br />
    “……”

    ……

    “龙儿,你已经基本掌握了这几招,之后我也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就看你自己的努力了。以后你练刀的时候,我和你母亲就不过去了。父亲会帮你搜集刀决的?!绷慰醋帕缌劝乃档?,“爷爷给你的功法你要赶紧修炼,修为强了,才能将刀法的威力发挥出来?!?br />
    “父亲,我记住了?!绷缌险娴牡?。

    ……

    清晨,天未亮。柳如龙小小的身影出现在小院中,抱着一柄刀,开始了对刀的练习……

    柳如龙身形凝立如山,两只脚下,各踩着一块尖尖的石头,但身子却是纹丝不动,各个方面,都保持着绝对的平衡。

    刷!刷!刷!

    手中的刀一遍一遍的劈出,然后再收回;周而复始,一直是这一个动作。

    这单纯的一个动作,他不知道练了多少遍。身下的土地,已经被挥洒的汗水浸湿了一片!

    左脚迈前半步,脚尖向外斜指,右脚站在原处,微侧。眼睛沉静的看着前方,刀出,抬手、起臂、扭腰、重心前奔,从脚尖到脚跟,然后脚踝提扭、小腿肌肉输送、腿弯承接、大腿承重、腰部将所有力量转化在一扭之中输送上去,然后这股力量汇成一股洪流,再输送到肩膀,带动整条胳臂,将这一刀劈出去!刀光刷的奔涌而出,稳定的劈向前方。

    与目光平齐,毫无一丝颤动。

    持刀的右手,似直非直,显然,犹有余力。

    然后,刀光一闪,刷的一声,刀收回。

    柳如龙眼神恒定不动,看他的脸色和眼神,没有人能看得出来他对这一个动作满意还是不满意。

    然后继续重复。

    相同的动作,枯燥而无味。一般人坚持数十遍,就已经厌烦。而柳如龙,在太阳还未出来的这个早晨,已经重复了一千次!

    他的身上,已经不会再渗出汗水!只是一个早晨,胳膊从正常到酸痛,然后失去知觉,再恢复知觉,然后再一次的麻木……

    不管是酸痛麻木还是极限过后的突破或者是正常,他始终都控制着,出刀的标准。

    劈、抹、撩、斩、刺、压、挂、格,每个动作都做的一丝不苟,练了一遍又一遍,每一招每一式都灌注全部的精气神……

    武道的基础在于质朴平凡的基础训练!而武道的颠峰同样是质朴平凡,返璞归真!

    可是质朴平凡的基础训练才是最磨练一个武者心性、基础的东西。

    这个道理每个武者都明白,可是真正能够做到的又有几人?

    终于,东方微白。

    柳如龙收刀,长长的吐了一口气,静静地站立着。眼睛似有意似无意的看向小院外,嘴角流露出幸福的微笑。

    柳惊涛和唐婉无声无息的离开,正如两人无声无息的来。两人的脸上满是心痛和骄傲。

    两人还是不放心儿子一个人练刀。在柳如龙开始练刀时,两人就悄悄的来到儿子的小院,默默的看着儿子练刀。两人害怕儿子是一时热情,坚持不了多长时间,等儿子放弃的时候,两人出来督促儿子,让儿子坚持练下去。

    可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流逝,两人被柳如龙的坚韧惊住了;看着柳如龙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练习着那些基本招式,两人的心颤抖了,有好几次两人差点忍不住想要冲出去阻止柳如龙继续练下去,可是看着柳如龙一脸的坚持,最终还是忍住了。

    自始至终,柳惊涛和唐婉都没有出现在柳如龙面前,他们怕自己的出现破坏了儿子的武道之心。

    两人不知道,在他们刚到时,柳如龙就发现了他们的到来。柳如龙知道父母关心自己,不放心自己一个人练刀,但又怕影响到自己,就偷偷的在旁边看着。柳如龙默默的体味着父母对自己的关爱,享受着这种幸福。练刀结束的时候,静静的看着父母离去的方向。

    半年来,柳惊涛和唐婉每天都悄悄地来到儿子的小院,看着柳如龙练刀,然后带着满脸的心痛与骄傲静静的离去。柳如龙在练到结束的时候,静静的目送着父母离去。双方维持着这种默契,只是一方是有意,一方是无意。

    柳老爷子和柳老夫人知道了这个消息,曾经在柳如龙练刀的时候偷偷来看过一次,老两口欣慰自己孙子的上进,心痛孙子的刻苦,却也很担心孙子练刀过于频繁,欲则不达,那就不好了,不过在看过那次之后,连面都没有露,就那么静悄悄的走了。之后,柳惊涛和唐婉夫妇两人被柳老爷子和柳老夫人喊去,说了半天的话。没有人知道说的是什么,只知道很高兴,很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