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如龙下定决心,一定要将这株珊瑚得到。

    柳如龙对抱着自己的舅舅唐风说道:“舅舅我要这株珊瑚!”

    唐风听到柳如龙的话,奇道:“你要这株珊瑚?”唐风不解的摇了摇头,这株珊瑚除了大之外,也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但这是自己外甥看上的东西,也是自己外甥第一次向自己要东西,怎么也不能让外甥失望,就欲报价。

    这时,唐婉听到儿子柳如龙让自己的弟弟唐风为他买下这株蓝珊瑚,突然说道:“龙儿,珊瑚家里多得是,你想要回去我让人送一株到你房里去不就行了,何必让你舅舅在花钱买一株!”

    柳如龙听到母亲唐婉不这么说,一张小脸顿时垮了下来。心中纠结,看来不把自身的秘密暴露一些,是不能得到海髓液了。

    “姐,龙儿喜欢这株蓝珊瑚,就让我这个当舅舅买下,权当是送他的礼物了,再说这株蓝珊瑚又值不了多少钱?!碧品缣浇憬阏饷此?,不乐意了,说着,直接喊价,“五万两!”

    唐婉一脸的无奈。柳如龙心中暗喜,自己这个舅舅真是太给力了,能让自己不用暴露自身的秘密就能得到这株蓝珊瑚再好不过了。秘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知道的人多了,也就不是秘密了。

    唐风突如其来的报价,使大厅噶然一静,所有人都被他这一口突如其来的高价给震了震。

    周家包厢内,周家少爷周暮雨看到这株珊瑚的时候,一股奇异的感觉缭绕心头,挥之不去。在唐风出价的时候,心中更是奇怪。这样大的珊瑚虽然罕见,但还不放在唐家的眼中,如今唐风居然为这样一株没什么用的装饰物出价,难道这株珊瑚有什么不同。甩了甩头,周暮雨略微沉吟了一下,微眯的眸子,盯着那在拍卖台上的蓝珊瑚,眼神闪烁。

    “五万两,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紫袍老者环视四周喊道,“一……,二……”

    “三,”看着没人加价,紫袍老者便欲砸下手中的拍卖锤。

    “等等,我出十万两?!敝苣河甑纳粝炱?。

    淡淡的声音,忽然响起,让得紫袍老者手中的锤子僵硬了下来,疑惑的目光顺着声音望去,见声音从周家的包厢内传出,当下一怔,笑道:“周少爷出价十万两,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

    柳如龙原本有些激动的目光陡然间变得锐利,视线死死的盯着突然出价的周家包厢,心中怒火翻腾。柳如龙可以肯定除了自己,这里没有人能发现这株珊瑚的秘密,现在周家的人加价无疑是在故意捣乱。

    唐风在听到周暮雨加价后,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向着周家的包厢怒声道:“姓周的,**的什么意思?之前你不加价,偏偏在老子就要拍下来的时候加价,故意耍老子是不是?”

    “唐少爷说笑了。我只是忽然间对这东西也有了点兴趣,想买下来。再说拍卖场上物竞天择,价高者得。何来戏耍之说?”周暮雨的声音,如同一道秋日穿过林中的清风,不带丝毫烟与火。

    唐风一口气憋在胸口,怒道:“十五万两!”

    “三十万两!”周暮雨不急不缓的将价格又翻了一倍。

    柳如龙心中一动,知道周暮雨也许怀疑这株蓝珊瑚不简单,但又不确定这株蓝珊瑚到底哪里不简单。如果再继续争下去,也许会有更多的人怀疑,让事情更加复杂。柳如龙神识运转,运用巫族秘法在这株珊瑚上留下神识印记,方便以后找机会将这株珊瑚取回来。

    “舅舅,这株珊瑚我不要了!”柳如龙在珊瑚上留下神识印记后,对着唐风说道。

    “不行,舅舅已经答应你,要把这株珊瑚买下来,就一定要把它买下来!再说周家的那混蛋太气人了,我一定要压下他的气焰!”唐风态度十分坚定。

    “舅……舅……!”柳如龙撒娇道。

    “唐风,龙儿都不要这株珊瑚了,你还要花几十万两银子买这株珊瑚,就只为了一口气!有钱也不是你这么花的吧?!碧仆衿?,喝道。

    “不错,无论如何我也要出这口气,要不然我会被憋死的!”唐风一脸怒气,看着周家的包厢,恨恨的说道。

    “好好,你翅膀硬了是不是,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唐婉语气无比危险的说道。

    唐老爷子常年出征在外,唐老夫人更是帮助唐老爷子操持军需,两人都没有时间照顾孩子;唐风从小被姐姐唐婉带大,姐姐唐婉在唐风心中极为甚重。如今听出姐姐话语中的危险意味,如同霜打的茄子,泄了气的皮球,颓然的坐在一旁生着闷气。

    唐婉看着弟弟这样,心中不忍,说道:“他姓周的可以再你出价的时候捣乱,你就不能在他出价的时候捣乱?”

    唐风没精打采的道:“我知道可以在姓周的混蛋出价的时候搅局,可是就是觉得现在这口气不出,憋得难受!”

    唐婉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这个弟弟的脾气,也就不再管他了。

    “舅舅,我有办法让你可以出这口气!”柳如龙看着舅舅唐风无精打采的样子,在唐风耳边故作神秘的说道。

    唐风听到柳如龙说有办法让自己出这口恶气,顿时来了精神,“乖外甥,你有办法让舅舅出这口气!赶快告诉舅舅,舅舅都快被憋死了!”

    “舅舅,你想啊,他姓周的为什么在你即将买下这株蓝珊瑚的时候加价?就是为了捣乱?”柳如龙说道。

    “当然是为了捣乱?!碧品缡挚隙ǖ乃档?。

    柳如龙对自己舅舅的死脑筋无可奈何,只好进一步的说道:“舅舅,如果你要在别人出价的时候捣乱,是选择在别人买贵重的物品的时候,还是……”

    “当然是在别人买贵重物品的时候捣乱,这样才能让对方花更多的银子,心里才会更舒服!”唐风在柳如龙还没说完的时候就赶紧抢着说。

    “但是,周暮雨他就在这一株不算贵重,对他周家可有可无的蓝珊瑚上捣乱,这是为什么呢?”柳如龙接着问道。

    “对啊,为什么呢?”唐风迷惑了,为了一株没什么用的蓝珊瑚至于这样吗?自己会这样做吗?唐风在心里问自己,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但他周暮雨偏偏就这么做了,这是为什么呢?

    “以舅舅你的身份、地位和见识,不会无缘无故买一些对自己没用的东西吧?”柳如龙继续说道。

    “那是当然!”唐风傲然道。

    “可你现在就买了这样一株没用的蓝珊瑚?!绷缌幼潘档?。

    “这株蓝珊瑚是我给你买的!”唐风辩解道。

    “是,这株蓝珊瑚是舅舅你为我买的,但别人不知道??!别人只以为你买这株蓝珊瑚,是因为你发现这株蓝珊瑚有什么秘密,所以……”柳如龙分析道。

    “所以周暮雨那个混蛋才这样出价,要买下这株蓝珊瑚!”唐风恍然大悟道。

    “你说要是周暮雨知道真相会怎么样?”柳如龙坏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