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十九章 医者等级
    “洗经伐脉丹,位列七品,据说想要炼制此丹,首先便是需要两头死亡时间不超过七天的龙类和凤类魔兽魔核各一枚,并且,魔核等级,还至少是七阶!”

    拍卖师的这一句话,便是让得一些有些茫然的人瞬间骇然,两头死亡时间不超过七天的七阶魔核,那岂不是相当于两名尊级强者了?

    更何况七品丹药,唯有七品和七品以上医师能够炼制。

    七品丹药,这种品阶的丹药的炼制,实在是太过困难了。要清楚,丹药的诞生,会吸收天地灵气,能引得一小片天地的能量动荡,而传说七品丹药在炼制成功时,几乎是会出现犹如末日来临一般的天地异象,极为可怖。

    在这片大陆上,能够有资格炼制成功七品丹药的医者,几乎是属于凤毛麟角般的存在,而这些人,如今无不是一代宗师之辈。

    医者,治病救人,救死扶伤。炼药,更是医者的独有技能。

    人,皆有生病受伤的时候,而对于武者,尤其是修为高深的武者来说,就很少受伤,但一旦受伤,却是格外的难以痊愈。若是没有高明的医者救治,恢复起来极为困难,甚至一生都无法恢复,是以,高级医者的地位极高。

    毕竟,对将来可以救自己命的人,谁都想和他打好关系。

    但是,低级医者并不受人尊重。一个低级的医者,没有人会把他太当回事情??墒?,一名高级医者,却比高级武者还受人尊重,却能让所有人正视。

    六阶之上的医者算高级医者,就是尊级强者也会给面子。

    只是,要想成为一名高级医者,那可是相当有难度的。大多数人,一生也只能停留在低级医者阶段。

    医者分十二阶。一阶入门,二阶止血,三阶回气,四阶活生肉,五阶回血,六阶养魂,七阶提气,八阶抢命,九阶塑基,十阶死不成,十一阶活死人,十二阶创命……

    医者前五阶按照字面意思就是,能止血,能长肉,能炼制快速回复斗气,血气的药剂。这点,大多数人能做到。

    可是,六阶之后,一个比一个牛。灵魂作为特殊的存在,医者居然可以炼制温养灵魂的药物,可见其中的恐怖了,强者之间的决斗,大多会伤及灵魂。所以,这也导致,养魂的医者在强者之中的特殊地位。

    至于其后的可以炼制提升元力的药物,与阎王抢命,甚至提升人的天赋基础。那一个不是让人疯狂的。

    至于十阶之后的境界,那几乎传说中的存在。死不成,活死人,甚至创造生命。这还是人能拥有的能力吗?

    ……

    大厅之中,众人眼睛血红,呼吸急促,一双双炽热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寒玉盒中的丹药。

    “据说此丹炼成之时,天现异象,一龙一凤两道兽魂自鼎中直冲云霄,互相缠绕,最后凝为丹身?!弊吓劾险呖醋盘ㄏ轮谌?,微微一笑,解说之余,甚至是连他的眼中,都是出现了许些狂热:“洗经伐脉丹,丹如其名,它的作用,并非是直接作用于使人提升实力,而是洗经伐脉,破后而立!”

    “洗经伐脉,相信大家都不陌生?!笨醋盘ㄏ轮谌嘶蚴遣灰晕?,或是疑惑不解,紫袍老者不急不缓的继续说道:“武者的修炼就是一次次洗经伐脉的过程,将体内的杂质排除,使身体更加洁净,更加适合武者修炼。但这种武者修炼过程中的洗经伐脉,总有其极限,那就是武者自身的天赋天资。武者的天赋天资是天生的,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一个人的成就?!?br />
    “而洗经伐脉丹洗经伐脉的作用不同于武者修炼过程中的洗经伐脉,它是打破天生的天赋天资对武者的桎梏,提升武者自身潜力和成就。而所谓破后而立,便是打破以往的束缚,让人犹如蜕变一般,无论身体,灵魂甚至元力,都是能更上一层楼!”紫袍老者笑着道。

    “也就是说,若是谁服用了这枚洗经伐脉丹,那么他就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天资天赋,日后重伤或者命垂一线之时,运气好的话,这东西,便是能够赋予你洗经伐脉,破后而立的机会。只要谁吃了它,那么即使日后身体受到致命般的重创,那也无须为生命而顾虑,因为说不定,这便是你的一次彻底蜕变!”

    “或许很多人对这个彻底蜕变的界限有些模糊,那我在此向大家详细说说?!弊吓劾险咔嵝α艘簧?,旋即道:“想必残神之名,各位应该听过吧?”

    “嘁,那可是闻名大陆的巅峰强者,堂堂武君级别的强者,当年以一己之力,三天之内,摧毁八方大陆一流势力,这等震惊大陆的恐怖战绩,怎会没听过他的大名?”紫袍老者的问话,却是招回了一些白眼。

    “残神?”此时听得这个有些陌生的奇怪的名字,再听得周围响起的嘘声,柳如龙将之默默的记在心里,虽然武君强者那种级别,对于现在的柳如龙来说,实在是有些过于遥远了,但“残神”的称号却勾起起了柳如龙的兴趣。

    “既然诸位也知道残神之名,那应该也知道在成就武君之前,残神大人与一位宿敌的惊世大战吧?那场战斗中,尚还是五星武宗的残神大人虽然成功击败对手,可自己也处于重伤散功状态,按照常理,即使他还能活下去,那也将会实力锐减,可事实呢?在距离那场大战七年之后,失踪已久的残神大人再次出现在大陆上,而此时他的实力,却是已在武君级别!”紫袍老者淡淡的笑道。

    满场鸦雀无声,很多人脸庞都是涌上一抹骇然,七年时间,不仅恢复了重伤,而且实力还来了个大飞跃,直接从武宗晋阶成武君,这速度可怕!

    “呵呵,想必一些人也猜到了什么,没错古灵大人在当年游历大陆时,也侥幸得到了一枚洗经伐脉丹,并且服下了,而那股药力,在漫长的岁月中,一直潜伏在他体内,直到他重伤的那一刻,启动了洗经伐脉丹的特效:破后而立!”

    “所以七年时间,他从武宗强者,一跃成为了斗尊!”

    “嘶”

    巨大的拍卖场中,寂静持续了一会后,吸凉气的声音几乎连成了一片,无数人再度看向囚牢中的那枚乳白色丹药时,眼中的垂涎,则已经彻底转变成了贪婪。

    拍卖台上,瞧得那被洗经伐脉丹所造出来的气氛,紫袍老者这才满意的笑了笑,目光转向那坐于包厢内的势力,他清楚,这些人才是洗经伐脉丹的有力争夺者。

    “别废话了,报价吧?!?br />
    听得紫袍老者那啰利啰唆的话语,各大势力的主事者有些不耐的皱了皱眉头,有人冷声喝道。

    “呵呵?!毙ψ诺懔说阃?,紫袍老者清了一下嗓子,正色道:“这洗经伐脉丹的价值,想必诸位也能清楚,光以纯粹的金钱,已经不足以衡量它的价格,所以,拍卖这枚丹药的主人说了,不管这丹药最后被谁成功拍买,都必须无条件的答应为他做两件事情!”

    “做两件事?”

    闻言,有志于此的丹药的势力都是一愣,旋即脸色微变,有人更是忍不住的冷笑道:“你这话才说得可笑,如果那人让我们倾尽所有实力去对付某个难以战胜的强者或者势力,那我们也得听他的?”

    “呵呵,这自然是不可能,这里的两件事,定然也是在各位的力竭范围之内,不过事先也在这里提个醒,既然能够拿出这枚洗经伐脉丹,那么它的主人身份实力想必也不会弱,而他所需要人办的事,多半也不会太多简单,所以,诸位对这枚丹药有兴趣的,或许就得掂量一下了,不然的话,反而闹得都不愉快?!弊吓劾险咔嵝Φ?。

    听得紫袍老者的话,下方诸多本来打着洗经伐脉丹主意的人,眼神都是略微有些闪烁了起来。

    “卖主的话,我已带到,各位若还是有兴趣,那拍卖便开始吧,这枚洗经伐脉丹,没有底价!”微微弯身,紫袍老者冲着下方微笑道。

    “走吧,这场拍卖会已经没什么好看的了?!笔种富夯喝嘧哦钔?,柳惊涛淡淡的道。

    “父亲,拍卖会还没有结束呢。这场拍卖刚开始,怎么就要走了?难道这枚丹药不好?”对柳惊涛不参加洗经伐脉丹的竞拍,反而提前离场的行为,柳如龙不解,奇怪的道。

    “这枚丹药是难得的好东西!只可惜谁得到它,就意味着无穷的麻烦。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珍宝向来都是祸患的源泉。而必须无条件的答应为卖主做两件事情的拍卖条件,是一个谁也无法预料的坑?!绷窝凵裆铄涞幕夯核档溃骸澳芄宦虻恼饷兜ひ┑氖屏?,没有一个是好相与的,有必须无条件的答应为卖主做两件事情为前提,就相当于这个势力已经与卖主绑在一起,在某些特定的时机,卖主动用这个条件,能够改变整个局势?!?br />
    “再说今天是来让你长长见识的,目的已经达到,也是时候离开了!”柳惊涛看着柳如龙慈爱的道。

    柳如龙闻言,点了点头,既然已经见识到了最后的重头戏,那的确是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了,斜瞥了一眼前方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他站起身来,和家人一起悄然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