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十一章 闲事
    跟随而来的护卫,见有人撞了自家的小少爷,就要上前发怒。柳如龙却浑不在意地拍了拍身上有些脏了的地方,制止了自家的护卫,对着中年男子说道:“没事,以后小心些就好?!?br />
    对于贫民,柳如龙并没有自觉得高人一等。相反,他觉得一个男人,凭自己的体力吃饭,甚至养活家人,是非常值得自豪的事情。

    中年男子看起来并不健壮,脸上也不是很有神彩,明显地有着生活艰苦的痕迹。在听到柳如龙的话之后,他才千恩万谢地推着车离开。

    柳如龙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就像刚才的事情,如果发生在别的公子哥的身上,然后公子哥非常霸道地一定要贫民赔偿,还开出一个很高的价格,更是会霸道的将人毒打一顿,边打边骂,若是运气好的话,还能捡回一条性命,运气不好,直接就一命呜呼。

    这在明月城是很正常的事情。贫民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既无实力又无势力,是任人欺压的对象,尤其是一些公子哥,欺压贫民更是能满足他们心中的那种变态的快感和成就感。

    柳如龙接着往前逛去。

    交易区内,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都有可能出现,也许一块不起眼的石头都是绝世奇珍。明月城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是交易区了,来往的人特别多,在这里没有太多的规矩,买卖自愿,就算是有人出售自己,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只要能拿出对方需要的东西就成。

    这种地方虽然都是些地摊,比不得那些大商铺,不过只要你自己的眼力够好,就能够辨别出别人不认识的被蒙蔽了的珍宝,是可以花很少的代价从其中得到好宝贝,淘出一些好东西出来的!

    柳如龙沉浸在这种淘宝的乐趣中。在各个地摊间自在的穿行着,也不去刻意的看哪个地摊,就好像是来看风景的一般,随意的在各个地摊前转悠着,有如一个好奇的孩子一般,有时候会在一个地摊前忽然停下,买上一些别人认为没用的东西,或者是一些别人谁也不认识,也不知道作用的的稀奇古怪的东西。

    在交易区逛了一圈下来,柳如龙的心里可谓是乐开了花,凭借着卓越的见识,他几乎将整个交易区所有地摊上的宝贝都给买光了,收获甚丰,这种感觉无比的畅快。

    只是苦了跟在柳如龙身后的两个护卫。刚见柳如龙买那些东西,两个护卫以为是小少爷感觉一时好玩,随意买的,过一下逛街买东西的瘾头??伤嬷懒缌铰蛟蕉?,两个护卫劝了几次,柳如龙听也不听,东西照旧买,两个护卫只得苦着脸,跟在柳如龙身后付账。

    不过幸好这个世界储物袋的应用很广泛,只要有钱就能买到。而世家大族的公子小姐身上更是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储物袋,专供存放自己的东西。柳如龙将买到的东西放在自己的储物袋里,免去了两个护卫全身挂满东西的惨况。

    在人心情十分舒畅,非常得意的时候——总会有几桩败兴的事情即将或者已经发生!柳如龙正逛得兴起,前方人群突然一阵纷乱,几句喝骂声传来。

    柳如龙在两名护卫的护卫下,分开人群来到前方。

    一个满脸横肉,却长着一双三角眼的大汉,恶声恶气的说道?!靶⊥冕套?,没钱就别再这打扰老子的生意,赶紧滚一边去?!?br />
    “叔叔,我求求你了,你先把药给卖我吧,钱不够我明天给你送来,我弟弟还等着药救命呢?”一个身体瘦小,衣衫褴褛,全身瘦的似乎只剩下骨头的五六岁的孩子跪在地上哭着说道,说完对着卖药的大汉磕起了头,边磕头边说道:“叔叔,我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别求了,你就是把头磕破了也没用,没钱就是不行,一株要也别想买走。老子这不是善堂,这些药都是老子我辛辛苦苦搞到的,没有钱想都别想?!贝蠛河锲怖淠乃档?,说完便要将跪在地上的孩子赶走。

    柳如龙在旁边听着众人的议论,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跪在地上的那个孩子是明月城里的一个乞儿,跟一个残疾的爷爷和一个弟弟相依为命,以乞讨为生,他的爷爷似乎生了很重的病,每天靠他们兄弟两人乞讨来的钱治病,但一直没有好转。

    他们兄弟二人每天以乞讨得来的钱,到交易区为他们的爷爷买药,有时候他们的钱不够,大家看他们可怜,也就便宜点卖给他们了,可他们兄弟二人总是在第二天来买药的时候,按照原价将钱补齐。所以大家对他们兄弟能照顾的时候就照顾一下。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他的弟弟突然得了一种怪病,需要一味药材救命。这味药材虽然不珍贵,但药效比较偏门,等闲没有人用得到,也就没有人愿意采摘出售,整个交易区只有这个大汉的摊子上有。而这个孩子的钱不够买这味药材,却又急需这味药材救命,央求货主先将药材卖给他,之后再将钱慢慢的还给他。

    货主名叫胡三,是这交易区的一大恶霸,仗着和管理交易区的人有着几分关系,平日里欺行霸市,经常借故欺压交易区内前来交易的同行,众人敢怒不敢言。

    这兄弟二人经常受到交易区内众人的恩惠,见胡三经常欺压对自己有恩惠的人,便时常使计将胡三整治一番,让胡三有苦说不出,为交易区内受其欺压的人狠狠的出了一口气。只是这样一来就得罪了胡三,胡三将这兄弟二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多次为难他们兄弟二人,但好在交易区内的不少人暗中帮衬着他们,倒也没有让胡三成功过。现在有求于胡三,胡三自是不会放过这个报复的机会,故意为难于他。

    旁边有好心人实在看不过去了,上前说道:“他要的那味药材也值不了多少钱,我帮他买了,这是钱给你?!?br />
    说着便将还跪在地上磕头的那个孩子拉了起来,来到胡三身前站定,将钱递向胡三,伸手去拿那味药材。

    胡三将那人的手拦下并推向一边,吊起他的那双三角眼,斜眯着眼睛,看着刚刚出头的那个人说道:“吆,李老汉,你还挺有钱的??!都当起了财神爷了!想要帮他???可惜,你的钱不够??!”

    李老汉闻言一怔,看着胡三的样子,一股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说道:“这是三两银子,怎么不够?”

    “谁告诉你这味药材是三两银子了?”胡三不屑的看着李老汉,三角眼中闪烁着刻毒阴狠的光芒。

    “这味药材明明就是三两银子,整个交易区的人都知道!”李老汉心中不祥的预感更加强烈了,依然和胡三据理力争道。

    “三两银子?那是刚才的价,现在涨价了,现在是三百两!”胡三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漫不经心的对李老汉说道。

    围观的众人哗然。

    三两的东西,一转眼的功夫就变成三百两。是想钱想疯了吧!

    知道行情的人议论纷纷,对胡三的这种行为表示不齿,看向胡三的目光中满是轻蔑。

    “看什么看,说什么说,东西是老子的,老子想买多少钱就买多少钱,这是老子的事情,跟你们有个屁的关系!”胡三三角眼一立,看着围观的人群说道。

    周围的人群或是摄于胡三的威势,或是抱着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的心态,议论了几声就没了声息。

    柳如龙也对胡三和围观的众人的这种行为充满不屑,但柳如龙并未有插手的打算,世界上可恶与悲惨的人和事多了去了,就是想管也管不过来。再说天道运行自有其道理,柳如龙也不愿意过多的插手,沾染因果。

    “你怎么能胡乱涨价,明明就是三两的药材,你怎么能要三百两?你就不怕破坏交易区的规矩?”李老汉怒目圆睁,喝道。

    “我?破坏规矩?你傻了吧。是李老汉你忘了交易区的规矩了吧!”胡三耷拉着眼睛,斜睨着李老汉继续说道:“交易区内买卖双方交易全凭兴致,严禁强买强卖。一旦交易完成则不论盈亏,一概不能反悔。这才是交易区的规矩。我胡三可没有强买强卖,也不敢破坏规矩。我的地盘我做主,我自己的东西我自己定价。至于东西你买不买,值不值这个价随你,没人逼着让你买!”

    李老汉见胡三一副轻佻、张狂、嚣张的模样,气的浑身颤抖,明白自己是好心办了坏事。知道胡三是故意如此,一来是报复,二来是立威。李老汉知道事情已经没有转旋的余地,对着自己身旁的孩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羞愧的道:“孩子,都怪爷爷没什么本事,帮不上你的忙,还把事情弄到现在这步田地,爷爷对不起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