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十二章 玉佩
    “李爷爷,您千万别这么说,您好心好意的帮我,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您呢?都是我的命不好,才会如此!李爷爷您别自责了,我再想别的办法就好了!”那孩子懂事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对李老汉的感激和对自身命运的艰难的自怜与叹息。

    说完,跪下向李老汉磕了三个头,以示感激??墓?,转身随着人流向着在交易区外走去,小小的瘦弱背影显得如此的萧瑟、悲凉与落寞。

    李老汉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叹息道:“多么懂事的孩子,可惜啊……!唉!”

    李老汉叹息过后,转身离去。围观的众人也随之散去。

    柳如龙本不欲理会这等闲事,但那孩子最后的话语和行为,深深的触动了柳如龙。知恩图报,心怀坦荡,是做人最基本的信条。李老汉虽未能帮上他,反而无意中使他的处境更加艰难,但他没有心怀不忿,仍知感恩,以磕头叩首明其志;胡三虽对他百般刁难,不近人情,但他离去时眼神清明,没有对胡三心怀怨恨,只叹自己命运不济……

    柳如龙对这个孩子生起了一些兴趣,跟随在他身后,看他接下来的作为。若是他接下来的作为能让自己满意,说不得自己便要帮他一帮。

    柳如龙远远的看着那个孩子走进一家店铺,店铺的名字叫做鉴宝斋,心中暗自奇怪:鉴宝斋?店铺?他一个乞儿到鉴宝斋干什么?莫非是要卖什么东西?可他一个乞儿有什么东西可以卖的?

    柳如龙摇了摇头,暗自一笑,自己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何必在此做无谓的猜想!迈步向着鉴宝斋走了过去。

    ……

    店铺内的伙计见进来一个衣衫褴褛,身材瘦弱的乞儿,脸上连一分虚假的笑意也欠奉,带着十二万分的厌恶、蔑视、不屑与鄙夷,不耐的道:“哪里来的乞儿?我们这里是店铺,不是善堂,没有东西给你!去去去,赶紧走!别耽误我们做生意!”说着就推推搡搡的将他往外赶。

    “我是来卖东西的,不是来要饭的!”那孩子在鉴宝斋伙计的推推搡搡中说道。

    “卖东西?就你这样还卖东西?”伙计将他上下打量了一个遍,满脸不信,继续将他往外赶,边赶边说道:“别在这逗我了,赶紧走!”

    “我真的是来卖东西的!”那孩子焦急的道,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块玉佩,递到伙计的面前,说道:“这就是我要卖的东西?!?br />
    突然看到一块玉佩出现在自己面前,伙计不由得一愣,暗自嘀咕道:“这年头真是怪了,连乞儿都能有好东西拿来卖!”

    伙计仔细的大量这块玉佩,随即眼中闪过吃惊之色,在鉴宝斋里呆的时间长了,每天见到无数的宝贝,见识也有了几分,一见这块玉佩,就知道是好东西,绝对的好东西。

    伙计看着面前乞儿的目光怪异了几分,说道:“你先在这等会,我这就去叫我们掌柜的?!彼淙恢烙黾撕枚?,但一时之间他也不敢确定拿主意,急忙暗中打了个手势,让人过来招呼乞儿,自己去联系正在里边的掌柜的。

    不多时,一个满脸肥肉,留着八撇胡,浑身上下透着市侩圆滑气息的胖子,一步三摇的走了出来,正是这家当铺的掌柜的。这掌柜的叫赵发财,是这家当铺的掌柜,当年因为无意中救了明月城的某位大人物,得到其帮助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成就。也借助那位大人物的威势,在这交易区开了这家当铺,凭借其精明头脑,硬生生让他这店铺做得比这交易区其他一些掌势力还大。

    因为知道他救过那位大人物的性命,别的势力也不为难他,倒也相安无事,平时他已经很少出来,伙计今天突然联系,说有好东西,他一步三摇的出来,说道:“是谁,是谁要卖东西?!把东西拿过来,让我看看!要是东西不好,我可不收?!?br />
    伙计赶忙将玉佩送到赵发财的手里。

    赵发财接过玉佩,心头便是一跳,接着就是狂喜,知道自己今天是遇到好东西了。

    刚刚伙计禀告自己说有个乞儿拿好东西来卖的时候,自己还不以为然,认为一个乞儿能拿什么好东西来卖!若不是因为他是自己手底下做事最得力的伙计,而且一再保证确实是好东西的话,自己根本就不会出来,心中还想着先看看东西,若不是好东西,事后一定要把那个伙计好好的教训一顿,没想到自己错了,差点就错过这件宝贝。

    这块玉佩通体呈紫色,晶莹剔透,紫意盎然,浑身上下雕琢细腻,却又浑然天成,出手更是细腻温润,竟是一块上好的温玉,价值连城,是难得的极品,赵发财看的爱不释手。

    赵发财按捺住心中的狂喜,表面上却是不动生色,盘算着该怎样才能将这块玉佩弄到手。

    都说无商不奸,无奸不商。商人无利不起早。

    商人无良,最是黑心。别人拿来卖的东西都是低价进高价出。将别人拿来卖的物品尽情的贬低,以一个很低的价位让别人卖掉,还让物主无话可说,无法反悔,转手间却又以很高的价格卖出,赚取高额的利润。赵发财作为一个成功的奸商,更是深得其中五味。

    “小孩,你家大人呢,这东西倒也还行,但是有许多损伤的地方啊,这价钱恐怕就卖不上了……”赵发财上来一边和气的说着,一边看着那孩子的脸色,一边留意周围看这小孩大人跟没跟来。

    这东西,不可能是这么一个孩子的,看这孩子的打扮,应该是大户人家家道中落,又急等着用钱,才拿来卖的,对行情也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这赵发财试探着,也同时准备压住价格。当然,他很聪明,不将话说满,也避免对方一下被吓跑,看情况随时说后边的话……

    “哦,这样啊,那掌柜的您说能卖多少钱呢?”乞儿显然不明白店铺里的弯弯绕绕,更不知道赵发财打得什么主意,闻言黯然的低下了头,有些胆怯,又有些希冀的看着赵发财问道。

    作为一名合格的奸商,赵发财从乞儿的话语里已经完全得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肯定只有乞儿一个人前来,又急需钱用,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

    “行,你能做得了主就行,我话可说在这了。这东西因为有些地方有损伤,所以价格会便宜一些,别到时候你再说吃亏。你看,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有一些损伤?!闭苑⒉莆拗猩械慕衽宓拿√袅艘欢阉党隼?。

    “还有,你看这雕工,这,这,这,……,还有这里,都不行?!闭苑⒉扑嬉庵缸乓恍└静淮嬖谖侍獾牡胤?,意图继续压价,接着说道:“啧啧,这价格又要低一些了。这样吧,我给你一百两银子,怎么样?”

    赵发财很是有些小心翼翼的说着,心中却已经压抑不住的欢喜。

    而在一旁的伙计,有一些甚至已经转过头去,因为他们多少知道一些,知道老板会压价,却没想到这么狠,连正常市价零头的一成都没给到。

    有几个老伙计倒是习惯了,几个心来的只有一种感觉,怪不得催财能白手起家做到这种地步,光是这够黑的劲,就不是他们学得上来的,黑啊,真黑??!

    乞儿以前根本没卖过东西,才五六岁的他,虽然因为生活的艰难,早早的流落街头,饱尝世间冷暖。但以乞讨为生的他,怎么会有机会接触到这种奸商,此次若不是因为自己的弟弟得了怪病,急需钱买药,他也不会将这块家传的玉佩拿出来卖。

    此时听这赵发财这么说乞儿心中充满了犹豫。这块玉佩是父母留给自己和弟弟唯一的东西,乞儿知道,若是将它卖掉,自己就再也没有机会将它拿回,可就这样卖掉,又实在是不甘心。乞儿知道自己家传的这块玉佩肯定不止这个价,但若是不卖,到哪筹钱为弟弟买药治病,可卖了钱还是不够为弟弟买药看??!

    “孩子,别犹豫了!在这交易区里,能像我这般痛快的,可不多了。若是换了一家,还不真不会有比我出价更高的了。不信你可以到别家去问问!”赵发财见乞儿有些犹豫,料定乞儿不会到别家去,故作真诚的赶忙劝说道。

    “你好好的考虑一下吧,若是同意,咱们签字画押一下,我这里有一份交易区为了避免纠纷弄的契约……”

    此时,赵发财直接取出一份契约来,这是使用特殊兽皮利用特殊手段炼制的契约,上边有这个交易区众多势力的印记,是一些大宗交易为了避免纠纷弄的。平时赵发财根本不会用,因为这一份契约就价值五百多两银子,但这块玉佩的价值实在是太大,赵发财为了避免后边的麻烦,一切做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