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十五章 还有得治
    “再说自己就是帮,也只能帮的了一时,却帮不了一世,他们想要改变自己的生活,最终还是要靠他们自己的。若是他们有能力做事情却又不去做,那我们帮他们又有何意义?”柳如龙有些感叹的说道:“人,总是要有自己的价值的!半点价值也没有的,只不过是一具会喘气的尸体而已,不如弃之,帮之何用!”

    看着紫萱哀求的样子,柳如龙不忍,于是让紫萱带着他找到了这里威望比较高的人,将一些钱财交给他们,让他们改善一下生活。

    “走吧,这下你满意了吧?!毙强醋抛陷娴难游弈蔚?,如果让别人看到这一幕,还以为她受了什么委屈呢,——女人啊,还真是善感的动物,柳如龙心中得出这样一个结论。

    柳如龙在紫萱的带领下,终于来到一处破屋前。

    紫萱推门,向里面走着道:“爷爷,妹妹,我回来啦!”柳如龙跟着走了进去。

    房间内光线暗淡,空气浑浊,泛着发潮后的霉味;一件家具摆设都没有,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稻草,一位老人靠墙坐着,昏暗且浑浊的眼睛慈爱而又心痛的看着躺在身旁的孩子。

    老人须发皆白,苍白的吓人的脸上镌刻着饱经风霜的皱纹,一袭单薄的长袍,上面满是各种颜色的补丁,右边的袖子空荡荡的垂落,左手不时抚胸咳嗽几声,脸上闪过痛苦的神情,若行将就木的老人。

    躺在地上的孩子,与紫萱有着十分相似,一件单薄的长袍,上面满是各种颜色的补丁,有些地方已经裂开,露出里面泛着青紫的肌肤,面黄肌瘦,瘦的似乎一阵微风便能够刮倒,蓬乱的头发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发出枯黄之色,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满是痛苦,浑身一个劲的发抖,却倔强的一声不吭。

    柳如龙看着这情景,皱了皱眉头,分别吩咐跟随而来的两名护卫,一人去雇辆马车,另一人去买些吃食和衣服。

    两名护卫心中大急,想要说些什么,柳如龙冷冷的看了两人一眼,两人一顿时浑身一震,退后一步,紧紧的闭上了嘴巴,快步离去。

    看着走过来的紫萱,老人脸上的神色柔和起来,柔声说道:“丫头,你回来了!为了我这个快不行的老头子,今天又受了不少的委屈吧!都是我这个不中用的老头子拖累了你们!”

    “都是我不好,偏偏得了这怪病,不仅没法帮姐姐,还让姐姐为了给我治病多受了那么多的委屈!都是我不好!”躺在地上的孩子闻言自怨的说道。

    “丫头,不怨你,是爷爷不中用,没有?;ず媚忝?,害的你们受苦。都是爷爷的错??!”

    “爷爷,你别这么说,要不是您为了就我和妹妹,您也不会这样,都是我和妹妹害的您!”紫萱说着,想起爷爷为了自己姐妹两人受的伤,两人伤心的哭了起来。

    “丫头,不怨你们,都是爷爷不好??!害了你们!爷爷的身体爷爷自己清楚,爷爷已经没有几天好活了,爷爷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们姐妹俩,爷爷若是走了,你们姐妹俩该怎么办?”老人看着自己身旁的这姐妹二人有些担忧的说道。

    “爷爷,您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今天遇到一位好心的少爷,他说会把你和妹妹的病治好的!”紫萱有些急切的说道。

    “好心的少爷?这世界上哪来的无缘无故的好心?”说到这里,老人似是想起了什么,脸色蓦然一变,盯着紫萱,声音异常严肃的道:“你是不是把那块玉佩买了?”

    紫萱有些嚅嗫的说道:“是?!彼底庞行┬⌒牡目醋爬先说牧成?。

    老人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你怎么能把那块玉佩卖掉,你可知道……”老人没有接着说下去,又是有些萧瑟的叹了口气。老人也知道,若不是因为实在是没有办法,紫萱也不会将玉佩卖掉?!奥蛴衽宓娜耸遣皇歉阋黄鹄戳??”

    “玉佩是我买的?!绷缌吹嚼先说纳砬八档?。

    “是你买的?!”老人闻言,抬起头看着柳如龙愕然的说道:“你为什么要买?”老人从来没有想过会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买下这块玉佩。

    “正如你知道的那样,所以我买了!”柳如龙看着老人大有深意的说道,嘴角向上翘起,勾起一抹弧度。柳如龙在刚才感觉到一股强大但又有异?;炻业脑Σǘ友矍暗睦先松砩弦簧炼?,这股元力波动远远强于拍卖会上的那位尊级老者,看老人对待紫萱姐妹的态度,显然是和她们有着密切的关系,十分清楚玉佩的秘密。

    老人心头一震,眼中射出一缕精芒,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孩子究竟是因为看到玉佩是暖玉而决定买下,还是知道玉佩蕴含的秘密,含糊的说道:“小少爷到是个识货的人。希望小少爷你看在玉佩的份上,能够对她们姐妹好一些?!?br />
    柳如龙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老人家不知得的是何病症,可否让我帮你看看,我对医术还是略有精通?!绷缌峡业目醋爬先?。

    “不用了,老头子我的身体,我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没得治了,也没几天好活了!”老人一声轻叹,说不出的寂寥。

    即便看的再云淡风轻,依然会感到一丝失落,没有人会愿意不声不响的死去,听到柳如龙如此说,老人心中也是泛起一丝酸楚。

    老者满脸苦笑,自己当年因丹药之助突破成功,却也留下祸患,自己修炼的功法是自己自创的,突破之后无后续功法可供修炼,在一次与强敌的决战中身受重伤,隐患爆发,药石无医。

    看着柳如龙那纯净的目光,和紫萱姐妹满脸的希冀,老人心中生不起一丝拒绝,即使他知道,柳如龙根本就不可能治愈,可是他还是点点头。

    柳如龙有模有样的拉过老人的手腕,诊起脉来,也许老人不以为意,只是以为柳如龙在有样学样,可是柳如龙却是全身心的投入其中,探寻老人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在柳如龙将一丝元力遁入老人的身体之中时,老人身体一震,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元力异常雄浑精纯,元力虽不如自己的雄浑,但也可媲美一般将级,而在精纯程度上,也只是比尊级稍逊一筹;一个五岁大的孩子怎么会拥有如此雄浑精纯的元力,老人心中生起了浓浓的疑惑和兴趣。

    随着探查,柳如龙的眉头皱了起来,老人的五脏皆有损伤,全身经脉郁结,丹田中的能量浑厚却调动不起来,犹如一团死水。

    老人平静的看着柳如龙说道:“怎么样?”

    “很麻烦,真想不到,伤的这么严重,你老还能活到现在,也真是不容易!”柳如龙看着老者有些调侃的说道。

    “老头子我活的也够久了,现在死也没什么,只是这俩丫头,希望我死后,你能好好的照顾他们?!崩先怂剖窃缫言ち系浇峁?,平静的说道。

    紫萱姐妹听到老人这么说,有哭了起来。

    没有预料到这种情况的柳如龙无奈的摇摇头,说道:“我又没说不能治,你们这样是干什么!”

    紫萱姐妹欣喜的喊道:“真的?”

    “小子,你不用安慰我,老头子我知道已经没得治了!”老人认命了一般的平静说道。

    “老爷子,别这样哭丧着脸,你这么厉害,这西北怕是都找不出一个,比你更厉害的人了,你应该微笑着面对未来嘛?!绷缌参孔爬先?,不过他安慰人的能力,显然真的不怎么样。

    老人苦笑,虽然柳如龙的话不是那么中听,可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柳如龙的真诚。

    “再说,你的伤虽然麻烦,但在我眼里还算不得什么,也不是没得治?!绷缌行┘檎┑男α似鹄?。

    柳如龙这句话的音量虽然低,但听在老人耳朵里却无异是晴空惊雷

    蓦然间,老人双目大张,浑身突然出现了一层混蒙蒙的光,堂堂皇皇,令人不敢逼视,身上透露出一股异常强大的气势,左手因激动握成的骨头咔咔声作响,急切的道:“你真的有办法治好我?”

    柳如龙脸上神色一片淡然,微笑道:“当然,若是我现在能有你老这样的修为,也就是炼一颗丹药的事,现在虽然要麻烦一些,可也还是有办法的,就看你老想要恢复到什么程度!”

    老人情绪慢慢平息下来,重重的道:“好!老头子我信你一次!”左手紧紧握着的拳头缓缓的松开,老人慢慢的道:“纵然不成,我也认了?!庇幸痪浠懊挥兴党隼矗鹤萑荒闶窃谒N?,我也认了。

    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的好!

    “恩,我先看看这个小丫头?!绷缌鹩σ簧?,看着旁边躺在地上的小女孩,接着说道:“等会跟我回柳家,我让人准备一下药材,就可以开始治疗了,顺便我们也要好好的谈谈?!绷缌庥兴傅乃档?。

    老人平静下来后,沉默着应了一声,就静静的在旁边坐着,紧张的看着柳如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