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三十章 往事
    房间内烛台上的烛火摇曳闪烁,发出“哔哔啵?!钡纳?,映照的整个房间明灭不定。

    老人盯视着柳如龙,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柳如龙灿烂一笑,“我之前为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你身上没有半点元力,但丹田内的元力却是异常雄厚,应该有君级的修为,是我来到这个世界后见到的修为最深厚的人。你的右臂是天生的残缺。有如此高深的修为,而又天生残疾的人,据我所知也就只有一人——残神!”

    “你真的很聪明,单单从这就能判断出我就是残神,只是当年的残神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病入膏盲的糟老头子而已,帮不上你的忙,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待紫萱、紫嫣和小虎三人?!崩先怂档?。

    “你还是不信我能治好你?!”柳如龙有些郁闷的道。

    老人呵呵一笑,并不说话,神色平静,摆明了是对自己的未来不报任何希望!

    柳如龙也不多说,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事情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将事情做出来实际,将事情做出来才是最好的实证,比任何的话语都有说服力。

    “嘿嘿,残神前辈,我还不知道你老的名字呢?你总不希望我以后残神、残神这样的称呼你吧?”柳如龙改变话题道。

    “名字?我叫什么名字?好久没有提气自己的名字了,久远到我的名字我自己都忘记了!”老人思索良久,有些苦涩的道,“你就像他们那样叫我残老头吧!”

    “额,算了,我还是叫你残老吧!残老头这个称呼我可不敢叫!”柳如龙有些无语的说道,让自己叫他残老头?!开什么玩笑,这么没礼貌的称呼,让父母和爷爷奶奶听见那还得了,自己还不被狠狠的教训!再说,自己这么称呼他,让紫萱、紫嫣和小虎听到会怎么样,还不找自己拼命!

    “残老,以你老的修为,在这西北也是有数的高手,怎么会身受重伤,落得如此田地?”柳如龙不解的问道。

    君级存在虽不能说在西北地界是无敌的,但也是最巅峰的一批人,无论在哪里都会受到礼敬,君级存在更是各个势力中的顶尖力量,散修中的君级存在最是让人忌惮,不愿招惹的,他们没有根基,行踪飘忽不定,得罪他们而不能一击毙命的话,就意味着要面对他们无休止的报复,而对君级存在来说是很难做到一击致命的,因此,君级的散修是谁也不愿意得罪的。但残老君级的修为却被人伤的如此之重,这让柳如龙费解。

    “我的伤?呵呵……”残老苦涩的笑着,很是感慨的说道:“这个世界很大!”

    “这个世界很大!”这一句话让柳如龙摸不着头脑,这个世界很大,但这跟他受伤有什么关系?是说这个世界的面积很大,还是说……

    “我也曾以为以自己君级的修为在这西北地界来说虽不是无敌的,但也相差不多,可是我错了!这个世界没有我想像的那么简单!只是我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已经晚了!”残老满是叹息的说道,“这个世界的强者远远超出你相像!这个世界的强者远远比你想像的多,比你相像的强!……我对自己的修为太自信了,结果遭到难以想象想的重创?!?br />
    “原来如此!”柳如龙了然,他知道这个世界不像自己了解到的那么简单,就如前世的盘古世界一样,能人异士,隐修高手层出不穷,只是平时他们都忙于修炼,远离红尘,人们不得而知。

    一个疑惑刚刚解开,又一个疑惑浮上心头,柳如龙接着又有些好奇的问道,“残老,我看你老对紫萱、紫嫣和小虎的关心照顾,显然不一般啊,你老跟他们是什么关系?”

    柳如龙看的出来,残老对紫萱、紫嫣和小虎的关心照顾明显的不同一般,这让他猜测起残老和他们的关系。

    “小虎,是我受伤后来到这里之后遇见的,这个小家伙心地善良,对我这个糟老头子和紫萱、紫嫣姐妹多般照顾。我见他品性不错,本来打算将他作为我的衣钵传人,但是我修炼的功法是我自创的并不完善,所以我一直没有下定决心?!辈欣纤档?,“至于紫萱和紫嫣则是当年救过我的一位恩人的后人,我关心照顾她们是应该的;而且她们姐妹乖巧可爱,本身就惹人疼爱。更何况她们姐妹今天的遭遇,我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嗯?残老,你怎么会这么说?”柳如龙对残老说他对紫萱、紫嫣姐妹如今的遭遇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感到疑惑,不解的问道。

    “呵呵……”惨老苦涩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

    摇曳的烛光中,残老述说着当年的往事……

    “当年我因一番际遇,武道小有成就,达到王级的修为,感到自身修为在短期内只怕是再进无力,从今以后,只是闭门造车恐怕是不行的了,便决定出去闯荡一番了,淬炼自身心境,稳固根基?!?br />
    “作出决定后,我头也不回的踏上了前行的征程。在我走出去的这一刻,我不知道会遭遇到什么。但我知道,这一去必是百死一生,前路定是尸山血海,白骨盈野;成则武道有成,修为大进;败则平添一具白骨,一缕幽魂?!?br />
    “但是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我走出去之后不就,就看到了一件让我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

    摇曳的烛光中,随着残老的述说,当年的往事展现在柳如龙的面前。

    当年,残老为求武道的突破,游历天下。一天游历到某个所在,突然见到前方浓烟滚滚,一时好奇之下,身法加速前往查看。

    却见到一队人马,正在血洗一个小门派。

    残老冷眼旁观,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前,他并不想贸然出手,甚至,已经想就此离去。

    但浓烟中的一句话,却让残老改变了主意,停下了已经准备离开的脚步。

    浓烟滚滚中,有个人悲愤的叫道:“宝贝你们抢走了也就抢走了,人杀了也就杀了……但这些女人,求你们就给她们一个痛快吧……求你们了……杀了她们吧,杀了她们吧!不要再凌辱她们了,求求你们了……”

    这声音锥心泣血,可以想象说这句话的人已经是悲愤绝望到了极处,对着灭自己门派的大仇人,居然跪地哀求。

    残老停下了脚步的同时,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握上了剑柄。

    一个年轻的声音猖狂的大笑:“好你个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现在知道厉害了吗?少爷看上你们的东西,那是你们的福气,居然敢不交出来,现在知道来求我了吗?可惜太迟了!该死的老东西,少爷就让你看着你的家人,看着你的孙女被我玩,玩残!玩死!你能怎么样?哈哈哈……你能怎么样吧?哈哈哈哈……”

    残老一双剑眉猛地立了起来!

    竟有如此混账!

    几乎连想都没有再多想一下,一道悍然剑光突然横空掠起,如同惊天长虹,径直进入到那滚滚浓烟之中。

    浓烟之内,满眼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一个老者正跪在地上,不断地磕头不断的哀求,额头上鲜血淋漓:“放过她们吧……杀了她们吧……求求你求求你……”

    在他面前,乃是七八名年轻的女子,除此之外,一干青壮都早已横尸地上。

    而那些年轻的女子一个个衣衫不整,一脸的悲愤绝望,在正前方,却是几十个手持刀剑的黑衣人,一个青年人站在最前面,一脸的邪异淫邪,正慢条斯理的撕开一个女子的衣襟,露出娇嫩的肌肤,一边笑道:“老混蛋,你看到没?看清楚没有?这就是你最疼爱的孙女对不对?哈哈哈……仔细地看着,我是怎么玩她的!看仔细!看清楚??!她不会死的,还会很快活!”

    那老者浑身颤抖,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挣扎着似乎要过去拼命,可是伤势实在太重,竟站不起身来。

    那青年见此情形愈发快意的大笑,愈发的志得意满。

    便在这时,一道剑光有如雷轰电闪一般极速而来。

    “畜生!”残老除了这两个字,一句话都不想多说了。

    不管谁对谁错,但这个青年的行径已经触动了顾独行的底线。

    非杀不可!

    非死不可!

    恢弘剑光有如天河倒泻,浩荡而来!

    那正在猖狂大笑无限快意的青年人几乎毫无防备的,就猛地感觉到脖颈骤然一凉,随即就感觉自己似乎是飞了起来,然后惊恐地发现,在下方有一具非常熟悉的身躯,却偏偏没有了头颅,正从颈腔中冲出鲜血!

    “那是我?但是我……”他的思想就到这里截止,一命归阴。

    残老冷着脸,一言不发的连人带剑冲向那些个黑衣人,剑如同腾云驾雾的巨龙,夹杂着无尽电光,长空而下,杀气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