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三十二章 往事(三)
    这里是一座幽静的小小山谷。四面环山,林木葱郁,绿草如茵,谷内郁郁葱葱充满生气。

    山谷内风景秀丽,远处是成片的山茶花与绿竹林,各色野花夹杂在其间,一条如玉带般的青碧小河蜿蜒而过,穿过花树林,向着谷外流淌而去??砂男÷?、遇人不惊的白兔,在花丛、草地间嬉戏;百鸟鸣叫,一派和谐、迷人的景象。

    山谷尽头,有一间小小的茅屋。竹木栅栏围成的小院内,栽满了各色药草,也有些美丽罕见的奇花,草香、花香芬芳馥郁,沁人心脾。

    茅屋内的竹床上躺着一个男子,脸色苍白,呼吸微弱,一副身受重伤的样子,正是重伤昏迷的残老。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斜斜地照射在他的身上。

    竹床边,一名中年男子,询询儒雅,一身文士风流,带着淡淡出尘的气质,与世无争的恬淡与从容之色,一只手搭在残老仅有的左手手腕上,为他把脉。

    良久,中年人长出一口气,“伤势已经有所好转,看来要不了多长时间他就能苏醒了!”说完,他拿出银针,向着残老扎去。他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他手上的动作如精灵的舞蹈,充满美和难以言喻的韵律,三十六枚银针在他的手中依次没入了残老的头上!

    随即,银针就震颤起来。随着银针的震颤,残老的头上,也慢慢地变得明亮。

    这是中年男子在用银针刺血的方式,采取特殊的方位,让残老身体的某个部分充满了一种特异的吸引力,吸引正午的阳光加强对局部部位的照射。利用天地纯阳之气,加快残老脑部的恢复。

    片刻之后,残老的脑袋居然似乎要发光一般,发出炽热的光芒,头发,竟然也似乎有些焦枯干卷。

    中年男子一声大喝,瞬间将银针起了出来,稍加处理,接着便又用同样的方式,扎在了残老的心脏部位;最后,便是丹田。

    三次纯阳之气引入体内之后,残老的脸色明显的好看了许多,居然隐隐的能看到胸口在微微起伏了……

    ……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残老从沉睡中悠悠醒转。他是被剧烈的疼痛疼醒的。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体内每一条经脉都如同刀割一般产生着剧烈的疼痛,而在这剧烈的疼痛中却又伴随着让人难以忍受的酥痒。那仿佛来自于灵魂深处的痛苦与酥痒令他那坚强的意志也不禁呻吟出声。意识也在疼痛与酥痒交替的刺激下缓缓清醒过来。

    一股药草的味道传入了他的鼻中,阵阵婉转动听的鸟鸣声充塞着他的耳朵。他慢慢睁开双眼,发觉自己正躺在一张竹床上,松软的被褥让他感觉温暖而又舒适。

    试着坐起身来,更加剧烈的痛苦侵袭着全身每一条神经,哇的一声,残老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他发现,自己吐出的血液竟然是紫黑色的,腥臭难闻。

    小口的呼吸了一下,忍耐着身体的剧痛坐直身体,他这才来得及观察四周?

    他发现,这是一个干净整洁的小舍,木几,藤椅纤尘不染,书桌上摆放着一排排书籍,看的出主人是一个喜欢看书的人,这可能是主人的书房。

    残老转过身来向窗外望去,映入眼帘的景色很美丽,远处有竹林,小溪,近处是芬芳的花草地。

    我没死?这是残老的第一个念头,大脑也快速的清醒过来。我怎么会没死?

    残老下意识的沉下心神检查自己的身体。很快,残老就发现不但没死,而且身上的零件一个也没少。只是那令人无法忍耐的剧痛与酥痒却不断冲击着他的身体。

    残老脸上牵强的流露出一丝微笑。之所以牵强,是因为哪怕是微笑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也同样会给他带来剧痛。他已经确定了,自己确实没死??勺约荷硖宓那榭觥?br />
    却是令残老有种欲哭无泪感觉。他发现,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比之昏迷前还要不如,体内元力由于自己重伤昏迷,失去了控制,不受控制的乱窜,本已伤痕累累的经脉现在更是被乱窜的元力搅得尽碎,全身骨头断裂三成,全身的剧痛便是来源于此。本已尽碎的经脉和断裂的骨头,在一股连绵不绝的药力下正在逐渐的被修复,修复后的经脉和骨头比原来更加强韧和拥有活力。只是经脉刚被修复,接着就被乱窜的元力尽数绞的碎裂,然后药力继续修复……

    经脉在碎裂与修复间徘徊,残老也不得不忍受剧痛无休止的折磨。

    这股药力是从哪里来的?这里是哪里?是谁救了我?……

    一个个疑问缭绕在残老心头,得不到解答,没有一丝头绪。

    不管了,不论怎样,活着就好。劫后余生的感觉实在令人身心舒畅。尽管身体情况很糟糕,但也总比死了的好。

    残老是聪明人,找不到答案的问题他自然也不会去深究,他相信就自己的人很快就会出现,自己的疑惑也很快就会得到解答。深吸口气,开始了对自己身体状况的思考。

    残老明白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十分糟糕,虽然体内的经脉正在被一股药力修复,但经脉刚刚修复就立马会被乱窜的元力绞的尽碎;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将体内乱窜的元力驯服、归拢,让这股药力能顺利的将自己的经脉修复完全;否则,这股药力迟早会被消耗光,而在药力被消耗光之前,自己的经脉若是不能被修复完全,自己的一身修为也就差不多废了。

    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残老打起精神,运起识海中的神识,驯服、归拢体内紊乱的元力。

    这一摇头,全身的疼痛顿时如同潮水般袭来,令他险些立刻放弃。但他还是咬牙忍住了。

    识海中的神识因为受伤有些空虚,但还勉强能够调动,在残老的调动下,神识扑向犹如脱缰的野马般在体内乱窜的元力……

    但是身体的虚弱导致了他意识虽然渐渐清醒过来,却什么也做不了,神识与身体同样虚弱,自己身体的伤势实在是太重,承受的痛苦也实在太大,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煎熬,勉强能够调动的神识根本不无法驯服、归拢犹如脱缰的野马般在体内乱窜的元力!

    但残老没有放弃,努力的坚持着。

    没过多长时间,脚步声惊醒了正在驯服、归拢元力的残老,缓缓睁开双眼,一名中年男子,询询儒雅,一身文士风流,带着淡淡出尘的气质,与世无争的恬淡与从容之色,出现在面前。

    “你醒了!跟我估计的时间一样,不过你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敝心昴凶悠骄驳乃档?。

    “是你救了我?”残老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问道。

    “我采药的时候发现你昏倒在山里,就把你带回来了?!敝心昴凶佑行┚娴乃档?,“真难以想象,你究竟吃了什么丹药。身体也遭受到了重创,全身经脉尽碎,全身骨头更是断裂三成,在如此情况下竟然还能不死。就算是以我的医术,若不是有你之前吃的丹药的药力发挥作用,我也没办法救你?!?br />
    “丹药的药力?”残老闻言一愣,难道是自己昏迷前吃的那枚七阶丹药?

    残老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从对方的话语中,他能清晰的感受到,这个人心地十分善良,但最终却什么也没说。中年男子没有理会,自顾的说道:“你已经昏迷差不多十天了,相必早已经饿了。现在你醒了,我先喂你吃一点东西,然后再吃些药物。这样你会恢复的快点?!?br />
    之前还没有发觉,听中年男子这么一说,残老顿时感觉到饥肠辘辘。

    中年男子转身从身后不远处的桌子上端起一碗稀粥,重新来到床边,看着残老说道:“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还是我来喂你吧!”

    一个温热勺子凑到残老嘴边,残老勉强把嘴张开一点,一勺温热的稀粥已经送入他口中,尺度掌握的很好,这一勺粥并不多。

    勉强吞咽入腹,残老顿时感觉到一股温热的暖流顺着食道传入胃中,再传遍全身。原本极度虚弱的感觉在这温热的烫慰中,顿时舒服了许多。体内的每一条经脉也似乎在这温热的感觉中被唤醒一般。

    吃下了一碗稀粥,虽然残老还是十分渴望,可中年男子却并没有再喂他。

    “你许久未曾吃过东西,不能一次吃的太多,那样会对身体有反作用。这些就可以了。我再喂你吃一点温和的药物,可能味道有点难吃,但你还是要吃下去,对你身体好?!?br />
    温热的勺子再次递到唇边,这次却充满了浓重的药味儿,……,正像中年男子所说的那样,完全是温补效果,对自己的身体恢复十分有利。

    吃完药,残老缓缓放松了自己的精神,体内热乎乎的,自从那天自己受伤之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舒适的感觉,就在这温热的包裹下,他感觉道自己的身体似乎重新焕发了光彩,身体慢慢的多了几分力气,神识也随着身体的恢复渐渐的恢复了几分。

    “谢谢!”残老充满感激的说道。

    “不用谢。医者,救助伤患本就是职责。再说,对你的伤势我也没帮上什么忙?!敝心昴凶铀档?。

    残老苦笑道:“不,若不是你将我带到这里,只怕我早就被仇家发现,抓住了?;刮辞虢?,恩人贵姓高名?”

    中年男子淡然道:“我叫刘海。你也可以这样叫我。我也不是你什么恩人。是你自己救了自己。没有你身体里的那股药力,虽然我懂些医术,也无力回天。而且,你的身体状况,是我从未见过的。想救你也无从下手?!?br />
    唐三微微一笑,道:“你是个好人。不论怎么说,都是你救我回来的。我欠你一条命?!?br />
    刘海淡然一笑,道:“欠我命的人很多。你不是第一个,应该也不是最后一个。好了,你刚刚清醒,不宜过多说话,我去配些药给你,帮你尽快恢复?!?br />
    “哦,对了,你是一名实力不俗的武者,对你自己的身体状况应该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怎样做有利于自己身体的恢复就不用我多说了!”

    刘海向残老点了点头,不等他回答,转身就出去了。

    眼下的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自己的实力。残老轻呼一口气,赶忙稳定情绪,调动刚刚恢复几分的神识继续驯服、归拢紊乱的元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