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三十四章 往事(五)
    “刚刚是你突破?”回想起刚刚残老突破的声势,刘?;故且涣车恼鹁?。

    漫天灵气聚拢而来,形成一个庞大的灵气漩涡,漩涡急速旋转,疯狂的吸纳天地间的灵气;天地间的灵气被急速吸扯而来,发出咻咻的声音;茅屋附近的灵气越来越浓郁,形成一层薄薄的灵气水雾,遮笼的茅屋有些模糊,若隐若现,浓郁的灵气让人几欲窒息……

    茅屋中突然爆发而出的气势,如同一座巨山压在自己身上,磅礴而浩瀚,强大而又恐怖,让自己生不出半点抵抗之心;这股气势威凌天地,直冲霄汉,压盖日月……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除了你就只有我了。难道还会有别人?”残老苦笑着说道,知道自己刚才突破的声势吓到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了,可突破时造成的声势也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而且自己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的突破会如此的不同,如此的让人难以置信。

    虽然生死之间的经历是武者释放自身潜能最佳,也是最快捷的方式,自己在之前追杀与被追杀之间经历了无数次的生死,最后更是差点一命呜呼,伤势恢复之后突破也是理所当然的,但从武宗五阶提升到八阶,一次突破三阶所需要的灵气太过庞大,造成的声势也浩大了一些,也就吓到了刘海。

    其实,残老也被自己这次的提行吓到,他虽然料到自己会突破,但这次的突破太大,大的有些不真实,但不管怎样,自己的修为提升总是一件好事。

    残老很久以后才知道,他这次之所以会有这么大的提升是因为他之前吃下的那枚七阶丹药,那枚七阶丹药名为洗经伐脉丹,能够让人洗经伐脉,破而后立;他这次受的伤,经脉尽碎,全身骨头断裂三成,身体可谓是破的不能再破了,而他在昏迷之前虽然不知道洗经伐脉丹的药效,但抱着不能让对方得到的念头将丹药吃下,这样丹药的药效在他昏迷之后发挥作用,实现了洗经伐脉,破而后立,打破了阻碍他修为提升的障碍,所以才有了这次这么大的突破,当然,他得到的好处还不仅仅是这些,只是现在还没有显现出来!

    “没想到你的修为这么高!”刘海有些感叹的说道,不想自己无意中救的一个人居然是武宗强者,看他刚刚突破的气势,还不是一般的武宗,而是高级武宗;武宗强者,高高在上,自己虽说是六级医者,地位也比较尊崇,但以自己将级不到的实力,与宗级强者相比,差距不可以道里计??嘈ψ乓×艘⊥?,刘海满是唏嘘的说道:“没想到我刘海不知不觉中居然救了一位大人物!高阶武宗强者??!”

    “不管怎么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是不争的事实。我欠你一条命?!辈欣峡醋帕鹾H险娴乃档?,让人对他的决心不容置疑。

    虽然刘海认为自己的伤势能痊愈,他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一直不承认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自己知道,若不是他将自己带到这个山谷,自己早就在昏迷的时候被身后追兵抓到,等待自己的结局是什么,自己再清楚不过,除了死亡没有别的选择。

    呵呵笑了两声,刘海不置可否,心中却是有了决定,对残老认定自己是他的救命恩人,自己无法改变,但自己绝不会以他的救命恩人自居。抬头看了看天,接着说道:“你的伤势已经痊愈了,不需要我照顾了。而我出来采药也有一段时间了,是时候回去了。你有什么打算?”

    “我?”残老没料到刘海有此一问,沉吟了一会,看着山谷内的景色,想着这几日的恬淡生活,悠悠的说道:“这几日的恬淡生活,让我厌倦了以往生死间的厮杀,我想我以后就主在这里,不知道可不可以?”

    刘海闻言一愣,他这是要归隐!刘??醋挪欣系纳裆?,见他不似在开玩笑,说道:“这山谷不是我的,你想放下以往,住在这里,不需要跟我说,至于你住多久,何时想离开,那都是你自己的事情?!?br />
    说完,刘海转身离开,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残老站在山谷中,秋风吹来,带着花草的芬芳……

    ……

    宁静的小山谷迎来一群不速之客。

    山谷外,一群人神完气足,渊渟岳峙,一看就知道是武道中的强者。

    为首一人看着这座山谷,漠然问道:“是这里?”

    身后一人听到问话,恭敬的回答道:“吴为大人,消息已经确定,人就在里面?!?br />
    吴为听到属下的回答,嘴角勾勒出一抹残酷的笑容,语气森寒的说道:“终于发现你的踪迹了,这次一定不会让你在有机会逃脱!”

    他身后的众人听到他的话语声,不约而同的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他们深知自己面前的这位吴为大人的手段,残酷狠辣,冷血无情,杀人如麻。

    二十年前,宗门宗主的独子被藏在山谷内中之人杀害,宗主震怒异常,派遣出大批强者,誓要斩杀此人,为自己的儿子报仇,可惜此人强悍异常,始终奈何他不得;即使将他身怀七阶丹药这等珍宝的消息透露出去,引得天下武者出手,也无法将其斩杀,反而使他在一次次的追杀中快速的成长。

    宗主在七年前将面前的这位吴为大人派出,当时的吴为大人已经是武宗七阶,是宗门内的第二高手,仅次于宗主武宗巅峰的修为;七年前,吴为大人终于与武宗五阶的那人遭遇,那人不是吴为大人的对手,可惜功亏一篑,一番激战之后,那人重伤逃脱,吴为大人率人追赶,可惜那人突然消失,鸿飞冥冥,不见踪迹;暴怒之下的吴为大人将跟随身旁的人斩杀大半……

    之后吴为大人追寻那人的下落,一直没有消息;直到七年后的今天,终于发现他的踪迹,吴为大人带人来到这里……

    山谷内如同一个普通樵夫一般正在劈材的残老,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皱着眉头叹了口气,直起身体,向着山谷外走去……

    山谷外,已经抬起手,准备让众人进去的吴为,突然停下正要挥下的手,眼神深邃的看向山谷的出口。

    身后正在等待命令的众人看着前方吴为的动作,解释心中不解,但摄于吴为的威势,倒也无人敢问,更无人胆敢擅自行动,皆是聚精会神的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山谷的出口被薄薄的烟雾笼罩。

    薄薄的烟雾中,一个人的身形渐渐清晰起来。山谷外的众人精神紧绷起来,他们知道自己这次任务的目标出现了!

    吴为看着薄薄的烟雾中越来越清晰的人影,嘴角勾勒出冷冽的笑容,滔天的杀意释放出来,让山谷外仿佛笼罩上一层萧瑟的秋意……

    残老走出山谷,来到吴为一众人的前方十丈处站定。

    十丈,这是一很微妙的距离,对武宗以上的高手来说,也就是一个呼吸的时间就可以跨越,但这一个呼吸的时间足以让其有足够的时间来面对对方的任何攻击,进可攻,退可守!

    残老看着自己面前释放着滔天杀意的众人,叹息道:“你们还是找来了?!”

    吴为看着残老讥诮的说道:“当年被追的如同丧家之犬的你居然能找到这样一个风景宜人的地方,一躲就是七年,还真是不容易??!不过这里环境不错,倒是你埋骨的好地方,看来你还真是有先见之明??!”

    “躲?我为什么要躲?就凭你们这些杂鱼还没有资格让我躲起来!”残老平静的说道。

    “杂鱼?”残老的态度让吴为大怒,“你说谁是杂鱼,你这连杂鱼都不如的东西?”

    吴为身后的众人也纷纷大怒,喝道:“狂妄,太狂妄了!你当自己是谁,不过是一条被追的到处逃跑的丧家之犬罢了!”

    残老对吴为一众人的怒声呼和充耳不闻,自顾的说道:“本来想住在这里,不再理会以往的恩怨,不过你们既然找到这里,看样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虽然不愿意,不过没办法啊,不把这段恩怨了结,看样子是没办法在清净了!”

    残老留恋的看着身后自己居住了七年的山谷,皱起眉头,有些厌恶的对吴为一众人说道:“让你们死在这里真是玷污了这美丽的山谷,真是不爽??!”

    本已大怒的吴为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狂妄”,磅礴的元力肆虐,凶狠的击向残老;吴为对自己的这一击很有信心,自己的修为在这七年中取得巨大突破,达到八阶巅峰,只差一脚就达到九阶,他相信以自己八阶的实力,这一击自己虽然没有使出全力,但残老无论如何也接不下,即使接下也会受伤。

    可事实是残酷的,残老很轻松的就化解了他的这一击,那轻松惬意的模样让吴为的瞳孔急剧收缩,不敢相信的喝道:“不可能,这不可能!就是九阶武宗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接下自己的这一击,难道……”

    似乎想到了什么,吴为的脸色变得煞白,额头的冷汗一滴滴的冒出来,看着残老的眼睛里满是惊恐……

    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从残老的身上升起,粉碎了以吴为为首的一众人的斗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