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三十五章 往事(六)
    一身朴素打扮的残老身上纤尘不染,缓步走在黑风城的街道上,眼中充满留恋的神色。

    在过去的七年里,他如同一个普通人一般,砍材打猎,时常到黑风城来将自己砍的材火和打猎得到的野味卖掉,换取自己的生活所需。

    七年普通人的平静生活,让他对这里充满留恋!这七年的平静生活,让他犹如洗尽铅华般,自身的修为不断地获得突破,最终突破君级……

    回想起刚才在山谷外的那一战,忍不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自己若不是修为突破君级,这次还真的是危险了;八阶巅峰武宗一名,四阶武宗三名,四阶一下武宗七人,尊级十几人;这样一股颇为不弱的力量,全力出手,君级之下没有人能接得下……

    残老来到一座熟悉庭院前,走了进去,门口的仆人没有一人拦截,他们知道自己家的老爷与眼前的这位衣着朴素的老人关系不一般,七年来,这位老人时常前来寻自家老爷叙旧。

    门口的一位仆人笑着说道:“先生您来了,我家老爷正在药房,您是直接过去,还是先到客厅坐着,让人去通报?”

    残老看着说话的那人,呵呵一笑,说道:“是刘安你小子啊,我直接过去找那家伙,不用麻烦别人去叫他了!”说完,迈步向药房的方向走去。

    药房内正在忙碌的刘??吹讲欣锨袄匆徽?,随即调笑着说道:“今天是哪的风,把你这尊大神吹到我这小庙来了?”

    残老闻言哭笑不得,笑骂道:“你这家伙,又是这样!跟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完全不同,那还有当时半点的洵洵儒雅风采!你也不怕别人看到有损你的形象!”

    “切,跟你这家伙都熟得不能再熟了,还用讲什么儒雅!再说这里也没有别人,就是别人看到又能怎样!”刘海对残老的话不屑一顾,停下手中的事情,说道:“你今天不会是来看我的吧?有什么事说吧!”

    残老沉默良久,有些伤感的轻轻的说道:“我要走了!”

    “你要走了?”刘海闻言身体一震,说道:“是他们找来了?”

    在这七年中,两人早已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刘海对残老以往的事情知之甚详,一听残老此话就知道是他当年的仇人找上门来;不知道来人实力如何,也不知道残老如今是和修为的刘海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来人已经被我解决了?!辈欣咸搅鹾9匦牡幕坝?,心中一暖,平静的回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刘海听到残老说他自己没事,心中松了一口气,接着询问道:“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残老看着窗外,眼神悠远,悠悠的说道:“虽然七年前我就此隐居,不愿再造杀戮,不理过往恩怨;可树欲静而风不止,对方如今找上门来,显然是不愿意将往事就此放下,我再隐居也没有意义了。有些事情必须要有个了断,不然对方会像个苍蝇一样整天在你耳边嗡嗡叫个不停,让你烦不胜烦!”

    刘海叹息一声,知道自己的这位好友心中有了决断,对方找上门来的这种行为显然将他心中因这些年隐居而磨灭的戾气再次点燃;他仿佛看到了尸骨营山,血流如海的场景。

    残老接着对刘海有些担心的说道:“你要小心,对方既然已经找到这里,我想他们已经知道你我的关系了。你要小心,他们奈何不得我,难保不会对你出手!”

    “恩,我知道,我会小心。我等会就吩咐下去,让家人收拾一下,我会尽快离开这里,你不用为我担心!”刘海说着有些担忧的看着残老,“倒是你,要小心。我知道你的修为高强,但须知双拳难敌四手,对方人多势众,要小心对方的人海战术,还要提防对方的阴招!”

    “恩,我明白?!辈欣纤淙欢宰约旱氖盗ψ孕?,但不会自大,知道刘海是关心自己,坦然接受刘海的忠告。

    刘海转身取来一堆玉瓶,指着一个个玉瓶说道:“这一瓶是解毒丹?!?br />
    “这一瓶是恢复元力的?!?br />
    “这一瓶……”

    “这……”

    “……”

    “这些丹药,你带着,应该能用得到!我的修为不高,在武力上没法帮你,也就帮你准备一些丹药……”

    残老强忍着眼眶中滚烫的泪水,那是开心的泪水,他知道刘?;故堑P淖约?,现在正在为自己可能受伤的情况做准备,他能感受到刘海对自己的那份真情,故作轻松的掩饰着自己的心情,说道:“你不用这么夸张吧!再多就把你的家底搬空了!”

    “我的这些家底要是能抱你一命,那也值得!”刘海在心里念叨一句,却是不理残老继续为他准备。

    残老看刘海不依不饶的样子,知道自己要是不透露一些自己现在的实力,刘?;够峒绦P?,就对他稍微透露了一点自己现在的实力,“不用担心,以我现在君级的修为,没问题的!”

    “君级?!你达到君级了!”刘海惊讶的道,接着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个混蛋,达到君级也不跟我说,害的我白担心一场?!?br />
    “你不是没问吗,我怕告诉你,你说我在你面前显摆!”残老好笑的说道。

    “混蛋!”刘海恨恨的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残老畅快的大笑,接着掏出一块玉佩递给刘海,说道:“这是我以前无意中得到的,一直带在身边,现在送给你?!?br />
    刘海定眼一看,惊道:“暖玉?!”

    暖玉,功效甚大,普通人佩戴在身上,可保寒暑不侵,寒冬腊月即使只穿一袭单衣,那也是毫不惧寒,温暖如春,更是可保身体康健,能收益寿延年之功;若是练武之人得到,更可收镇心宁神之功,对于元力修炼上更是有绝佳的好处!对医者而言,暖玉也有着种种妙用。

    良久,平息下自己的情绪,刘海有些不舍却又异常坚定的说道:“这块玉佩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你虽然达到君级,但此去必然大战连天,这块玉佩能够帮你镇心宁神,辅助元力的修炼,对你大有好处?!?br />
    “收下吧!我们好歹也算是朋友一场,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相见,就当是留个纪念?!辈欣险娉系乃档?,“你也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既然我已经把它送给你,即使你不收,我也不会把它收回!”

    “好,我收下了!”刘海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个混蛋!”

    “哈哈……哈哈……哈哈哈……”残老畅快的大笑,在大笑声中,残老的身形渐渐的远去。

    刘??醋挪欣辖ソピ度サ纳碛?,喃喃的说道:“一定要小心??!”

    ……

    清晨,一队马车乘着晨色悄悄的出了黑风城的城门,消失在路的尽头。

    城外的一处阴影里,残老看着渐渐消失的马车,眼中满是祝福,“朋友,珍重!祝你一路顺风!”声音在晨风中消散,人早已失去踪影。

    一辆马车里,刘海掀起马车的窗帘,看着城外的一处阴影,眼中满是担忧和祝福,心中默默的祝福道:“朋友,一定要小心??!”

    ……

    残老刚刚离开黑风城不到三百里,就遇到一群被贪欲趋势的人。

    “好久不见??!”为首的魏贤热情的向残老打招呼,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是许久未见的老友。

    残老漠然的看着魏贤,冷淡的说道:“魏贤?!是你!这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回去吧!你若就此收手回去,我跟你身后势力之间的恩怨就此两清,再无瓜葛!”

    “回去?”魏贤嘿嘿冷笑起来,“你还真是天真??!眼看即将到手的宝贝,岂有放过的道理?至于你跟我身后势力之间的恩怨,那更是好笑,就你这种随手就能解决掉的杂鱼,有什么资格说恩怨两清?”

    魏贤对残老的认识还停留在七年前五阶武宗的实力上,这种实力虽说不错,但在自己所属的势力中,这样实力的大有人在,比之强大的也不在少数;不说别人,就是自己现在七阶武宗的实力,再加上身后两名六阶武宗,五名五阶之下的武宗强者,尊级……,就是跟八阶武宗都有一战之力,更何况七年前只是五阶武宗的他……

    “你若是乖乖的将东西交出来,我也许会考虑留你一条命,放你一条生路;若是不然,就别怪我直接将你击杀,或者将你活捉交给流云宗,听说你杀了流云宗宗主的独子,我想将你教给他,一定会获得不少的好处!”魏贤接着语带威胁的说道。

    “是吗?你尽管试试,希望你等会不要后悔!”残老依旧是一脸平静,话语淡漠的说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动手!”魏贤喝道。

    魏贤身后早已等的不耐烦的众高手,听到命令后纷纷全力出手,杀招跌出,毫不留情,呼啸着冲向残老。

    残老看着冲向自己,出手无情的众人,心中重新点燃的戾气瞬间爆发,一股君临天下天下的气势威压全场,进攻残老的众人身体僵硬起来,心中发寒,一股凉气从脚底心直贯脑门……

    魏贤嘴角掀起一抹冷笑,只是笑容尚未绽放,便僵硬在脸上,在这股君临天下的气势面前,脑海一片空白,他知道自己完了,自己身后的势力也完了。

    君级强者,自己身后的势力完全没有抵挡的能力,只能等着被对方摧毁;对方刚刚明明已经透露出要跟自己身后的势力化解恩怨的意思,若是自己知道他有君级的实力,刚刚说什么也会同意的,说不定还能借此机会和对方套上交情,自己在实力中的地位更会随之水涨船高;可惜自己不知道,白白错过了这个机会……

    魏贤痛苦的悔恨,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一片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求饶声过后,此地恢复了平静,残老早已离开,只留下一地惊恐与悔恨的尸体……

    残老一路走来,一路杀戮。

    但凡对他依旧不依不饶的势力和人皆被斩杀。

    杀,杀,杀!

    杀的尸骨营山,杀的血流如何,杀得让人心胆皆寒!

    在残老铁血无情的杀戮下,以流云宗为首的与残老恩怨最大的八大势力被他摧毁殆尽,震惊大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