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三十六章 决断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述说着往事的残老沧桑而又无奈的道。

    当年,他厌倦了江湖上的生死仇杀,放下过往的恩怨,借机会隐居山林,从此销声匿迹;奈何,树欲静而风不止!当年的仇敌并不想因此而放过他,从未间断过对他踪迹的搜寻,最后,终于找上门来!避无可避的他,只得又无奈的挥起屠刀,斩杀来敌,了断过往恩怨!

    柳如龙很是认同残老说的这句话,他能理解残老当时的那种心境;前世身为祖巫的他率领巫族与妖族征战何尝不是一种身不由己的无奈!为生存,为食物,为领地,……,两族一次又一次的交战,仇怨一天比一天深厚,……

    残老接着述说道:“我将那些与我仇怨甚深的势力连根拔起后,自己的名声却是意外的被传的很响亮,这点倒是我始料未及的!虽然我很想过以前那种平静、恬淡的普通生活,但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之后,我一直在大陆上游历,有时劳累厌烦了,会去找刘海,喝酒闲聊,谈天说地,……,忘却一切的烦恼,……”残老似乎又回到当年与刘海在一起的时光,一脸的怀念……

    “后来,刘海去世了,他的后人虽然不是惊才绝艳,但也老实本分,为人善良,凭借自己的本事,过的也平安富足!”残老的声音里有着对老友去世的伤感,更有对老有后人的欣慰,“在暗中守护一段时间的我也就放下心来,再次开始在大路上游历!”

    “这一游历就是好多年!”

    “当我再次来到他的后人居住的地方的时候,却发现……”说到这里,残老痛苦的闭上眼睛,拳头紧紧的握起,青筋耸动,……,满是仇恨与杀意,……“我发现那里已经成了一片废墟,残留着还未散去的淡淡血腥味,……”

    “从附近的居民口中得知,三天前一伙人,突然来到这里,对他们一家动手,将他们一家被那些人尽数杀害。当那些人离开之后,附近的居民前去为他们收尸的时候,没有发现紫嫣、紫萱姐妹的尸体,不知道是逃走了,还是被那些人抓走了……”

    “我循着一些线索,很快的找到动手的势力,是当地的一个颇有实力的小宗门。不管别人认为他们该不该死,但他们既然杀我兄弟的后人,那么,即使别人认为他们不该死,但在我眼中,他们就是该死!更何况从我了解的到的情况来看,这个小宗门仗着自己有几分实力,平日里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本就该杀!”

    “我杀上门去,将这个小宗门灭掉;从他们宗主口中得知,他也只是奉命行事,他们依附的势力让他们前去寻找一块玉佩,至于原因就不是他所能够知道的了!但搜遍了整个地方,他们也没有找到那块玉佩;猜测可能是被逃脱的双胞胎姐妹带走了?!?br />
    “我从他的口中知道了紫萱、紫嫣姐妹的下落,同时也知道他已经派出人手前去抓捕她们姐妹……”

    “我赶到那里,救下她们姐妹,并将她们姐妹两人暂时安顿好之后,根据从那个小宗门那里得到的消息,一路顺藤摸瓜,终于找到幕后的真凶:御灵宗?!辈欣弦а狼谐?,却又一脸浓浓忌惮的说道。

    “御灵宗?”柳如龙疑惑的问道,他对这个世界所知有限,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宗门,见残老一脸忌惮的样子,不由好奇的问道,“这个宗门很厉害?”

    “是的,这个宗门很厉害!御灵宗虽然被人认为是一个一流的势力,但它隐藏的很深,实力简直深不可测!”残老脸色凝重的说道,“我查出幕后真凶是御灵宗后,就赶向御灵宗的宗门所在,要为紫萱、紫嫣姐妹她们的家人讨回公道?!?br />
    “当时的我根本不知道御灵宗的真实实力,只以为是一个普通的一流势力,可以很轻松的灭掉。却没有料到御灵宗根本不是人们认识到的那么简单,实力雄厚,根本不是所谓的一流势力可以相比的,……”

    “不明真相的我在那里被早有准备的御灵宗算计,遭遇了大败,身受重伤,拼死才逃出来,但也终于弄清楚御灵宗为什么会因为玉佩对紫萱、紫嫣姐妹家出手的原因,”残老看着柳如龙拿在手中的那块玉佩,接着说道,“这块玉佩来头甚大,是上古之战中陨落的一位超级强者所留,蕴含着极大的隐秘,似乎他的传承就隐藏在这块玉佩里面,……”

    “而御灵宗想要得到玉佩,揭开隐秘,获得玉佩中的传承,……”残老脸色复杂的说道,“当年我只是看这玉佩是普通的暖玉,也就材质比较珍贵,对刘海有些帮助,就将这块玉佩送给了他,没想到它却蕴含惊天大秘,反而因此害了他的后人……我真该死,对不起刘海??!……”

    残老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继续说道:“我拼死逃脱之后,知道御灵宗不会善罢甘休。对玉佩志在必得的他们,不会放过我和紫萱、紫嫣姐妹;我自身的实力自受伤之后,一日不如一日……无法保全她们姐妹二人的我带着她们姐妹二人一路逃遁,避开御灵宗的追捕……最后流落到这里……”

    “现在我只是一个等死的糟老头子,还有一个随时会出现,给与你致命打击的强大的敌人,你还愿意为了一块玉佩,收留我这个糟老头子和紫萱、紫嫣姐妹?面对那个对现在的你来说是无可匹敌的强敌?”残老看着柳如龙平静的说道。

    柳如龙苦恼的挠了挠头,有些无奈的说道:“真是麻烦!本来以为能招来一个强大的帮手,却没想到反而因此招来一个天大的麻烦!收留你们吧,要面对一个对现在的我来说是无可匹敌的强敌;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让我能够安心一段时间的机会,不收留你们吧,可是又有些不甘心!纠结??!……”

    残老平静的看着柳如龙,一言不发……

    柳如龙看着残老平静而又一言不发的样子,故作无奈的耍宝道:“残老,你老说我该怎么办?”

    残老深深的看了柳如龙一眼,显然识破了柳如龙的耍宝,平静的道:“如何决断,你已经有了决定,何必来问我这个糟老头子?”

    柳如龙见残老识破了自己的耍宝,意兴阑珊的嘟囔道:“真是的,一点幽默都没有,一点都不好玩!”

    “既然我已经说过要收留你们,那就一定会收留你们的,若是因为可能会随时出现的强敌而放弃,那我岂不就是食言而肥,吃亏吃大发了!要知道本少爷什么都吃,就是不吃亏!”柳如龙豪气万丈的说道。

    “让御灵宗神马的,都统统见鬼去吧!神马御灵宗不御灵宗的,小爷我还不待见呢!不来惹小爷我也就罢了,若是真惹恼了小爷我,小爷我将它连根都给拔了,也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再说,生活太过平淡也没有神马意思!有御灵宗这个免费的玩具陪小爷我玩玩,调剂下生活也是一个不错的娱乐!”

    “生活不能没有挑战!没有挑战的生活,实在是太过无趣!小爷我从不畏惧挑战,没有挑战的人生,不是小爷我要的完整的人生!……”

    “对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来说,苦难才是最大和最宝贵的财富。真正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

    残老看着在那里豪气万丈,连绵不绝的不停发出冠冕堂皇的感慨的柳如龙,脸色忍不住微微红了起来,眉毛挑了又挑,嘴角抽了又抽,心中不住的呻吟道:“救命??!赶紧让我眼前的这个小子停下来吧!这小子连绵不绝的语言轰炸简直是想要我的老命??!……”

    残老心底很是感叹的道:“原来脸皮厚到这种程度,也是一种境界??!我辈不及也!”

    “行了,行了。柳少爷,我知道你面对挑战的决心了,也知道你理想的远大了。你可以停下来了?!辈欣祥吡艘幌露钔飞系睦浜?,对柳如龙这不要脸的炮击轰的恶心反胃。

    假,太假了。怎么看你小子都是一个滑头,你要是真的这么伟大,那世界上就没公理了。

    残老的脸也微微烫了起来,尽管在大陆上游历的时候,他也时常虚伪,可是却从来没有虚伪到这种程度,心底不住感叹:无耻无敌??!我还得慢慢修炼??!

    柳如龙微微一笑,看着残老狼狈万分的样子,心中暗自得意:让你怀疑本少爷的能力!叫你之前本少爷逗你的时候,板着一张脸,没有一点幽默感,现在知道本少爷的厉害了吧!哼哼……哼哼……!

    柳如龙也不为己甚,见达到目的,也就顺势停了下来。

    残老见柳如龙终于停了下来,松了一口气,柳如龙刚刚的语言轰炸,对他而言是最残酷的酷刑;他一生战斗,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接近崩溃;而且还是被一个五岁打得孩子说的……

    柳如龙取出自己在回来的路上制作好的一枚玉简,递给残老说道:“这里面有一些东西对你有些有些作用,你将神识探如里面就会明白的!”

    柳如龙在之前为残老检查身体的时候,发现残老修习的功法跟自己前世的时候得到并推演的那部残缺的功法——残神诀很像,凭借高深的境界和独到的见解,柳如龙知道残老身体的根本问题就在于他所修习的功法上,不解决残老修习的功法的这个根本问题,残老的身体问题是无法得到根本解决的。柳如龙对残老起了爱才之心,决定将他折服之后就将自己推演修补后的完整的残神诀教给他。

    柳如龙有信心能够完全的折服残老,让残老作为自己的得力属下,而为属下提升实力是自己应做的事情;但通过之前的一番相谈,柳如龙也了解残老是怎样的一个人,从而决定现在就将残神诀教给他,让他能够快速的提升实力!

    残老对柳如龙递给他的玉简说能帮到他,明显不信,但还是接了过去,他想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会让柳如龙信心满满的说里面的东西会对自己有用。

    残老将自己的神识探了进去,一篇功法映入眼帘。残老一见是自己自创并修炼的功法,心中翻起了滔天巨浪,也泛起了巨大的疑惑:自己的自创的这部功法从来就没有外传过,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

    残老压下自己心头的疑惑和震撼,仔细的往下看去,他渐渐的发现,这篇功法比自己自创的功法深奥、完整的多,自己以前许多不懂或是似是而非的问题在这篇功法里得到完满的解答,同时,这篇功法也给自己带来一个全新的世界,指明新的方向……

    残老沉浸在玉简中的功法里不能自拔,如痴如醉的研读着这篇功法。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残老醒转过来,手中的玉简在不知不觉间已碎裂成齑粉。

    残老感觉自己全身空前的舒畅,似乎得到一次洗礼一般,打破了以往的束缚,破茧成蝶!识海中紊乱的神识也有重新归一的迹象……

    残老第一次对自己能够恢复充满自信,正要感谢柳如龙,却发现房间内只剩下自己一个人,柳如龙早已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