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三十九章 意外的收获(一)
    陨铁、星辰钢、金龙玉、墨钢、赤红石、白晶、天魂玉……

    各种极品的铸造材料,映满了柳如龙的眼帘……

    “极品!极品!真是极品??!……”柳如龙摸摸这一块,再看看那一块……满是赞叹。接着,狂笑起来:“哇咔咔……哇咔咔……现在这些都是我的了……哇咔咔……我的,我的,都是我的……哇咔咔……哇咔咔……”

    柳如龙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含糊,房间里的各色材料以可见的速度减少,被柳如龙一块块的收到自己的专属空间里……

    这个房间的一角存放的东西,让柳如龙大吃一惊。灵晶全都是灵晶,至少都是四级以上的。要知道,这个世界上的灵兽普遍要比人类强上很多,所以要想猎杀一直四级的灵兽,至少需要三个师级武者,同时动手,即使是这,还不一定能够战胜。

    柳如龙算了算,这个房间中四级的魔核少说有几百个;五级的就少了点,只有上百个;六级的就更少了,只有十几个;七级的仅有一个;令柳如龙感到意外的是,他居然还发现了一个八级的!

    要知道八级灵兽比人类宗级武者只强不弱,凭周家的实力无论怎样都不可能猎杀八级灵兽,可偏偏周家却拥有一个八级的灵晶!想不通的柳如龙也不去深究,不管周家是怎么得到这个八级灵晶的,现在它已经不属于周家,而是属于小爷我的了!

    ……

    将一切搜刮一空的柳如龙心满意足的正准备离去,突然,放在储物袋里的那块玉佩自行飞了出来,散发着蒙蒙的莹莹紫光,忽明忽暗,似乎是在暗示着什么!

    柳如龙伸手抓住玉佩,心中发起疑惑:这是怎么回事?它怎么自行飞了出来?难道这里还有什么东西与这块玉佩有关系,而我却没有发现?

    柳如龙运转神识,将这里仔仔细细的再次探查一遍,却依然没有任何发现。

    柳如龙心中的疑惑更甚,自己的神识虽然与全盛时期相去甚远,但依旧敏锐异常,任何物品也逃不过自己的神识探查,现在没有任何发现就表示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存在。

    可是玉佩这样的反应,明显表示这里一定有跟玉佩有紧密关系的物品存在,但自己的神识却无法发现,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因为隐藏的太巧妙了?不可能!凭周家不可能有能力将东西隐藏起来,让我的神识也无法发现!

    既然不是,那就只可能是跟玉佩有关系的那样物品自身的能力让我的神识无法发现!但究竟是什么东西,居然拥有如此能力,让我的神识都无法发现?

    柳如龙对那东西生起了浓厚的兴趣!

    发现神识无用武之地的柳如龙,只得采取最笨的办法,凭借玉佩对拿东西的感应,在这里一寸土地一寸土地的慢慢寻找……

    终于,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处,柳如龙手中的玉佩光芒大盛,虽然他的神识依旧没有丝毫的发现,但他确信已经找到了,那东西一定就在这片土地里面……

    柳如龙运起元力,将这个角落的地面一点点的掀开,小心的翻起下面的泥土,一寸寸的寻找……

    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柳如龙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找到一个青铜铸造的盒子,通体已经朽烂的不成样子,仿佛一碰就会烂掉……

    看着面前的这个青铜盒子,柳如龙的眉头紧紧的皱起,青铜盒子明明就在他的眼前,可不论他用神识怎样扫视,却发现面前总是空无一物!

    难道是这个青铜盒子屏蔽了自己的神识,从而让自己的神识无法发现?

    柳如龙不知道是不是这样。

    摇了摇头,不再去想这个问题,柳如龙打开青铜盒子,一块紫色的玉佩静静躺在里面。

    伸手将玉佩拿到手里,柳如龙发现这块玉佩跟自己之前得到的那块玉佩,材质、造型、……,完全相同,一模一样,显然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而最让他意外的是,玉佩从青铜盒子里拿出后,青铜盒子和玉佩突然就出现在神识探查里,发现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青铜盒子……

    柳如龙将青铜盒子拿到手里,仔细的研究着。良久,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喃喃道:“有意思!有意思!真是一个有意思的禁制!没有丝毫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却能将物品隐匿的如此完美,连我的神识都无法发现,真是一个了不起的禁制!”

    柳如龙发现自己的神识之所以无法发现这个青铜盒子,是因为有人以玉佩为核心,在青铜盒子内外布置有禁制,这个禁制没有丝毫的攻击力与防御力,却能完美的屏蔽神识对青铜盒子的探查,让神识无法发现,而自己打开青铜盒子,取出玉佩,是禁制遭到破坏,无法再发挥作用,也就自然的显现在神识中。

    “不知道是何人研究出这种禁制,不过研究出这个禁制的人,毫无疑问是一个天才!只可惜,如此人物竟无缘一见!”柳如龙叹息不已。

    这玉佩究竟是何人所留,为何以这种方式留在这里?柳如龙看着新得到的这块玉佩沉吟不语。

    如此精妙的隐匿禁制,显然不是周家能够布置出来的,而且还埋藏的如此之深,明显不是周家所为;以青铜盒子的锈蚀程度来推断,应该有相当久远的时间,那么这就是久远的岁月前留下的!

    若是周家的人知道在他们家宝库下面,藏着如此重宝,自己却毫不知情,空守宝山,而不自知,不知会作何感想?柳如龙快乐的想着……

    ……

    将周家洗劫一空的柳如龙,并未就此返回柳家,反而又到胡家去了一趟……

    想起白天在万宝拍卖行前,胡千军对自己父母故意挑衅,欲将其引诱进他设计的陷阱中,虽然自己已经对他进行了惩罚,可依旧觉得胸中怒气难消。

    悄悄的来到胡家,溜进胡家的藏宝库中,柳如龙依法炮制,将里面的东西一扫而空!

    各种药材,各种材料,成堆的灵晶,堆满了胡家的藏宝库,现在统统进了柳如龙的腰包!

    胡家的各种珍藏,在质上不比周家的差;同样的,在量上也不必周家的少!

    这样的收获虽然还不足以使柳如龙胸中怒火全消,但也使他喜笑颜开,大呼过瘾!

    洗劫过胡家藏宝库的柳如龙,意犹未尽,志得意满的继续在胡家宅院中闲逛,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下一个目标,如同在自己家一般随意……

    突然,一道身影在柳如龙前方一闪而过,去势甚急。

    柳如龙没看清那人长的什么模样,匆匆一瞥之下,只看见那人一袭黑袍罩身,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难道还有跟自己一样志同道合的人前来胡家赚钱?柳如龙心中兴趣大增,想知道那黑袍人是谁的他,便紧紧的跟在其身后。

    黑袍人似乎对胡家的一切极为熟悉,虽然一路疾驰,但却极为巧妙的的避过重重守卫,没有惊动一人,十分轻松的就离开了胡府。

    黑袍人极为谨慎,出了胡府之后,在明月城里七拐八转,绕的柳如龙都有些头晕;最终来到城南的一处不起眼的宅院里。

    “什么人?”黑袍人毫不掩饰的落到院子里,瞬间引起一声惊喝,紧接着,衣袂划过空气的声音响起,不多时,四名全身被黑色衣衫笼罩的武者出现,将黑袍人围了起来。

    “你们就是这样待客的?”一件黑色的斗篷将全身遮掩的严严实实,宽大的帽子低低垂下,遮住他的脸庞,黑暗中看不清他的容貌,低沉的声音带着不满从帽檐下传出。

    “你是什么人?”包围他的四人中,一人出声问道。

    “哼!”黑袍人冷冷的哼了一声,声音阴冷而又不耐的说道:“我是什么人?就凭你们还没有资格知道!赶快叫你们的头领出来见我!”

    “藏头露尾的鼠辈,没资格见我们的头领,”先前出声的那人见对方如此无视自己,顿时大怒,想自己虽然在自己所在的势力中不甚重要,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无视与呵斥的角色,如今在这里居然被人如此无视与呵斥,怒道:“动手,将他拿下,死活不论!”

    说罢,率先动起手来,一件划破长空,直攻黑袍人胸口要害,剩余三人本就凝神以待,听得他说动手,也齐齐攻向黑袍人。

    黑袍人见对方如此,也是恼怒异常,本就满腹怒火无处发泄的他,也是悍然出手,毫不留情,迎向最先攻来的那人。

    “轰”

    两者短兵相接,元力四溢,劲气四射;碰撞产生的劲风卷起漫天的尘土。

    两人被碰撞产生的劲力震退,接着又毫不犹豫的冲向对方……

    五人战作一团,出手无情,招招不离对方周身要害,欲置对方于死地……

    一时间战况激烈万分。

    ……

    暗中尾随而来的柳如龙见此情景大为愕然,这是什么状况?双方怎么就打起来了?看黑衣人一路谨慎的样子,目的明确,明显是跟占据这个地方的势力的头领认识的,他们间的关系应该不一般,可这担当守卫的四人却不认识他,反而跟他打了起来!

    柳如龙百思不得其解,在暗中继续关注着事情的发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