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天中午,柳家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山珍海味,无数美酒流水一般端了上来……

    众人欢聚一堂。

    席上,柳如龙发现自己的爷爷和外公人人都顶着一副熊猫眼睛,鼻青脸肿的模样,却是谁也不服谁,犹如两只即将决斗的公鸡一般,横挑鼻子竖挑眼;自己的奶奶坐在一旁,对爷爷和外公的样子不理不睬,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而父亲和母亲,则是看看爷爷,在看看外公,一副想劝却又不知道该怎样劝的模样。

    一时间宴会上尽显尴尬!

    为了打破这份尴尬,柳如龙不由得故作好奇的问道:“爷爷、外公,你们脸上是怎么回事?”

    其他人也是一脸的好奇,他们虽然已经猜到了个中缘由,但他们好奇这两位老爷子会怎么怎么回答。

    “啊……”两位老爷子面色为之一红,打着哈哈说道,“这个不小心和你外公(爷爷)掉下水沟变成这样的?!?br />
    “水沟?!”柳如龙一怔道,“家里还有这样的水沟?以你们王级的实力,还能摔成这样?”

    “那个,可能是今天月亮……呃,太阳太大的缘故?!绷弦幼匀徊换岣嫠吡缌?,这是因为自己对你外公不劳而获,感到心里不舒服,才和他打成这样的?;怕抑姓伊苏庋桓鲺拷诺慕杩?,为了增加说服力,他还特意拉上了唐老爷子,“你说是不是这样???”

    唐老爷子听到柳老爷子找的这个蹩脚的理由,差点被一口气呛到,心中不由无语,你个老家伙,找什么理由不好,你非要找这个蹩脚的理由?这理由一看就让人怀疑!接着又听到柳老爷子拉着自己做佐证,更是极度的无语,忍着再次和他大打一架的冲动,违心的说道:“是这样的!”

    太阳太大?太阳太大和掉到水沟里有什么关系?柳如龙狐疑的看看自己的爷爷,又看着自己的外公,小声的嘀咕道:“怎么看都像是被人打成这样的!而不像是摔成这样的!”

    在座的这些人,一个个武学修为精湛,柳如龙的声音虽小,但也逃不过众人敏锐的听觉,当然,这也是柳如龙故意如此;刘老夫人和柳惊涛、唐婉三人听到柳如龙的嘀咕声,脸上写满笑意,却死死的忍住,不让自己笑出声来;而两位老爷子脸色涨的通红,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柳老夫人忍着笑意,说道:“乖孙子,你说的不错,这两个老家伙就是被人打成这样的!……”

    柳如龙闻言了然的点点头,接着义愤的说道:“爷爷,外公,你们告诉龙儿是谁将你们打成这个样子的,龙儿去帮你们报仇!”

    闻听此言,两位老爷子本已涨红的脸孔更见通红,面对孙儿(外孙)的关心,自己能怎么办?难道告诉他我是被你外公(爷爷)打成这样的?……

    两位老爷子有些恼羞成怒的齐声喝道:“小孩子家的懂什么!没事儿不要瞎掺合!……吃饭!吃饭!……”

    看着两位老爷子狼狈的样子,刘老夫人和柳惊涛、唐婉三人再也忍不住,纷纷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宴会上的尴尬气氛顿时被一扫而空!

    ……

    两位老爷子高呼畅饮,旁若无人,喝到酣处,两个鼻青脸肿的老爷子挽着肩膀,勾肩搭背,亲热之极,一边笑一边骂一边喝,相互爆料着对方年轻时的糗事,刘老夫人和柳惊涛、唐婉三人对这情况经历的多了,已经早有预料,见怪不怪,而尚属首次经历的柳如龙则是在一旁听得偷笑不已!

    两位老爷子势要在酒场上一决雌雄,都是非要将对方灌倒……

    各自一指点出,封了对方的元气,然后抱起酒坛子轰隆隆就灌。

    喝到后来,两位老爷子腹胀如鼓,摇摇晃晃,醉眼厄斜,终于不分先后的轰然倒下。

    在柳老夫人的吩咐下,两人被抬了进去睡觉。

    一直到傍晚时分,唐老爷子才悠悠醒来,去向柳老爷子辞行,却被柳老夫人告知柳老爷子依然酒醉未醒,不由得心情大畅,大笑道:“老家伙,还是比不过我??!”接着向柳老夫人告辞一声就回唐家了。

    ……

    紫嫣这一觉竟然从中午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

    醒来的时候,小丫头伸了个懒腰,睡眼惺忪,竟然有些惊奇,有些懵懂。试探着站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左右看了看,突然一声惊叫:“呀!今天怎么没痛!”

    一侧的紫萱泪流满面,一把将妹妹抱在了怀里:“不痛了!不痛了,以后都不会再痛了!我可怜的妹妹……”

    紫嫣先是有些无法相信的四处看了看,脸色,说不出的惶恐,似乎,突然不痛了,对她来说,竟然是一件不可接受的事情一般。

    良久,才终于醒来,轻轻地将身体尚有些怔忡的偎依进姐姐怀里,做梦一般的轻轻道:“姐,我不痛了……这一次,是真的?!?br />
    她的声音很轻,似乎仍然在害怕,这是一个梦,自己声音大了……这个梦就醒了……

    “真的真的……”紫萱紧紧抱住女儿,泪流满面:“少爷给你治好了!治好了……”

    紫嫣兀自又恍惚了一会,才终于完全醒来,问道:“姐,少爷呢?”

    “少爷有事,已经出去了?!弊陷婺ㄗ爬幔骸白?,姐带你出去好好梳梳头,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等少爷回来……”

    “嗯?!弊湘淌咕⒌阃?,她的顽疾被柳如龙治好,心中就对柳如龙有一种莫名的依赖感,醒来看不到柳如龙,竟然心中若有所失,似乎有什么依靠不在身边一样。

    为紫嫣梳洗过后,姐妹俩走了出去,正好碰上前来喊紫萱去吃早饭的小虎。

    小虎看到紫萱身旁的紫嫣,高兴的叫道:“紫嫣妹妹,你好了?!”声音里充满了激动、开心、欣喜、……各种情绪。

    “小虎哥,我好了!一点都不疼了!”紫嫣看着小虎开心的说道。

    “太好了!太好了!”小虎激动的说道,“爷爷知道了,一定会很开心的!我这就去告诉爷爷!”

    说完,扭头就走,要去告诉残老,激动中的小虎却没有看到残老已经来到他的身后不远处,一头撞在了残老的身上,将残老撞了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而自己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小虎一咕噜爬起身来,来到残老身边,扶着残老,尴尬而又关心的问道:“爷爷,你没事吧?”

    “我这把老骨头还经得起,没事!”残老摇摇头,接着说道,“不过,小虎,你这鲁莽的毛病神么时候才能改掉?”

    听到残老说自己没事,小虎的心已经放了下来,接着听到残老让自己改掉鲁莽的毛病,连连点头,“爷爷,我一定会改的!”

    残老点点头,扭头看着来到自己身旁的紫嫣,眼中满是慈爱与关心,问道:“紫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

    “爷爷,我现在已经全好了!全身上下一点都不疼了,感觉身上说不出的轻松!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舒服过!”紫嫣快乐的说道。

    残老闻言,脸上也是一片欣喜,心中更是对柳如龙的那位神秘师傅生起无限的敬仰之情,也对柳如龙所说的那控制紫嫣体内先天之毒的办法充满了希冀。

    “好!好!好!”残老激动的说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正好可以一块吃!”

    “嗯?!弊湘逃α艘簧?,说道:“正好我和姐姐也饿了,正想要去吃饭呢!”

    残老笑道:“那你们可要多吃点!”

    ……

    吃过早饭,紫嫣就守在小院的门口,眼巴巴的等着柳如龙回来,残老、紫萱、小虎纷纷劝她好好休息,不必在这里等,可她怎么也不听,坚持在这里等,要在柳如龙回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几人无法,只得随她。

    柳如龙在紫嫣的等待下,终于出现她的视线里,高兴万分的紫嫣大喊一声“少爷”,激动的向着柳如龙跑去……

    柳如龙从父母那里吃过早饭回来,距离自己居住的小院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抬头看去,却见紫嫣正向自己跑来,边跑边喊,透露出浓浓的激动与高兴。

    不多时,紫嫣来到柳如龙身边,跪倒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感激的说道:“谢谢少爷!”

    柳如龙弯腰将紫嫣扶了起来,说道:“不用这样,这是我答应过的事情?!?br />
    柳如龙拉着紫嫣,边走边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能感觉到身上有哪里疼吗?”柳如龙看她就要回答,制止了她,说道:“你先别急着回答,仔细的感受一下自己的身体之后在回答?!?br />
    紫嫣听柳如龙如此说,仔细的感受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之后,说道:“我身上一点都不疼了,感觉前所未有的舒服!”

    柳如龙闻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好!”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小院门口。而听到紫嫣喊声的残老、紫萱和小虎也已经在门口等着柳如龙。

    看着柳如龙来到近前,紫萱和小虎就要跪下,向柳如龙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柳如龙见状,赶紧制止他们。之前,紫嫣跪下磕头,向他表达感激,他来不及阻止,现在紫萱和小虎也要跪下向他磕头表达感激,他是无论如何也要阻止的。元力运转,死死的托住紫萱和小虎将要跪下的腿……

    紫萱和小虎感觉到自己的腿被什么东西托住,无论如何使力也跪不下去……

    残老在一旁目现惊讶之色,他的实力虽然已经不在,但他的眼力还是有的,他清楚的知道,紫萱和小虎之所以无法跪下,是因为柳如龙的元力将他们的腿托??;而他惊讶的也就是在这里,他想不到柳如龙对元力的掌控如此娴熟,元力在自身经脉内控制容易,而要想将自身元力外放,并加以控制,其难度至少上升百倍,即使是他在将级的时候也没有柳如龙对元力控制的娴熟。

    残老知道柳如龙不愿接受紫萱和小虎的跪拜,见机对紫萱和小虎说道:“感激只要放在心里不要忘记,不必刻意的表现出来?!?br />
    紫萱和小虎闻言像是明白了什么,紧绷的身体慢慢放松。

    柳如龙松了一口气,对着残老点了点头。

    残老也对着柳如龙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