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五十七章 阴谋的味道
    “这都已经一个月了,我天天往这跑,就是希望能淘到一样好东西,在老爷子出关的时候能够交差??烧饫锏亩鞫际且桓鲅?,我哪知道哪有好东!这一个月,我天天累得半死,东西买了不少,可就是没有一样满意的。我都快要疯了!”唐风怨念滔天的说着。

    “小子,今天你来了,无论如何你也要给我找到一个让我满意的东西,要不然……哼哼……”唐风恶狠狠的威胁道,可是最后威胁的狠话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自己的这个外甥就是家里人的心头肉,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相信自己威胁他的话传到自己姐姐和母亲那里,不仅威胁不到他,反而还会吃一顿排头,无奈,最终的威胁只能化作满含威胁的哼哼声。

    柳如龙没有想到自己上次的淘宝行动会为自己的舅舅带来如此悲惨的生活,看着自己舅舅此时的样子,柳如龙偷笑不已。

    唐风见让自己经受如此苦难的罪魁祸首还在那里偷笑,心下更是郁闷,恶狠狠的瞪着柳如龙,有着要发飙的迹象。

    柳如龙看自己的舅舅要发飙,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原则,赶紧咳嗽一声,十分大气的说道:“这不是个什么事儿,交给我就好了!”

    唐风等的就是柳如龙的这句话,听到柳如龙这样说之后,立马换上一副笑脸,十分和蔼可亲的说道:“乖外甥,舅舅看好你哦!”

    柳如龙听到唐风如此说,顿时知道自己被自己的舅舅算计了,被自己的舅舅拉了壮丁了,但自己已经把话说出去了,总不能反悔吧!没奈何,只得郁闷的为自己的舅舅打工。得,谁叫他是自己的长辈,而且还对自己不错呢,被拉壮丁也就被拉壮丁吧,权当是孝敬长辈了。

    柳如龙领着自己的舅舅唐风,在交易区里继续转悠起来。一路上挑挑拣拣,柳如龙在唐风的压榨下,将交易区里的那些比较上档次而别人又无法发现的东西再次洗劫了一遍。

    唐风跟在柳如龙身后,看着自己的这个外甥,一路上随随便便的挑选东西的轻松模样,心里泛起了强烈的嘀咕,想想自己这一个月来,仔仔细细,兢兢业业,每天来者交易区精挑细选,纠结半死,最终却依然没有淘到满意的东西,就这小子这样能淘到好东西?

    唐风无论如何也不信这样就能淘到好东西,但唐风却绝对不会傻到将自己的怀疑说出来。万一自己说出来之后,惹得面前的这位小祖宗不高兴,搁挑子不干了,那自己不就彻底的傻了;而且听老爷子说,这位小祖宗似乎有着寻宝的天赋,不论真假,他之前倒是真的淘出了不少的宝贝,那这些东西里面怎么说也会有一些吧,再说这些东西都是他挑的,即使里面没有让人满意的东西,等老爷子出关之后,自己也有借口,不用受老爷子的责罚了!若是,他是故意的,那自己就天天拉着他来交易区……唐风心里美美的想着。

    柳如龙在前面挑着东西,丝毫不知道自己舅舅心里的算计。

    到中午的时候,唐风押着柳如龙刚把交易区扫荡了一小半,找了一家酒楼吃过午饭之后,唐风带着柳如龙继续在交易区扫荡;等到终于将交易区扫荡了一遍之后,已经是下午,太阳已经西下了一半的路程,唐风依然没有放过柳如龙,拉着柳如龙直奔唐府,美其名曰:带柳如龙去见外婆和舅母。

    柳如龙极其鄙视自己的舅舅,明明就是想要检查收获,怕自己挑的东西里没有让人满意的,而自己跑了,他找不到人算账,所以才拉着自己的吧。

    柳如龙知道自己的舅舅打的什么主意,却也没有点破,反而很配合自己的舅舅,反正自己也有些想外婆和舅母了,正好可以借机去看看外婆和舅母;再说,自己挑的那些东西,里面都有货真价实的好东西,也不怕舅舅之后找自己的麻烦。

    ……

    唐府,唐老夫人看着柳如龙,假装生气的说道:“龙儿,你怎么这么长时间也不来看外婆,是不是嫌弃我这个老婆子???”

    柳如龙哪能不知道自己的外婆是假装生气,扑到唐老夫人的怀里,说道:“外婆,我想死你了!”然后,委屈的说道:“孙儿最近一直都在练功,哪有时间来看外婆您???这不,今天一有时间就来看外婆您了!”

    唐老夫人停了老怀大慰,“是外婆错怪龙儿了!乖龙儿,这么长时间没见,都长高了这么多,也比以前壮多了!练功是正事,可不能耽搁??!龙儿,你练功累不累???你父亲和你爷爷那老货对你严厉不严厉???有没有打你???”

    “都还好吧!爷爷和父亲倒是没有打过?!绷缌:乃档?。

    “那就好?!碧评戏蛉怂档?,然后发现自己的儿子唐风不见了,问道:“风儿人呢?”

    旁边的仆人说道:“少爷把孙少爷带来之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br />
    唐老夫人气道:“这个猴崽子,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是这样,有什么事比陪自己的亲外甥还重要吗?”然后,让人去找他来。

    唐老夫人不知道,柳如龙倒是知道自己的舅舅为什么急匆匆的离开。柳如龙知道自己的舅舅定是回去检验自己挑的那些东西是不是真的有能让他满意的。现在让人去找他,是绝对不会来的。

    果然,过了一段时间前去找唐风的人是找到唐风人了,但唐风将人打发回来了,自己却没有来。唐老夫人被气着了,但也不好留着外孙一个人在这,自己去教训他;唐老夫人把怒气压下,陪自己的外孙享受天伦之乐。

    到了晚上,唐家举行了宴会,除了正在闭关的唐老爷子,众人欢聚一堂。

    晚宴上,唐风一脸的喜色的到来,整个人看上去似乎都快飘起来了。检验完柳如龙挑的那些东西之后,唐风整个人放松了,柳如龙挑的那些东西质量真不是盖的,足以让他在唐老爷子面前交差了。完成了唐老爷子的任务,不用在担心老爷子的怒火的唐风彻底的轻松了,施施然的飘来了。

    唐风看柳如龙更加顺眼了,心想不枉费我这当舅舅的往日疼你一场,关键时刻还是你能帮舅舅解围??!

    唐老夫人本就有气,一看唐风来时的那险些都飘起来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出来,皮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斥。

    突然被母亲训斥的唐风还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为什么会被训斥,但训斥自己的人是自己的母亲,能怎么办?受着!

    听着母亲的训斥,听着听着,唐风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训了,就是因为自己把外甥领到之后,没有陪着为自己的外甥,所以,才会有这一顿训斥的。但知道了又能如何,还不是一样的受着!

    唐老夫人将唐风训斥了一顿之后,心里的气出了,感觉心里舒畅了??杀谎党饬艘欢俚奶品缛从裘屏?,坐在那里,拿着眼睛瞪着柳如龙,呼呼的直喘气。

    坐在一旁的柳如龙的舅母,也就是唐风的妻子,看见自己的丈夫这样,不乐意了。你说你一个长辈受了训斥,拿眼睛瞪自己的外甥算什么事?

    女人那一份天生作为母亲的天性一上来,对孩子的疼爱、爱护,那是无论如何也压不住的,也是毫无道理的!

    膝下无子亦无女的她,对柳如龙喜爱异常,简直将她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哪里会允许柳如龙受半点委屈,对着唐风又是一顿埋怨。

    柳如龙的这个舅母姓黄,名碧月,出身于明月帝国的黄家,黄家也是明月帝国的一大世家,虽然比不上唐家在明月帝国的实力显赫,但拥有王级高手的黄家,也是仅次于唐家、柳家、胡家、周家的世家大族。

    黄碧月虽不是绝世美人,但也是上上之姿,与唐风感情甚笃,性格温婉大方,深得唐、柳两家人的喜爱,对柳如龙更是极好的,柳如龙也十分喜爱这个舅母;但遗憾的是黄碧月与唐风结合数年以来,一直无所出,所以,黄碧月对柳如龙是视若己出。

    唐风更是郁闷了,自己的外甥来到自己家,自己在家里的地位是一落千丈。因为他,自己的母亲训斥自己,妻子埋怨自己,若不是老爷子闭关,说不定老爷子都要直接收拾自己了。想到这里,居然还有些庆幸的意思。

    埋怨过唐风之后,黄碧月温婉慈爱的看着柳如龙说道:“龙儿这么长时间没来了,今天可要好好尝尝舅妈做的菜!”说着,就将桌上的菜夹到柳如龙的碗里。

    “谢谢舅妈?!绷缌鹛鸬牡佬?。

    一旁刚刚被唐老夫人训斥一顿,之后又被妻子埋怨,而郁闷的唐风,听到妻子如此说,顿时来了精神,两眼放光的看着桌上的菜,惊喜的道:“这菜是碧月你做的?”说完,也不待别人回答,就亟不可待的吃了起来,似乎生怕晚了就没有了一样。

    “吃!吃!吃!就知道吃!”黄碧月没好气的说道,但眼里却全是浓浓的笑意与幸福。丈夫喜爱吃妻子做的菜,这对妻子而言,本身就是一种幸福。

    柳如龙愕然的看着自己的舅舅犹如饿死鬼一般扫荡着桌上的菜肴,不明所以,不知道自己的舅舅为什么突然间就这样亟不可待的开吃了。

    唐老夫人看出柳如龙眼里的疑问,笑着说道:“你舅妈可是一手好厨艺,这一点你母亲可比不上她。你舅舅天天想让你舅妈给他做,你舅妈就是不答应。今天你来了,你舅妈难得的亲自下厨,老身今天可是有口福了!”

    “母亲说笑了?!被票淘虏缓靡馑嫉乃档?,“以后母亲想吃什么,让人告诉碧月一声,碧月给您做好了送去?!?br />
    唐老夫人笑着说“好”。

    柳如龙尝了一下,确实极为好吃,接下来,柳如龙也和唐风一样快速的扫荡着桌上的菜肴。

    菜肴扫荡一空后,柳如龙舒服的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舅妈做的菜真好吃,以后弟弟、妹妹一定会被舅妈养的壮壮的!”

    “舅妈,你和舅舅什么时候给我添个弟弟或是妹妹???”柳如龙好奇的问道。

    听到柳如龙的话,黄碧月有些黯然的低下头,不再言语,唐风也有些烦闷的喝着闷酒,一杯又一杯。

    柳如龙看着气氛不对,小心翼翼的问道:“外婆,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唐老夫人一直对没有自己的亲孙子抱有遗憾,虽然有一个外孙,但与自己的亲孙子比还是差一些的;柳如龙无意中的话,勾起了她的忧虑,听到柳如龙的问话后,强作欢颜的说道:“没有!”

    柳如龙“哦”了一声不再言语。

    唐老夫人感觉安静了下来,有些诧异,抬眼一看,看见柳如龙像个小大人一样坐在那里,儿子唐风一个人喝着闷酒,儿媳妇黯然神伤的垂头静坐。发觉气氛的不对,唐老夫人将柳如龙拉倒怀里,笑着说道:“说起来,龙儿你还是四大世家和皇室新一代里的第一人呢!”

    柳如龙不解的看着唐老夫人。

    “说也奇怪,四大世家和皇室你父亲和风儿他们都是一代人,可他们那一代人却只有你父亲生下了你,其他人到现在都无所出!”唐老夫人说道。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唐老夫人的这句话,让柳如龙感觉到不对颈,隐约间柳如龙嗅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