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少爷,小心!”在暗器被黑衣人射出的同时,两名护卫同时出声提醒柳如龙,将他护在身后,同时周身元力沸腾,手中兵器舞得密不透风,抵御那疾射而来的暗器。

    兵器与暗器相击的声音不绝响起,大街上的行人一阵尖叫,四散奔走逃命,眨眼间消失的踪影全无。

    柳一、柳二两名护卫刚将疾射而来的暗器尽数抵御而下,那几名黑衣人已经来到他们近前,兵刃上携带着浓郁的元力狠狠的劈砍而来。柳一、柳二二人大怒,调动体内元力,兵器舞动,向着那几人的兵刃迎击而去,想尽快的将这几个黑衣人击毙,带着自家孙少爷赶紧离开。

    冲在最前方的两名实力最高的黑衣人躲避不及,他们不得不与柳一和柳二毫无花假的硬拼一记。双方兵器相交,两名黑衣人只感觉自己仿佛撞上一座巨山,丝毫奈何不得对方,接着一股巨力传来,两人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而去,伴随着喷吐而出的漫天雪雾,生死不知。

    剩余的几个黑衣人看到这一幕,再感受到柳一和柳二周身澎湃的元力和气势,心头发寒。他们没有想到对方如此之强,己方实力最高,达到师级巅峰的两人与对方硬接一击之后,居然是如此结果,生死不知。他们明白以自己等人比他们还不如的实力,与对方硬拼,那是找死的行为,虽然几方的人数比对方多,但己方的实力与对方相比,差距实在是太大!

    原本他们有信心凭借他们几人的实力能够将对方纠缠住,甚至还可以在纠缠住对方的同时抽出人手将目标击杀。然而,现实给了他们迎头一记重击,他们最强的两人在对方的一击之下,直接生死不知,失去再战的能力。

    凭他们现在的实力,想要纠缠住对方一时半刻已是难如登天,至于在纠缠住对方的同时抽出人手将目标击杀,那更是痴人说梦!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他们这一方的人手多,而且高手距离自他们不远,只要他们能够缠住对方一会儿,等他们这一方的高手追上来,局面就会改变。

    剩余的几名黑衣人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兵器与对方硬接,与对方游斗起来,希望可以拖住对方,拖到己方的人手追上来。

    柳一、柳二二人将冲在最前方的实力最高的那两个黑衣人击溃之后,正要一鼓作气的将剩下的这几个黑衣人击溃,然后带着自家的孙少爷离开,可让他们郁闷的事情发生了。当他们再次攻向新的目标时,对方立马躲开,兵器不会跟他们有丝毫的接触。因为要护卫身后的柳如龙,两人不敢离开前去追击,他们怕对方在他们击杀自己目标的时候,对方剩余的人手会绕过他们,前去击杀在他们眼中没有自保能力的柳如龙,一时间倒也那他们没有丝毫办法。

    看着对方已经近在咫尺的援手,柳一、柳二二人顿时明白了对方的目的,对方这是要要拖住他们,等待身后的援手。两人明白绝对不能让对方成功的拖住,要不然等对方的援手到的时候,两人没有丝毫的自信可以护卫柳如龙的安全。

    两人倒也不愧是出身自柳家最精锐的力量,身经百战的他们明白了形势之后,立马制定出了最合适的办法。

    “我留下来断后,你带着孙少爷离开!”两人同时说道。

    听到对方的话,他们两人都明白对方的意思。对方是想他一个人留下来阻挡敌人,让自己带着孙少爷离开??梢远苑降氖盗?,留下的人阻挡他们,要面对巨大的压力……

    柳一猛然踏前一步,将对面的几名黑衣人圈在自己的攻击之中,喝道:“带着孙少爷快走!他们的目标是孙少爷,只要你带着孙少爷离开了,我想脱身不难?!?br />
    柳二见此,当机立断,抱起柳如龙,飞身离开。

    柳一听到自己身后的动静,知道柳二带着孙少爷离开了,顿时放下心来,出手再也没有丝毫顾忌。刚刚由于柳如龙就在他身后,柳一要护卫他的安全,顾虑重重,没法全力出手,一身的实力也就发挥出六成左右;但现在柳如龙已经被柳二带着离开,柳一再无顾忌,将自身的实力全部发挥出来的他,如下山猛虎,似虎入羊群,虽然他面前的黑衣人越聚越多,但他们始终不能突破柳一的防御,越过柳一前去追击,反而被柳一看准时机击杀了几人。

    黑衣人的头看着面前的局面,气得脸色铁青,由于他黑巾罩面,倒也无人可以看见他的脸色,但他眼中汹涌的怒火却是人人都可以看见的。他怎么也想不通,对方是如何发现他布置的埋伏的。在他的计划中,只要对方踏入他设置的埋伏,他们就先是一同暗器招呼,若是这样能将目标击杀最好,但这也只能想想,他知道,单单凭借一轮暗器就将目标击杀是不可能的,所以,他会率领自己的手下尾随着暗器冲向对方,凭借己方的实力,只要缠住对方的两名护卫,击杀目标是轻而易举的。

    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提前发现了他布置的埋伏,然后扭头就走,让自己的埋伏全无半点作用,而且也让自己差点追之不及。幸好在他们附近就有自己埋伏下的人手,阻拦了他们。

    可是对方的实力和反应出乎了他的预料,对方一人留下足阻敌,另一人带着他的目标飞身离开??伤氖窒率贾瘴薹ㄔ焦苑降淖枥挂徊?。怒火滔天的他含怒全力击向柳一,希望以自己的实力可以击垮柳一的防御,前去追击目标。

    柳一刚刚将自己面前的黑衣人再次击杀一人,就看到对方有一人手持长刀,带着雄浑的元力,刁钻而狠辣的劈向自己。柳一挺剑迎上,两人的兵器毫无虚假的碰在一起。柳一身子一个踉跄就恢复了正常,接着攻向其他黑衣人,而与柳一对拼一记的那个黑衣人则倒退了十几步才站稳,蒙面的黑巾被他吐出的鲜血染湿。

    黑衣人的头与柳一拼了一记之后知道他的实力不如柳一,但加上他的手下,以他们的实力虽然还奈何不了对方,但缠住对方足以,还可以有剩余的人手前去追击。但现在带着目标离开的那一人也已经在百米开外,追之不及,而且就是追上了,以己方拖住这一人之后的剩余力量也奈何不了对方。

    知道事不可为,黑衣人的头就要下令撤退,放弃这次任务的时候,带着目标离开的那一人那里发生了意外的变化,这个变化让他改变了想法,再次上前攻向柳一,但却不在与柳一硬碰,和他的手下死死的缠住柳一。

    柳一也发现了柳二那边出现的变故,但他此时只能相信柳二。他紧紧的缠住自己这边的众黑衣人,不让他们越雷池一步,并在缠住他们的同时尽力有效的杀伤对方。但随着黑衣人的头这位将级加入对柳一的围攻,柳一的压力大增。虽然这些黑衣人的修为都及不上柳一,但他们人多势众,在两位将级的带领下,柳一双拳难敌四手,最终被对方缠住。但对方也被柳一死死的咬住,他们没有能力调出人手越过柳一前去追击。

    柳二带着柳如龙刚刚离开百米开外,就停了下来,脸上的神色变得极其难看,对柳如龙说道:“孙少爷,等会我会尽可能的拖住他们,你自己要小心,趁我拖住他们的时候找机会逃,一定不要被他们找到!”

    只见前方转出十几名黑衣人,将前方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一个貌似是头领的人嘿嘿笑道:“还真让大人料中了,那个笨蛋真的没有留住你们。不过我到时很好奇,你们是怎么发现那个笨蛋在前面布置的有陷阱?要不是我提前知道,我是发现不了那里布置的有陷阱的!”

    “阁下能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吗?”柳二反问道。

    “我明白了。虽然我有把握将你们留在这里,但我还是不会告诉你们我们是什么人,你们当然也不会告诉我你们是怎么发现的?!蹦侨颂鞠⒁簧?,“动手!”说罢,一马当先,带着他身后的人向柳二攻去。

    “孙少爷小心?!绷の雷帕缌?,人与剑合,身化长虹,一往无前,正是剑道至高剑术,人剑合一。

    对面冲过来的黑衣人见状,心中大骇,纷纷运转全力,希望能够抵挡下来。领头的黑衣人更是心中大骂,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面对的敌人居然会这剑道至高剑术身剑合一,更想不到对方会在刚一接触就施展身剑合一,但他的动作却一点也不慢,调动全身元力迎向那道剑光长虹,他知道自己这样做虽然不一定能挡得住人剑合一这剑道至高之术,却会有一丝渺茫的生机,但若不这样做,是一定挡不住的,没有丝毫的生机可言。

    领头的黑衣人全力抵挡之下,被柳二施展的人剑合一撞个正着,吐血抛飞向一旁,而他身后的那些躲闪不及的人,也如同他一样,纷纷吐血抛飞向一旁。

    身化剑光长虹的柳二将面前阻拦的黑衣人的队伍丵穿,顺利的突破了他们的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