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株药材接着一株药材被丢入药鼎之中。

    很快,他身旁的药材已经全部被他丢入药鼎之中化为液体。

    控制着火焰将药鼎内的几种已经化为液体的药材全部包裹,然后柳如龙控制着变为液体的药材的份量,将它们糅合在一起,开始了最猛烈的煅烧。

    随着烈火的不断熏烧,那几种已经化为液体的各不相同的药材,开始了逐渐的融合,液体与液体互相融合,形成一个液体团,然后在火焰中缓缓的翻滚着,随着时间的移动,液体团慢慢的变成一团雾状的东西悬浮在丹炉地中间,缓缓旋转着,越来越浓郁,渐渐有趋于固化的现象。

    正在此时,柳如龙双目一凝,手中打出印诀,开始凝丹。

    印诀一入药鼎,雾团立刻被打碎了开来,然后在丹炉中形成了十个漩涡,以肉眼难以观察地速度快速地旋转着。

    很快丹炉中现出十粒大小基本上一致,圆状的丹药。

    丹呈翠绿色,悬浮在丹炉内,仍然在转动着,只是速度却缓缓慢了下来,散发着淡淡的翠绿色光芒,在火焰中悬浮。

    “成了!”柳如龙有些幸喜的松了一口气,手掌一招,将之从药鼎中吸掠而出,然后一一将之收到了早已准备好的玉瓶中。

    停止向药鼎内注入元力,柳如龙闭目调息,恢复炼丹时消耗的元力。

    待到体内的元力恢复之后,柳如龙再次取出一些药材,再次开始炼丹……

    夜,在柳如龙炼丹与恢复之间很快就过去。

    虽然一夜没睡,但柳如龙的精神依旧振奋。天色大亮,柳如龙收好炼制的最后一炉丹药和药鼎之后,撤去阵法,便开始了他做为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的一天的生活……

    吃过早饭之后,柳如龙前去看望为?;に苤厣说牧缓土?。

    “孙少爷?!闭谘说牧缓土Ь吹南蛄缌欣竦?。

    柳如龙对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用多礼,说道:“你们怎么样了?”

    “多谢孙少爷关心,在老夫人派人请来的医师的医治之下已经好多了!”柳一恭敬的说道。

    他们二人受的伤虽然重,但在柳家请来的医师的医治之下已经有所好转,比之前的那副重伤的样子好了太多,但要想痊愈,还是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

    柳如龙打量着他们,虽然他们脸色依旧苍白,身体依旧虚弱,但他们苍白的脸上已经开始拥有一丝健康的红晕,这一丝健康的红晕不是精通医术的人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柳如龙知道他们的伤势已经被控制住,并开始好转,但看他们的样子,要想痊愈明显还需要一段不短的时间,也许还会留下后遗症,对他们的实力有所影响。

    “把手给我,我给你们看看!”柳如龙看着柳一和柳二说道。

    听到柳如龙这么说,柳一和柳二惊讶不已。他们不明白柳如龙这是要干什么,难道孙少爷还是医者?只是这样想一想,两人就觉得不可能。自家的孙少爷能在如此年纪在武学上达到如此成就,媲美将级的实力就已经匪夷所思了。

    若不是他们亲眼看到柳如龙在他们面前展现出媲美将级的实力,谁若是告诉他们有人在五岁的时候就拥有媲美将级的实力,他们一定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五岁大的孩子,再怎么修炼也不可能拥有媲美将级的实力!当然,他们也知道若是他们对别人说孙少爷现在已经拥有媲美将级的实力,别人也不会相信,一定以为他们疯了!

    五岁,就已经拥有媲美将级的实力,虽然不知道孙少爷是怎样修炼的,但这是一个不可复制的奇迹!天才已经不足以形容孙少爷了!他们不相信在武学上取得如此成绩的同时,孙少爷还能在医术领域又有不俗的造诣。

    毕竟孙少爷从出生到现在也就仅仅才五年的时间而已!就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学习,也不可能在拥有媲美将级实力的同时,在医术领域还拥有不俗的造诣!

    虽然不解,但他们还是依言把手伸了出来。柳如龙将手分别搭在他们的手腕上,元力微微探入他们体内,虽然柳一和柳二没有特意抵挡,但是将级的元力依旧阻挡起柳如龙来。

    这样柳如龙探查他们的体内状况有点吃力,元力再次加了几分。

    柳一和柳二感受到涌入体内的那股元力,赶紧约束他们体内自己的元力,让柳如龙的元力能够顺利的在他们体内探查。

    看着柳如龙为他们诊治时的那种写意与专注,柳一和柳二有些恍惚。他们发现柳如龙在为他们诊治时,不自觉的流露出的气质不是之前为他们医治的那位医师能够相比的;虽然他们对医术领域不了解,但他们发现柳如龙不自觉的流露出的气质那是具有一代宗师风范的宗师气质,自信、写意、行云流水……

    柳一和柳二凌乱了,他们感觉自己快疯了。他们就算对医术领域再不了解,从柳如龙不自觉的流露出的气质来看,也知道柳如龙的医术比之前为他们医治的那位医师要高出太多,太多……

    要知道为他们医治的那位医师可是达到四阶医师的等级,那比他的医术还要高出许多的柳如龙的医术达到何等地步?五阶?六阶?还是……他们不敢想下去了。这一切都震撼着他们的心。

    他们实在无法想象柳如龙如何能在他从出生到现在仅仅五年的时间就取得这样的成就。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上天宠儿吧!他们心中不无无奈的想着,但更多的是兴奋:能有这样一个逆天的小主人跟随,那他们的未来将是如何的难以想象……

    柳如龙在柳一和柳二的体内探查了一圈之后,对他们的情况有了全面的了解,然后看着他们说道:“调理的不错,虽然还有一些隐患,但也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br />
    柳如龙取出几个玉瓶,将玉瓶抛向他们,然后说道:“这些丹药你们拿去服下,会解决那些问题的,让你们的伤势痊愈的,还有一些是固本培元的,对你们也大有好处,也许能够让你们获得突破?!?br />
    柳一和柳二下意识的接住玉瓶,听柳如龙如此说,疑惑的打开一个玉瓶。玉瓶里面静静的躺着几颗丹药,闪着碧绿光芒,散发着一股股丹香。

    五阶丹药?!柳一和柳二看着自己手里的玉瓶大惊,五阶丹药的价值他们很清楚,就算以他们将级的实力,想要获得,即使付出不菲的代价,也是千难万难,而且他们手中的五阶丹药不是一颗,而是几颗,虽然他们没有看另外的玉瓶,但他们打开的玉瓶就足够他们惊讶了。

    要知道,五阶的丹药,即使是对王级强者也有着巨大的吸引力。一颗五阶的丹药,足以请动王级高手出手一次。而柳如龙就这样毫不在意的抛给他们,不是一颗,而是几瓶!

    这要是让那些费尽千辛万苦才求得一颗五阶丹药的人知道,一定会抓狂的。别人费尽千辛万苦才求得的五阶丹药,在他的眼中是如此的浑不在意,抛出时时那么的轻描淡写;不管别人如何,柳一和柳二是真心的被刺激到了!

    柳一和柳二有些艰涩的咽了一口唾液,看着柳如龙颤声说道:“孙少爷,这……”

    柳如龙打断他们的话,说道:“既然给了你们,你们就安心的收下。救治自己的手下,是我的任务!再说,你们的伤也是为了我才受的,我给你们丹药疗伤,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我现在年纪还太小,不能暴露出太多的实力,否则,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会让别人不惜一切代价的出手对付我,除去我,我希望你们能尽快痊愈,恢复实力,继续?;の?!”

    “知道了,孙少爷,我们兄弟知道该怎样做了?!绷缓土ざ牟档?,心中下定决心,不会辜负孙少爷的信任和一番苦心。

    他们知道,经过这次的刺杀之后,柳如龙将他们真正的当成了他的人,可以信任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再他们面前暴露出那么多,更不会拿出这些五阶的丹药给他们疗伤。要知道,以这些五阶丹药,可以很轻易的雇佣到王级的高手。

    柳如龙很满意柳一和柳二的反应,再次跟柳一和柳二聊了一会儿,顺便指点一下他们修炼功法时的错误之处后,就离开了,让柳一和柳二能够消化他们的所得并疗伤。

    柳如龙离开之后,找到紫萱、紫嫣和小虎,将他为他们炼制的固本培元的丹药交给他们之后,便开始忙碌起他自己的事情……

    ……

    接下来的几天,白天,柳如龙若无其事的做着符合他一个五岁大的孩子的事情,过着属于他的生活;夜晚,他启动在自己房间布置的阵法,遮掩住房间内的真实情况,为亲人炼制一件件的兵器,并炼制一炉炉他现在所能炼制的丹药。

    经过近十夜的奋战,柳如龙终于将他为亲人炼制的兵器炼制完毕;从周家和胡家得到的药材,除去一些特殊的药材和特别珍贵的药材外,也全部被他炼制成了丹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