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七十章 残老首战
    但现在流云宗在明月帝国帝都隐藏一只强大的力量,而明月帝国帝都的各大势力却丝毫不知情,这就值得玩味了,更重要的是他在明月城隐藏的这只力量居然向明月城四大家族之一柳家的唯一的孙少爷出手,这事情就不简单了。

    残老隐藏身形,悄悄的潜入流云宗内。但流云宗占地辽阔,残老不熟悉流云宗内的建筑与地形,有失去了统领的踪迹,只能一个人在流云宗内慢慢的摸索探查。

    但流云宗内的防守太严密,残老找到的一些重要的地方都有强者守护,残老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的潜入,反而引起了守护强者的警觉,没奈何,只能放弃,退出了流云宗。

    在残老潜入流云宗内探查的同时,统领已经来到流云宗宗主的面前,向他禀告他这次回来的目的。

    听完统领的禀告,流风沉思了起来。统领见流风沉思起来,也不敢打扰他,静静地在一旁站着,等待流风的指示。

    沉思了良久,流风说道:“针对柳家和唐家的行动全部停止,至于其它的行动也要有相应的调整……”流风接下来对统领接下来在明月城的行动进行了一番调整。

    “好了,就这样了?!绷鞣缢档?,“你休息一下就尽快赶回去吧。记住一定不要暴露你的行迹,让明月帝国的势力察觉到!”

    统领恭敬应是,然后离开了这里休息去了。休息了两个时辰将他的状态调整好之后,统领离开了流云宗,向明月城赶去。

    统领疾驰了半天时间,在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前方拦住他去路的独臂老者谨慎的道:“阁下是谁?为何拦住我的去路?”前方的老者静立在那里,周身并无丝毫的气息显露,但他的心头却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他的直觉告诉他面前的老者很危险,能够威胁到他的生命。当下心中大惊,不明白对方为何会拦住自己的去路。

    在统领前方拦住他去路的老者自然是残老。残老在潜入流云宗探查却一无所获之后,就潜出流云宗,在流云宗外静静的等候统领离开,然后尾随他一路来到这里,绕路到他的前头拦阻他。

    “我是谁你不需要知道,你只需要告诉我你潜藏在明月城有什么图谋,为什么刺杀柳家小少爷就可以了?!辈欣虾闷娴乃档?,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蓖沉焯欣纤党龅恼庑┦虑槭虑?,心中大惊,他不明白对方是怎么知道这些的,似乎对他的所作所为非常清楚一般,但他还是故作镇静,假装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希图可以蒙混过去,并想办法怎样脱身,弄清楚对方是怎么知道的,有多少人知道,该怎样除掉对方……一瞬间而已,他已经想了很多。

    “你不用在我面前装糊涂,我清楚你的底细。我也调查过你在明月城隐藏的那股力量,我很好奇你们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残老平静的说道。

    统领额头的冷汗都流了下来,他没有想到他自以为隐藏的完美无瑕,不会有人发现,却不知道对方早已经知道,而且调查过,可笑自己一直都还不知道,一种强烈的挫败感吞噬着他的心。

    “你究竟是谁?我自认隐藏的完美无瑕,即使是明月城内的各个势力都没有发现,你是怎么发现的?还有多少人知道?”统领死死的看着残老问道。

    “我就是一个快要入土的糟老头子,无意中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勾起了老头子我的好奇心,想看看你们究竟想干什么?!辈欣厦菜坪苁浅鲜档乃档?。

    “阁下须知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死得越早。好奇心是会害死人的?!蓖沉炜醋挪欣嫌锎被乃档?,显然他对残老动了杀机。

    “老头子我就是好奇心重。不把老头子我好奇的事情搞清楚,老头子我会吃不好,也睡不好的。要不你就告诉我,满足一下老头子我的好奇心?!辈欣弦涣车木澜?,似乎很苦恼的样子。

    “既然如此,那你就下地狱去吧!”统领满脸凶残的说道,瞬间身形展动,带着浓郁元力的一拳向着残老轰了过去。

    残老见状,同样的一拳向着对方迎去,带着浓郁的元力。

    两人拳如闪电,势若奔雷。刹那间,两人的拳头狠狠的对轰在一起。

    “轰”的一声,宛若平地响起了一声惊雷,巨大的声响震的地面有些晃动,一团刺目的光芒从两人拳头对轰处覆盖下来,尽管是白天,可是两道巨大的光芒还是掩盖了太阳光辉,让整个天空猛的亮了几分。

    一道道余波,从他们拳头对轰处向着四周肆虐开来,狠狠的砸在他们身下的大地之上,四周的树木之上。顿时,那无数的泥土和草木碎屑飞射开来,肆虐着整个虚空,漫天的尘土遮盖了太阳的光芒,地面也被轰出一个大坑,露出里面湿润的泥土,刚刚葱绿的草木瞬间不见。

    至于残老和统领两人,也同时在对轰一拳之后飘身后退,两人看上去是半斤八两,平分秋色,实际上两人还是有着差距的。

    残老是借势主动飘身后退,避开肆虐的劲气余波;而统领则是在对轰之后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不得不后退。

    双方这一次对轰之后,都对对方的实力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残老一派轻松,云淡风轻,他现在虽然还没有恢复到巅峰时期的实力,但现在已经恢复的实力也是强于对方不止一筹,更何况他对力量的理解与运用也不是王级强者可以比拟的,而是达到了君级的水平,即使是和对方的实力在同一水平,甚至弱于对方一些,他也有把握能够胜过对方,更何况是在他的实力强于对方的情况下,胜过对方那是毫无疑问的。

    而统领则是脸色阴沉,满脸的慎重。他的手和手臂现在一阵阵的颤抖,那是强烈的痛楚引发的手和手臂上的肌肉的自然反应,除了痛楚似乎已经没有了别的感觉。调动体内的元力穿梭于那只手和手臂处的经脉中,祛除着体内痛楚。感受着越来越轻的痛楚,他松了一口气,但心却紧紧的提了起来。

    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实力强于他那么多,这一拳,他借着抢先出手的先机,居然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反而吃了亏;虽然有飞舞的尘土和草木碎屑遮挡着视线,让他看不清残老的情况,但凭借刚刚接触时的感觉,他知道对方挡下他的那一拳十分轻松,犹有余力,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这让他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来。他知道接下来必须要拼命了,要不然没有一丝逃脱的机会。

    深吸了一口气,统领取出他的兵器,手握兵器,他的气势更见高涨,凝神戒备的看着对面的残老。

    漫天肆虐的劲气消散,飞舞的尘土和草木碎屑也随之消散,视野为之一清。统领看着残老那云淡风轻的模样,瞳孔猛的缩了缩,虽然他已经猜到结果,但当看到的时候还是免不了一番震惊。

    “反抗是没用的,我们间的实力的差距是你无法想象的,你是没有一点逃脱的希望的?!辈欣峡醋牌聘甙旱耐沉?,摇了摇头说道。

    “不要吹大气,你的实力虽然高于我,但也不是高的太多,即使你能击杀我,你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想要让我束手就擒那是不可能的,更别想从我这里得到你想要的信息;至于能不能逃脱,要打过才知道?!蓖沉觳恍嫉乃档?。

    说完,挥舞着他的兵器,气势如虹,一往无前的攻向残老,在前进的过程中,他的气势不断攀升。

    雄浑的元力覆盖手中的宝剑之上,阳光直射,在宝剑之上映射出耀眼的七彩光芒,七彩光芒相互交错,如同烟花一样美丽至极。

    但这份美丽之下却是蕴含着极致的危险。雄浑的元力覆盖宝剑之上,光芒闪动,让虚空之中的空气嗤嗤作响。

    残老见状,不敢怠慢,元力运转全身,尤其是左手之上。随着残老体内元力的运转,他的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虽然残老对他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相信凭借他的实力可以完胜,擒拿住对方,但他却也不会有丝毫的大意,高手之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若是有丝毫的大意,即使实力强于对方,也有落败身死的可能。

    双方的气势不断攀升,压迫着虚空空气沉重了起来,渐渐的往着下面下沉。暴涨的光芒散发着耀眼光芒,划破虚空,向着对方直刺过去。

    “铿锵!”

    残老的左手在他的雄浑元力的作用下变得晶莹若玉,恍若天下间最美的玉石,与对方的宝剑相击,发出阵阵金属交击的铿锵声,恍若金铁一般。

    统领的宝剑与残老的左掌碰在了一起,但是都没有分开,迸发无数劲气之后,统领的利剑绕过残老的手掌,以一种极其刁钻的角度,狠狠的刺向残老的咽喉。剑锋之上的光芒,更是暴涨了起来。

    “铛……”

    残老左掌来不及收回,也没有收回,竖掌为刀,以攻代守,狠狠的切向统领持剑的手臂,这一掌若是切实了,纵然不会将他的手臂切下来,但也避免不了骨断筋折的下场。

    统领感觉到残老这一掌的厉害,不敢冒险,他若是坚持将手中的宝剑刺向残老的咽喉,在他将剑尖刺入残老的咽喉之前,他持剑的手臂就会被残老切到。身形诡异的一闪,避过残老切向他手臂的手掌,同时,剑随身动,宝剑继续刺向残老的咽喉。

    残老身形不动,左手随着统领的变化而变化,左掌在统领变招的空隙收回,变掌为爪,手若龙爪,扣向统领刺来的宝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