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七十一章 擒获
    “铿……”

    残老左手变掌为爪,在间不容发之际扣住统领的宝剑。手爪紧紧的扣住宝剑,发出刺耳的金铁交击声,对碰出一道光晕不断扩散出去。

    统领见一击不果,忽然收回宝剑,但宝剑被残老紧紧的扣住,收回不得。右腿忽然弹起来,夹带着元力,向着残老的胸口狠狠的就踹了过去。甚至能听到他疾驰腿的破空之声。同时统领趁机震动手中的宝剑,元力夹杂着凌厉的剑气在残老的左手中激荡,更有一股元力夹杂着凌厉的剑气从剑尖处激射而出,射向残老的咽喉。

    残老见状,松开了扣住统领宝剑的手爪,险之又险的避过对方剑尖处激射而出的夹杂着剑气的元力。这股夹杂着剑气的元力几乎是贴着残老的脖子,在残老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飞射向远方,击打在远处的一棵大树的树干上,将树干洞穿之后继续飞射,再次洞穿了一颗有一颗的树干,留下一排的空洞,最终才消散。

    残老在避过这股夹杂着剑气的元力同时右腿抬起,裹带着元力,后发先至,挡住了统领踹过来的这一脚。

    “轰……”

    若惊雷炸响,震得这片天地似乎都抖动了三分,一团刺目的光芒从两人双腿交击处爆发,几可与天上的太阳争辉。

    一道道劲气余波,从他们双腿交击处向着四周肆虐开来,狠狠的砸在他们身下的大地之上,四周的树木之上。顿时,那无数的泥土和草木碎屑飞射开来,肆虐着整个虚空,漫天的尘土遮盖了太阳的光芒,地面也被轰出一个大坑,露出里面湿润的泥土,隐隐的似乎有着水迹渗出,刚刚葱绿的草木瞬间不见。

    双方在这一击之下同时后退。稳住身形后,不待劲气余波消散,双方又再次冲向对方……

    生死搏杀,他们毫不保留,浑身血气澎湃,杀到沸腾。

    二人你来我往,杀招迭出,招招狠辣,招招夺命,处处都有致命的?;?,一不留神,就会中招;若是中招就等着迎接对方接下来的狂暴攻势,直至落败,甚至身亡。

    一时间这里杀机起伏,掌风呼啸,剑气激射,元力余波四虐。轰隆声更是不绝于耳,若阵阵惊雷炸响,其间更是不时夹杂着金铁交击的铿锵之声。

    四周的树木在他们战斗的余波下不断的爆碎,木屑纷飞;地面更是被他们战斗的余波击打出一个个大坑,尘土与草屑弥漫整个战场。

    两人打斗的元力余波不断向四周激射出去,漫天的灰尘与草木碎屑越积越浓。席卷而起的飓风呼啸四周,吹出了战场之外,把那颗颗大树也吹的嗤嗤作响。

    上百回合过去了。

    统领越打越心惊,越打心中越没底。他知道对方比自己强,但怎么也没想到对方会强到这种程度,无论他怎么加大攻击力度,对方都能化解,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是很轻松,一副犹有余力的样子。打了这么久,他也不好判断对方的实力了,只知道对方的实力似乎是深不可测!

    残老越打越兴奋,久违的战斗,逐渐的点燃了他战斗的激情,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战斗中都快乐到颤栗,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似乎在快乐的唱歌。各种招法信手拈来,若行云流水般打出,飘逸若仙,不带一丝烟火气息,但攻势却越发的凌厉了,逼得对方不得不竭尽全力的抵挡、闪避,甚至有些手忙脚乱。

    “砰!”

    一百三十回合后,残老抓住机会,寻到统领的破绽,欺身来到对方的身前,带着浓郁元力的一掌毫无阻挡的印在对方的胸口之上。

    “咔嚓!咔嚓……”

    “噗嗤……”

    统领抵挡已经来不及了,只得竭尽全力调动体内元力于胸口进行防御,奈何已经来不及了,胸骨被残老击断数根,整个人在残老这一掌之下吐血倒飞出去。

    残老身形展动,如影随形的跟随上去,再次一掌拍出,携带着浓郁的元力,狠狠的印向正在倒飞的统领。

    正在吐血倒飞的统领无法躲避,强自调动体内的元力,右手中的宝剑横档胸前,左手贴在距离剑尖三分之一处的剑脊上,迎向残老印来的手掌。

    “轰隆……”

    “咔嚓……”

    残老的手掌狠狠的印在统领横档而来的宝剑的剑脊之上。这一次接触之下,统领如遭雷击,“咔嚓”两声接连响起,他的双臂在这一掌下双双折断,而他的宝剑更是倒飞而去,剑脊狠狠的撞在他的身上,又是“咔嚓”几声响起,他又有几根胸骨折断。同时,他再次吐出一大口鲜血,双臂软软的垂下,整个人在昏迷中倒飞出去。

    “砰!”

    统领重重的砸落在地上,地面被他砸的颤抖了几下,出现一个凹陷的人形痕迹,他就躺在里面;已经陷入昏迷中的他感觉不到疼痛,但他的身体却还是无意识的抽搐着,嘴中更是有一股股的鲜血涌出……

    残老来到昏迷中的统领身旁,查看了一下他的伤势,见他只是重伤昏迷过去,没有死亡,顿时松了一口气,接着眉头又皱了起来,有些尴尬的自语道:“长时间没动手了,没把握好出手的力度,没想到会把你伤的这么重!”

    “不过这也不能怪我,我都还没有出全力,你就伤成这个样子,你的实力也太弱了吧!希望你不会这么快就挂了,我还要出你这里得到一些消息呢??蠢葱枰劝涯愕纳耸拼硪幌??!彼低?,就夹着重伤的统领离开了这里。

    幸好此时统领已经昏迷过去了,若是他此时还清醒着,听到残老的这些话,一定会被刺激的狂喷一口鲜血,然后昏迷过去。

    而别人若是知道的话,一定会泪流满面,冲着他大吼:王级,那可是一个王级高手??!多少人一生苦修都达不到王级的高度,能达到王级的人又岂是易与之辈?你居然说人家弱!这不是人家弱,而是你的实力太**了……

    ……

    深夜,柳家,柳如龙居住的小院。

    残老正在向柳如龙禀报他这次调查得到的结果。残老在成功的抓住统领之后,在距离他与统领战斗的地方最近的一个城市里,找到一名医师为统领处理了一下伤势之后,就全力的向明月城赶来,终于在入夜时分赶回明月城,然后,一路潜行,回到柳如龙的小院,来到柳如龙的房中,向他禀报他这次调查得到的结果。

    听完残老的禀报之后,柳如龙陷入了沉思。他敏锐的察觉到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身为明月帝国的第一宗门,除帝国皇室以外最强大的势力,一向不参与明月帝国权利的流云宗,居然会在明月城隐藏一支强大的力量,而明月城的各方势力却一无所知,这本身就透着一丝古怪;更古怪的是这支力量在暗中拉拢明月城的势力,与他们秘密合作,更是安排人手刺杀自己这位柳家第三代唯一的子孙,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正常,让人很容易的就联想到有阴谋。

    但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有什么阴谋?柳如龙不得而知,残老也没有探查出来。

    “残老,被你抓住的那人现在在哪?”柳如龙沉思过后向残老问道。

    柳如龙想起了被残老擒拿住的流云宗在明月城隐藏的这支力量的统领,从残老的禀报中推测,他在流云宗的地位应该不低,而且能够被派来执掌明月城里隐藏的这支力量,显然是流云宗的死忠份子,应该会知道很多事情。柳如龙将主意打到了他的身上。

    “人在我的房间里?!辈欣纤档?,“少爷是想从他身上探听消息?”

    “不错,以他在流云宗的的身份和地位一定会知道很多我们感兴趣的消息的?!绷缌档?。

    “他确实是知道很多我们感兴趣的消息,只是他根本不可能告诉我们。在将他擒拿住之后,我试过很多方法,希望能从他嘴中得到我们想要的消息,可他就是不说?!辈欣峡嘈ψ潘档?,提起这他就一脸的郁闷,人都已经抓到了,想知道的答案就在眼前,可无论他怎么办,对方就是不说,还有比这更让人郁闷的吗?

    “他之所以不开口说,那是因为方法不对,只要找对了方法,他一定会说的?!绷缌ψ潘档?。

    “少爷你有办法?”残老惊奇的问道。

    柳如龙自信而又神秘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残老见状也就没有再问,他知道眼前的这位虽然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但却笼罩着无尽的神秘,让人看不清,猜不透;不仅一身的实力不像他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拥有的,就是他的眼力、见识也高的可怕,所会的各种能力也是强的离谱;有时候残老甚至会在想他会不会是一个活了无数岁月的老古董的转世。

    两人很快就来到残老的房间。房间内统领被残老禁锢在那里,周身元力被封,不能调动丝毫,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只有一双眼睛可以转来动去。

    看见残老和柳如龙一起走了进来,他的瞳孔猛地一缩,接着恢复原样,心中掀起惊涛巨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抓住他的人会和柳家的小少爷一起出现在他的面前??囱矍暗那樾?,他知道他被柳家的人抓住了,而且柳家的人也洞察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