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九十一章 尊级,死
    事实上,残老虽然占据了全面的上风,心中也还是颇有顾忌地,对方始终是尊级三阶强者,一个这样的强者若然全力尽出,宁可在下风也要搏命硬拼的话,即便自己招式怎么犀利、怎么强悍,双方修为差距实在太大,相信至少也能拼一个两败俱伤的局面!甚至可能重创残老,自身固然不免同样重创,却绝不会致命!

    但,面对这样的尊级老油条,残老怎么可能会选择与他拼命?自己可是君级,虽然现在只是恢复了尊级的实力,但要是和你一个尊级的小人物玩命,那不是太赔本了嘛?……再说了,自己有把握能够毫发无伤的将对方干掉,傻子才会和对方玩命呢!

    可惜的是,影子也同样惜命,甚至远要比大少想像得还要惜命;亦或者是他对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认为通过这样的方式自己可以拖垮对方,毫发无损的解决对方。

    但现实是残酷的,影子万万没有想到,他现在做出的这个自认为万无一失的选择,打算要消耗的没被耗死,消耗不起的却反而是他自己了!

    久战之下,残老气势如虹,攻势愈盛,但心中却也有些佩服!自己的攻势如此急切严密,而且所施展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极其的精妙,在大路上从未出现过,相信自己所出的任何一招都能引起极大的震撼!

    但眼前的对手当真不愧是尊级三阶强者之盛名,即使在自己如此狂暴的攻势之下,虽然稍显狼狈,甚至已经被自己逼得有些手忙脚乱了,但却依然能够凭着深厚的功力和强悍的战斗智慧勉力撑了这么久!

    而且,自己虽然有无数的机会能在对方的身上刺上一剑。但在刺中他的同时,也必然会受到对方的疯狂反击,足以致命的反扑!

    以自己的实力和情况而论,对常人而言足以致命的一击倒也未必能要了自己的性命,但对方的尊级三阶的元力却依旧不是自己目前的所能撑的下来地!这么一算,始终得不偿失??銮易约河邪旆芄辉诓凰鹱陨矸趾恋那榭鱿陆饩龆苑?。又何必冒险呢?所以残老选择继续游斗!

    有残神诀在战斗的时候快速恢复已经消耗的元力,加上他对元力的精细控制与利用,虽然不能说他的元力无穷无尽,但残老的持续战斗能力可谓是极强!

    眼见影子竟然越来越是收缩防线、一味的严防死守,残老更是正中下怀,正好可以趁机拿对方练习自己新学的剑法,这样的一个尊级的陪练对象除了这里,还能到哪去找??!

    残老精神抖擞,越战越勇。越攻越猛,剑招一股脑的依次施展而出,剑式如同火树银花不夜天,飘飘洒洒对月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剑光照九天……

    影子越战越是小心翼翼,惟恐自己一时大意,露出破绽。他对残老施展的剑法抱有极大的戒心。他实在是想不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会有如此剑法,而这样的剑法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敌人手里。这对自己来说实在是莫大的悲哀!

    其实,残老所施展的这套超妙剑法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是柳如龙传给残老的。这套剑法是柳如龙前世推演残神诀的时候顺势推演而出的,杀伐凌厉,变化万端,更是包含着他这位武道极道高手对武与道的理解。包罗万象,端的是繁复无比!

    与其说这是一套剑法,倒不如说这是一部武道全书,每一招的化生变化都又自包含了数套变招,蕴含着深奥的武道至理……残老自从得到之后。就一直刻苦修炼,没有一丝的懈??;奈何修习时日尚短,而且此剑法也太过玄奥,虽然剑招残老已经学会,但也未曾当真纯熟,对此剑法蕴含的奥妙更是未窥门径;此刻见影子居然采取这等战法,索性就拿他练练手!没想到效果竟是好的出奇!

    所以残老干脆一招一招的按照顺序练下来,这一路战来,残老发现,这套神妙、繁复的剑法威力,竟然是如此的恐怖!先前残老虽然也料想定然不同凡响,但却绝对没想到,这套剑法的凌厉诡异,竟然一至于斯!

    这套剑法,不仅论杀伤力是残老生平仅见,就算是论到剑招的灵巧、细腻、绵密以及自身的意境,残老所知道的剑诀也没有一部及得上!

    尤其是,这部剑法与自己极为的契合,以各种不同的心态催动剑意,每试一遍,尽都能有不同的感悟!残老赫然发现,自己使用这套剑法对敌之时,随着剑意的演化,竟隐隐有提升心境的神异效果!这个意外收获让他心中大喜!

    要知道,相应的玄功进境,需要相当心境才能相辅相成的,若是只有功力进步而心境不能提升,那么,就像是抱着炸药桶一般,在某一个紧急的突破时刻,随时会被心魔入侵,走火入魔!这正是心境修炼的重要之处!

    身为武道大行家的残老当然明白心境修炼的重要性,但对于心境的修炼一直以来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依靠武者自己的对天地感悟和自身的经历才能缓慢的提升;若是有人机缘巧合一朝顿悟,心境也能获得极大的提升,但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万千武者中也未必有如此机缘,而且这种顿悟带来的心境提升也是有其极限的,当功力提升到与心境相符的程度时,就只能再次想办法提升自己的心境。

    但这套剑法竟然能够提升人的心境,虽然提升的很缓慢,不想顿悟那般,但这也是难能可贵的了,因为只要随着对这部剑法的理解的加强,心境就会自然而然的提升,虽然不知道这部剑法所能带来的提升的极限在哪里,但这部剑法的珍贵之处绝对不在顿悟之下,毕竟顿悟可遇而不可求,是极少数人的机缘!

    这场战斗残老竟是越打越是觉得畅快,渴望着这样的战斗持续的时间更长一些,好让自己有更多的感悟……

    若是影子知道。自己绞尽脑汁想出来的自认为是“万无一失、最为稳妥有效”的办法竟成了提高对手实力的最佳磨刀石,真不知道会郁闷到什么程度……

    随着时间的推移,残老手中施展的剑法更见神妙,变化莫测,威力更是在不知不觉间增大了许多。

    一时间影子只感觉压力越来越大,身上更是点点溅血。影子嗔目大吼,一头斑白发髻此刻已经披散开来,他的攻势猛然加强,希图可以摆脱残老,逃脱而去;虽然自己所受的伤势无关大碍,只是一些皮肉伤,不影响自己实力的发挥,但自己毕竟已经受伤了,既然对方可以伤到自己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直到自己死亡或是无力再战,这可不是好的兆头,所以,想要暴起摆脱这样的局面,他现在已不求击杀残老。只求能够逃脱!

    但无论他怎样爆发,却怎么也无法摆脱残老的剑招。蓦然惊觉,才发现战局已经被对方所掌控,而且,自己的消耗似乎比对方还要严重,就是想要暴起与对方拼命却也是已经做不到了,只能勉励的支撑;甚至其间对方有好几次的机会可以毫发无损的将自己击杀。但对方却放过了这样的机会,当时自己还以为是自己的运气好,对方没有发现这样的战机,现在想来对方是故意如此,只是为了留下自己的性命。作为他提升实力的磨刀石!

    想到这里,影子的心中泛起了一股悲凉的寒意,接着一种被极度羞辱的恨意瞬间席卷全身,自己好歹也是一位尊级高手,更是实力强于对方,可对方却是如此的无视自己,将自己当做他提升实力的磨刀石,拿自己练剑,难道自己就是这么的无害?还能更屈辱一些,有木有???

    这股瞬间席卷全身的极度羞辱的恨意化作疯狂与毁灭的狂潮,影子只想将面前这个敢于如此羞辱于自己的人撕成碎片,毁灭在这个世界上,至于自己究竟能不能做到,就是做到之后,自己会受到怎样的伤势,都已经不再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满脸的狰狞狠辣与决绝,影子再次暴起,拼命的攻击残老;影子这一次的暴起攻击不同于之前,这一次的暴起攻击不顾自身的防护,采用最极端的方法,在瞬间燃烧自己的生命与精血,只求能够伤害到对方,是以影子的攻击力暴增。

    这是一种先伤己再伤敌的方法,虽然能够取的绝佳的效果,但这样做的代价也是巨大的,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即使侥幸不死,但自己的寿元也会大幅度缩短,就连实力也会丧失一部分,之后再也没有提升的可能。

    一般情况下是没有武者愿意施展这种方法的,只有被逼到绝路上想与对方同归于尽的人才会这样做。此时脑海中只有毁灭对方的念头的影子,自然就施展了这种极端的方法。

    在影子如同疯魔了一般的不顾自身的防护,只求能够伤害到对方的打法之下,影子终于冲破了残老对战局的掌控;其实应该说是残老主动放弃了对战局的掌控,一来是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自己对这套剑法的领悟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以对方为磨刀石磨练自己的剑法,已经没有足够的压力和动力,再进行下去已经没有丝毫的效果了;二来是实在没有必要阻挡,虽然若是残老想要阻挡的话,还是可以阻挡下的,但这样残老也势必会付出一些代价,而且也没有必要阻挡已经疯魔了,采取这种极端方法的影子。

    一声撕裂空气一般的剑啸响起,影子满头长发疯狂的飞舞起来,脸上全是残虐的快意,经过这段时间的热身酝酿,影子的状态已经提升到了顶峰!毕生功力尽数汇于宝剑之内,杀招,已经随手可出!

    剑啸嘶鸣,掌风呼呼,影子怒目圆瞪如铃,攻击不断。满脸扭曲着,长剑使得如同癫狂,全力出手。矢斩残老!

    残老身如飘絮,纵横飘荡在他的掌风剑影中间,神态自若游走自如!以残老的身法和眼光,即使是影子发出那些毁灭性的大范围打击的招数,他也能应付自如!但此时实在没有必要与对方硬拼玩命,对方这般的攻势不可能持久,只要是脑子没有毛病的人都不会选择与一个正在燃烧自己生命与精血的人硬拼玩命,只要缠住对方,拖到对方燃烧的生命与精血结束的时候,对方还不是任由自己搓捏揉扁。所以,残老选择避开影子的攻击,只是缠住他。

    蓦然,残老清啸一声,黑袍飘荡。身法在一瞬间骤然加速,瞬息之间便连续换了三个方位,切进切出,直如鬼魅一般,然后一旋身退了出去。站在五丈之外,冷冷地看着影子,目中杀机,几近已经要拧成了实质!

    残老刚才的连续变换身位,正是当时影子招式中的三个最大漏洞,也是对影子一击必杀的死角!虽然影子燃烧生命与精血换取来的力量已经消失,但他此时残留的力量依旧不可小觑,残老若是在此时出招,必然能一击必杀对方,但自己却也会面临对方的濒死反击。所以残老一闪而退,找寻更佳的机会。

    影子明显感到了残老的冷厉杀气,这让他处于狂乱状态的头脑也突然为之清醒,极度危险袭来的感觉,让他下意识的使出了自己的拿手绝招:影杀剑!

    劲气呼啸中,突然出现了漫天剑影,每一剑都带着开碑碎石的狂霸力气,轰轰隆隆的向着残老的方向压了过去,瞬息之间竟汇聚成了一座剑山,轰然罩顶而下!

    漫天剑影之中,残老的黑衣身影再度极速一闪,原地留下一个残影不动,在剑影中化作粉碎,但他的真实身子却已经到了影子面前,甚至就是影子的怀抱中,几乎是面对面的紧贴着一般,向着影子露齿微笑了一下。

    洁白的牙齿闪着淡淡的磁光,就像严冬寒夜中饿狼的眼神,幽幽的一闪。

    影子大吃一惊,全力急速后退。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

    剑光一闪,血线骤然间飚出。残老的身影“嗖”的一声退了出去,退回了原来的位置。而影子的脸色则是怪异的扭曲了几下,然后他就像一滩烂泥一般倒了下去。

    残老闭目调息了一番,恢复了自己损耗的元力之后,来到影子的尸体旁,收起影子的储物戒指和长剑,然后绕着山谷转了一圈,将自己留下的痕迹消除之后,就离开了这个山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