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这是怎么了?”老者不解的问道。

    “哼,可恶的人贩子,休想骗我们!”

    “没错,太可恶了,可恶的人贩子!”

    “想骗我们,门都没有,骗子,人贩子!”

    “休想骗我们跟你走!”

    紫萱、紫嫣、小虎和雪妍纷纷看着老者厌恶的道。他们将老者当成了拐卖孩子的人贩子!

    紫萱、紫嫣和小虎以前流落街头,见识过太多流落街头的孩子被人被人拐走,也见识过他们之后悲惨的遭遇,所以,他们对人贩子有着本能的厌恶和恐惧。而现在老者所说的话和他们所见过的那些人贩子拐走孩子们的人贩子基本相同,所以他们理所当然的将老者归结为拐卖孩子的人贩子。

    可是他们似乎忘记了,他们现在是在柳家,以柳家的实力和地位,有什么样的人贩子有能力、有胆量潜入柳家拐卖孩童;也可能是他们根本就没有考虑这么多,只是本能的有这样的一种反应。

    雪妍涉世未深,化为人身没有多长时间,对人类社会只是一知半解;她听紫萱、紫嫣和小虎讲过人贩子的拐卖孩子的事情,所以,也对人贩子没有丝毫的好感,十分厌恶这种拐卖孩子的人。现在看见紫萱、紫嫣和小虎说老者是人贩子,她也就跟他们一样认为老者是人所厌恶的人贩子,虽然她感觉到老者的修为很高,但这并不妨碍他是一个人贩子,一个修为高绝的人贩子!

    老者听到他们的话之后,顿时目瞪口呆、瞠目结舌,不知所措,他凌乱了!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人贩子。怎么就是人贩子了?

    想自己纵横一生,乃是当今大陆上最顶尖的强者之一,想拜自己为师或是想让自己帮忙引荐拜其他人为师的人不计其数,可如今居然被面前的这是个孩子认为是人贩子!难道自己真的长得像人贩子?

    “告诉宁爷爷,你们怎么就认为宁爷爷是人贩子呢?”老者柔声细语的道,生怕自己再有一丝一毫的那什么让他们误会。

    这一幕若是让认识老者的人看到的话。一定会跌爆他们的眼镜的;他是什么人?那是大陆上最强大的几人之一,就是面对与他同等实力的人,他也只是与他们客气的平等相对,不会有丝毫的奉承,可如今居然如此柔声细语的跟几个孩子这么说话,甚至有些委曲求全、刻意奉承的意味!

    “你怎么就不是人贩子!”紫嫣生气的看着老者道,“人贩子我见得多了,每个都是向他看中的孩子许以好处,让他看中的孩子相信他。愿意跟他走;有的或者直接把孩子抓走!……你刚才不就是向我们许以好处,让我们相信你,然后骗我们跟你一起离开,跟那些人贩子的手法一模一样,你不是人贩子,那谁是?”

    紫萱、小虎和雪妍在一旁赞同的点头道:“没错,你就是想骗我们的人贩子!”

    老者此时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认为自己是人贩子了,原来自己刚刚的行为跟人贩子诱拐孩子的行为完全一样。也难怪他们会这么认为!可是师父主动收徒弟不都是这样的吗!若是主动收徒的师父不给自己中意的徒弟许以好处的话,师父看中的徒弟会愿意跟师父走吗?

    要知道一个人想拜一个名师。难!而一个名师想要收取一个称心如意的徒弟,更是难上加难!若是碰上这样一个自己称心如意的徒弟,那是一定不会错过的,威逼利诱,也一定要让对方拜自己为师!

    当然真正的威逼是不会有人去做的;一是,只要利诱就够了。甚至绝大多数都不需要利诱,只要透露出想收对方为徒的意思,对方就会同意的;二是,威逼容易弄巧成拙,引起中意的徒弟的逆反心理。

    知道了是什么原因之后。老者就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了,首先自己应该消除他们对自己的误会,然后才能成功的说服他们,让他们愿意跟自己走。

    “我真的不是如同你们想的那样是人贩子!”老者解释道,“这里是柳家,人贩子能进入柳家拐卖你们吗?再说有什么样的人贩子敢跑到柳家来拐卖孩童?……”

    老者通过一番苦口婆心的解释终于让紫萱、紫嫣、小虎和雪妍相信他不是人贩子,只是看中他们的天资,爱才心切,想要将他们带走,为他们引荐名师。

    可是紫萱、紫嫣、小虎和雪妍虽然相信他不是人贩子,但却怎么也不愿意跟随他走,只想留在这里伺候陪伴柳如龙;这让老者极为的无奈,无论他怎么劝说和利诱,他们都不为所动。

    他是又气又爱,但对他们更加喜爱了,能够有如此坚持的人已经是极少的了,更何况是这样的几个孩子有这样的坚持更是难能可贵!

    他们的这份坚持是武道修炼上最为难得的品质,面对自己的劝说和引诱,却能始终坚持自己的本心,在武道修炼的时候,他们一定能够坚守住自己的本心,不会被其他的一些诱惑引诱!

    老者对他们口中的那位少爷柳如龙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十分的想见见这位柳如龙柳少爷是何许人也,如何能够让他们这几个天资超凡的孩童这么坚持,无视自己的劝说和引诱,始终坚持留下伺候陪伴他!

    这是老者在他达到这一极强的境界之后首次对一个人产生这么大的兴趣,而且这个人还是一个孩子!

    虽然没有成功的让紫萱、紫嫣、小虎和雪妍自愿跟自己走,但老者对他们却是极为的喜爱,尤其是对紫萱和紫嫣,为了?;に?,也是为了给她们减少一些麻烦,老者决定为他们施加禁制,遮掩她们的体质。

    要知道她们的体质是万载罕见的,若是被别人知道,难保不会有人起心思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她们;当然与他处于同一境界和相同地位低的超级强者是不会这样的,但其他的强者就说不定了,尤其是紫嫣是先天毒体,对一些人的吸引力是很大的,他们若是自动,一定会千方百计,不择手段的也要的道紫嫣,从紫嫣的身上提炼出先天之毒……

    而自己在紫萱和紫嫣身上施加禁止遮掩住她们的体质之后,就不用在担心了,实力不如自己的人根本就发现不了,而实力与自己相差不多或是超过自己的人,即使是发现了,也不会对他们怎样的。当然,那些人是除外的!不过,以她们现在的实力也不会碰到那些人,更不会引起那些人的注意。

    想到就做,老者凌空打出一道道的印诀,分别飘落向紫萱和紫嫣,将她们两人笼罩在里面,印诀飘落到紫萱和紫嫣的身上之后,立马就发出一阵毫光,融入她们的身体自之中,看不出丝毫的痕迹。

    小虎和雪妍看着眼前的一幕,有些发呆,不知道老者在干什么,不过他们没有感觉到老者有丝毫的恶意,也就没有阻止老者的动作,当然,即使他们想阻止,也没有实力能够阻止!

    而被老者打出的印诀笼罩的紫萱和紫嫣,则是本能的想要躲避那飘落向自己的印诀,但却怎么也躲避不掉,不过她们感觉到老者打出的这些印诀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坏处,也就不再躲避,就让印诀落到自己的身上,然后融入自己的体内。印诀融入身体的时候只感觉到一阵舒适,之后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

    当最后一个印诀融入她们的身体之后,她们的身体浮现出一层极为微弱的毫光,除了打出印诀的老者自己之外,没有人注意到,即使是身为当事人的紫萱和紫嫣也不知道!

    “宁爷爷,刚刚从你手中飘落,融入我和姐姐的身体的那是什么???”紫嫣好奇的问道。

    “是啊,宁爷爷,那是什么???”紫萱、小虎和雪妍也同样好奇的道。

    “那是帮你们避免麻烦的!”老者看着紫萱和紫嫣说道,然后,看着紫嫣眉头皱了起来,眼中有着思索的光芒。

    紫萱、紫嫣、小虎和雪妍闻言都是一脸的茫然,避免麻烦?避免什么麻烦?有什么麻烦可以避免?而且麻烦也可以避免吗?

    “紫嫣,你可不可以把你的手给我,让我给你检查一下身体?”老者看着紫嫣,皱着眉头,脸色凝重的说道。

    “可以??!”紫嫣虽然不知道老者为什么要为自己检查身体,但她知道老者不会还自己,是为自己好,所以很爽快的伸出自己的手,手心向上,虚空平放,让老者检查自己的身体。

    老者伸出手,搭在了紫嫣腕脉上。片刻后,眉头紧紧的皱起,脸色凝重的道:“紫嫣,你以前是不是无时无刻不在头痛,嗜睡,头脑混乱,间或浑身痉挛,或者长时间昏迷……最痛苦时,从头脑到肩膀,顺着脊柱到脚心一起抽筋,翻搅……甚至,能够将整个身体蜷曲成一团!”

    虽然是询问,但他的语气却是肯定之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