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知道?”紫嫣、紫萱和小虎异口同声的惊问道。

    雪妍见他们如此反应就知道老者说的是真的,不禁惊异的看着紫嫣,她没有想到紫嫣居然受到过这种痛苦的折磨,她光是听着就已经感觉道头皮发麻,冷汗不自禁的冒了出来,她实在是无法想象紫嫣是怎么熬过这种痛苦的,她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熬不过这种痛苦的,此时,看向紫嫣的目光中不禁有着一些钦佩和其他的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老者看向紫嫣的目光有着一些痛惜和怜爱,他之前在为紫嫣施加禁制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紫嫣的身体有着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他的心里就已经有着不好的预感,但他还报着一丝侥幸,希望不是如同自己想的那样。

    可是接下来他探查过紫嫣的身体之后,再无一丝侥幸,紫嫣的身体果然如同他想的那样,先天之毒已经爆发了!

    先天之毒,又称天地之毒,乃是来自于先天!先天能让生灵成就辉煌,也能让生灵沉沦苦海。

    先天之毒,来自母体,一旦催生出来,变成毒药,无药可解,中者唯有死亡一途,即使是至尊级超级强者也不例外,乃是天下间最恐怖的毒药,没有之一!

    不过,紫嫣的体内却有着一道封印,将那已经爆发的先天之毒强行的压制下去,使得紫嫣现在看起来与正常的人没有什么不同!

    这道封印极为的玄妙,是他生平仅见,而且这种能够压制已经爆发的先天之毒的封印也是他前所未见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感觉到在紫嫣体内施加这道封印的人极为的勉强,仅仅是依靠强大的神识之力勉强施加的,不能将这道封印的效果完全的发挥出来。而且这道封印也有些脆弱,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依照现在的情形来看,封印最多能够再维持一个多月的时间就会消失;如果在封印消失之前,没有人将这道封印加固起来,紫嫣依然会受到那种痛苦的折磨。

    虽然老者布置不出这种封印,不过在这已经成功施加在紫嫣体内的这道封印的基础上将这道封印强化一下。让封印坚持的时间延长,并将封印的效果完全发挥出来他还是能够办到的。

    老者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说。若是将事实告诉他们,则是太过残酷;若是什么也不说,则是感到有着一些愧疚!

    紫嫣看到老者看向自己的目光,心头一跳,直觉告诉她,老者已经清楚了自己的身体状况。赶忙隐蔽的向老者使眼色,希望老者不要将事实说出来。

    老者见紫嫣正隐蔽的对自己使眼色,就知道紫嫣她自己十分的清楚她的身体状况,但不希望自己说出来,心中叹息一声,最终还是没有将事实说出来,只是说了一些能说的,将紫萱、小虎和雪妍应付过去。然后。对紫嫣说道:“紫嫣,你过来。我有话要和你说?!?br />
    紫嫣闻言,和老者走到一旁。

    走到一旁离紫萱、小虎和雪妍一段距离之后,老者停了下来,神念一动,在自己和紫嫣四周布下一层神念屏障,让自己和紫嫣的谈话内容不会被别人得知。

    “宁爷爷。你知道了?!”紫嫣见老者停了下来,率先开口问道。

    “恩,你也很清楚你自己的情况?”老者说道。

    紫嫣点了点头,平静的道:“我知道,我是先天毒灵之体。现在我体内的先天之毒已经爆发了,虽然暂时被压制下去了,但我只有两年不到的时间可以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老者闻言沉默了,他没有想到紫嫣对她自己的情况知道的这么清楚,而且还能够这么乐观的活着,对自己能够这么的平静说出来,就好像说的不是她自己一般;沉默了片刻,老者道:“你不害怕吗?”

    “害怕?!呵呵!”紫嫣淡笑道,这一刻的她带着一种莫名的超然的风采,让老者都有着一丝恍惚,“害怕有用吗?害怕我就可以不用在两年后死去吗?既然害怕没有用,结果无法改变,我为什么要害怕?”

    “害怕的过每一天,两年之后我会死去;开心的过每一天,两年后我一样会死去。既然结果都一样,我为什么不开心的过好每一天?”

    “我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是爷爷救下了我和姐姐;在爷爷生病的时候,小虎哥对我和姐姐还有爷爷都很好,而且少爷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我们,并让人治好了爷爷的病,对我们也很好;就是我死了,姐姐、爷爷和小虎哥也会过的很好的,我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而且,我现在已经不会在无时无刻的受到那种痛苦的折磨,能够这样不用无时无刻的受到那种痛苦的折磨的活两年的时间,就已经是老天对我的恩赐了!我还要更多的奢求什么呢?”

    “我唯一的遗憾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好好的报答少爷!”

    老者闻言,心中叹息不已,这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却能如此淡然与坦然的面对死亡,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更多的是一种满足与感激,这是多少人都无法做到的,却被她这样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做到了!

    自己虽然是至强的存在,号称一方至尊,但面对先天之毒,自己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就是以自己的实力,若是一个不慎,也会受到先天之毒的伤害,也许唯有达到圣祖之境的存在,或是自己突破现如今的至尊境界达到圣祖之境,才能有办法让紫嫣彻底的不用再受到先天之毒带来的痛苦!

    可是突破到圣祖之境何其困难!

    自远古洪荒时代至今,达到圣祖之境的存在唯有传说中的那几人,但上古之战的时候,几位达到圣祖之境的强者迎战强敌,不是陨落之后陷入轮回,就是重伤陷入沉眠,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哪里。想寻到他们,让他们出手帮助紫嫣解决先天之毒带来的痛苦是不可能的!

    而自己虽然已经达到至尊的极致境界,但对于突破到圣祖之境却依旧是遥不可及!更是没有办法能够帮助紫嫣解决先天之毒带来的痛苦,只能为紫嫣加强她体内已经有的那一道压制先天之毒的封印,让她在剩余的这些日子里不会再受到先天之毒爆发所带来的痛苦。

    想到就做,老者的神念一动,紫嫣、紫萱、小虎和雪妍就瞬间失去了意识。然后老者看着紫嫣说道:“苦命的孩子,我只能帮你这么多,让你在以后的日子里不会再受到先天之毒爆发所带来的痛苦!”

    叹息一声,老者的双手再次打出一个个繁奥的印诀,彷如蕴含天地至理一般,飘落、融入紫嫣体内;随着老者手中印诀的打出,他身上的气势陡然翻腾而起,一股异??植赖募缚捎胩斓乇雀叩钠泼致?,但这股气势却被老者牢牢的控制在他的周身丈许处,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出去,整个柳家和整个明月城都没有感觉到丝毫,也不会有人知道有这么一位至尊级强者为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再次出手!

    老者虽然将他周身翻腾的气势牢牢的控制在自己周身丈许处,没有一丝一毫的泄露,但此刻正在地下与残老一同修建密室的柳如龙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异常,他模糊的感觉到有一股堪称恐怖的气势在上方升腾酝酿。

    自从柳如龙决定以阵法引动雷霆闪电、水、木、土、火等等各种力量淬炼身体之后,他就和残老一起在小院的地下修建密室。残老以他现在尊级的修为将地下的泥土向四周一点点的拍实,然后,柳如龙借用残老的元力,在残老开辟出的地下空间布置阵法,将这片地下空间加固,然后,接着布置其他各种用途的阵法。

    柳如龙模糊的感觉到这股堪称恐怖的气势之后,立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正沉浸在学习柳如龙布置的阵法中的残老,见柳如龙突兀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解的问道:“少爷,怎么了?怎么突然停下了?”

    这一段时间以来,柳如龙在布置阵法的同时见残老对自己布置阵法有着浓厚的兴趣,就在自己布置阵法的同时向残老讲解着该怎样布置阵法等等问题。

    残老学习阵法的天赋不错,只是以前一来很少接触阵法,二来也没有人为他讲解阵法,所以,对阵法一直是一知半解。现在有柳如龙在他面前一边布置阵法,一边为他讲解,还能随时的问出自己的不解,残老对阵法的理解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提升着。

    现在见柳如龙突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使得正在布置使得这个已经接近尾声的阵**亏一篑,不由得不解的问出声来。

    “上面好像出事了,我们上去看看!”柳如龙脸色凝重,沉声道。

    残老闻言脸色一凝,虽然他并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长久以来的相处,他知道柳如龙神奇,知道柳如龙这样说就一定是上面出事了,也不废话,抱起柳如龙,沿着已经开辟出的密道快速的疾掠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