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零一章 至尊战(二)
    老者看着残老想了想还是提点他一下,说道:“能够跟随这样的一位少爷也许是你今生最大的福缘,希望你能好好的把握!”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老者看似有意似无意的看了柳如龙一眼,神情更是有些怪异,像是缅怀,像是羡慕,又像是叹息,……

    柳如龙闻言,心中大震,不明白老者这么说究竟是何意,是不是已经窥得自己重生的秘密,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眼睛盯着老者看个不停,眼底闪烁着锐利之极的眸光。

    老者似是感受到了柳如龙的眼底闪烁的锐利之极的眸光,扭头向柳如龙点头一笑,然后,向柳如龙神念传音道:“小友不必如此,老夫没有恶意,只是见小友来历非凡,却无强者守护,现提点此人一二,使其成为小友护道之人,以护卫小友的成长,而又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听到老者的神念传音,柳如龙先是一惊,然后,心中平静了下来,面上不动声色,暗中与老者的神念的交流道:“如此多谢老先生!不过,不知老先生是如何看出小子来历非凡的?老先生是否可以为我解惑?”

    “因紫萱他们的缘故,老夫想看一看能够使得紫萱他们抵御老夫许下的诱惑也要跟随的少爷究竟是何许人也,是以在小友现身的那一刻,老夫就已经开始暗中大量小友了?!崩险呒绦蛄缌衲畲舻?。

    “老夫发现小友天资绝世,古来罕见,实乃万古罕见之资,此其一也。方才老夫凝视窥探小友时,小友不但没有遮掩,反而主动的放开己身。任由老夫探视,此点大违常理,此其二也?!?br />
    “其三,在老夫的探视下小友如同一潭碧泉,清澈可见底,一眼就能望穿全部。不过老夫却模糊的感觉到这只是一种表象,而在这层表象下,似乎还存在着一层层的迷雾,遮掩着什么,但老夫却无从探知,似乎一切都是老夫的错觉?!?br />
    “是以,老夫方才发觉小友的来历不凡!”

    听了老者的话之后,柳如龙终于明白老者为何能窥破自己来历非凡了!原来问题还是出在自己的身上,是自己有些大意了。幸好老者对自己没有恶意,若是换成另外的对自己有恶意的人窥破,自己就不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说不定自己性命休矣!

    “小友不必担忧!”老者似是看出了柳如龙的担忧,神念宽慰道,“老夫也是有意查看小友,如此才能发现!而且修为低于至尊之境者是断无可能发现的!而修为达到至尊之境者整个大陆也就只有极为少数的那么一些人,况且他们也都各在大陆一方潜修。轻易是不会现身的。所以,小友大可放心!”

    “而且随着小友实力的提高。被人再想窥破小友的来历,难度也会越来越大,直至最后的不能窥破!”

    “多谢老先生!”柳如龙通过神念向老者表达谢意。

    虽然老者如此说,但柳如龙心中还是敲响了警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若是自己将来大意之下被对自己心怀恶意的人窥破来历,以自己和对方的实力差距。是断无生还的可能;生命只有一次,若是自己再次死亡,可就不会再有这样能够转世重生的机会了!

    神念的交流几位快捷,只是须臾间双方就已经交流完毕。而他们双方之间交流完毕之时,也就仅仅是老者话音刚落之时。

    残老闻听残老之言。心中一动,像是明白了什么,可却总是有着一层迷雾笼罩心头,使得残老无法想的通透明白,但残老还是听得出老者对自己的提点之意。

    想起自从自己跟随柳如龙之后,所见识到的柳如龙身上的神奇之处;自己本来必死的伤势更是因为遇到柳如龙而痊愈,实力虽然还未完全恢复,但自己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修为的精进;传授给自己和紫萱、紫嫣、小虎的高深修炼功法;给自己等人每人一件的灵器级的兵器,更是给予没人一滴万金难求一滴的海髓液;让一只天生九尾的九尾灵狐幼兽打破九尾灵狐一族自上古结束之后一直以来就存在的无法打破的既定的实力阶位;……

    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不说明自己跟随的这位柳家少爷的不简单,而今这样的一位达到圣级的修为深不可测的老者更是特意的提点自己要好好的跟随柳如龙,更是让残老惊讶,并越发觉得柳如龙的不简单,但无论残老如何猜测也猜测不出柳如龙究竟有何不简单之处能够让老者如此特意的提点自己,更是不知道老者为何要这样的提点自己。

    但自己早就已经认定要终生无悔的跟随少爷,即使老者不特意的提点自己,自己的决定也不会有丝毫的更改,更遑论如今有这样一位修为深不可测的圣级存在特意的提点自己!

    当下残老坚定的道:“在下的这条命都是少爷给的,此生定当终生无悔的追随少爷,若违此誓,天诛地灭!”

    “你以后会为你今天的选择欣喜的!”老者将怀中抱着的紫嫣交给残老后,意味深长的对残老说道。让残老若有所思。

    “不知老先生所为何来?总不会是老先生算到小子这里有紫萱他们这样的良质璞玉,特来规劝他们随老先生一起离去,为他们择觅良师的吧?”柳如龙让残老将紫嫣送回房,并留在那里照顾紫嫣之后,引老者入房间内,待奉过茶之后开玩笑的说道。

    “老夫可没有这般未卜先知的能耐,更不知是小友这里有如此的良质璞玉,若是早知如此的话,老夫倒也不会前来规劝他们随老夫离去为他们另觅良师了!”老者摇头笑道,“老夫前来只为寻人而来!”

    “哦,到不知老先生所寻何人?却是寻到小子家里来了?”柳如龙听到老者是为寻人而来,心中一动,隐隐的已经猜到了老者所寻何人,但还是出声问道。

    “是为寻找前些日子引得星辰白日浮现之人!老夫的门下之人寻得日前引起白日星辰浮现的源头之地在此,老夫便前来看能不能寻得蛛丝马迹以便寻到此人!”老者道。

    柳如龙心中暗道果然如此,但脸上还是不动声色的道:“不知老先生为何寻找此人?”

    “其实老夫倒也不是一定要寻得此人不可,只是想确定此人的身份而已!”老者道。

    “这是为何?”柳如龙不解的道。

    “五年前,有一股强大的气势突兀的席卷整个大陆,虽被我们这些至强者们感应到,但这股气势只是一闪即逝,似乎是被困无尽岁月之后脱困而出之后无意识的宣泄?!崩险呓馐偷?。

    “上古之战的时候,敌方的一些至强者被封印,而我方的一些至强者更是与敌方的至强者纠缠在一起,以真身镇压对方?!?br />
    “感应到这股一闪而逝的气势的大陆上的至强者们无法确定此人的身份,不知道是我方的至强者脱困,还是敌方的至强者脱困,是以派遣门下弟子门下弟子前去寻找,但寻遍大陆也无所获?!?br />
    “前些日子出现的白日星现虽然不知道是有人突破时引起的星辉炼体,还是五年前脱困而出的那人恢复元气吸纳天地灵气而引起的,但也总算是我们提供了一个寻找的线索,所以,我们这些人派遣门下的弟子寻找一起白日星现的源头地,以图能够发现丝毫的线索,在敌方之前先一步确定他的身份,以决定我们应该采取怎样的对策?!?br />
    “原来如此!”听罢老者的解释之后,柳如龙恍然大悟,心中却是苦笑不已,他虽然已经想到自己引起的白日星现会引起极大的轰动,但他没想到因自己而引起的轰动居然如此之大,让大陆上的至尊级的强者都为之震动,更是让上古之战的双方都为之震动;更没有想到在五年前,自己刚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在大陆上引起了极大的轰动!

    若是让他们知道让他们万分在意与紧张的这两次轰动事件都是因为自己的无意识之举而引起的话,他们的表情会不会很精彩,自己不知道,但自己知道自己一定会被他们的门下的那些奔波劳苦的弟子恨死,……,想一想那种场景,柳如龙就不寒而粟,心中打定主意,在自己的实力不足之前,一定不能将真相告诉任何人!

    “不知老先生有没有寻到线索确定对方的身份?”柳如龙问道。

    “没有!”老者有些郁闷的说道,“老夫虽然发现源头就是在小友的这所小院内,但老夫只能感觉到这里存在的尚未完全消散的吸纳而来的灵气漩涡和星辰之力,却丝毫也察觉不到对方残留的丝毫气息!”

    柳如龙心中暗道,你若是能察觉到残留的丝毫气息那才是怪事!引动灵气漩涡、吸纳星辰之力的是隐藏在自己丹田内的那粒从盘古世界跟随自己而来的连自己都不知道来历的金色光点,根本不是修炼者!

    你连方向都搞错了,怎么可能有收获!

    当然,这些话柳如龙也就是在心里想想,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