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零二章 至尊战(三)
    “这里是小友的家,不知小友当时可有什么发现?”老者看向柳如龙满是期待的道。

    “让老先生失望了,小子当时恰好服用了一滴海髓液,正在修炼的紧要关头,没有注意到外界的变化?!绷缌敢獾牡?。

    老者闻言有些失望,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老者本以为有柳如龙在此,自己可以找到一些线索来继续追踪对方以确定对方的身份,却不料柳如龙当时服用了海髓液处在修炼的紧要关头,没能注意到外界的变化。

    但还不待老者心头的那一丝失望扩大,柳如龙接着说道:“不过,当时小子的爷爷和外公在旁边,看到当时的情况,也许老先生可以从他们看到的当时的场景里得到一些线索!”

    老者闻言,心中大喜,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连道:“不知两位老爷子现在何处,老夫也好前去向两位老爷子大探一二!”

    “外公现在不在我柳家,而是在唐家府邸,离这有些距离,不过爷爷倒是在府里,我唤人前去请爷爷过来,倒是不劳老先生前去了!”柳如龙道。

    “如此有劳小友了!”老者也不推脱,以他的实力和地位也是看在柳如龙的面子上尊称柳老爷子一声老爷子,虽是有求于对方,但既然柳如龙要着人去请柳老爷子过来,他也就顺势不推脱。

    “老先生客气了!”柳如龙道,然后唤来一名仆人前去请柳老爷子前来。

    “小友,老夫有一事想问小友,却又怕有些唐突,不知该问不该问?”老者在柳如龙遣人前去请柳老爷子之后,与柳如龙谈论了一会之后。有些犹豫的道。

    “老先生但问无妨!若是可以,小子定当解答!”柳如龙见老者犹豫的模样,知道老者所问可能涉及道自身的一些秘密,沉吟了一会儿之后,道。

    老者闻言会心一笑,对方只说:若是可以。定当解答,却没有说一定解答,分明是留有余地,答与不答,都是他自己说了算的;不过自己所问却也不是探听他的什么秘密,只是对他的修为有些疑惑,料来也无妨;便问道:“小友,老夫观你经脉通透、强韧,肉身强健。单以此而论可媲美王级强者,但体内却无一丝元力,不知这是何故?若是不方便,小友就当老夫没问过!”

    “原来是这件事??!”柳如龙笑道,“这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小子的身体出了一些问题,是以,体内的元力消失一空!当日小子服食海髓液之后,在修炼之中。感觉到体内的元力突然被一股吸力吞噬而去;听爷爷和外公说,当时小子正处于席卷而来的灵气风暴和星辰之力下方?!?br />
    “自当日之后。小子虽一直修炼,奈何体内重新炼化而来的元力总是消散而去,无法重新在体内积聚元力。不过,小子感觉到这种情况只是暂时的,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这话柳如龙说的半真半假。他当时处于席卷而来的灵气风暴和星辰之力下方,这是真;体内的元力被吞噬。也是真;他之后重新修炼而出的元力不是消散,而是被丹田中隐匿的那一粒金色光点吞食,但究其结果都是一样的,他体内的元力消失一空,单以结果而论。他也不算是说谎,只是讲述一个客观事实。

    说谎骗人的最高境界就是说的话真真假假,真中有假,假中有真,让人分不清那里是假!

    柳如龙不能将当时的真实情况告诉老者,就采用春秋笔法,笔则笔,削则削,将不能说的削减而去,挑选出能够说的,告诉老者。

    “哦,原来如此!”老者恍然大悟道,不过,他对于柳如龙体内不能积聚元力有些好奇,不由的说道:“小友,不知是否可以让老夫为你检查一下身体?”

    “如此,有劳老先生了!”柳如龙欣然道。说罢,伸出自己的一只手。

    老者也伸出他的一只手,搭上柳如龙的手腕,一小股元力夹杂着一缕神念从他搭着柳如龙手腕的那只手指尖进入柳如龙体内,然后沿着柳如龙的经脉在柳如龙的体内游走,查看柳如龙的身体……

    “奇怪,奇怪,奇怪??!小友的身体一切如常,怎么会无法再体内积聚元力?不通啊,不通!奇怪,奇怪,真是奇怪!”老者查看过柳如龙的身体之后不解的道。

    达到他的这等境界和实力,很少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想不通,而往往这种让他想不通的事情反而能为他带来实力提升的契机;可达到他这等实力和境界再想提升实力极难,能够为他带来提升实力的契机更是少之又少,极为难得。

    是以,这反而更是激发了老者的兴趣。既是为了把握这个也许可以提升他实力的契机,也是为了能够帮助柳如龙解决这个问题,让他能够早日开始修炼,提升实力!

    想了一段时间却怎么也想不通,老者有些犹豫的道:“不知小友能不能让老夫查看一下小友炼化而来的元力是如何消失的?”

    柳如龙见老者这犹豫的模样就知道老者所想,和他的顾虑。要想看看自己炼化而来的元力是如何消失,就必须是在自己运功修炼的时候,他的神念和元力也要在自己的体内沿着自己运动的路线跟随炼化而来的元力一起在经脉中流转。

    可是,武者修炼的功法是一个武者最大的秘密,让别人的神念和元力在自己运功修炼的时候,在自己体内沿着自己运动的路线跟随炼化而来的元力一起在经脉中流转,不啻于将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赤条条的站在对方面前,让自己最大的秘密赤果果的暴露在对方眼前,没有一丝秘密可言。

    即使是武者招收的继承自己衣钵的传人,也轻易不会让自己的衣钵传人在自己运功的时候以神念和元力窥探自己,更不要说别人了!

    这不仅是因为这乃是一个武者最大的秘密,而且也因为武者在运功修炼的时候,是一个武者防御最低的时候,最忌被人打扰;而且人体内运功的经脉对一个武者而言是极为重要的,但其相对于身体的防御来说反而是极为脆弱的,若是对方心存歹意,在自己运功修炼的时候,出辣手,干扰自己元力的运转,破坏自己的经脉,这个武者必是无疑!

    所以,让自己的神念和元力在别人运功的时候留在别人体内是武者的大忌。

    老者明白这一点,所以在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老者是十分的犹豫和矛盾。柳如龙也知道这些,所以,柳如龙在老者说完之后,一时也没有急于回答,反而陷入了沉默。

    一时间,房间内极为的寂静。

    良久,就在老者忍不住要开口放弃的时候,柳如龙开口说道:“再次有劳老先生了!”

    老者闻言,霍然抬头,看着柳如龙,眼中是一片极致的惊喜和感动;不管对方是处于什么目的,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也罢,但对方既然敢于答应自己的要求,那也是冒着极大的风险,顶着极大的压力,更是对自己莫大的信任,要不然是不会答应自己的!

    正是这份信任让老者极为惊喜与感动!

    柳如龙答应老者的要求也确实是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他相信以老者实力若是想要对自己不利,是没有必要如此的,毕竟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他就是直接动手,自己也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但老者却这样唐突的提出了这样说的一个对于武者来说是大忌的要求,柳如龙选择相信老者,答应了老者!

    就在两人准备开始行动的时候,柳老爷子来了。

    “爷爷,你老来了!”柳如龙喜道,然后,向柳老爷子说道:“这位老先生想向你打听一下前些日子出现的灵气风暴和白日星现的事情?!苯幼?,柳如龙向老者介绍道:“老先生,这就是小子的爷爷!”

    柳老爷子一见老者心中便是一凛,在他的感知中,老者就如同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老人一般,若是在外面遇到的话,根本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只会当他是一个普通的老人。但现在在这里见到老者就不一样了,这里是哪里?这里可是柳家,是自己的家,更是自己的大本营,防御之严密可想而知!

    可自己没有接到有陌生人前来的禀报,龙儿也没有出去,更不可能是龙儿带回来的人,那就只可能是对方自己进来的,却没有引起府里丝毫的注意!

    一个普通的老者能够悄无声息的避过家里的防卫,没有引起丝毫的注意,进入自己的家里?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自己家里的防卫情况自己最清楚,尊级以下的人休想无声无息的潜入。这位老者能够无声无息的进入,其实力最低也是尊级,而自己却感知不到对方的实力,那就说明对方的实力强于自己,凭自己现在的实力不足以发现对方的实力!

    “老先生想知道什么,在下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柳老爷子恭敬的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