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零七章 至尊战(八)
    人影狠狠的撞击在下方原始山林里,一时间地动山摇,烟尘漫天,整个山林都在人影的撞击下颤抖了几下。但在这般的撞击下,山林中所有的凶禽猛兽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就是连一声不满的鸣叫也不敢发出。

    在撞击山林的那道人影携带的强大威压下,所有的凶禽猛兽都龟缩在原地,将头深深的埋下,抱着自己的脑袋,身体更是瑟瑟发抖,只是偶尔发出一声极低的惊恐的哀鸣之声。

    山体在高空中飞射而下的人影的撞击下,出现一个近十丈方圆的深不见底的漆黑深洞,深洞的四周在那道人影的撞击下也是出现一道道恐怖的大裂缝,以深洞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也不知道延伸有多远……

    在人影从高空中飞射而下狠狠的撞击在山体上之后,一道苍老的身影紧接着从他倒射而出的那道空间裂缝中走出。

    这道身影须发皆白,面容苍老枯槁,容貌更是普通至极,丢到人群里丝毫也不会引人注意,但仔细看可以发现他的皮肤上有着一种湛然神光,显示着他的不同寻常;正是之前出现在柳家,然后在高空与黑袍人激战的宁姓老者。

    此时,他的周身散发着一种威凌天地的恐怖气势,似乎他就是那天那地,是那冥冥中主宰天地沉浮的天道的化身;天地本就是他的化身,亦或是他已化身为天地,掌控天地万物,主宰万物生灵的兴衰更迭。

    他周身的虚空在他散发出的这般恐怖的威势下似乎都是有些承受不住,他所处的那一片虚空及周边的空间扭曲了起来,犹如风吹过的湖面一般,荡起一道道的涟漪。扩散向四面八方,所有接触到这些扩散而出的涟漪的东西,纷纷爆碎开来。

    老者站立在高空之上,双眼中射出两道湛然神光,犹如两把天剑劈落向下方那个被之前摔落而下的那道人影撞击出的那个深不见底的漆黑深洞,又如九天神雷在漆黑的夜空中划过。驱走天地间的黑暗!

    “出来吧!你今天是逃不掉的!”老者看着下方的那个漆黑的深洞,漠然而又无情的说道。

    老者的话音刚落,漆黑的深洞中突然飞出一块块巨石,巨石上夹带着恐怖的能量波动,划破虚空,向着老者疾速的攒射而来。

    老者见状,冷哼一声,瞬间拍出无数道掌力,每一道掌力都拦截向一块巨石。

    “轰轰……”两者相击。天空上的轰鸣声密集的响起,连成一片,几乎连成一声巨大而长的轰鸣声。

    每一块巨石与老者拍出的掌力相击,巨石上携带的恐怖能量就会爆炸开来;每一块巨石就犹如一块威力巨大的炸弹,将老者拍出的与之相击的掌力炸得粉碎,虚空更是在这一块块巨石的爆炸下出现一道又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犹如无数史前怪兽张开它们的狰狞巨口。

    紧随着一块块攒射向老者的巨石之后出现的是一道一身黑袍罩体的身影。

    此时,他身上的黑袍已经变的破破烂烂。再也无法遮挡住他的面容,露出一张妖异而惨白的脸庞。是那长年生活在阴暗中,接受不到阳光照射而形成的惨白。

    这道身影刚刚出现在深洞之外,就趁着老者被巨石阻挡的这片刻时间,瞬间向着远方飞速而逃,眨眼间就已经在数里之外,然后化为一个小黑点。已经快要消失在天际。

    老者将攒射向自己的巨石全部阻截下来之后,黑袍人已经成为天际的一个小小的黑点,即将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哼!”

    老者冷哼一声,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向着黑袍人逃跑的方向直追而去。留下高空中漫天激射肆虐的能量乱流和正在渐渐愈合的一道又一道空间裂缝。

    两人虽然已经离开。但下方山林已经安静,山林中的凶禽猛兽依旧龟缩在原地,将头深深的埋下,抱着自己的脑袋,身体更是瑟瑟发抖,连一声压抑的极低的哀鸣也不敢发出。

    ……

    两人一追一逃,转眼间已经距离他们之前战斗的地方有上万里之遥了。

    前方飞逃的黑袍人感觉到后方犹如跗骨之蛆般紧紧跟随而来,并不断拉近距离的老者,他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来,他知道他自己今天可能是凶多吉少,逃不掉了!

    之前在明月城上空的时候,因为他轻敌的缘故,再加上老者的实力的确是远远的超过他,他不是老者的对手,所以一上来就被老者击伤。

    虽然伤得不重,但他知道自己再纠缠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甚至自己有可能栽在这里,所以,他当机立断向下方的城池出手,引的老者解救下方的城池,而他则借机撕裂出一条空间通道离开。

    可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老者居然能够赶在他撕裂出的空间通道完全闭合前,将其重新撕裂,然后进入空间通道追赶他,并硬生生的将他从空间通道中轰了出来。

    之后,虽然他出其不意的以巨石攒射老者,阻挡住了老者一瞬,让自己有机会可以逃离,可是他没有想到老者的速度居然那么快,自己怎么也摆脱不了。

    既然逃不掉,那就只有死战,就是拼着身陨,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正在飞逃中的黑袍人眼中厉光一闪,心中瞬间有了决断。

    一柄闪烁着森寒光芒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剑身光可鉴人,一股几可割裂虚空的凌厉气息透过剑身在长剑周身弥漫,剑身上更是有着莹莹宝光弥漫,一看就是一柄难得的神兵利刃!

    宝剑在手,黑袍人的气势陡然间变得凌厉起来;同一时刻,黑袍人原本往前疾速飞行的身子陡然间化作一道恢弘凌厉的剑光向着后方紧跟而来的老者疾刺而去。

    这一剑不仅威力极大,速度极快,而且出剑的时机更是把握的极为微妙,出乎老者的预料之外。

    正在后方追赶黑袍人的老者,虽然料到对方会想方设法的摆脱自己的追踪,但却没有料到对方会采取这样的方式。只见前方的黑袍人陡然间化作一道惊雷掣电一般的剑光奔腾而来,发出尖锐的呼啸,似乎将长空一起割裂。

    老者见状,不敢怠慢,功聚右拳之上,然后,右拳全力击出,迎向疾刺而来的那道剑光。

    剑光一闪而至。老者的拳头与剑光正正的迎击在一起。

    这一刻,时空仿佛静止了一般,剑光与右拳凝固在一起,没有丝毫的能量涟漪溅射而出,也没有因剑光与右拳撞击在一起而产生丝毫的声音。

    “啵啵?!?br />
    片刻时间之后,有着极为细微的声音响起。声音虽然细微,可是在这片仿佛凝固了一般的寂静空间之中却是显得如此的响亮与刺耳。

    可以看见以剑光与右拳凝固在一起的那一处虚空为起点,一道道细微漆黑的空间裂缝向着四周绵延开来,眨眼间遍布方圆百丈的虚空之中,犹如一块布满裂缝的玻璃。

    紧接着,轰的一声,狂暴的能量乱流从剑光与右拳的交击出爆发出来,两人也随着这股能量乱流,流星般斜斜的向着身后的虚空中倒飞而去。

    在两人倒飞出去的同时,那片布满空间裂缝的虚空再也坚持不住,也随之碎裂,一块块晶莹的空间碎片四散飞落,然后逐渐的消失,在原来的地方出现一个方圆百丈大小的空间黑洞,疯狂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在它吞噬周围的一切的同时也在逐渐的缩小,这是被天地之力缓慢的修复的结果,只是这个空间黑洞太大,不是一时半会就能修复完成的。

    倒退千丈之后,老者稳定住身形,他脸上微微扭曲了一下,压下体内有些翻腾的气血,抬起手来,目光深沉的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在他的拳棱上,清晰的有着一道血痕,一缕鲜血缓缓的流下!

    虽然他的实力远远的超过对方,也是有所准备,但对方的这一剑太过突然,出乎了他的预料,还是不可避免的受了一些小伤。不过,这只是微不足道的皮肉小伤,丝毫也不影响他实力的发挥。

    而发出这出乎预料的一剑的黑袍人就没有这么好运了,他自身的伤势就要严重得多了!

    黑袍人同样倒退了上千丈远才勉强的稳住身子,不过一股股的鲜血却是不断的从他嘴中涌出,脸上更是用上一抹极为鲜艳的潮红,让他看上去更加的妖异。

    黑袍人刺向老者的这一剑虽然出乎人的预料之外,但却没有取得他想要的结果,反而是他自己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他原本是希望自己的这一剑能够有所建树,若是能够击杀紧追自己不舍的老者,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就算是不能击杀他,也要让他受伤,不能发挥出去全部的实力,让自己有机会可以逃脱。

    却没有想到对方早有防备,在紧追自己的同时也没有放松警惕,自己的这一剑虽然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但有所防备的他还是成功的抵挡住了自己的这一剑,只是受了一道无关紧要的皮肉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