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一十章 至尊战(终)
    宁无情与黑袍人此刻疯狂的对撞在一起,两人的化出的千千万万的幻影在一阵‘啵啵?!纳衾锘ハ喽宰?,互相抵消,但两人都没有后退!

    两人的力量截然不同!你收,我就放!你放,我就吸!你往里来,我往外走,不管如何,无论怎样,死对头!

    蓦然间,黑袍人大喝一声,集中全身的精气神,以全身的精气神化作一道惊天剑光,长剑挟着雷霆万钧之势,竟然被他抡圆了当做大刀使,双手握剑,当头狠狠一剑劈落!

    这一剑出来的时候,天空中的太阳,似乎恐惧的闭起了眼睛一般,天地之间,一片黑暗!无匹的霸道,竟然将整个空间的空气猛地抽空,四面八方,向着中间倾斜过来!

    这是他一生中所发出的最巅峰的一剑,是极尽升华之后的一剑,虽不知道会不会是空前绝后的一剑,但这是空前的一剑是绝对的,至于会不会是绝后的一剑,就要看他能不能从宁无情的手下逃得性命了!

    剑光划过天空,拖着一条黑色的尾巴,那是被剑光割裂的空间裂缝,若是有超级高手在旁边看到一定会大惊失色,剑光划过之后破碎的空间虽然消失,但却不是被天地之力修复,而是直接的泯灭消失!

    一剑泯灭空间!一剑之威,可至如斯,实在是可惊可怖!

    “好剑!”感受到这一件的威势,宁无情大喝一声赞叹道,心中却是猛的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他从这一剑上嗅到了危险的气息,这一剑让他寒毛都倒竖了起来,一股极致的危险的感觉袭上他的心头,让他似乎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这一剑。他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唯有硬拼一途。一旦躲避立即就会处于下风,被对方趁势猛攻,随时都有重伤,甚至身陨的可能!

    宁无情心中凛然。不敢大意,体内玄功极速运转,脸色冷凝如冰,神与气合,气随精行,精气神灌注拳中,双拳齐出!

    双拳出,拳芒盛烈,却没有一丝的劲气扩散而出。轻飘飘的缓慢的印向前方,仿似一个只是好看的花架子一般,但面对黑袍人如此威力惊天的一剑,宁无情会出这样一招虚有其表的昏招?当然不会!之所以没有一丝的劲气扩散而出,那是因为双拳击出的时候,拳上的劲气已经极致的内敛起来!

    随着劲气内敛着往前推移,双拳所过之处,所有东西。包括空间,一概粉碎。远离!而空间似乎也有一部分在双拳划过之后,泯灭消失!

    一剑双拳,一快一慢,却同样的威力强绝,神威莫测!

    但两人却都是脸色冷静,平静。

    四道目光在这一刻隔着空间对在一起。都是相同的冷酷。恒定!目无表情!

    但两人都知道,这一击,将决定胜负!或两败俱伤,或你死我活,或两败俱亡!

    打到现在。两人都摸清楚了对方的底子:大家势均力敌,旗鼓相当!这样打下去,短时间内是无法分出胜负输赢的,只能是平白的消耗时光!

    可是黑袍人的实力是他燃烧自身精血强行提升上来的,无法如同宁无情那样长时间的持续战斗,这样拖下去吃亏的他自己,所以他不愿意再拖下去,全力以赴。速战速决!越快越好!

    而宁无情虽然知道黑袍人燃烧精血强行提升的实力不可能持久,只要他拖下去,胜利就一定是属于他的,但是同样也知道这一点的黑袍人,却是不会给宁无情拖下去的机会。

    高手过招,争的就是那一线先机;抢得那一线先机就能在战斗中占据上风,继而将自己占据的上风逐渐的转化为绝对的优势,然后以取得的绝对优势碾压对手,取得胜利!

    说时迟那时快。一剑两拳!轰然对在一起!

    狭路相逢勇者胜!强者生死相搏更是如此!

    一旦一方有那么一丝丝一微微的顾忌或分心,立马就会被对方抓住时机,被对方以摧枯拉朽之势破灭所有的抵挡,迎来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毁灭性打击!

    一剑两拳对撞在一起,周围的空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两人剑拳碰撞处涌来!没错是周围的空间向剑拳碰撞处涌来!空间在两人拳与剑的对碰下泯灭!

    拳与剑刚一对碰,两人的身子就忍不住的同时颤抖起来,一股股的血液不断的从两人口中涌出!

    黑袍人的眼中闪出惊讶的神色,随即变成震惊的神色,然后变成一丝恐惧,继而就是一片震骇!他只感觉到,自己的长剑与宁无情的右拳碰撞在一起的同时,有一股恐怖的力量,透过自己的宝剑,从宁无情的拳头上传来,猛地撞上了自己。

    宁无情竟然留了后手?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

    黑袍人来不及仔细考虑,苦苦的支撑!因为……这一刻,他体内正在燃烧的精血,竟然被这一股力量压制住,虽然依旧在燃烧,但与之前已不可同日而语!若之前乃是熊熊燃烧的篝火,那现在就是黑夜中取暖燃烧的火堆!

    体内的力量虽然已经满溢,但却在急剧的消耗着,有一种后继乏力的感觉!这才只是因为抵住了宁无情的右拳,而他的左拳却还没有落下!

    宁无情的左拳在黑袍人的眼中急剧扩大,黑袍人脸色狰狞,披头散发,满脸的血污,如同从九幽地狱中逃出的恶鬼一般;有心想以宝剑抵挡,但宝剑已出,收不回来!剑拳接触,躲闪不及,也无能躲闪!

    这一刻,黑袍人疯狂的大吼一声,拼命催动体内力量迎击!连续两口精血夹杂着两股浓郁的生命精元被他喷吐而出,分别化作一个血光缭绕的血色盾牌和一柄血光缭绕的血色利剑,挡在宁无情击来的左拳之前,同时拼命的将身子侧了一侧。

    “轰!”血盾在与宁无情的左拳接触的一瞬间轰然爆碎,化作漫天的血雾。同时,黑袍人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脸上猛然涌上来一股潮红,七窍中同时喷出浓浓的血雾,随即,宁无情的左拳才迎向血盾之后血剑。

    看似同时,但终究还是被黑袍人腾挪出来了一丝差距!就是这一丝差距,却终究已经不是同时!

    就是这一丝的时间,让黑袍人有机会使组成血剑精血燃烧起来;血剑缭绕着血色的火焰,威势大盛,烧的天空都塌陷了,继血盾之后,与宁无情的左拳狂猛的对撞在一起。

    “噗!”血剑爆碎,黑袍人与宁无情同时身躯狂震,但宁无情一震之后,身子一个后仰,就稳稳的站住,一口鲜血却是忍不住的喷了出来。而黑袍人脸上却又是一片紫一般的红,身躯震颤了两下,终于忍不住,一口口鲜艳的血,夺口而出!同时,身子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了去。

    每退一步,他的身子就颤抖一下,吐一口血,再退一步,长发飞舞而起,凌乱的飘扬,再吐一口血,退出九步,才终于在空中站定。脸色依然淡然,眼神依旧平静,如秋水寒潭,抬头,看着宁无情。

    对撞的震荡力量,此刻才疯狂的涌起,向着四周扩散。

    地面上,数千里内所有的山水草木,整个的离地而起,向着四面八方,疯狂地奔跑翻滚出去,下面,居然从山川密布,一下子变成了一马平川,一眼望不到边!

    是的,海啸,从四面八方不管哪一个方向,只要迎面看上去,面前就是海啸!绝不是幻觉!只不过,是石头沙土组成的海啸!山呼海啸的声音终于退去,留下一片平原。

    宁无情当空而立,左拳上有着一道伤口,露出莹白的指骨,鲜血一滴滴的从伤口中滑落,显然是在与燃烧的血剑的对撞中受了伤。

    收回左拳,宁无情看着左拳上的这道伤口,眉头微皱,玄功流转,一股血色的烟雾从伤口上逼出。伤口处血肉蠕动,瞬间痊愈,恢复如初。

    从伤口上逼出的那股血雾,仿若有着自己的意识一般,在宁无情面前的虚空中不断的变幻着形状;一会化作一条毒蛇,咝咝的吐着蛇信子;一会化作一只毒蝎,狰狞的蝎尾上毒钩闪烁着幽光,灵动的摇摆着;一会化作……

    虚空在这股血雾的腐蚀下,咝咝作响,冒出一缕缕的白烟……

    宁无情看着这团血雾,再次皱起了眉头,挥手间,一道能量将这团血雾包裹,然后双手结出一道道印诀,打向被包裹住的血雾。

    血雾随着宁无情打入的一道道印诀,剧烈的翻涌起来,有着痛苦的嘶吼声传出,并不断的撞击着包裹住它的那层能量膜,却怎么也奈何不得那层能量膜,反而被逐渐的炼化,化作一缕缕的白烟,逐渐的消失。

    将这团血雾炼化之后,宁无情冷冷看着对面的黑袍人。

    黑袍人站立在地面之上,周身再无丝毫的气势,尽显虚弱,但绝代高手的风范依然尽显;看着宁无情,咧嘴一笑,一股股的鲜血随之涌出,本就妖异而惨白的脸色此时更显苍白和妖异,再加上满脸的血污,更是显得狰狞异常,比之九幽地狱中的恶鬼也不遑多让,“你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