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巫门(四)
    吃饱了,这些小家伙一队一队井井有条地离开饭堂,精神振奋的开始了他们一天中的学习和训练。

    训练和学习的时候,这些小家伙格外的卖力和用功,人人心中均是想着:少爷就在一旁看着呢!我一定不会让少爷失望的!……

    柳如龙在一旁看着这些小家伙的训练和学习,满意的点了点头,对一旁的柳一吩咐了一些事情之后,就和残老离开了。

    就在柳如龙和残老来到绿林山庄的时候,杨安也在召集自己麾下的人手,按照柳如龙的指示,开始安排流云宗交代下的任务。

    杨安一一点指麾下武者的姓名,安排他们一个又一个任务……

    将所有的任务全部安排完毕之后,杨安目光灼灼的看着下面的所有人严肃的说道:“各位,这次的任务十分重要,不能出丝毫的纰漏,希望各位能够小心小心再小心,圆满的完成任务!”

    “是,统领大人!”下方的人见杨安如此的郑重与严肃,顿时知道这次的任务非同寻常,全部心中一凛,郑重的应道。

    “各位,下去好好的准备吧!本统领先在这里祝贺各位马到功成!”柳如龙向下方的人说道。

    “些统领大人,我等定然不会让统领大人失望的!”下方众人轰然应道。然后徐徐退出这间密室,开始回去准备、安排各自的任务。

    “副统领,你留一下!”杨安向走在最后的副统领说道。

    “统领大人有什么事?”副统领闻言一愣,停了下来,疑惑的问道。

    他与杨安的关系一般,都是出身流云宗,只是修为不如杨安。所以,才是副统领,但他对杨安一直不服,暗中多有较量,想取代杨安成为统领,只是一直没有成功。

    如今。见杨安将这么重要的任务全部安排给自己的人,心中虽然有些疑惑,这会不会是他故意设的局?但这一疑惑也只是在他心中刚一冒头,就被他果断的压下,这可是宗门下达的任务,他怎敢动手脚!若是任务失败,倒霉的是他杨安!将任务交给我的人,该担心的是他杨安,而不是我!

    现在听杨安喊自己。让自己留下,心中更是奇怪,不知道他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但自己也没有什么好怕的,就留下来,看他葫芦里到底买的什么药!

    “副统领,宗门交代的任务就交给你全权负责!”杨安诚恳的说道。

    “统领大人,你……”副统领不解的问道。他完全被杨安给弄的迷糊了。

    “宗门密令,我有另外的任务。需要离开一段时间,所以,这次的任务需要你全权负责!”杨安不带副统领问出他的疑惑,就打断了他的话,解释道。

    “原来如此!”副统领心中原本仅存的一点疑惑也在杨安的这番解释下消失的一干二净,怪不得他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我。原来他是有别的任务,顾不上这个任务!

    顿时,大义凛然的说道:“统领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完成任务!”

    “那就有劳副统领了!”杨安说道。

    “统领大人客气了,这是我分内的事情!”副统领一脸笑意的说道。然后,他有些犹豫的说道,“统领大人,不知道你的任务是……,若是方便的话,我手下倒是还有一些人可用,说不定能帮得上统领大人的忙!”

    “多谢副统领的好意,本统领手下的人手够用,副统领还是先想办法完成宗门交代的任务吧!”杨安客气的拒绝道。

    “既然如此,那就祝统领大人一切顺利!”副统领笑着道,然后就告辞离开了。

    离开了这间密室之后,副统领原本笑意盎然的脸庞顿时阴沉了下来,阴寒的眼神恶狠狠的看向已经关闭的密室之门,良久,冷哼一声之后,转身离去。

    杨安在副统领离开之后,依旧是笑意盈盈的,只是在他的眼神深处有着一抹毫不掩饰的得意,喃喃自语道:“现在是时候抽身而出了!这个笨蛋,还不知道他的还日子要到头了!”深意极低,就是有人在他的旁边,也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

    ……

    时间静静的过去了一个月。

    这一个月,明月城极为的平静,没有再出什么大的事情,但柳如龙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将是疾风骤雨,整个明月帝国甚至会因此而变天!

    但这一切都没有柳如龙什么事,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柳如龙夜乐的清闲,不会到处宣扬即将发生什么事,即使他到处宣扬即将发生的事情,也不会有人相信的,反而会平白的引人怀疑,自己有何必如此?

    安静的看戏岂不是更好!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带着他的心腹属下以绿林山庄庄主这个全新的身份入住绿林山庄,山庄里的少年和孩子全部由他们接手,根据柳如龙制定的训练方法训练,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所有的少年和孩子全部都达到了柳如龙的要求,这一点大大的出乎了柳如龙的预料之外;不过,这却是让他极为的惊喜!

    入夜之后,柳如龙在残老的带领下,悄悄的来到了绿林山庄。

    开始了历史上第一次,相关人员的全体总召集!或者说,一个所有人集体的大型会议!包括杨安和他的属下,包括那些孩子。

    主持者,柳如龙。

    一队一队的少年,孩子,从外面鱼贯进入。按照一定的顺序,按照特定的方位坐下。

    每个人都是一身崭新、和体的衣服,特别的精神。

    这里的五千多人之中,几乎所有的少年和孩子,一生之中都是在进入绿林山庄之后第一次穿上属于自己的、全新的、舒服的衣服!也是在进入山庄之后,不用再为每天吃饭而发愁,而且吃的是他们以前想也不敢想的美味!

    所有人脸上都很激动,发自心底的激动。

    人员报数、点算完毕,共计五千一百三十九人,无人缺席,全体出席。

    所有人都聚集到在这里,却是满场鸦雀无声。

    每个人都很珍惜自己现在的生活。

    现在,不是出声的时候。

    不敢出声!

    不能出声!

    万一若是惹怒了少爷,那可就不妙了。更对不起人家对自己的救助……

    人总是有良心的!

    尤其是对那些知恩图报的人!

    柳如龙坐在最高处,一审衣袍在风中飘动,便如磐石一般,似乎能够永远如此存在下去。

    看到了柳如龙,下面五千多人的眼睛几乎在同时炙热了起来。

    就是这个人,是我们的主人!就是这个人,将我们自深渊之中拉了出来!就是这个人,给了我们现在乃至未来的希望!就是这个人,是我们的……恩人!终其一生,我们都要为他战斗,要竭力维护他的一切!

    这一刻,众人心中自然而然的升起来这样的思想意念。

    只是最单纯的,最纯粹的感激感恩而衍生出来的忠诚,直达灵魂深处的忠诚!

    这种思想,在这个时间点,不自觉的从他们内心深处萌发,就像一粒种子,在他们内心深处,灵魂深处,生根,发芽,随着他们的成长,而茁壮的成长,最终成为一棵参天大树,无人可撼动,他们对柳如龙的忠诚也因此而无可动??!

    在众目睽睽之下,柳如龙缓缓地站了起来。在他站起来的这一刻,在下面的不管是什么人,都不由自主的将胸膛挺了挺。

    这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而造成这种行为的唯一目的,或是说想法就是一要在这个人面前,展现自己最美好、最有价值的一面!

    “这次召集大家来,有几件事嘱咐,而最主要的是要和大家说说话,聊聊天?!绷缌艉芷骄?,平静得有一种理所当然平静的微妙感觉。

    此时此刻却又流露着一股子权威的味道。

    “第一点,相信你们中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何要将你们收容在这里,有此怀疑不足为怪,这是人之常情。也许你们中有些人已经猜到我要干什么了,没错,我就是要从你们中挑选一些人出来,培养我的势力!”

    “你们也应该发现了,以前和你们一起行乞的一些同伴突然消失,或是被人带走了,他们到哪里去了?你们也应该知道一些,他们被人调走了,有武学天赋的会被培养成家族护卫和死士,没有武学天赋但长相清秀俊美漂亮的会培养他们的各种才艺,让他们长大后,或沦落风尘,成为敛财的工具,或成为加深与别人活势力的礼物而送人!”

    “这也就是你们中的一些人千方百计的掩盖自己相貌的原因!”

    下方的那些少年和孩子中的一些人低下了头,显然是被柳如龙说中了他们的心事。

    柳如龙自顾自的继续说道:“你们所有人现在之所以能在这里,没有被别人调走,那是因为你们都是淘汰者,都是别人认为的垃圾,没有培养价值,当然我也不排除你们中有一些拥有不俗的武学天赋,只是别人没有发现而已,但不可否认的是,你们被所有人都当做垃圾一般的抛弃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