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暴怒
    明月城的大街上,一辆豪华的马车疾驰着。

    马车内,唐婉一脸的焦急,手紧紧的抓着在她身旁的柳惊涛的手;柳惊涛反握着唐婉的手,轻轻的安慰道:“不用担心,碧月她不会有事的!我那未出世的外甥也不会有事的!”

    也许是柳惊涛的安慰起了作用,唐婉虽然依旧焦急,但也慢慢的放松了一些,也心安了一些,感激的看了柳惊涛一眼,道:“涛哥,谢谢你!”

    今天早上,刚吃过早饭大约刚过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突然有消息传来,说:唐家的少奶奶黄碧月突然间肚子疼!

    这可急坏了唐婉,孕妇肚子疼这可是大事!说不定会导致孕妇流产!

    唐家盼了好些年,如今终于将有子翤,这若是流产了,对唐家的打击可是极大的!

    唐婉当即就离开柳家,赶向唐家;同样得到消息的柳惊涛陪同唐婉一起赶向唐家。

    这时的明月城的街道上也就三三两两,稀稀疏疏的几个行人,马车全力奔行也不用担心街道上的行人会因此躲避不及而被伤到!

    街道前方的一处阴影中,两个人隐藏其中,看着越来越近的疾驰而来的柳家马车,眼中满是凝重,却也难掩眼眸深处的那一抹兴奋;这辆马车就是他们今天的目标,他们的目标很简单,就是破坏这辆马车!

    马车疾驰而来,看着眼前的马车,两人心中计数,“一,二,三!”

    两人眼睛猛地一亮。心中大喝一声“放”!早已准备好的暗器无声无息射向刚好从他们面前疾驰而过的马车。

    暗器出手,他们看也不看结果,不知道是对自己有信心还是害怕一击不中,被人发现,总之,他们暗器出手之后。立刻,马上快速的悄无声息的离开……

    一把极为微小的毫针从一人手中激射而出,全部射中拉车的健马身上,健马吃痛,长嘶一声,猛地迈开马蹄,卖力的狂奔起来……

    另一人将手中的暗器射向马车的车轴,车轴应声而断,车轮抛飞而去。马车猛地歪倒在地,被狂奔而去的健马拖在地上……

    两者几乎不分先后的同时发生。

    赶车的车夫在车轮抛飞,马车歪倒在地的时候,一时不查,也猛的被远远的抛飞而去,摔了个鼻青脸肿!

    马车内,唐婉和柳惊涛也被这突然的变故弄的措手不及,身子随着马车的歪倒而撞向马车的一侧。但高手毕竟是高手,已达王级的他们。反应是十分迅疾的,立刻破车而出,安然无恙的飘落到街道上,看着疾驰而出的马车,皱眉不已。

    这一切都发生在兔起鹘落之间,极为的迅疾。街道上的行人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发出一阵阵的惊呼声。

    “少爷,少夫人,你们没事吧?”车夫从地上爬起,来到柳惊涛和唐婉身旁。询问道。

    “我们没事!”柳惊涛说道,“我们先赶去唐家,你回去将伤势处理一下,再让人赶一辆马车到唐家接我们?!?br />
    “是,少爷!”车夫恭敬的应道。

    “婉儿,我们就这样赶过去?”柳如龙询问唐婉道。

    “嗯,涛哥,我们赶紧赶过去吧!”唐婉点了点头,催促柳惊涛道。

    两人运起体内的元力,如一阵狂风卷过大地,瞬间消失在街道的尽头,飞速的向着唐家赶去,速度极快,不比之前疾驰的马车慢上多少……

    柳惊涛和唐婉风一般的冲进唐家的大门,留下大门前的门子一阵瞠目结舌的愕然,良久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一人向身边的同伴愣愣的问道:“刚刚进去的是大小姐和姑爷?”

    “大概,也许,可能,好像,似乎是的!”一旁的同伴无意识的回答道。

    “可大小姐和姑爷怎么看上去有些狼狈,而且是飞奔着来的?”另一人小声的嘀咕道。

    “谁知道呢!这不是我们该知道的,还是都打起精神,守好自己的岗位吧!”又有一人开口说道。

    众人默然。

    ……

    “爹,娘,碧月怎么样了?”飞奔到内堂后,看到唐老爷子和唐老夫人,唐婉着急的开口询问道。

    “是啊,爹,娘,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怎么样了?”柳惊涛也开口询问道。

    “婉儿,惊涛,你们来了!”唐老夫人说道,“吃过早饭之后,碧月这孩子感觉到她肚子不舒服,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就开始疼了起来。不过,幸好没事,赵先生说,只是吃了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不碍事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唐婉听唐老夫人这么说,顿时就放下心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弟弟不在这,她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自己的弟弟,不由得奇怪的问道:“弟弟呢?”

    “你说小风啊,他在照顾碧月呢!”唐老夫人笑着说道,“刚刚碧月出事,小风急得够呛。现在赵先生开了一些药,碧月吃下睡下了,他就在旁边照看着!”

    “弟弟居然也懂得照顾人了?”唐婉惊讶的道。

    “呵呵!”唐老夫人笑着说道,“他毕竟都是要当爹的人了,也该长大的!而且,他也怕碧月再出什么事!”

    唐婉在一旁点头赞同,她对自己的这个弟弟还是很了解的,知道自己弟弟的脾性,有此表现也不为奇。

    “惊涛,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唐老爷子见一旁想要开口说些什么的柳惊涛说道,然后,看着他身上有些狼狈的模样,皱眉问道:“还有,你和婉儿你们俩怎么这番模样?”

    “对啊,惊涛,你和婉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狼狈?”唐老爷子这么一说,唐老夫人饿顿时发现了唐婉和柳惊涛狼狈的模样,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爹,娘,没什么事情!”柳惊涛说道,“我们来的路上,马车出了点事?!?br />
    “你和婉儿没什么事吧?”唐老爷子关心的问道。

    “谢谢爹关心,我和婉儿都没事!”柳惊涛说道,“爹,娘,家里的饮食一直不是都很注意吗?现在碧月有孕在身,饮食更是注意,怎么还会吃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是啊,这也正是我奇怪的地方!”唐老爷子说道,“家里的饮食一直都很注意,却没有想到还是出了这样的事!我刚刚接到消息,昨天夜里,胡家和周家已经怀有身孕的大少奶奶都被毒虫咬伤……”

    “爹,你是说……他们动手了?!”唐婉在一旁说道。

    “不错!”唐老爷子脸色阴沉,“你们在来的路上,马车出事们应该也是他们动的手脚!”

    柳惊涛和唐婉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之前他们也没有多想,现在听唐老爷子这么一说,他们顿时也想起,自己坐的马车怎么就那么巧的在路上突然出事?要知道,自己坐的马车无论是质量还是日常的维护和保养,都是绝无问题的,按理来说,是绝无可能出事的,但他偏偏在今天自己来这的路上出事了,若不是自己反应及时,那后果……

    一想到那种后果,柳惊涛和唐婉的脸色更加阴沉了!

    “一直都在防备着他们再出暗手,却是没有想到还是中招了?!碧评弦犹鞠⒌?,“不过万幸的是,还好都没有出事!只是敌暗我明,以后一定要多加小心才是,不要在给他们以可趁之机!”

    “只是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将查出,然后歼灭他们!”

    “可惜我们查不到对方的丝毫线索,不知道对方是何来历,藏身何处,就是想歼灭他们,也是有心无力!”

    一众人叹息不已,对此却也是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

    明月皇宫,御书房内,月无涯正在处理军国大事。

    突然,一名执事太监快步跑了进来,急声说道:“皇上,皇后娘娘出事了!”

    “皇后出事了?”月无涯眉头皱起,问道:“皇后出了何事?现在怎么样了?”

    “回皇上,刚刚皇后娘娘在御花园游览,行至揽月楼的时候,突然有刺客以暗器行刺皇后娘娘,幸好被随行的侍卫察觉,挡住暗器,皇后娘娘无恙,只是受了一点惊吓,已经宣太医院的医师前往皇后娘娘的宫中查看?!敝词绿啻鸬?,“而刺客见行刺未果,事情败露,逃脱未果,服毒自尽了……”

    “好,好,好!”月无涯闻言后,暴怒道,“朕这防卫森严的大内寝宫之中居然会有刺客出没,意图谋害皇后,居然还差点成功了,嘿嘿,这岂不是说,随时都有人可以来到朕的身边来行刺朕了?”

    “来人,传旨!”月无涯突然怒喝道。

    “奴才在!”感受到皇帝陛下的怒火,下面的执事太监赶紧出来应道。

    “去问问朕的禁卫军统领和大内侍卫总管,他们这护卫皇宫是怎么护卫的?刺客居然都能进入这禁宫之内,行刺皇后!让他们给朕彻查此事,三天之内,一定要给朕查出一个结果来,如若不然,提头来见!”

    “奴才领旨!”执事太监领旨而去。

    “你们都下去吧!”月无涯说道。

    “是,奴才告退!”御书房内随侍的宫婢和太监们领命退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