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孙老刚从密道之中出来,还未来得及站稳脚,更未来得及换一口气,正是出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微妙时刻,突然,四面八方一道道剑气刀芒恶狠狠的向着他攻来,丝毫没有留手的余地。

    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虽然人人都没有留手,但他们的修为与残老相差实在是太大,即使是在孙老处于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微妙时刻,但依旧无法对孙老造成什么威胁,只是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孙老稍微的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自己刚一出来就会被人攻击,更没有想到这些攻击自己的人居然会是自己安排在外面的那些人。

    看着这些攻击向自己的人,孙老眼中寒光大盛,就要下狠手解决掉这些人,突然,看见这些人的表情,心念转动,转瞬间就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看来他们是将自己当成从下面逃脱出来的漏网之鱼了!

    孙老眼中的寒光消失不见,满意的点了点头,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的笑意,收回了即将出手的绝大部分的强大力量,从容的将他们的攻击一一化解……

    所有人的攻击都被轻易的化解,让他们都被镇住了,这是多么强大的实力??!对方若是想要抹杀自己这些人的话,应该也是能轻而易举的的做到吧!但他为什么只是化解自己等人的攻击,而没有趁机将自己这些人抹杀?

    若是说不想浪费时间的话,也不对,以他的实力,在化解攻击的时候,可以趁机将发动攻击的那人抹杀掉,不会浪费他丝毫的时间。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这是为什么?

    “大人……”

    终于,有一个人在孙老将他的攻击化解之后,看清了来人的脸,人出了孙老的身份,惊恐的喊出声来。

    “唰……”

    所有人听到这声喊叫之后,惊愕的抬起头??醋懦≈醒氲哪侨说拿嫒?,冷汗不自觉的冒了出来,只感觉自己的双腿一软,噗通,噗通,……,他们纷纷跪了下来,惊恐的道:“大人,我们……我们……”

    “嗯。你们很不错!”孙老赞赏的说道,“下面已经结束了!我有事,要先回去,等他们将下面打扫完毕之后,你们就和他们一起回去吧!”

    说完之后,不待他们有所反应,孙老已经身影一动,向着皇宫的方向飞行而去。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只留下跪在地上的呆滞的一群人……

    “大人就这么走了?没有怪罪我们?”

    “我们攻击了大人。大人没有怪罪我们?!”

    “……我们没事了?……”

    “……”

    孙老走后,跪在地上陷入呆滞的一群人,渐渐恢复过来,议论了起来,似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们没有想到自己攻击了自己的上司。一位尊级强者之后,对方没有计较,而自己居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但不管怎么样,孙老没有计较,自己现在还活着。这是不争的事实!……

    片刻之后,密道的出口再次打开,一群重伤的人走了出来,看着这群重伤的人,就连两位王级高手都伤成这个样子,这些留守在密道出口的人心中凛然,从这些人的伤势上,他们可以判断出下面的战斗的惨烈程度……

    再次过去两刻钟时间,留在下面打扫的人押着一批俘虏出来了,为首的一位王级强者,一出来,就问道:“大人在哪?”

    “大人说他有急事,已经先回去了!大人让我们自行回去!”留在密道外的那些人中的首领说道。

    “既然如此,那你们就一起回去吧,我有事情呀向大人禀报,就先行一步了!”这位王级高手说道,然后,如飞而去,先行离去了。

    ……

    在副统领身死的同时,流云宗,一间密室中,摆放着的密密麻麻的魂灯中的一盏魂灯突然熄灭,负责看守魂灯的弟子发现了这盏熄灭的魂灯,顿时吓的亡魂皆冒,宗门内一位王级的长老陨落,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这名弟子立马飞奔而去,向宗主禀报这件事情……

    “你说什么?一位王级长老的魂灯熄灭了?”流风脸色阴晴不定,流云宗的实力虽然强悍,高手众多,但王级高手也不是很多,是宗门的高端战力,任何一名王级高手陨落都是极大的损失,而且现在宗门的王级高手大都在宗门之中,没有外出,他们是不会陨落的,除了……

    流风的心中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但还是抱着万一的希望问道“你记不记得熄灭的哪盏魂灯的位置?”

    这名弟子闻言一愣,但还是清楚的说出了那盏魂灯的位置。

    听罢之后,流风心中猛的咯噔了一下,暗道一声果然是出事了,挥手让这名弟子退下,不要声张此事之后,流风来到窗前,看向明月城的方向,眼眸中有着一丝隐藏的极深的担忧,以极低的声音自语道:“究竟出了什么事情?难道……”

    心中虽然有了一些猜测,但他仍是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他对自己在明月城中的布置有着绝对的自信,单是有着两位王级高手坐镇,实力比之明月城中的四大世家也是不遑多让,而且自己的人隐藏的极深,并且行事极为的小心,不留蛛丝马迹,有什么人能够发现,又能够出什么事?……

    ……

    皇宫,御书房中,孙老将自己从副统领的空间戒指中得到的那些东西交给月无涯。

    “砰!”

    月无涯看罢,一掌狠狠的拍在书桌上,书桌和上面的东西应声成为碎片,四散飞舞……

    一旁侍候在侧的太监和宫婢大惊,赶紧上前,想要收拾碎裂的书桌等物。

    “你们都给朕滚出去!”月无涯暴喝出声。

    一众太监和宫婢闻命,赶紧的退了出去。

    “陛下息怒!”孙老劝道。

    “息怒?你让朕如何息怒?”月无涯怒声道,“朕的皇宫被别人安插了这么多的棋子,而朕却不自知。若是他们想要取朕的性命,岂不是轻而易举?……还有,他们绝朕的子翤,想要在朕的手中谋夺祖宗的基业,这让朕怎么能息怒?”

    孙老心中叹息,他刚刚得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心中也是极为震惊,他没有想到对方所布的局居然如此的宏大与长远,居然想要在不知不觉间谋夺整个帝国,也难怪陛下知道之后会如此的震怒,但他还是劝道:“陛下,现在震怒也无用,如今我们已经得到这些东西,知道对方的阴谋,就能有针对的粉碎对方的阴谋。而且对方安插的棋子,我们已经掌握了,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

    “孙老,传令下去,按照这名册,将对方安插的这些棋子全部抹杀!”月无涯一脸杀气的说道。

    “是,陛下!”孙老领命而去,前去安排人做这件事。

    一场血色的清洗。在这漆黑的夜色中,在这皇宫之中无声无息的悄然展开!以至于第二天一早。所有人都发现自己以前熟悉的一些人悄然的消失不见了!

    这场血色的清洗,因为有名册之助,结束的极为迅速,从开始到结束,仅仅只用了两刻钟的时间!

    孙老结束了清洗之后,再次回到御书房。

    “都处理好了?”月无涯问道。

    “都处理好了!”孙老答道?!懊嵘系乃腥艘丫看砹?!”

    “嗯!”月无涯嗯了一声之后,沉思了良久再次开口说道:“密切注意帝国内各方势力接下来的动向!将他辛辛苦苦安插的棋子和隐藏的力量除,他也应该会有所行动吧!一定要乘机将他挖出来!”

    “是,陛下!”孙老答应道,“老夫这就去安排!”说完。孙老就要离开去安排这件事。

    就在这时,御书房外,一个执事太监的声音响起:“皇上,李通统领有要事求见!”

    “李通?”月无涯对孙老说道,“他不是之前和你一起前去围剿那股势力的四大统领之一?他有要事求见,难道是有什么发现?”

    月无涯的眼睛一亮,冲门外的执事太监喊道,“快宣!”

    “遵旨!”门外的执事太监应道。

    不一会儿,李通就来到这御书房内,单膝跪下,恭敬的道:“属下李通叩见陛下!”

    “平身!”月无涯说道,“李爱卿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谢陛下!”李通起身之后说道,“回陛下,属下在那里的确是发现了一些东西!”说着,取出一些纸张交给一旁的孙老,然后说道:“这些是在那里的一间密室中发现的,根据擒获的人的交代,那间密室属于他们的统领,而被击毙的是他们的副统领;他们的统领在一个月前带着一些人离开了,似乎是有别的什么事情?!?br />
    “嗯!仔细的拷问擒获的那些人,将他们知道的全部都给朕掏出来!”月无涯说道,然后,拿起孙老递过来的纸张看了起来。

    “是陛下,属下领旨!”李通说道。

    “好,好,好!好一个流云宗!”月无涯看完手中的纸张之后,咬牙切齿的怒喝道。

    “陛下……”孙老与李通被月无涯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了一跳,小心的道。

    “李通,朕问你,这东西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别人看过?”月无涯扬了扬手中的纸张厉声问道。

    “属下知道这东西关系重大,发现之后立马就收了起来,没有人知道,更没有对别人说起过?!崩钔ㄋ档?。

    “很好!”月无涯说道,“记住,关于这东西的内容,不得泄露半句,如若不然,株连九族!”

    李通身体猛的一颤,说道:“属下明白!”

    “嗯,下去吧!”月无涯说道。

    “属下告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