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杀!
    “嘿!你这上上上任的流云宗宗主,也不过如此已?!碧炜丈?,月满楼袖袍轻挥,将那扩散自面前的能量冲击波击散,苍老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云峰脸色冰寒的望着那竟然毫发无损的月满楼,半晌后,缓缓吸了一口气,针锋相对的冷声道:“你这位当的铁血大帝也不见强到那里去,不也一样奈何不了我!”

    “奈何不了你?”闻言,月满楼摇头笑了笑,“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刚刚只是热身,真正的战斗现在才刚刚开始!”

    说罢,月满楼袖袍一挥,一股磅礴的月白色元力匹练,便是自其身体表面暴涌而出。

    从月无涯体内涌出的月白色元力,颜色极深,甚至看上去犹如是一层黏液般甚至都有点类型角质层的奇异物质。甚至由于元力太过强横,直接是导致了其周身空间的不断动荡。同时,右手缓缓平举,手中长剑遥遥对着云峰,长剑上,能量剑芒伸缩而现,宛如即将喷吐的能量炮一般。

    感受到月满楼那升腾而起的越加强悍的气势,云峰面庞也是逐渐冷肃,雄浑的深青色元力自体内如火焰般的袅袅升探而出,旋即将其身体尽数包裹而进,然后,同样的化作一层犹如黏液般甚至都有点类型角质层的奇异物质,凝神戒备着。

    云峰袖袍轻震,柔软的布料在元力的灌注下,也是有着丝毫不逊色钢铁的硬度,实力到了斗宗这般地步,几乎全身上下任何部分,哪怕是一根细小的头,也能够成为杀人利器。

    随着两人的对立。两道皆是充斥着浓郁杀意与阴冷的目光,便是交织了一起,火花迸射,杀气溢散。

    两人目光眨也不眨的锁定着对方,同样的脚尖微曲,犹如即将扑食的凶狮一般。微微颤动的肌肉之下,隐藏着爆炸般的力量。

    两人凝神戒备着,对峙着,高空之中弥漫着一股浓重的火药味,场中的气氛紧张到了极点。

    广场上两方人马也渐渐静了下来,谁也不敢喧嚣呼喝,一时间偌大的广场静到了极点。

    隐藏在暗中的残老将所有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嘴角慢慢的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他挥右掌斩下一小片衣袖。而后捏住一角,用力一抖,巴掌大小的布片似夺命飞轮一般,负着着极为恐怖的力量,但却没有荡起一丝一毫的能量波动,残老对能量的操控之恐怖可见一斑。

    布片在月满楼和云峰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快如闪电一般飞旋而去,瞬间便冲进了两人所形成的力场之中。

    虽然仅仅为一小片布块。但其上却蕴含了残老这位现在实力丝毫也不弱于宗级高手的强大力量,布片撞进那浩大的力场后。爆发出一声震天大响,荡起一片可怕地能量风暴,当然布块也在刹那间化为粉碎。

    原本表面看来平静的气氛被打破了,大战瞬间开启。

    月满楼面无表情,脚掌之上,浓郁的银白色光芒迅速涌现。旋即身形突兀一颤。微眯着眼睛望着对面身形一动不动的月满楼,云峰袖袍中的手指微微动了动,旋即一声冷笑,袖袍猛的一挥,旋即带着尖锐的恐怖劲风。对着身后某处空间狠狠劈去。

    “嘭!”

    如钢铁般坚硬的袖袍创过空间,而在其即将到达某处空间时,那里却是猛然一阵波动,旋即一道灰影诡异浮现,夹杂着凶悍力道的长剑也是毫不客气的狠狠对轰而去,两者在半空相撞,惊雷般的沉闷声响顿时响彻,旋即涟漪般的劲气迅扩散而出,而在那劲气扩散下,连空间都是微微的有些抖动。

    两者相撞,云峰肩膀一抖,便是将那股劲气尽数卸去,而那道灰影,同样的肩膀肩膀一抖,便是将那股劲气尽数卸去,然后围绕着云峰,不断的出剑攻击。

    两人快如闪电一般纠缠在一起,两道人影化为两道光影在场内交错冲击,一声声震天大响在高空中响起,一道道劲气剑芒冲天而起,刺眼的光芒笼罩在高空之上,无匹的劲气浩荡八方。

    微妙的平衡被打破了,高空上两位宗级高手大战在一起,下方的广场上的众人看的神驰目眩,如痴如醉,没有一个人发出声响,他们没有发现高空中两人的战场在月满楼有意无意的引导下,正在逐渐的远离,向着更高更远出转移!

    高空之上,月满楼和云峰两人以快打快,云峰眼神淡漠,丝毫也不理会月满楼留下的残影,任由他所遗留下的残影消散成一个个淡淡的影子,只认准月满楼真身所在的地方见招拆招,一招一式的攻了过去,当下不由得摇头冷笑道:“你的速度的确极快,不过对我却是没有丝毫作用?!?br />
    “是吗?”月无涯诡异的一笑道,继续围绕着云峰不断的快速出剑。

    云峰被月无涯的这抹诡异的笑容弄的心头发毛,直觉告诉他似乎有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可是,月无涯的攻势太猛,一个不小心,就会受伤,让的他没有精力深思到底是哪里不妥,只能全力应对。

    蓦然间,云峰突然发觉到底是哪里不妥了,自己不知不觉间竟已远离了下方的广场,再也无法兼顾下方,威慑帝国的人马,护佑宗门弟子了。

    宗门的实力不如帝国一方的人马,若是没有自己的威慑与护佑,结果会是什么样?帝国一方的人马又岂会放过这千载难逢覆灭我宗门的机会?

    想到下方即将发生的事情,云峰心如油煎,若是下方的宗门弟子被全部剿灭,自己即使是胜了,有有什么意义?

    不由得双眼血红,怒视着月满楼,恨声说道:“好,好,好!好一个月满楼,真的是好算计,我倒是小看你了!”

    “哦,你已经发现了吗?不过已经晚了,我是不会让你有机会影响下面的战斗的!”月满楼笑道,不过手上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一招接一招的攻向云峰。

    “不晚,只要解决了你,即使下面你的人胜利了又能如何?”云峰很快的就冷静了下来,一边冷静的说道,一边化解着月满楼的攻势,并不是的还击。

    两人间的战斗更显激烈了,不过他们已经远离众人的视线,没有人能看到这样的一场激烈的宗级强者间的激烈战斗;反而是下方的广场上因为两人的远离,掀起了更加惨烈的战斗。

    流云宗广场之上,气氛顿时紧绷,北风拂过,卷起几片枯叶,带起肃冷杀意。

    此时,高空上月满楼和云峰的战斗,在月满楼有意的引导下,渐渐远离,逐渐的消失,直至要不可见;不过,下方的众人依旧沉浸在两人之前战斗的场景之中,如痴如醉,没有苏醒过来。

    柳老爷子见两人越打越远,可惜的咂了咂嘴,有些意犹未尽,不过在他看见对面的流云宗的众人意犹未尽的还沉浸在之前宗级强者的交战情景中的时候,他瞬间来了精神,眼眸中射出森冷与仇恨的光芒。

    就是他们在暗中谋划,当年差点让自己的儿子、儿媳和还未出生的孙儿身死,现在仇人就在眼前,此时不报仇,更待何时?

    柳老爷子身形瞬间动了,右手长?;鲆惶趼畹墓旒?,快若闪电般的划过前方的两位流云宗的王级高手的脖子,这两位王级高手的脖子瞬间出现一道血痕,眼眸中的神采消散,甚至软软的向后倒下;同时,左手拍出,拍向另一名流云宗的王级长老的脑袋,砰的一声,这位长老的脑袋,应掌而碎,红的鲜血,白的脑浆与碎骨茬,四散飞溅……

    眨眼间,流云宗已经有三位王级高手陨落在柳老爷子的手中。

    柳老爷子击杀这三人之后,身形毫不停留,一掠而过,击向旁边另一位流云宗的王级长老……

    柳老爷子一开始就将目标定在流云宗的王级高手身上,身为尊级高手的他明白尊级高手的强大,即使是处在失神状态也不是他可以偷袭得手的;而且,对方失神的时间不会太长,他要抓住这一难得的机会,尽可能多的消灭对方的高手。

    “呃呃呃……”

    在一名流云宗王级长老惊恐的眼神中,柳老爷子手中的长?;暮砹?,刚刚醒转过来的他,敏锐的察觉到了?;?,想要阻拦与躲避,可惜已经晚了,没有机会了,只能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喉咙,一只手伸出,指向柳老爷子,喉咙中嗬嗬有声,想要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眼眸中满是愤恨与不甘……

    柳老爷子一见此情况就知道不好,此人临死前发出的微弱的嗬嗬声,将会将流云宗的众人惊醒过来,虽然感到可惜,但他这一击之后,还是果断的倒退,他知道自己必须赶紧退回去,要不然,自己就会被醒转过来的流云宗众人联手击杀。

    果然,这位流云宗长老临时前发出的那微弱的声音,惊醒了流云宗剩余的众位王级和尊级高手,他们一眼就看见将要倒在地上,已经失去生机的四位王级高手的尸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