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宗级陨落
    各种灵药、各种矿石材料、兵器、丹药……等等等等,不一而足,堆积在这地下空间,却全部便宜了残老。

    本着“有杀错,不放过”的原则,残老雁过拔毛,将这里的东西全部洗劫一空,之后,赶向下一个目标。

    ……

    这是一座极为宏伟的大殿,整个流云宗里也找不到几座能够与之媲美的大殿,更是坐落在流云宗最重要的几个位置之一上,只是从这些就可以看得出这座大殿在流云宗的重要地位。

    没错,这里就是流云宗最重要的根本重地之一,功法阁!

    功法与武技是一个势力安身立命的根本所在,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是一个势力防卫最为严密的地方!

    身为明月帝国第一大宗门,帝国中数一数二的强大势力,流云宗对自己宗门的根本重地——功法阁的防卫自然是几位严密的,大殿不仅被重重的阵法严密的?;ぷ?,就是宗级强者医师半会也奈何不得,而且还有两位尊级的长老常年坐镇于此,更是有着数位王级高手和许多将级、师级的弟子或明或暗的严密的护卫着这座大殿……可以说得上是固若金汤,连一只蚂蚁都休想进去!

    不过可惜,今天帝国皇室和胡家、周家、唐家、柳家的大肆而又强大的进攻,使得流云宗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负责守卫功法阁的这些人也不得不离开他们一直守卫的功法阁,前去参战,护卫宗门。只留下几位师级的弟子负责守护在次,原本固若金汤的守卫变得不堪一击。

    残老来到这里之后。轻而易举的就解决了这几名负责守卫的弟子,然后。破解了笼罩在大殿上的重重阵法,推开大殿的大门,进入了大殿。

    残老越过大殿的大门向着前面走去,但是马上他就停下来,在他的面前,有着一排排的书架,在书架上,有着一卷卷古朴的卷轴。望着这些卷轴,残老心中大喜。随即便随意的翻看了起来。

    残老发现这些卷轴大多数是功法与武技等等,甚至阵法也有不少。当然,各种其他书籍也不少。

    望着这一排排的卷轴,残老心头震动,比起自己之前收取的那些东西,这些卷轴书籍无疑更为珍贵。而且这里的存量,也是极为可观的。

    望着一排排的卷轴,残老忍不住轻呼了一口气,心底的情绪生生压制下来。

    残老在这一排排的卷轴上面随意翻动。发现其中强悍的功法与武技不少。残老丝毫也不怀疑,有着这些功法和武技,足以打造出一个强大的势力。

    让残老惊讶的是,在这些功法和武技之中。居然有着地级功法,而且还不止一部!

    以流云宗这样实力的势力,拥有一部地级功法作为镇宗之宝的传承功法的话。残老是一点也不奇怪的,毕竟流云宗的实力摆在那里??上衷谒词怯涤胁恢挂徊康牡丶豆Ψㄕ饩腿貌欣嫌行┚攘?。

    要想成为一个武者,魂。力,技三者缺一不可。缺少任何一项,都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武者。

    魂,自然是灵魂,其作为武者的重中之重,任何想成为武者的人,都首先得修炼魂力。灵魂修炼到极高境界,据说可以灵魂出窍。当然,灵魂出窍也是极具危险的,没到万不得已,谁也不会轻易做这等事情。

    魂力最重要的作用是驾驭元力??梢允韵?,如果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体内却拥有元力,这就好比一头脱缰的野马,不把人折磨的半死才怪。

    所以,一个武者,只有在具有足够强大的魂力之后,才能逐渐的提升元力,让其整体实力得到提升。

    武技的存在却是发挥武者实力的。好比武者是一座藏满宝藏的墓穴,那武技就是开启墓穴的钥匙。要不然,任由墓穴里面的宝藏再多,没有开启的钥匙。你也只能看着密封的墓穴叹气。没有武技,就算你有天高的元力,也发挥不出来。

    而武技的好坏,就好比钥匙所能打开墓穴门大小好坏。钥匙能打开的门越大,通道越好,宝藏当然就更能搬取了。

    拥有一门好的武技,甚至能打败比其高两个阶层的对手,这也说明。武技对于实力的发挥有极大的作用。

    一门好的武技,可以大大增强元力的运用,元力的施展威力。

    魂力和元力的修炼功法是根基的话,武技就是工具。根基深厚,再配合优秀工具,对敌事半功倍。

    灵魂,元力,武技三者的功法都分为星,月,日,地,天五个等级。天级功法作为传说的存在,在整个大陆上都是稀缺货,整个大陆都没有多少,而且都掌握在大陆最顶级的势力的手中,对于一般人和势力来说,地级功法就算的上最顶级的功法了。每一部地级功法的问世,都是伴随着一场血雨腥风,没有过硬的实力是镇不住场面,不可能将其收归己有的!

    而像少爷那样不把天级功法当回事,随手一扔就是几套天级功法,那是极为少见,甚至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残老知道,这些功法和武技,少爷肯定是看不上眼的,不过,蚊子腿再小也是肉??!而且一个势力总不可能让所有人都修炼天级功法吧?修炼的功法总要有高低差别,这样才能增强一个势力的凝聚力!

    所以,残老毫不客气的就将这些功法、武技和阵法,还有其它的一些书籍全部收进自己的储物戒指之中。

    将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收进储物戒指之后,残老结束了自己的这趟扫荡行动,实际上,他是不得不结束,因为他已经将流云宗所有有价值的所在全部扫荡一光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没有扫荡价值的所在。

    当残老回到流云宗广场的时候,战斗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流云宗一方已经全面的陷入劣势,被帝国一方全面的压着打,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覆灭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只是需要一些时间而已。

    流云宗的各位长老和护法也知道场上的局势,但他们全部被自己选定的帝国一方的对手死死的缠住,没有能力改变局势,他们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老祖宗赶紧获得胜利,前来扭转局势。

    可是,老祖宗真的能取得胜利吗?他们心里没底,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老祖宗还没有出现,他们的心中已经蒙上了一层阴影,隐隐的有着不祥的预感,但他们全部都被自己的对手缠住,即使有了不祥饿预感,也没有办法和精力去做些什么。

    “??!”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苦战多时,流云宗的一位尊级长老终于不敌自己的对手,被他的对手重伤,接着,在他对手狂风暴雨一般的疯狂攻势之下陨落,而他的对手,仅仅只是重伤,虽然战力受到影响,但还是能能够发挥出尊级的实力。

    “哈哈哈哈哈!”正在与流风大战的孙老见此状况,大笑出声,看着自己面前满脸阴寒的流风说道:“流风宗主,你流云宗早已经陷入全面下风,现在更是陨落了一位尊级,覆灭已成定局,你还要负隅顽抗到什么时候?不若乖乖的投降,以你尊级高阶的实力,陛下一定会从轻发落的!”

    “哼!”流风冷哼一声,脸色阴寒如冰,一边与孙老大战,一边冷声说道:“我流风所做的事情,只怕你的那位皇帝陛下把我剥皮抽筋的想法都有了,就是从轻发落,又能轻到哪里去?再说,我就是投降,他敢让我还活着?”

    “我流云宗,即使现在已经落入全面的下风,但不到最后一刻,究竟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更何况,你们想要的覆灭我流云宗,也要付出不菲的代价!我流云宗虽然不是皇室和周家、胡家、唐家、柳家的对手,但我流云宗拼死也能咬下你们一口肉来!想要不付出一些代价就覆灭我流云宗,门都没有!”

    “哈哈哈!你就看着我们是怎么覆灭你流云宗的吧!”孙老大笑着说道,同时,手上杀招不断,与流风的大战更显激烈了。

    帝国一方解放出来一位尊级高手,对本已经全面落入下风的流云宗众人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无论他加入哪一个战圈,都足以改变这处战圈的局面。

    “砰!”

    突然,一具尸体从高空之上落下,狠狠的砸在正在交战的广场中央,溅起一片血雾与烟尘,更是让整个广场都抖了三抖,颤了三颤。

    本来交战正激烈的双方,同时停了下来,他们眼睛直直的盯着那具尸体砸落下来的地方,眨也不眨。

    他们知道,高空之上的两位宗级强者的战斗结束了,已经分出了胜负输赢与生死,他们现在迫切的想知道究竟是谁取得了胜利,这可是攸关他们生死的大事!

    双方紧张而又迫切……

    弥漫在空中的血雾与烟尘逐渐的散去,露出坚硬的青石地面上被砸出一个大坑,一道道裂缝蛛网般蔓延向远方,在大坑中躺着一个一身白衣的老者,正是流云宗的上上上任宗主云峰,只是此时他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没有丝毫的生命气息,显然,是他败了,付出的代价就是他的生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