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五十三章 痛苦??!
    柳家。

    柳老爷子在得知金刀门居然派人袭杀自己的孙儿之后,大怒!

    小小的金刀门,什么玩意,竟然敢派人袭杀我柳沧海的长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他还真是反了天了!

    是不是我柳家沉寂的太久了,久的都让人忘记我柳家的威势了,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来欺辱我柳家的后代子翤了吗?

    “老潘!”柳老爷子怒声道,“去给金刀门一个教训!我柳家沉寂的太久了,是时候给世人一个警告,告诉世人我柳家不是任谁都可以欺负的!”

    “是,老爷!”老潘应道,眼眸中闪过一抹嗜血的红光。

    金刀门袭杀柳如龙也激怒了这位老人。柳如龙的乖巧他都看在眼里,对于柳如龙这位柳家的长孙,他也是几位的疼爱与宠溺的,就像是对自己的亲孙子一般。

    可如今金刀门居然派人袭杀孙少爷,而且还是在这明月城中!

    明月城是什么地方?

    这是明月帝国的帝都!是身为帝国四大家族之一的柳家的大本营所在!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这里就是柳家的地盘!

    可如今一个小小的金刀门居然在这明月城里派人袭杀柳家的孙少爷,不管是处于什么原因,这也是没有将柳家放在眼中,是**裸的打脸!更何况,事情还是对方挑起的,完全是因为对方的嚣张与狂妄,主动招惹的孙少爷!

    ……

    柳如龙的小院内。

    一个看上去只有四五岁大小的小女孩,她皮肤白皙,那红扑扑的脸蛋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聪明伶俐的神色,忽闪忽闪的,乌黑的头发下。两条弯弯的眉毛,像那月牙儿,鼻子秀气挺巧,整个人精致的如同一个瓷娃娃般可爱。

    她坐在小院中葡萄架下的一把小巧的躺椅上不断的晃动着自己纤细的小腿,红唇嘟的已经快能挂上酱油瓶了。

    她是柳如龙的妹妹,柳雪舞。是柳如龙的母亲唐婉在五年前诞下的,是整个柳家所有人都疼爱的小公主!

    她知道哥哥柳如龙习惯,所以今天一大早就兴奋的跑来了,想跟着哥哥一起出去玩,可她还是来晚了;她来的时候,哥哥却早已出去了,不见踪影,现在已经等了大半天的时间了,还不见哥哥回来。弄的她心中的兴奋已经渐渐淡去。

    此时,她嘴中不断的嘟囔着:“臭哥哥,坏哥哥,……,出去玩也不带上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

    在柳雪舞对面,坐着一个九岁大的小男孩。他长得白胖胖的,圆圆的脸蛋上挂着一对好看的小酒窝。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不时滴溜溜地转动着。显示也一股机灵而淘气的劲儿。

    他容貌与柳如龙有着几分相似,只是略显稚嫩,是柳如龙弟弟,柳冥。他是柳如龙的母亲唐婉在九年前诞下的。

    他和妹妹柳雪舞一样,也是想趁机和哥哥柳如龙一块到外面去玩的,只是他和妹妹雪舞一样。同样的来晚了,现在正等着。

    此时,他正一脸的苦恼与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妹妹,说道:“妹妹,你已经痛骂哥哥两个时辰了!你没骂累。我都已经听累了!”

    “哼!”雪舞娇哼一声,皱了皱眉自己娇俏可爱的鼻子,说道:“臭哥哥,坏哥哥,谁叫他出去玩,不带上我的!还有,我骂我的,又没让你听!你累了关我什么事?”

    柳冥痛苦的揉着自己的额头,他对自己的这个妹妹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自己的这个妹妹作为柳家第三代唯一的女孩,可谓是集家里的长辈们的万千宠爱于一身,虽然自己也是备受长辈们的疼爱,但和自己的这个妹妹一比,差距不可以道里计!

    自己的妹妹在他们的宠爱下,养成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魔女性格。在她面前,自己这个哥哥,一点威严也没有。每次只要和妹妹发生争执,不论对错,最后倒霉的都是自己!……至于她痛骂大哥,她爱骂多久,就骂多久,只要她不来找自己的麻烦,自己就要烧高香了!

    柳冥暗自撇了撇嘴,将头扭到一边,不再理会自己的妹妹,自我催眠,装作没有听见她痛骂大哥的声音。

    柳冥知道,聂侃妹妹现在骂大哥骂的这么凶,只要大哥现在回来,保准妹妹比谁跑得都快,都要热情的迎接大哥!

    他可是知道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这个让人头疼的天不怕地不怕的妹妹,偏偏在大哥的面前乖巧可爱,特别的喜欢黏着大哥。当然,他自己也是一样的,只是这一点他是不会承认的,自己这是为了加强亲兄弟间的亲情,他为自己找了一个自认为合理的理由。

    一旁,一个绿衣女子掩嘴轻笑,饶有兴致的看着这对兄妹。

    女子发丝乌黑光亮如绸缎,那乌黑发丝间,一张莹白的绝色容颜展露,洁白肌体流淌光泽,黛眉弯弯,眸子漆黑点点,星眸梦幻,红唇鲜艳,贝齿如玉,身段婀娜修长,整个人清丽绝俗,宛若从画卷中走出的仙子,美丽不可方物。

    女子全身上下透发着一种如水的温柔与亲切,让人一看就忍不住心生爱怜,想要好好的呵护她……

    “紫萱姐姐,大哥什么时候回来???”柳冥向绿衣女子问道。

    “是啊,紫萱姐姐,哥哥到底什么时候回来???”柳雪舞也苦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少爷什么时候回来?!弊陷媲嵘档?,“不过看时间,少爷应该快回来了吧!”

    “哦!”柳雪舞和柳冥的情绪低落起来。

    “我做了些糕点,你们吃吧!”紫萱摇头一笑,拿出一些糕点放在躺椅旁的桌子上说道。

    “耶,太好了!紫萱姐姐做的糕点最好吃了!”柳雪舞闻言欢呼了起来。

    一旁的柳冥也是两眼放光,一该之前的情绪低落。

    两人谁也不让谁,争抢着吃桌子上的那些糕点。似乎是害怕只要自己速度稍微慢一点,对方就会将桌子上的糕点扫荡光了一般。

    “恩,恩,恩!好吃!好吃!……真好吃!”两人嘴里塞满了食物,一边争抢着,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紫萱含笑的看着这一堆争抢着糕点吃的兄妹。说道:“慢一点,慢一点!没有人跟你们抢!这些要是不够,还有呢!”

    “嗯,嗯,嗯……”两人嗯嗯连声,但速度确实没有丝毫的慢下来……

    “呼!真好吃??!”将桌子上的糕点全部消灭掉之后,柳雪舞摸着自己微微鼓起的小肚子,惬意的说道。

    一旁的柳冥也是闭上自己的眼睛,惬意的躺在躺椅上……

    “踏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由远及近,向着小院而来。

    “少爷回来了!”听到脚步声,紫萱说道。

    听到这声音,柳雪舞先是兴奋的想要迎上去,但马上又意识到自己还在生气,赶忙又板起面孔转过身,背对着院门的方向。

    那娇俏的样子看的一旁的紫萱与柳冥一阵好笑。

    柳如龙和紫嫣、雪妍、小虎,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走进了小院。

    “少爷,你……你受伤了?”紫萱看到柳如龙一身血迹斑斑的样子。惊呼道,担忧与关心之意溢于言表;她赶忙一个闪身,来到柳如龙的身旁仔细的检查着,神情是那么的认真与专注。

    将柳如龙全身上下都仔细的检查了一遍之后,见柳如龙没有受伤,心中松了一口气。这才对紫嫣雪妍和小虎说道:“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ど僖??”

    柳雪舞听到紫萱的惊呼,也顾不得生气,焦急的来到柳如龙的身旁,关心的看着柳如龙说道:“哥哥,你怎么样?”

    柳冥也被柳如龙一身血迹的样子吓了一跳。来到柳如龙的身旁,满脸的关心。

    “没事,只是路上遇到了几个小毛贼而已?!绷缌崦璧吹乃档?,“我先去换身衣服?!?br />
    柳冥和柳雪舞听到柳如龙这样说放下心来,紫萱却是满心的疑惑,她不是柳冥和柳雪舞可以相比的,见识比他们广博,看少爷他们的样子,分明是经过了一场激烈的大战,知道事情一定不像少爷说的那么简单,但现在不是问的时候,暂时先将疑问埋在心里。

    柳如龙换了一身衣服之后出来,柳雪舞在柳如龙刚出来的时候,就一下子扑到柳如龙的怀里,甜声说道:“哥哥,我想死你了!给我带了啥米礼物?”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一脸的期待,可爱极了!

    “不是吧!妹妹,刚刚是谁一直在痛骂大哥,说以后再也不理大哥的?”柳冥在一旁怪叫道,拆她的台。

    “坏柳冥,臭柳冥,……”柳雪舞俏脸一红,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柳冥,说道:“谁说的?我说过了吗?我不记得了!”

    “你……”柳冥气结。

    “你啊……”柳如龙捏了下柳雪舞娇俏的小鼻子,无奈的说道。

    “哥哥,讨厌!不许捏人家的鼻子,捏坏了,长大以后就不漂亮了!”柳雪舞伸手打了柳如龙捏着自己鼻子手一下,不满的说道。

    “哥哥,我的礼物……”柳雪舞将自己雪白的小手伸到柳如龙的面前。

    “别急,礼物哥哥给你买好了,等会儿就拿出来给你!”柳如龙说道。

    “大哥,有没有我的?”柳冥期待的道。

    “当然有你的!”柳如龙笑着说道。

    “耶!”柳冥欢呼。

    “这是你爱吃的蜜糖红枣糕,糯米糕,五香酱鸡,玫瑰酥……”

    “这是你爱吃的烧子鹅,桂花糕,梅花饼,七巧点心,……”

    “你们怎么了?这些不是你们最喜欢吃的吗?”柳如龙拿出一样又一样自己为弟弟和妹妹准备的美食小吃,却见他们苦着一张小脸,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哥哥(大哥),你给我准备的礼物不会都是这些吃的东西吧?”柳雪舞和柳冥苦着小脸,可怜兮兮,异口同声的问道。

    “是??!都是你们爱吃的!”柳如龙答道。

    “痛苦??!”柳雪舞和柳冥一脸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这是怎么了?”柳如龙不解。

    “少爷,二少爷和三小姐之前吃我做的糕点撑到了!”紫萱在一旁掩嘴笑道。

    柳如龙愕然,接着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柳冥和柳雪舞一脸的气愤。

    不知道是在气愤自己为什么刚刚要吃那么多糕点,害的自己现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喜欢吃的东西摆在自己眼前,自己却吃不下去,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是在气愤为什么自己的哥哥要在自己吃的撑着了之后,拿出那么多自己喜欢吃的东西摆在自己的面前,这不是故意的折磨自己吗?

    还是在气愤自己的哥哥知道自己痛苦的原因之后,毫无同情心的大笑。

    亦或是在气愤其它的什么……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