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五十四章 代价
    明月城,金刀门的驻地内。

    此时,被廖承唤作廖叔的老者正焦急,惶恐不安的来回走动着。

    他的心头一片沉重,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之前与少爷结怨的那少年的来头那么大,居然是帝国四大家族之一柳家的长孙!

    他原本以为对方和自己等人一样,也是前来参加一个月后白鹿学院的招生的,身后的势力也就顶多是与宗门齐平,派人暗中将对方击杀了,也没有设么大不了的,即使是东窗事发,宗门也不至于怕了对方,却没有想到……

    要知道这里可是明月城??!是柳家的大本营所在地!可以说这里是柳家的地盘,柳家是这里当之无愧的地头蛇!可是自己等人干了什么?居然无缘无故的得罪了柳家的长孙!而且是与他结下了死仇!

    哦,天??!

    一想到这些,老者头大如斗。

    自家少门主贪花好色的毛病他不是不知道,不仅他知道,整个宗门都知道,可是少门主的天资高绝,今年刚年满十六岁,就已经达到了人级高阶的实力!这样的成就在宗门的历史上也是极为少见的!少门主被誉为宗门未来崛起的希望!在这样的光芒的掩盖下,少门主贪花好色的毛病也就变得无足轻重!

    更何况人不风流枉少年!在宗门有意无意的放纵之下,少门主贪花好色的毛病越来越严重,宗门附近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女子被少门主祸害,但宗门对此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却没有想到这次少门主因为这贪花好色的毛病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为宗门惹来了天大的麻烦……甚至整个宗门也有可能因此而覆灭!

    老者现在心中唯有祈祷派出去的人能够激灵一点,能够及时的发现对方的身份,从而收手,这样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

    当然。他知道这样的可能极低,被派出的那些人可都是宗门培养的死士??!他们只知道忠实的执行命令,想让他们违背命令,那是不可能的!可他还是忍不住的如此祈祷。

    又或者是他们的手脚能够干净一些,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对方干掉,不留丝毫的痕迹。这样一来事情还是有可以操作的余地的……这已经是他所能祈祷的最好的结果了!

    老者左等右等,也不见派出去的人回来,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知道事情可能往自己最不想看到的最坏的方向发展。

    “少门主,我们赶紧走,离开明月城?!崩险呃吹搅纬械姆考涠粤纬兴档?。

    此时,廖承正满心的幻想派出的宗门的死士将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两个千娇百媚的小美人带回来,然后,她们在自己的身下婉转承欢的场景。老者的到来。顿时打断了他的臆想,让他极为的不满,接着听到老者的话,不解的道:“廖叔,白鹿学院的招生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就开始了,我们现在离开明月城干什么?”

    “少门主,你知道之前我们的罪的少年是什么来头吗?”老者叹息一声,失望的看着廖承说道。

    “什么人?难道我们金刀门还惹不起?”廖承不以为意的说道。

    “我们的确是惹不起!”老者说道?!八橇业某に?!”

    “柳家的长孙?!”廖承慌了,他就是再无知。再狂妄,也是知道柳家的,柳家是帝国的一尊庞然大物,不仅实力强大,实力更是庞大,的确不是他金刀门可一招惹的??梢运盗胰羰窍朊鸾鸬睹?,不比碾死一只蚂蚁困难多少。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之前招惹到的少年来头这么大,居然是柳家的长孙,忙慌乱的问道:“廖叔,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现在先离开明月城再说?!崩险咚档?。心里却是默默的道:“希望还来得及!”

    “好,好,好!我们现在就走!”廖承惊慌的道。

    “走?你们走的了吗?派人袭杀我们柳家的孙少爷,就想这样一走了之吗?”一个苍老的冷冰冰的声音突然响起。

    “还是晚了!”在声音响起的刹那,廖叔心中叹息一声,知道已经来不及了,对方已经找上门来,今天是无法善了了!同时,他也心中暗惊,若不是来人开口说话,他还不会发现对方居然已经来了,他神情凝重的开口说道:“不知道是哪位朋友前来?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轰!”

    房门被一股狂暴的力量击的粉碎,一道苍老的身影随之走了进来,来人头发灰白,眼眸中精芒熠熠,透发着一股如山似岳般的强大气息,正是老潘,无匹的杀意袭卷而来,他冷声道:“误会?没有什么误会!做错了事情,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们柳家的孙少爷又岂是你们能够动的!”说完,老潘手握他的兵器,长枪前指,冰冷嗜血的杀意狂涛般涌出,牢牢的锁定着廖叔与廖承。

    廖承感觉浑身一冷,眼前一片血红,一片血色的汪洋席卷而来,无数断肢残头的生灵哀嚎着,挣扎着,向自己扑来,要将自己淹没,巨大的压力扑面而来,要将自己碾碎……

    突然,他感觉眼前一清,压力一轻,刚刚那噩梦一般的场景消失不见,眼前只有廖叔那高大的身影,他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汗水浸湿了他的全身,虽然仅仅只是一瞬,但他却觉得仿佛经历了千年万年一般,差点崩?!车木?。

    廖叔在老潘杀意席卷而来的时候,就踏前一步,牢牢的将廖承负载他的身后,宝刀负载他的身前,戒备的盯着老潘的动作。

    正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声声临死前的惨叫声。

    “杀!”

    这仿佛是一个信号一般,在惨叫声响起的同时,老潘一枪刺出,这一枪极为的普通,只是普通的中平刺,但却有着老潘强大无匹的元力;枪出无声。枪身平缓而稳定,四平八稳,不疾不徐,但却目标坚定,直指前方廖叔的胸口。

    在老潘这一枪刺出的同时,廖叔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察觉到了一种危险的味道,浑身的汗毛忍不住倒竖起来。

    在他的眼中,老潘的这一枪仿佛化作了一条毒蛇,露出它狰狞的毒牙,“咝咝”的吐着蛇信子,向自己扑来;又像是一条蛟龙,张牙舞爪的扑向自己……

    廖叔感觉到一股锋锐无匹,仿佛可以刺穿一切的锋锐气息牢牢的锁定自己,让自己无可躲避。而且自己也不能躲避,少门主就在自己身后,自己若是躲避,少门主就危险了!

    廖叔长刀向天,刀芒绚烂,威力无匹的一刀若惊世虹芒划过天际,迎着老潘刺出的这一枪狠狠的劈了过去。

    “嘭!”

    一声惊天爆鸣,两人的武器交接到了一起。武器上的元力爆发了,元力四处迸射。波浪式的元力涟漪朝着四处扩散着。

    元力涟漪所过之处,房间内的物品全部被摧毁,只要是被这个元力涟漪波冲击到的物体都毁掉了,被震成了碎片。

    廖叔的身体忍不住一个踉跄,一缕鲜血顺着嘴角流下;他满脸凝重的看着廖叔,他没有想到对方的实力居然如此的强劲。对方看似随手的普通一枪,威力居然如此之大,他近乎全力的一刀才堪堪抵挡下来,而且自己还受了一些伤,反观对方。却跟没事人一样,下一枪即将刺来。

    老潘一枪无功,被廖叔挡住,长枪震退而回,面色古井无波,长枪顺势收回,再次一枪刺出,与之前的一枪一样,依旧是普通的中平刺,只是力道却是比之前强盛了几分。

    廖叔见此状况,脸色有些变了,之前的那一枪就已经让自己抵挡的如此辛苦了,而这一枪,威力又比之前强盛几分……

    廖叔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战斗的节骤完全被对方把握……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危险了,一点希望也没有,必须要打破对方的节骤!而且少门主还在自己身后,自己放不开手脚,一开始就落入了下风,必须要让战场远离这里,不仅是自己可以放开手脚大战,而且也可以为少门主创造机会逃走!

    廖叔不待老潘一枪刺出,主动出击,向着老潘扑杀而去,手中大刀带着无匹的锋芒狠狠的劈向老潘。

    老潘手腕一抖,变刺为挑,将廖叔的这一刀挑向一旁;廖叔手腕一动,顺势将手中的宝刀一转,刀锋划过一道曼妙的曲线,继续向老潘攻去。

    老潘眼眸中精芒一闪,手中长枪一转,将长枪收回,枪杆横在身前,挡向廖叔的宝刀……

    接下来,廖叔手中的宝刀横劈竖斩,劈、抹、撩、斩、刺、压、挂、格,各种招式齐出,疯狂的攻向老潘;老潘手中长枪舞动如风,拦、拿、扎、崩、点、穿、劈、圈、挑、拨,针对廖叔的招式,见招拆招,并不时的攻向廖叔,逼得廖叔一阵手忙脚乱……

    两人激烈的大战着,刀光、枪芒纵横激荡,元力劲气四溅!

    虽然廖叔如愿的将战场转移到了院子中,但他的状况也并没有好上多少,还是被老潘压着打,完全的处于下风!

    “该结束了!”老潘听着周围渐渐稀少起来的惨叫声,眼中厉芒一闪,手中长枪攸地抖动,那杆长枪仿佛一条黑色神龙猛地出洞,吞噬向廖叔,枪头幻化成数道枪影,罩向廖叔的脑袋。

    快,且狠!

    廖叔见状心中骇然,这一枪凌厉无匹,给他一种不能力敌的感觉,好似自己的生命随时都会在这一枪下消陨,他尝试着躲避老潘的这一枪,但让他骇然的是周围的空间仿佛都被这一枪锁定了,他一动也不能动,更别提躲避向一旁了。

    眼看着枪尖离自己的脑袋越来越近,在死亡的恐惧与阴影下,廖叔爆发了,手中的宝刀终于在枪尖刺到自己的脑袋之前挡在了枪尖前面。

    老潘手中长枪一震。

    呼!

    长枪在碰触到对方宝刀的一瞬间,长枪仿佛游蛇。竟然借着那股劲道略微一转。便轻易将对方地宝刀给卸到一边去了。

    咻!

    长枪如同一条利箭射出,在廖叔不敢置信的目光中,枪头刺入他的咽喉,接着“蓬”的一声,枪尖上的元力爆炸,将廖叔的脑袋炸飞,无头的尸体“砰”的一声栽倒在地上,溅起一地的灰尘。

    老潘收起手中的长枪,转身走向已经吓得呆住的的廖承。

    回过神来的廖承看见老潘走向自己,如同看见最恐怖的噩梦一般,瘫坐在地上,惊恐的说道:“不好杀我!不要杀我!……”一滩黄褐色的液体从他的裆部流出,浸湿了地面,一股浓厚的腥臊味随之飘出。

    老潘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随手挥出一股元力将之击杀,然后转身离去……

    ……

    金刀门内,金刀门的门主廖凯看着眼前熄灭的魂灯,脸色难看。

    之前有弟子来报自己儿子的魂灯熄灭了,他还不相信,现在他看着这盏熄灭的魂灯,他不得不相信这个事实,自己的小儿子死了!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小儿子会死?自己的小儿子前往明月城参加白鹿学院今年的招生考试,随行可是有三位宗门王级的长老的,可现在不仅自己的儿子死了,三位王级的长老也死了!

    一旁的众位金刀门的高层也是脸色难看,三位王级高手和被誉为宗门未来希望的少门主同时死亡,这是大事,自然是惊动了他们。

    他们看着那熄灭的一盏盏魂灯,也都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同样也明白了门主为何会暴怒。三位王级高手身亡,而且还有门主最疼爱最有天资,被誉为宗门未来希望的小儿子,不仅是门主暴怒,就是他们也全都同样暴怒!

    但他们也同样的不知道在那遥远的明月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让宗门有这堪称灾难般的损失。

    “速速派人前往明月城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廖凯平静的说道,但任谁都能听得出他平静的话语下蕴含的滔天怒火。

    廖凯再次看了一眼自己儿子的魂灯,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他转身的同时,心里默道:“乖儿子,不论是谁杀了你,爹都要让他给你陪葬!”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