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七十二章 艰难抉择
    在镇魂关之中最为豪华的一座府邸,一个中年人正在发着火气,想起自己儿子的惨状,一脚狠狠的踹在跪倒在他面前的人身上,咬牙切齿的说道:“谁?是谁做的?”

    “不知道!发现少爷的时候,少爷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跟随着少爷的护卫全部被斩杀……发现少爷时,周围有不少人在围观,属下问过他们,他们也不知道……”那个护卫颤颤巍巍的说道,在刚刚那一踹之下,嘴角一股股血液冒出。

    “废物!”中年人见护卫如此,怒吼了一句,一脚再次踹了过去,这一次他没有留力,这一脚而下,那护卫被生生的踹死。

    中年人没有看一眼护卫,阴沉着脸,怒吼道:“给我查!就是挖地三尺,也要将人给我找出来!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在这暴雷般的声音下,整个府邸彻底的暴乱起来,一个个人影飚射而出……

    “老爷,老爷,仁儿怎么样了?”正在这时,一个长相刻薄的中年美妇哭哭啼啼的来到中年人的面前道。

    “姜先生正在里面为仁儿医治,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中年人看着哭哭啼啼来到自己面前的中年美妇皱了皱眉头说道。

    “姜先生在里面?!”中年美妇闻言惊喜的道,“有姜先生在,仁儿一定会没事的!”

    “但愿吧!”中年人一脸的担忧,随口敷衍道。

    他看过自己儿子的伤势,清楚的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严重到什么地步,虽然姜先生是一位六阶医师,是这镇魂关及其周围方圆千里内的医道第一人,但他对姜先生能医治好自己儿子依然不抱有太大的信心。心中也仅仅只是存有一丝万一的侥幸罢了。

    等待是焦急而又漫长的,也是煎熬的!

    就在他们快要失去耐心的时候,姜先生一脸沉重的走了出来。

    看见姜先生的脸色,尽管心中已经有所准备,但中年人依旧心中悲痛,他知道自己儿子的伤势姜先生没有办法医治。自己的儿子完了!

    “姜先生,仁儿怎么样了?”中年美妇看见姜先生出来,上前焦急的问道。

    “莫家主,莫夫人,请恕老夫医术不精,令公子的伤势老夫无能为力!”姜先生一脸惭愧的说道。

    “不,姜先生您一定是在开玩笑的,对不对?”中年美妇闻言激动的叫道,“您是六阶医师?;褂惺裁瓷耸颇苣训淖∧??您一定有办法救仁儿的对不对?”中年美妇一脸希冀的看着姜先生。

    “莫夫人,老夫真的无能为力!老夫虽然是六阶医师,但老夫的医术也仅仅只是刚刚入门而已……”姜先生看着中年美妇叹息一声,摇了摇头说道。

    “不,不,这不是真的!一定有办法就仁儿的!……”姜先生的话无情的打碎了中年美妇最后一丝的希望,中年美妇两眼无神,愣愣的叫道。兀自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夫人……”莫家主看着中年美妇沉声厉喝道。

    莫家主的厉喝声让中年美妇浑身一震,眼中重新焕发出神采??醋沤壬桓市牡脑俅挝实溃骸敖壬?,真的就没有一点办法?”

    “唉!”姜先生再次叹息一声,说道:“令公子双腿大腿骨骼尽碎,以老夫的医术,只要精心的调养一段时日,当可无恙!只是令公子下体受创颇重。即使医治好伤势,只怕以后也不能人道?!?br />
    “最麻烦的是令公子身上被人下的毒,不仅种类繁多,而且还都是天下奇毒,老夫也没有见过这些毒。只是在一册典籍上依稀看到过,勉强能辨认出几种,有分筋错骨粉,有尸毒,有腐毒……”

    “这些毒每一样都能让人生不如死,都是世间无解的剧毒!如今这些毒同时出现在令公子身上,与另外一些老夫也辨认不出的毒混在一起,发生了一些奇异的变化,老夫是在是无能为力……”

    姜先生满脸的唏嘘与无奈,若是细看的话可以发现其间还夹杂着别的一些什么,只是此时莫家主和莫夫人正在悲痛之中,根本就没有注意到。

    莫家主与莫夫人听着姜先生的讲述,脸色越来越苍白,姜先生所说的那几种毒他们虽然仅仅只是模糊听闻过其中分筋错骨粉和尸毒的传闻,但仅仅就是这两种毒的传闻就让他们浑身不寒而栗……

    现在听说自己儿子身上不仅被人下了这两种毒,而且还有好几种与这两种毒效果不相上下的其它的毒,他们心如刀割,对下毒的人更是恨之入骨,他们心中决定,一定要让对方受到最残酷的惩罚!

    只是他们也不想想,为什么对方会单单给他们的儿子下这些毒,而不是给别人下这些毒?

    虽然在父母的眼里,自己的孩子都是最乖巧懂事的,但即使是再乖巧懂事的孩子也是有做错事情的时候,也是需要父母好好管教的!

    对于他们儿子所做的恶事,难道他们真的就一点也不知道吗?若是没有他们的纵容与娇惯,他们的儿子会做出这么多的恶事?最后落得今天这步田地吗?

    现在他们不但不思悔改,不想想对方为什么会对他们的儿子下如此狠手,反而却不管对错一味的怨恨对他们儿子下毒的人,可见她们对他们的儿子宠爱到何等地步!

    “莫家主,莫夫人,现在令公子生不如死,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你们还是让令公子尽快解脱了吧!老夫告辞了!”姜先生叹息一声,告辞离开了。

    “姜先生慢走,请恕在下不能远松!”莫家主唤人送姜先生出莫府。

    姜先生走后,莫家主和莫夫人思考着莫先生最后的建议,久久不能下定决心……

    “老爷,我想看看仁儿……”莫夫人泪眼迷蒙的向莫家主说道。

    “唉!”莫家主叹了一口气,带着莫夫人向后面走去。

    “啊……”莫夫人一见莫仁的模样忍不住惊呼出声,然后扑到莫仁身上痛哭道:“仁儿,我可怜的仁儿……”

    莫仁浑身的血肉几乎已经全部绽裂,全身的筋,已经尽数的鼓出体外,虬结着,鼓动着,绽裂着,在血肉中,更是有着一层虫子蠕动着,翻涌着,吞食着他的血肉……

    莫家主痛苦的闭上了眼睛,脸上的肌肉不断的抽搐着,牙齿咬的咯咯作响,腮帮子高高的鼓起,拳头握得紧紧的,青筋凸起,腾腾的跳动……

    莫仁听到自己母亲的痛哭声,费力的扭头看着自己的母亲,眼中流露出乞求的神色,喉咙中勉强的发出“咯咯”的声音……

    莫夫人看到自己儿子眼眸中乞求的神色,身体一震,脸色猛地变得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犹如杜鹃啼血般大叫道:“不,仁儿,一定会有办法救你的……”

    听到莫夫人的大叫声,莫家主睁开了眼睛向自己的儿子看去,正迎上自己儿子那乞求的目光,身体猛地一震,原本高大挺拔的身体变得佝偻萧瑟,更是摇摇晃晃了起来……

    莫家主再次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右手高高的举起,元力凝聚,就要向着自己儿子拍去……

    “不,老爷,不要??!仁儿可是我们唯一的儿子??!你不能这么做!……”莫夫人看见莫家主高高举起的右手,猜到了莫家主的决定,一边阻拦莫家主右手落下,一边苦苦哀求。

    “夫人,你就忍心看着仁儿一直就这么被生不如死的折磨着吗?”莫家主痛苦而又无奈的说道。

    莫夫人闻言脸色更加的苍白了,她想起了自己儿子那乞求的眼神,知道让自己的儿子解脱是最好的选择,可身为一位母亲怎么忍心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儿子死亡,更何况是自己的丈夫亲手让自己的儿子解脱?

    “不,不,老爷……一定有什么办法救仁儿的对不对……”莫夫人依旧苦苦的哀求。

    “来人!送夫人回房!”莫家主痛苦的摇了摇头,将莫夫人拨到一旁,沉声喝道。

    几名婢女看了看莫家主,有看了看莫夫人,一阵犹豫。

    “我让你们送夫人回房,你们没有听见,都聋了吗?”莫家主看着几名婢女的样子,一阵无名火起,怒喝道。

    “是,老爷!”几名婢女闻言身体猛地一颤,颤颤巍巍的说道,然后看向莫夫人小心的说道:“夫人……”

    “滚开!”莫夫人怒喝道,猛然间,她看见莫家主的右手落下,印在自己儿子的心口上,她竭嘶底里的痛呼一声:“不!”然后,头一歪,人就软软的晕了过去。

    旁边的婢女惊呼一声,赶紧扶住了软到的莫夫人。

    “送夫人回房?!蹦抑骺醋呕杳缘哪蛉?,叹息一声落寞的说道。

    看着亲手被自己击杀,已经没有一丝生机,眉眼中流露出一丝解脱之意,但身体上的痛苦仍在继续的儿子,莫家主心如刀绞,自语道:“仁儿,为父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不管是谁,为父一定会让他为你陪葬!”一股森然冷冽的杀机随着他的自语,激荡而出。

    “来人,将少爷火化!”莫家主转身大步的离去,一滴浑浊的泪水落下,摔得粉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