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小妹!”鹰钩鼻男子看见自己的小妹身亡,悲吼一声,手中血色长刀上下翻飞,带着无匹的杀气,势大力沉的劈向与他交战的那位白鹿学院的导师,意图逼迫他闪躲开去,好赶向自己小妹那边。

    “哼!你想走,也要看我准不准你走!”这位导师看出了鹰钩鼻男子的企图,自是不会让他如愿,手中长枪左格右挡,上刺下挑,却是死死地封住了鹰钩鼻男子所有前进的道路。

    “噗嗤!”

    鹰钩鼻男子拼着自身受创,以手中长刀硬接了一枪,终于突破了这位导师的封锁,逼迫的这位导师不得不向后退去。

    眼看着鹰钩鼻男子突破了自己的封锁,这位导师强行稳住自己倒退的身体,双脚猛地一跺地面,身子一跃而起,向着鹰钩鼻男子飞扑而去。

    居高临下,手中长枪势大力沉地一记猛劈!

    呼!

    虽然说高手过招最忌身体腾空,因为身体在空中却是怎么也没有在地面上闪转腾挪灵活,容易给敌人以可乘之机,但此时这位导师是顾不得这一点了,他无论如何也要拦住对方!

    这一劈他牺牲了身子闪转腾挪的灵活,但却换来了可怕的威力。

    这一劈施展下来,威力当真是恐怖绝伦,仿佛一座高山轰下般。

    “轰隆隆……”枪法带着可怕的气爆。

    鹰钩鼻男子还未来得及离开多远,陡然间感觉到一股泰山压顶般的可怕压力当头罩来,他四周的空气在这股压力之下仿佛变得粘稠了起来,束缚着他的身体,让他无可躲避,也不能躲避。只能聚集起全身的功力将血色长刀在头顶一横。

    “锵!”

    脚下的土石地板碎裂,鹰钩鼻男子直接被这一枪给砸的双脚深深的陷入大厅地面的泥土之中,直没膝盖,他的双臂微微的颤抖着,几乎失去了知觉,体内血液翻涌。欲要吐血,血色长刀之上更是出现了一道道蜘蛛网般的裂纹。

    长强牢牢的压在血色长刀之上,火星四溅,刺耳的兵器摩擦声不断……

    鹰钩鼻男子双臂颤抖,眼看着长枪将他的长刀一寸寸的压落,脸色潮红,一缕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下,染红了胸前的衣衫……

    陡然,鹰钩鼻男子感觉双臂之上压力一轻。收力不及的他身子禁不住的一个踉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脸色苍白如纸……来不及感受自身的伤势,心痛自己的兵器,鹰钩鼻男子脸色猛的大变,急忙收刀,横档胸前……

    咻!

    可怕的寒光带着锐利的劲风洞穿虚空,向着鹰钩鼻男子的胸前直刺而去。这位导师那双凌厉地眼眸冷漠的盯着鹰钩鼻男子。

    “噗!”长枪枪头反射的寒光,在鹰钩鼻男子刚将手中的长刀刚挡在胸前。就已经到了。

    “锵!”鹰钩鼻男子瞳孔猛地一缩,他手中的长刀之上的裂纹在当下这一枪之后,扩大了几分,心中一阵肉痛,这柄刀,陪伴了他十几年。珍若性命!

    当初为了这柄凡级巅峰的宝刀,他几乎花费了他的全部的身家,但他认为这是值得的。得到这柄宝刀之后,他的实力大增,最终。打拼出一份诺大的基业……

    如今,这柄为他立下不少汗马功劳的宝刀,居然在对方的攻击下损坏了,怎能不让他心痛?

    “噗嗤!”鹰钩鼻男子喷出一口鲜血,双腿从地面拔出,身体飞抛开去,撞碎了客栈窗户,被抛到了外面,显得极为狼狈。

    “该死!”鹰钩鼻男子心头恼怒,在倒飞到外面之前,眼角余光瞥见莫家主倒下去的尸体更是让他心中发寒,萌生了退意。

    咻!

    寒光闪烁的枪头从客栈的墙壁中穿出,仿佛是钻墙机器,随即,轰的一声,这位导师整个人就撞碎了墙壁,碎石乱飞,可他那双凌厉地眼眸依旧盯着那鹰钩鼻男子。

    “噗!”鹰钩鼻男子艰难的躲过了这一枪,可胸前却是出现了一道深可及骨的新伤口。

    鹰钩鼻男子目光一寒,眼眸中涌上一抹疯狂。

    “嗤嗤……”

    诡异的,鹰钩鼻男子皮肤一下子变地涨红,甚至于身上毛孔等各处,还渗出了颗颗血珠。 一瞬间,这些鲜血就染红了鹰钩鼻男子身上单薄的汗衫,鹰钩鼻男子整个人一下子变成了血人,全身通红,骇人的很。

    血人,血红地刀!

    这是他的压箱底绝招,一旦施展,对他身体损害不小,所以不到生死时刻,他是不想动这一招的。

    现在鹰钩鼻男子是真地没其他办法,反正左右都是死,他想在临死前最后疯狂一把,拉上一个垫背的。

    事出反常即为妖!

    眼前如此反常的情况让这位导师内心深深的戒备了起来,收枪而护,警惕的看着鹰钩鼻男子。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此时的鹰钩鼻男子让他摸不清状况,不敢贸然的攻击,而且他也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气息。

    “死去吧。 ”鹰钩鼻男子暴虐吼道。

    一道血红色影子瞬间划过十丈距离,速度之快,这位导师也是大惊。

    “嗤!”

    血色长刀快到极致的一刀,甚至于引起空气震荡,刀影模糊,让这位导师视野范围内完全模糊了,他竟然看不清刀的真身!

    这位导师的耳朵一动。

    眼睛耳朵结合,他瞬间判定刀的位置,体内的元力瞬间汹涌起来,令他出枪速度再提升一个台阶!

    “呼!”

    手中长枪如同一道闪电!划破天际!刺向那模糊的红色刀影!

    锵!

    长枪和血色长刀几乎一碰便分离开,血色长刀和长枪都受到影响,都改变了方向。鹰钩鼻男子和这位导师都躲避对方的兵器,只是……这位导师的长枪,长九尺六寸,而那血色长刀却才四尺有余。

    此刻。长兵器是有利地。 血色长刀还未碰到这位导师,而这位导师的长枪却‘噗哧’一声,旋转着刺入了鹰钩鼻男子的左臂中。!

    “??!”鹰钩鼻男子剧痛的惨叫一声,血色长刀刀势不由一弱。

    这位导师趁势便是一划,欲要将鹰钩鼻男子胸膛给划开。

    可那鹰钩鼻男子也知道自己处于生死时刻,在左臂被刺入的瞬间。脚下猛地一蹬,整个人飞速的逃逸。他虽然逃的快,可依旧被这位导师的长枪划断了左臂,同时在胸口上留下一道伤口。

    呼!

    一道血红色身影飞速朝远处逃逸。

    “今日之仇,来日必报!”鹰钩鼻男子大喊一声。

    这位导师目光冷厉,却是并未追击,只是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笑。

    “滚回去!”若琳导师清冷的喝声响起,一道剑光向着正在飞速朝远处逃逸的血红色身影兜头罩去。

    若琳导师在解决了莫家主之后,就向着这出战局赶来??醇ス潮悄凶幼菜榭驼坏那奖诘搅送饷?,若琳导师也跟了出去,绕到另一个方向,原本是想前后夹击鹰钩鼻男子,却不料他向着自己这里逃来,那里还会跟他客气,直接一剑劈出。

    “??!”鹰钩鼻男子怎么也没有想到若琳导师居然提前在这里等着他,措不及防之下。被剑光当头压下,发出一声凄厉之极的惨叫声。以比去时更快地速度倒射而回。

    寒光闪烁,在鹰钩鼻男子倒射而回的同时,这位持枪而立的导师动了,手中的长枪若蛟龙出海,腾空而起,张牙舞爪的迎向鹰钩鼻男子。

    背后直刺而来的凌厉劲风。让鹰钩鼻男子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心中大惊,但虽惊不乱,身子在空中一转,手中血色长刀封挡身前。迎向这凌厉之极的一枪。

    “嘭!”

    刀枪相击,鹰钩鼻男子的瞳孔骤然紧缩,在他不敢置信的目光中,他手中本已布满裂纹的血色长刀不堪重负,在这一枪下碎裂成一片片的碎片,而对方的枪势不变,一冲而过,将他刺了一个透心凉。

    鹰钩鼻男子呆呆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刀柄,眼神空洞而呆滞,没有了一丝的生机,眼眸中残留找一抹不甘……

    两人联手将鹰钩鼻男子击杀之后,没有停留,立马赶回了客栈之中,此时,战斗已经临近尾声,即将结束。

    白鹿学院众人凭借着人数上和实力上的优势,已经占据了全面的上风,只剩下零星的几个敌人还在负隅顽抗,将他们解决也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若琳导师见状心中松了一口气,目光转向柳如龙那里,瞳孔却是骤然紧缩,心中却是涌上浓浓的震惊……

    就在自己击杀莫家主和鹰钩鼻男子这么一会的功夫,他的伤势居然已经好了两三分!

    看着紫萱施展医术为柳如龙疗伤时的娴熟的动作,和柳如龙逐渐好转的伤势,若琳导师知道,紫萱的医术已经达到了高阶医师的层次!

    白鹿学院中医术比紫萱高强的不是没有,但以他们的年纪,给紫萱当爷爷也是搓搓有余的!

    紫萱仅仅才十六岁??!

    十六岁的高阶医师,这位是什么概念?

    若琳导师无法想象,不仅是她,就是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也无法想象。

    众所周知,医术易学难精!

    懂得一点医术的人可以说是比比皆是,但能够称得上医术有成的人,那绝对是凤毛麟角!

    医者医术的精进比之武者实力的精进要难得太多太多!

    所以,高阶医师比之高阶武者少的太多太多!

    而能达到高阶医师的医者无不是浸淫医道数十年的老者,十六岁的高阶医师,他们是在是无法想象!

    就算是从娘胎里就开始精研医术,似乎也不可能达到这样的成就!

    他们所有的人都被深深的打击到了!枉自己被称作天才,自己在她这个年龄的时候,所取得的成就真的是不值一提!

    不说她的医术,单单是她的实力,就不是自己等人可以相比的!他们可都是看见她和紫嫣他们四人联手干掉了一个将级巅峰的敌人!

    他们自问,他们没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即使是他们和别人联手也不行!

    众白鹿学院的学员看向紫萱他们四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敬畏!

    同样的,他们对于重伤的柳如龙也充满了敬畏,毕竟他能够硬接将极巅峰高手全力一刀而仅仅只是重伤,仅仅是这一点,就让他们敬畏不已!

    强大的实力,无论在哪里,都是能够让人敬畏的!

    而诸位导师看着紫萱他们五人,心里也满是惊叹,这几个小家伙就是一帮妖孽、变态,就是为了打击人的!什么样的天才在他们的面前都黯然失色,与他们一比,不论是自己一以为傲的天资还是自己此次招收的学员,都变得普通的不能在普通了。

    同时他们的心中也充满了一种酸溜溜的滋味,看着若琳导师的目光中满是羡慕、嫉妒,这样变态、妖孽的学员为什么都让若琳导师招收去了,就没让自己招收到呢?哪怕是仅仅只有一个也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