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八十八章
    “柳如龙,我们来找你,也并非是想让你让得我们免于那种骚扰,我们也明白,作为学院的新生,被老生欺压是难免的,我也托朋友打听过,往年的新生虽然也是要缴纳一些这所谓的什么新生纳贡费,可却也没有向我们这样,来了一批又一批,而听我那朋友所言,今年这般,原因是因为我们新生有人在招生测验的时候击败了老生,令得一些老生心生不爽,所以才会出现这种局面?!敝芴┛嘈ψ诺?。

    “说这些,可并不是在指责你,能击败负责测验的老生,我们心中也是极为高兴的,而且,叁石客栈一战,你的实力我们有目共睹,如今你在我们中的威望最高,原本我们不打算麻烦你的,可那些老生实在太过分,而且实力也太强,我们都不是那些老生的对手,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我们知道你的实力是我们中实力最强的,所以,我们也只能来请你出面,希望能让得我们新生不再受这层层剥削,不然的话,我们连在学院生活的基本费用都不够,还谈何在学院修炼?”周泰紧紧的盯着柳如龙,咬牙道:“若是实在不行的话,我们新生宁愿将那所谓的新生纳贡费交予你,也不给那些混蛋!”

    “给我缴纳纳贡费?那岂不是让我也和那些老生混为一流了?”柳如龙淡淡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虚眯着眼睛,沉吟半晌后,他抬头冲着周泰笑道:“既然那些老生堵在出口收纳贡费,那么想必我也不会落下,既然如此,我就随你们一道过去吧?!?br />
    “如此。那便多谢了,日后若是有事,我们这届新生,唯你是从!”闻言,周泰以及随行而来的几名新生顿时大喜,急忙对着柳如龙躬身行礼。然后依言快速退出此处阁楼,在前面带路。

    此时道路上没有半个新生的影子,想必应该都是聚集到了出口处去了,周泰几人不敢怠慢,脚尖轻点地面,身形化为一缕轻烟,对着大道尽头急速掠去,柳如龙紧随其后。

    将近半刻钟之后,急速掠行的柳如龙几人放缓了脚步。抬头望着道路尽头处,果然是瞧得大堆的人拥挤在此处,谩骂的喧哗声音不绝于耳。

    微微挥手,柳如龙人行近人群,一些围在此处的新生瞧得柳如龙几人,不由得满脸大喜,经历过叁石客栈那一战的他们,深刻的明白柳如龙的实力有多么可怕??梢运凳撬侵械牡谝蝗?!

    如今见柳如龙来了,他们刚欲欢呼。却是被柳如龙的手势打断了去,当下急忙闭嘴。

    与新生们拱手打了个招呼,柳如龙挤进人群,目光透过人群缝隙,望向出口处。

    此时的大道出口,正被七八个胸口佩戴着塔型徽章的老生所堵着。而在他们身后,还有着大群看热闹的老生,显然,对于新生的吃瘪,他们是很乐于见到的。因为当年的他们,很多都走过这一关。

    在那八名老生的对面正有一名十七八岁皮肤黝黑,却颇为精干的少年与他们对峙,柳如龙对他依稀有些印象,他叫叶枫,是除了自己之外,获得灵值最多的人,此时,他正带着众新生,脸色铁青的与老生对恃着。

    “不用再废话了,小子,新生纳贡费是内院这么多年的规矩,我们可没对你们有所苛刻,所以,还是乖乖的交出来吧,破财免灾,难道你都不懂么?”一名年龄约莫在二十左右的青年,笑眯眯的望着对面脸色铁青的叶枫等人,道:“每人一百灵值,保你们在学院安安稳稳,这笔买卖可是很划算的哦?!?br />
    “哼,别以为我们是新生便不知道规矩,新生的确是该向老生缴纳纳贡费,可学院也有条不成文的规定,新生顶多只给两方势力,而在缴纳给了这两方之后,其他势力还想收取,便得去找那两方势力说,再不关我们半点事情?!币斗憷浜吡艘簧?,怒声道:“可从昨天开始,前前后后,来这里的势力已经有好几波,你们都已经是第四波了,我们还有个屁的灵值给你们?”

    “嘿嘿,那是寻常情况,可你们这届新生不是很强的么?这么多年来,还从未听说过有新生在入学测验上将负责测验的老生击败的事情,可是你们居然接二连三有人的将负责测验的老生击败……啧啧……既然你们这般特立独行,那对待你们的规矩,那自然也是要特殊一点才行啊?!蹦敲嗄赀肿煨Φ?。

    “再者,你们中的一些人可不象是普通新生那般穷,他们身上的灵值,说不定比一些老生都要丰裕很多啊?!?br />
    “你放屁,我们说过,不会再给一个灵值,不管我们还有没有灵值,你都别妄想!”叶枫脸色铁青的怒骂道,其身后,众多新生也是满脸怒容,这老生三番四次的剥削,也是将他们彻底触怒了。

    “嘿,好,很好……果然是群硬骨头?!蔽叛?,那位老生不由得冷笑了一声,阴测测的道:“不过,小子们,你们可别得意,虽然在学院中不能伤人性命,可‘切磋’之间,总是会有些皮肉痛的吧?”

    “今天你们若真是不缴纳的话,那么我也不敢肯定你们走出这里后,会不会受到一些不公平待遇哦,年轻人,可不要意气用事啊?!?br />
    “你……”瞧得那一脸阴笑的青年,众新生心中再度冒起火光,眼中都欲喷出火来。

    “不用肯定了,新生不会再给你们缴纳半个灵值,这位学长,你从哪来的,就请回哪去吧?!钡睦湫ι?,忽然的从新生群中响起。

    “谁?”

    脸色急速阴沉,那名青年目光阴冷的在新生中扫过,拳头微微扭动,冷声道:“这届新生果然如其他人所说,嚣张得有些没边了,看来身为学长,我们有义务让你们明白学院的风气啊?!?br />
    “呵呵,也好,那在下便领教一下,学长该如何让我明白?”笑声再度响起,旋即新生人群中分出一条路来,柳如龙从人群中缓缓行出。

    “是柳如龙!”

    瞧得柳如龙的出现,周围新生顿时响起一阵欢呼声,经过学院招生测验和叁石客栈一战,柳如龙在他们心中的声望,已然相当之高。

    “柳如龙?他就是那个打败了罗峰的柳如龙?”听得周围的欢呼声,那围在大道之外看热闹的一些老生也是不由得惊诧的出声,目光带着几分奇异的盯着那一身黑袍的青年。

    “他就是柳如龙?就是他将你击败了,而且还接下了将级巅峰高手全力的一击而未死?”在远处的一颗大树上,一个长相阴鹫,让人一看就心生畏惧的青年看着柳如龙阴沉着脸,说道。

    “不错,就是他?!币慌?,罗峰说道,怨恨而又畏惧的看着柳如龙。

    对于修为远远低于他却是轻易经他击败的柳如龙,罗峰心中满是怨恨,就是因为他,他现在在学院中几乎是受到了所有人的嘲讽。

    虽然柳如龙在叁石客栈中接下将级巅峰高手全力一击而未死,也在学院中传开,但却没有人相信,只是认为柳如龙是凭借着什么保命的宝贝才保住性命。

    但真正经历过叁石客栈那一战的罗峰明白,柳如龙的实力绝对不能以他表现出来的实力衡量,他就是一个妖孽!一想到当时柳如龙斩杀敌人的画面,他就忍不住心中发寒,恨不得离柳如龙远远的,若不是大少爷廖一鸣让他跟随而来,他是绝对不会来此的。

    “柳如龙!”廖一鸣嘴角掀起一抹弧度,目光森寒,“虽然我看不顺眼廖承那个家伙,是我的眼中钉肉中刺,你帮我铲除了他,我似乎应该是感谢你;不过,他毕竟是我的弟弟,而且父亲亲自来信让我为弟弟报仇,我也不好违背父亲的意思。为了表示我对你的感激,我会好好的在学院中招待你的!”

    “你就是柳如龙?”

    见到那些忽然情绪高涨的新生,那几名拦在道路出口的老生脸色也是有些变化。显然,对于柳如龙的名头,他们还是颇为忌惮的,毕竟,那罗峰虽然只得人级四阶的实力,但在老生中倒也算得上有几分实力,他们在学院的老身中也只是不入流的角色,基本是属于垫底的货色,毕竟,那些实力强的老生还是讲究一些风度和形象的,这等收取新生纳贡费的活计导师有人辱没了他们的身份。

    而且,叁石客栈那一战中柳如龙表现出的实力他们也听说了一些,虽然他们大多不以为然,认为是有人故意夸大其词,但无风不起浪。所以,他们还是颇为忌惮柳如龙的。

    柳如龙淡淡的瞥着那名脸色变幻不定的青年,双臂抱在胸前,笑道:“我就是柳如龙,这位学长不知有何指教?”

    “你打算做出头鸟?虽然你打败了罗峰,但也得知道,在这学院中,比罗峰强的人,那可不少!”在大庭广众下,那名青年也是不愿丢面子的退下,当下只得硬着脖子冷哼道,“虽说你在叁石客栈中斩杀了一些废物,并且凭借秘宝硬接了将级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而不死,但这并不足以成为你在学院中嚣张的本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