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一百九十三章 落败
    蓝色元力凶蛟巨嘴大张,张牙舞爪,锋利的牙齿和狰狞的利爪在蓝色元力衬托下反射着阴冷的森寒光泽,让得人丝毫不怀疑,若是被其撕咬中的话,定然将会是致命伤害。

    周围的人都卡明白了,也明白青火的想法,虽然不知道为何人级一阶的柳如龙能和师级二阶的青红相持不下,这么久也没有分出胜负,不过柳如龙毕竟是人级一阶,论元力的浑厚程度是远远不如青火的。

    虽然若是继续相持下去,局面对柳如龙不利,最先将远离消耗一空,不过青火是何许人?“青火”的老大!师级二阶的实力!若是采用这样的方式赢了柳如龙,不说别人怎么看他,他也丢不起这个脸!即使是赢了,也脸上无光!

    所以,他采取了另一种方法,那就是以力压人!

    你柳如龙不是元力浑厚程度不如我吗,我就凭借自己浑厚的元力以力压人,将你压垮!一力降十会,不管你有着怎样的能耐,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又有什么作用?

    周围的人看着青火这一击,摇头叹息,他们认定了柳如龙是接不下青火的这一击的,真的是可惜了!如此妖孽,绝对是在学院人级之中无敌了,即使是学院中弱一些的师级学员,也不太一定是他的对手,可惜他的对手是人级二阶的青火!

    “巫门”的一众新生看着青火的这一击,他们将心都提了起来,他们感觉到了青火这一击的威力,担忧的看着柳如龙,不知道柳如龙能不能接下青火的这一击,这一刻。柳如龙与青火的这一场战斗的胜负在他们心中已经不重要了,他们只希望柳如龙能够全身而退,不要受太严重的伤势!

    足有丈许多长的元力凶蛟对着柳如龙暴冲而来,目光透过略有些透明的元力凶蛟,还能看见隐藏在其肚中那锋利无比的长枪。

    虚眯着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在眼瞳中急速放大的凶蛟。那迎面扑来的劲风令得柳如龙脸庞有些凝重,察觉到青火的意图,嘴角掀起一抹讥诮的弧度,“以力压人?一力降十会?想法是不错,可惜遇到的人是我!虽然本少的元力不及你,可你想要依靠你浑厚的元力将本少压垮,那是不可能的!本少即使是只有人级一阶的元力量,施展出的威力也不是你肯以想象的!”

    手臂微微一震,体内一股股元力顺着经脉涌出。最后将整柄长刀的刀身都是遮掩在了其中,完成这一举动,柳如龙双掌紧握刀柄,缓缓举上脑袋,体内元力,在此刻几乎是运转到了极致!

    “破!”

    眼瞳猛然一缩,震耳欲聋的喝声,自柳如龙喉咙间暴喝而出。旋即那被浓郁元力包裹的重尺,猛然犹如劈裂山峦一般。力劈而下!

    随着长刀的劈下,只见得其周身的空间似乎都是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沿途的空气都是被这一刀撕裂,发出“嗤,嗤……”的声响……

    在周围众人的注视下,被浓郁元力所包裹的长刀。重重的与那元力凶蛟,碰撞在了一起。

    “嗤……”

    两者接触,让所有人愕然的是,就像是烧红的刀子插入凝固的猪油里一般,长刀以无可阻挡之势将凶蛟一劈两半。最后与长枪撞击在一起。

    “轰!”

    沉闷的爆炸声响顷刻响起,两道人影倒射而出,一股股劲风从接触点嘶嘶的暴涌而出,成涟漪状的对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沿途所过处,将地面之上的任何杂物,都是席卷而起。

    尘雾之中,青火脸色难看的望着对面的柳如龙,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结果会是这个样子,自己以武技催发凝聚而成的元力凶蛟居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被对方轻易的斩开,这般结果是他未曾预料到的。

    不仅是他,就连周围的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看到这样的一个结果,所有的人都惊愕的张大了了嘴巴,有的人因为用力过猛,“咔嚓”一声,下巴脱臼了,捂着下巴,不知是痛的还是激动的直跳脚……而“巫门”的众人反应过来之后,满脸的激动与兴奋……

    手掌死死的握着长枪,青火手臂微微颤动着,之前那从长枪上传过来的力量强横得令他有些感到心悸,听到周围众人的反应,青火的脸色更加阴寒。

    他没想到这个新生居然如此的难缠,柳如龙表现出来的实力,丝毫也不比他弱,甚至还要强上那么一丝!

    这让他心中难以平静,这让他极为嫉妒,继而涌起了强烈的杀机,自己现在已经得罪了他,若是给他时间,他的实力超过自己那是必然的,到时候,他若是报复自己,自己是绝对无法抵挡的……

    “小子,你倒是有些能耐?!鼻嗷鹧壑猩被簧炼?,寒声道,“不过你也别太得意了,这才刚刚开始呢!”

    青火眼神陡然间锐利起来,他一步跨出,耀眼的蓝光自其体内涌出来,覆盖手中的长枪,枪芒伸缩不定。

    “霸枪诀,千影击!”

    青火低喝出声,一抖手中长枪,千百蓝色枪芒涌动,只见得枪芒弥漫,旋即在其前方凝聚,竟是化为了铺天盖地无数道蓝色枪影,这些枪影颤抖不停,嗡鸣之中,渗透着一种极为凌厉的波动。

    随着那千百道蓝色枪影的出现,青火周身的天地灵气,都是变得有些狂暴起来,所有人都是能够察觉到他这突然间凌厉起来的攻势。

    这青火,显然动用真正杀手锏了!

    “竟然能够把青火老**得动用霸枪诀,这小子,倒的确有些本事了?!蹦歉媲嗷鸲吹氖该仙秸庖荒?,眼中也是掠过了一抹惊讶之色。

    “唰!”

    而在他们声音刚落间,青火已是将冷厉的目光锁定在柳如龙身体之上,然后他低声冷笑,手中长枪暴刺而出,只见得那漫天蓝色枪影。猛的呼啸而出,化为一片蓝色洪流,唰的一声,撕裂空气,带起阵阵急促的破风之声,以一种极端惊人的速度。笼罩了柳如龙全身上下。

    这一幕,看得不少人都是面色剧变,这霸枪诀是日阶高级武技,是青火掌握的等阶最高,威力最大的武技,是他压箱底的手段!攻势极为霸道,就算一些是实力强于青火的人都不一定接的下来!现在居然施展了出来,看来是打算结束这场战斗了。

    叶枫,周泰。吴倩等众多“巫门”的新生都是紧张的望着天空,那里,在那浩浩荡荡的蓝色洪流下,柳如龙的身形,显得格外的渺小与微弱。

    而在那无数道紧张目光注视下,柳如龙倒依旧是神色安定,他望着那浩浩荡荡而来蓝色洪流,在那其中。能够见到千百道枪影呼啸,凌厉之极。

    他的双目中射出锐利之极的神光。在这铺天盖地的枪影之下他察觉到了对方那隐晦而又坚定的杀意,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柳如龙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既然已经察觉到了对方的杀意,又怎么可能会坐以待毙?

    虽然出手击杀他会引起学院方面和老生们的不满,不过暗中出手教训他一顿。却是没有问题的!

    柳如龙动了!

    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的是,他居然主动的迎着漫天的枪影冲了过去!

    看着柳如龙居然主动迎了上来,青火一愣,接着心中大喜:既然你自己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心中这般想着。手上更是增加了几分狠辣。

    可是,接下来的场面却是让他心中大震,目瞪口呆,不仅是他,周围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也同样如此。

    蓝色枪影洪流呼啸,疯狂的旋转着,绞杀着,那种波动,连空气都是呈现扭曲的迹象,众人无不看得头皮发麻。

    然而,冲进蓝色的枪影洪流之中的柳如龙,犹如闲庭信步,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和心惊肉跳之中,每次总是险之又险的避过了所有呼啸而来的枪影。

    有惊无险!

    “怎么可能?!”

    这一刻,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无论是谁,心头都是掠过一抹震动,尤其是青火,一些不安,犹如蔓藤一般,从内心深处涌出来,悄悄的缠绕上了心头。

    他终于开始感觉到,眼前的这个新生,究竟有着多么的诡异以及危险;自己这次被“金刀”的罗峰惙窜前来找他的麻烦似乎是一个错误!

    蓝色洪流在天空上席卷而过,洪流之中千百道蓝色枪影呼啸,远远看去,犹如枪影所形成的风暴,那等攻势,极端的惊人。

    而此时,这片天地众多目光都是望着半空中的这一幕,青火的攻势让得他们心惊肉跳,可柳如龙的应对更是让所有人胆颤心惊,那是犹如在刀尖上起舞,随时都会有生命的危险!所有人心中都满是担忧!

    嗡!

    不过就在他们担忧时,那弥漫天空的蓝色洪流中,突然传出了嗡鸣之声,旋即那凌厉的蓝色洪流突然一僵,那种席卷的速度,竟直接是被生生的减缓,然后停滞下来。

    咻咻!

    而就在蓝色洪流被阻下的时候,一道道璀璨的刀光,陡然自那蓝色洪流中席卷出来,这一刀犹如羚羊挂角,似漆黑的夜空中划过天空的闪电,充满着一种莫可言状的武道韵味!

    刀光过处,蓝色洪流则是犹如遇见熔岩的残雪一般,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融而去,那些蓝色枪影,更是瞬间土崩瓦解。

    短短数息的时间,那浩浩荡荡的蓝色洪流,便是消散殆尽。

    “轰!”

    蓝色洪流消散,然后在那众多道惊骇的目光中,柳如龙手中长刀的刀身狠狠的拍在了青火的身躯之上。

    嘭!

    青火狼狈的倒射而出,数口鲜血狂喷出来,原本雄浑的气息几乎是在顷刻间萎靡,周身荡漾的元力波动,也是紊乱而虚弱。

    青火的身影,径直的射落至地面上,那等巨力,直接是将地面的青石地板震得粉碎,一道道裂纹,从他身下向周围蔓延出来。

    噗嗤。

    青火衣衫破裂,披头散发,他面色煞白的望着柳如龙,眼中有着一种惊惧涌出来,那长刀势如破竹般拍击而来的那一幕,几乎将他的勇气狠狠的震碎。

    那种力量,几乎是绝对的碾压!

    不过,他心中更多的是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将自己的杀机显露出来,没有让对方察觉,要不然……对方不是以刀身拍击而来,而是直接一刀斩下的话,那结果……想到这,青火不自禁的心中发冷。

    虽然柳如龙可以说是手下留情,不过他心中对柳如龙的怨恨更深。

    可惜,他不知道,柳如龙早就已经察觉了他心中的杀意,之所以不一刀直接斩下将他斩杀,只是因为不想刚进入学院就惹麻烦,引起学院的高层和老生们的不满;况且,柳如龙在将刀身拍击在他身上的时候,就已经暗中下了狠手,他以后实力将再难有提升!

    也就是说,他不会再对柳如龙造成威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