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零二章 这是什么状况?(一)
    “这些混蛋,也太过分了!”叶枫咬牙切齿的骂道,他的脸庞上有些淤青,这是之前他忍耐不住要与这些家伙动手而付出的代价,他虽然在新生中算做佼佼者,但与面前的这些在白鹿学院修炼了一两年的老生比起来,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周泰等人也是眼神阴沉,他们以往谁不是心高气傲之辈,何曾被这样的欺辱过?这两天时间,刚开始有一些刚刚加入“巫门”的新生,因为“金刀”的压迫而申请脱离了“巫门”,这样的话,倒是能够摆脱掉这种欺辱。

    不过原本抱团成立“巫门”的那一众新生,却是没有一个让人退缩,全部选择留在这里抱成一团,毕竟能够来到白鹿学院的学员,在以往各自的家乡,都算是年轻一代的顶尖之流,虽然那种优越感在进入白鹿学院后减弱了许多,但骨子里面毕竟都还是有些骄傲,所以,如果在眼下这种情况下脱离“巫门”,岂不是就是告诉别人他们是怕了这些混蛋,被逼得以一种屈辱的方式躲避吗?

    这种情况,是骄傲的他们无法忍受的。

    因此,虽然这两天时间他们都是满肚子的憋屈,但罕见的倒是并没有任何人说要脱离“巫门”和抱怨柳如龙的话,反而更多的是紧抱在一起,他们倒是要看看,这些混蛋究竟能把他们逼到什么地步……

    “哈哈,你看那些家伙的表情,还真的是很有意思!”堵着“巫门”众人的那几个青年中的一人轻佻的笑道。

    “的确是很有意思!”另一个青年笑着说道,“看他们那表情,多么的愤怒??!一脸的不甘……哈哈哈……”

    “是??!”又一个青年笑道,“不过,可惜。现在他们学乖了,不敢再来挑战我们了,要不然虐他们一顿,岂不是更加舒心?”说着,脸上居然露出了一脸遗憾的模样。

    “嗯,是极!刚刚虐他们的时候。那感觉简直爽呆了!”又一个青年赞同,脸上满是回味,接着,他的脸上露出一脸遗憾的神情,遗憾的道,“可惜,他们太过废物,每次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让人尽不了兴!现在他们都学乖了。不敢出来挑战我们了,我们现在就是想虐他们爽上一把也不行了!唉……”最后,居然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唉……”其余几人闻言,也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要不……我去撩拨他们一番?”一个青年说道,“若是有人忍不住,我们正好可以再爽一次?”

    “不错,我看可以!”

    “反正现在也无事,这样消遣他们也是一个厅不错的选择!”

    “……”

    其余几人纷纷赞同。

    他们的话语没有丝毫的掩饰。周围的众人听的清清楚楚,围观的众人中新生们一脸的愤怒。虽然被欺辱的不是他们,但同为新生,看着“巫门”的众人被欺辱,他们自然是感同身受,有着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感触??墒撬堑氖盗Σ蝗缛?,即使是站出来也改变不了结局,反而会平白的得罪对方,殊为不知!

    而老生们则是一脸的鄙夷,你们都是在学院中修炼一两年的老生了。身为老生居然没有一点老生的骄傲,屈辱新生不仅不觉得羞耻,不觉得有失自己的身份,反而还得意洋洋,真的是羞于你们同为老生!

    不过虽然这样想,但他们却是没有一个人肯站出来为“巫门”的新生打抱不平或是说上一句公道话,所谓“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他们与“巫门”也没有什么交情,漫说没有交清,就是有交情,也要看看为“巫门”出头而得罪“金刀”值不值得,明哲保身,是他们最好的选择。

    “巫门”的众人被气的脸色铁青,面对“金刀”的挑衅欺辱,他们自知不是对手,他们一忍再忍,一退再退,可对方确实丝毫也不加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现在更是堵在他们的家门口……忍无可忍的他们不得不奋起反抗,可实力不如人,最后毫无悬念的被对方打的惨败……

    更过分的是,对方居然将他们当成了消遣找乐子的工具,这让心高气傲的他们再也无法忍受,即使明知道自己不是对方的对手,这样正随了对方的意,但他们还是义无返顾的再次恶狠狠的冲向对方……

    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

    人活着,就要有自己的血气!

    若是没有了这股血气,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只是一具有呼吸的尸体,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与草木又有何异?

    倒不如就此了结自己的生命,省得浪费这个世界的资源!

    对方如此肆无忌惮的欺辱,让他们心中早就已经憋着的一口气再也憋不住,若是在憋下去的话,他们感觉自己真的有可能会被憋死!

    无论结果如何,他们也必须要有所表示,即使是再次被对方打的惨败,他们也依然会让对方知道,他们不是可以轻辱的!

    “哈哈,不用我去撩拨他们,他们就已经忍不住,自己冲了过来……兄弟们,这次可要好好的爽上一把!”刚刚说话的那个青年见“巫门”的众人恶狠狠的冲了过来,不惊反喜,笑着说道。

    其余几人也是欢呼一声,迎着冲过来的“巫门”一众新生迎了上去……

    “砰砰……砰砰……砰砰……”

    虽然“巫门”的众人各个悍不畏死,一副拼命的架势,即使是被对方打伤,但只要能够动,还是会恶狠狠的扑向对方,总要在对方的身上留下点什么……但由于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最终他们还是全部被对方放倒在地。

    不过由于他们的悍不畏死,对方在打起来的时候有些束手束脚,不敢对他们下死手,他们因此而吃了一些小亏,这让他们恼怒不已。

    自己是什么实力?他们是什么实力?他们与自己的差距虽不说是天与地的差距,但也是云泥之别,可现在自己居然在他们手上吃了一些小亏……

    虽说他们的实力对自己等人造不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自己等人吃亏了这毕竟是事实,若是传扬出去,自己等人还怎么在“金刀”里浑?还怎么在学院里立足?这不是让别人耻笑自己等人无能吗?

    心中这般想着,他们心中的狠劲也是因此而被激发了出来,下手的时候顾忌顿时少了许多,但总算他们还没有完全的愤怒冲昏头脑,还记得学院“学员之间的争斗不得取他人性命”的规矩,即使是这样,“巫门”的众人大部分也是被他们打的重伤倒地,虽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也需要及时的医治,要不然时间拖得长了,还是会危及他们的生命。

    “该死的混蛋……”他们将“巫门”的众人全部击倒之后,没有如同之前那样一脸嬉笑、舒爽的模样,反而一个个阴沉着脸,低声的咒骂着,心情显得十分的恶劣。

    “巫门”的众人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满脸愤恨的看着对方,眼眸中有着不屈与怒火在熊熊的燃烧……

    “一群废物,看什么看!”“巫门”众人的眼神让他们分外的不爽,一个青年阴沉着脸,骂骂咧咧的道,“是不是刚刚的教训你们还没有挨够?相让我们在为你们松松筋骨?”

    “什么‘巫门’?全部都是一群废物,我看倒不如改名叫‘废物门’,这样倒是名副其实……”

    “碰……”

    一声闷响,这个青年刚刚说完,就被斜刺里突然冲出来的一个身材极为雄壮的人一脚狠狠的踹在了身上!

    这一脚来的太过突然,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而且又狠又快又准,力道出起的大,似乎是人暴怒之下出的手,哦,错了,是出的脚!

    已经达到师级的这个说话的青年,根本就是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又哪里能承受的了这突如其来的暴怒的一脚,顿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狠狠的砸在地面之上,整个人像是一个大虾米一般痛的弓起了身子,疼的“咝咝”的倒抽冷气。

    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居然会有如此变故发生,呆愣愣的看着被一脚踹飞,倒在地上口吐鲜血的这名青年,感觉脑袋有些不够用,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就突然半道上杀出这么一个猛人,一言不发,一脚就将对方踹飞了?

    这位似乎是要为“巫门”出头??!

    可你就算是要为“巫门”出头,你也不用如此的……犀利,是的,就是犀利,这是他们所能想到的最合适的一个可以用来形容的词,你这可是要跟“金刀”结下无法解开的梁子节奏??!

    “金刀”在学院中的众多势力中也是排的上号的一号势力,虽然仅仅是二流,但也没有多少人敢如此的得罪,你以为你是谁?居然一言不发的就对着“金刀”的人出手,毫不留情面,这是**裸的挑衅,完全不把“金刀”放眼里……

    可是当他们看清出脚的人是谁之后,顿时都是一咧嘴,心中暗自嘀咕着,“居然是这位猛人?!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金刀”,就是学院中排行第一的势力,这位主也照样是不会给丝毫的面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