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零三章 这是什么状况?(二)
    “居然是这位猛人?!别说是一个小小的“金刀”,就是学院中排行第一的势力,这位主也照样是不会给丝毫的面子!”

    这位主不仅实力可以在学院中稳稳地排进前十,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还与学院中另外的几位猛人关系十分的要好,可以说他们进退与共,那几位猛人的实力也是相当的强悍,实力不比他弱上多少,甚至有人比他还要强上那么几分!

    虽然他们没有成立什么势力,但在学院所有老生的眼里,他们几个人本身就是一个势力,而且实力绝对的稳稳地排在第一!

    在学院中,没有敢于招惹他们,毕竟招惹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就等于是招惹了他们全部,招惹了一个实力排行第一的强大势力,谁受得了?

    “没有听说他们跟“巫门”有什么交情啊,怎么看他的模样像是要为‘巫门’出头的模样呢?”围观的众人暗自嘀咕,殊为不解。

    看看“巫门”的众人,再看看“金刀”的那几人,他们是在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不过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他们清楚的知道一点,这回有好戏看了!

    对于看热闹的他们来说,不管事情的结果如何,双方的对错如何,只要是有热闹看,就足够了!当然,若是热闹越热闹,他们看的就越高兴!

    在见到有人将那名开口羞辱他们,羞辱“巫门”的青年一脚踹飞的时候,“巫门”的众人同样的愣住了,不过他们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虽然那一脚不是他们踹的,但感同身受之下,依然让他们心中大爽。顿时欢呼起来。

    “好!……这位学长,你真的是太帅了!”

    “踹的好!感谢这位学长你仗义出……脚!”

    “这位学长,我记住你的这份恩情了,以后若是有什么事情,只要不危及我‘巫门’的利益和道义,尽管吩咐。在下定当竭力相助!”

    “……”

    “巫门”众人的欢呼惊醒了一旁同样呆愣住的“金刀”的几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居然有人敢如此的不给面子,为“巫门”这样的一个新生势力出头,直接出……脚,将直接的伙伴一脚踹飞……这也太不将他们当回事了吧……他们目光如欲喷火的看着对方,沉声道:“阁下,这是我们与‘巫门’之间的恩怨,阁下横插一手。打伤我们的同伴,是不是太不将我们‘金刀’放在眼里了?阁下今天若是不给我们一个满意的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这人打断了去,只见他扭过头,豹头环眼,眼中寒光凛冽的说道,“就是廖一鸣那家伙在老子面前都不敢如此跟老子说话,你算个什么东西?‘金刀’?很了不起吗?老子还真的没放在眼里!老子今天倒是要看看你们怎么让老子给你们一个交代!”

    听到对方的话?!敖鸬丁钡哪羌溉诵闹写笈?,可当他们看清对方的相貌之后。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消散,反而“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下子就麻了爪子,心中呻吟道:“周大壮?!怎么会是这位主?”

    “这位主可不是自己等人能够惹得起的,就是自己等人的老大在这里,同样也是惹不起。对方的话还真的是一点也不假?!?br />
    看着周大壮冷冽的眼神,他们心中发寒,他们知道这位主事真的怒了,自己等人若是一个处理不好,不仅自己等人少不得被他收拾一顿。就是自己等人身后的“金刀”也会因此而树下一个大敌,可是自己等人究竟是怎么惹到他,让他动了真怒,生这么大的气?对此他们是一头雾水,他们可不记得他们到底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主。

    “呵呵,原来是周大壮学长,刚刚是我们说错了话,在这里我们想学长你赔不是,还望学长你大人大量,不要见怪?!薄敖鸬丁钡哪羌溉酥械囊桓銮嗄甑蜕缕乃档?,“不过,不知道我们那里得罪了学长你,对我们的同伴下如此的狠手?”

    “哪里得罪了老子?”周大壮咧嘴一笑,指着那个被他一脚踹飞的青年,声音却是冷冽刺骨,“你们是没得罪老子,不过你们千不该万不该辱骂‘巫门’,‘巫门’也是你们这等东西能够轻辱的!”

    说着,周大壮心中怒气大盛,身形一闪,来到了刚刚被他一脚踹飞现在还躺在地上的青年身旁,对着他就再次一脚狠狠的踹了过去。

    周大壮感觉一脚出去,丝毫没有感觉自己的怒火减退了半分,脚继续狠狠就踹了下去。

    顿时,一声声的哀叫在虚空响起,这也让所有人打了一个冷战,一个个看着周大壮有些惊骇:这主,真的是为“巫门”出头??!没看到他发这么大的怒火吗?不过,他就是为“巫门”出头也不用发这么大的怒火吧?这貌似也太狠了吧,不把人命当回事??!看着就好像是与对方有什么不共戴天的仇恨一般……

    周大壮感觉从来没有这么怒过,自己刚刚从外面历练回来,就听见人说学院里一帮新生成立了一个势力,居然叫做“巫门”?!

    “巫门”,这词也是你们这等东西能用的?!“巫门”,那是多么神圣高贵的所在!能用这词的人,唯有我们,少爷成立的“巫门”中人!

    你们这些小家伙,居然也配用“巫门”?自己若是不教训你们一顿,不让你们将这“巫门”二字改去怎能出了自己心中的那口气?

    可没想到,自己刚刚来到这“巫门”的所在地,居然听到这个家伙在这里大肆的辱骂“巫门”,这怎能让自己忍受的了?

    当年,自己流浪街头,吃了上顿没下顿,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就会走到生命的尽头,是少爷在这个时候收留了自己。不仅给自己饭吃,给自己衣穿,还教自己读书识字,更是传授自己一身本事,让自己能够出人头地,自己今天的这所有的一切都使少爷给的。少爷成立的“巫门”就是自己的家,是自己值得用自己的生命一声守护的所在,是自己心中最神圣的地方,是容不得任何人轻辱的,这是自己的逆鳞。

    龙有逆鳞,触之则怒,怒则杀人!

    虽然在这白鹿学院内,碍于学院的规矩,不能取这家伙的小命。但略施小惩还是可以的!

    老子要将这家伙打残,打的他生活不能自理,让他胆敢侮辱“巫门”!

    心中这般想着,周大壮脚下也是这样贯彻执行的,踹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周围的众人看的眼眶突突的直跳,尤其是“金刀”的那几人,心中更是哇凉哇凉的,惹到这等惹不起的人。只能是自己倒霉,不过他们也暗自庆幸。自己辱骂“金刀”的话没被这主听到,要不然现在倒霉的就压加上自己了!

    他们相互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那抹庆幸,然后,对正周大壮被踹的那位报以同情的目光,似乎是在说:“兄弟。对不住了,这主我们惹不起,你就忍忍吧!谁让你运气不好呢!”

    “巫门”的众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周大壮,心中同时升起一个疑问:貌似一直以来他欺辱的都是我们吧,他好像没有惹到你吧?你就是为我们出头??烧庋灿械闾税??怎么看都像是他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一般!

    他们都有些不忍心,看不下去了,有心想要阻拦,让周大壮停下,但想到对方毕竟是为自己等人出头,自己若是阻拦他,似乎是在帮助自己的对头啊,这可有些不地道??!若是就这样让他继续下去,万一他将那个家伙踹的一名呜呼了,那可就真的是坏菜了,这样岂不是自己等人间接的害了他吗?

    “好了,大壮,再踹下去就出人命了!”就在“巫门”众人纠结的时候,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周人循着声音看去,想看看究竟是哪位有如此胆量,居然敢如此的称呼周大壮这主,而且还让这主停下来,要知道,这主在学院中几乎是谁的面子都不买,除了与他关系极好的那有限的几人之外。

    等他们看到出声的那人之后,瞳孔猛的一缩,果然是这位!这位正是与周大壮这主关系极好的那几人中的一人,在学院中的名声丝毫也不下于周大壮,实力更是比周大壮还要强上那么几分!

    “金刀”的那几位看到一旁的出声的这人之后,忍不住小心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完全是被吓的,他们没有想到他们的运气居然这么的被,居然同时碰到了这两位,而且似乎、大概、也许、可能还当着他们的面狠狠的得罪了他们!

    “阿豹,我下脚有分寸,不会要了这家伙的小命的?!敝艽笞澄叛曰卮鸬?,不过脚却是停了下来,显然,这人说的话对周大壮而言还是很有用的。

    “以后再让我们兄弟听到你们胆敢辱骂‘巫门’的话语,结果你们自己知道!”被周大壮喊做阿豹的那人目光冷冽的看着“金刀”的那几人说道。

    “蒋豹学长,我们明白,以后我们绝对不敢辱骂‘巫门’分毫?!薄敖鸬丁钡哪羌溉烁辖舯V?。

    蒋豹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却是不再看他们,向着“巫门”众人走去。

    “阿豹,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这句话应该是由我来说,你怎么就抢先说了呢?”周大壮也向着“巫门”众人走去,边走边抱怨道。

    “怎么,你有意见?”蒋豹斜了一眼周大壮,邪邪的说道。

    “没意见,没意见!我怎么敢有意见?”周大壮一见蒋豹那邪邪的表情,顿时浑身一紧,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赶忙摆手道,然后小声的嘀咕道:“不就是实力比老子强上那么一点吗?每次都欺负老子,等以后老子的实力超过你的时候,老子也天天欺负你!”

    蒋豹见状嘴角掀起一抹弧度,似乎是在笑,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周大壮的嘀咕声。

    “感谢两位学长的援手!”叶枫几人迎着周大壮和蒋豹,来到两人身前,感激的道:“以后两位学长若是有什么需要的地方,只要不违背道义,损害我们‘巫门’的利益,但有吩咐,我们‘巫门’上下莫敢不从!”

    “先别急着谢老子,老子还要跟你们算账呢!”周大壮丝毫也不领情,突然,怒目圆睁,状若发怒般的狮子般,大喝道,“是谁让你们取名‘巫门’的?是什么人给你们的这个胆子?”

    此言一处,所有的人顿时凌乱了,被雷的外焦里嫩,嘴歪眼斜,几乎全部一头栽倒在地。

    我醉了,这是什么状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