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零九章 登门
    短短两三天的时间,有关于柳如龙要找金刀麻烦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学院中几乎所有学员的目光都聚焦在双方的身上,期待着双方的碰撞。

    在这两三日中,金刀的成员可以说是度日如年,学院中到处都是议论声,让他们心中窝着一把火,却是怎么也发泄不得,憋屈的不行……

    原本被他们踩在脚下,正眼也不看一下,任他们搓扁揉捏的角色现在摇身一变,成了一块咯掉他们大牙的硬骨头……这种变化,实在是让他们接受不了!

    可是,这就是残酷的现实,他们不得不接受!

    而更让他们憋屈的是,这种憋屈还是他们自找的,怨不得别人,与人无尤!

    巫门骤然间膨胀起来的实力,如同一座大山压在他们心头,想到自己之前针对巫门的所作所为,他们的心愈发的沉重……他们不禁对他们的老大产生了一些怨念,若不是因为你,我们怎么会不顾身份的针对巫门,又怎么会落的今天这般尴尬的局面?

    廖一鸣似是不知道下面的人对他产生了怨念似的,又或是他知道,却是不以为意,反正都是同坐一条船上,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即使是他们对自己有怨念,那又如何?难道还能改变这个事实吗?

    所以,廖一鸣对此丝毫不以为意,也没有丝毫的担心。

    而更让有心人感到奇怪的是,廖一鸣对巫门前来找麻烦的反应很是平淡,似乎是不将巫门前来找麻烦放在心上,有绝对的把握应对,而这种变化是发生在他得到巫门前来找麻烦之后,消失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实在不知道廖一鸣的这种信心究竟是从何而来。

    时间。在学院众人热切的期盼之中,迅速的流逝……

    金刀总部坐落在白鹿学院以北的位置,那是一片楼阁成群的地带,这里全部都是金刀的成员,说起来,也算是金刀的内部区域。

    此时。在那金刀最中央的一座庞大楼阁之中,正有着不少的人影汇聚在大厅之中。

    大厅首位,廖一鸣漫不经心的端着茶杯,在其下方还有着不少金刀的核心成员。

    “老大,明天便是第三天了,我们该怎样应对?”在那一旁,一名精瘦的男子有些担忧的低声问道。

    一旁众人闻言也是微微点头,随着时间的接近,他们也是愈发的担忧。老大让我们不用担心,可是巫门有周大壮和蒋豹在,我们怎么是他们的对手?又怎能不担心?

    廖一鸣闻言,则是淡淡一笑,他手掌握着茶杯,低头凝视着茶水,一点点的白雾升腾,只见得那茶杯都是在此时被冻结起来。旋即他手掌一握,茶杯化为粉末。飘散而下。

    “大家是在担心周大壮和蒋豹吧?!”廖一鸣目光在众人的脸上一一扫过,淡笑道,“其实大家大可不必担心,他们两个的实力虽强,但毕竟还没有在学院中无敌,学院中实力强于他们两人的还是有的。明天自然有人会拦住他们二人的!没有周大壮和蒋豹二人,他巫门什么也不是!”

    “一个击败了青火那个废物的新生而已,能翻出什么浪?呵呵,我倒是想要看看,他究竟能做出什么来……”

    廖一鸣微微摇头。眸子之中,却满是嘲讽的冷笑。

    “只要他敢来,我便会让他明白,在这白鹿学院,他还没资格在我金刀面前叫嚣?!?br />
    众人闻言,心中大喜,巫门他们从来就没有看在眼中,他们所忌惮与害怕的无非就是周大壮和蒋豹二人而已,既然明天有人会出面拦住他们二人,他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

    早上,柳如龙推门而出,阁楼外面的场景让他一愣。

    只见巫门的所有成员队形整齐的站在阁楼前,看到从中走出的柳如龙,目光炽热,高声敬呼:“头,早上好!”

    “大家早上好!”一愣之后,柳如龙道。

    “这是怎么回事?”柳如龙看向叶枫几人问道。

    “头,我们在等头您,我们全部都要跟着头去金刀,虽然我们的实力低,帮不上头什么忙,但我们要让金刀的那帮王八蛋知道,我们巫门不是他金刀想踩就能踩的,想踩我们这长满刺的巫门,不留下一脚血痕的话,那可是有些奢想了……”叶枫高声道。

    “我们巫门不是他金刀想踩就能踩的,想踩我们这长满刺的巫门,不留下一脚血痕的话,那可是有些奢想了……”其余人也高声大呼,声震天地,震耳欲聋。

    一旁的周大壮和蒋豹二人看着眼前大声高呼的众人,眼中有着莫名的神光闪过,他们开始从心底真正的认同了他们,而不仅仅只是因为他们是柳如龙在白鹿学院中组建的巫门的成员!

    “好!”柳如龙一挥手,道,“大家出发!”

    当下,柳如龙展动身形,率先向着住宿区之外掠去,其余人紧紧的跟随在柳如龙身后,展动身形,也向着住宿区之外掠去……

    宽敞的的林荫大道上,来往的学员望着那一大群杀气腾腾的人流,不由得都是满脸错愕的停下了脚步,这大群人群,虽然没有手持明晃晃的兵器,但他们脸庞之上的凶戾之气却还是能够让一旁的学院清晰的感受到的。

    目视着这大群人流消失在视线尽头,被震慑得一片平静的道路中,方才响起阵阵窃窃私语。

    “这些家伙想干嘛?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想砍人了?”

    “看他们的样子,好象是巫门的人吧?”

    “呃?巫门?最近那个在学院中名气极大的巫门?那领头的少年,难道就是在学院中传的沸沸扬扬的柳如龙?”

    “今天似乎是巫门前去金刀讨要说法的日子,看这情况,他们应该是冲着金刀去的吧?”

    “草,是今天?老子都忘了!也不知道现在去,能不能抢到一个好位置?这场好戏可是不容错过啊……”

    “……”

    平静的白鹿学院。忽然因为煞气腾腾的巫门,而变得喧哗了一些,许多心怀着看热闹的学员,各自奔走相告,一时间,也是吸引得大多数好事者对金刀所在地涌了过去。毕竟虽然学院争斗不少,可类似这种大型的帮派大战,可也是颇为少见的。

    金刀总部。

    今日的这里,显然比以往热闹了太多,在那成群的楼阁之外的树木以及建筑物顶上,几乎是站满了人影,在那更远处,还有着道道身影急速的闪掠而来,不断的有着学员对着这个方向赶来。

    这三天的时间。有关巫门与金刀之间冲突的事情,柳如龙与廖一鸣之间的恩怨,早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如今的柳如龙,在白鹿学院已是拥有了不小的名气,毕竟当日柳如龙击败青火,实在是太过的惊人,从而也是让得很多老学员。都是记住了这个陌生的名字。

    不过虽说柳如龙已是名气不小,但在很多人眼中。这与廖一鸣这等真正的学员中的强者,终归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柳如龙能够击败青火,能够说明柳如龙的潜力、天赋以及实力,不过他此时的实力与廖一鸣相比还是相去甚远,不是廖一鸣的对手,想要登门找廖一鸣算账。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甚至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但有着周大壮和蒋豹撑腰,结果就不一样了,值得人期待。

    在那金刀总部之前,是一片宽敞的广场。如今广场上,所有的金刀成员汇聚在这里,他们脸色沉凝,眼眸中有着怒火在涌动,被一个三天前还任他们欺辱的新生势力打上们来,他们心中极为憋屈、愤懑……

    在那总部正前方,廖一鸣静静的端坐在太师椅上,他面无表情,只是那微微抬起的眸子中,方才有着一些漠然之光掠过。

    在其后方,那那一众金刀的核心成员也是尽数在场,与其他的普通成员不同,他们彼此嬉笑着,不仅没有丝毫的紧张,反而是满脸的迫切与嘲讽,已经吃下了定心丸的他们很想看看,那个敢大放厥词的新生,究竟会怎么样来登门找他们金刀的麻烦,甚至他们心中已经在盘算着等会该怎样让巫门丢尽颜面,再也无法再学院立足。

    而在广场之外的四周,则是无数前来围观的学员。他们瞧得金刀这阵仗,也是暗暗咂舌,看这模样,金刀的核心高手,基本都到齐了,这摆明是在等着柳如龙上门来??!而且看他们的神情,似乎是对应付前来找麻烦的柳如龙信心十足??!他们是哪里来的信心?他们能对付的了周大壮和蒋豹?

    而那广场周围,众多围观的学员见到金刀这阵容,也是忍不住咂咂嘴,窃窃私语声传了开来。

    “金刀这模样,似乎是信心十足啊,他们哪来的信心,能够应对前来找麻烦的柳如龙和周大壮、蒋豹?”

    “谁知道呢!不过这关我们什么事?这样热闹才有看头,才过瘾!”

    “也不知道这次他们到底是谁会踢到铁板?”

    “管他是谁会踢到铁板,反正此次,肯定是有一方要倒霉了!我们只需要在一旁看着就行了!”

    “……”

    听那些声音,显然在他们的心中,今日的这件事,他们也说不准究竟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在一处建筑物上,也是有着一批人望着广场,那领头一人,正是江磊,他看着廖一鸣等人的表情,疑惑的道:“这家伙究竟是有什么凭仗,能够应付的了周大壮和蒋豹?凭他金门的实力显然是不可能的,学院中也没有几人能应付的了他们两个……”

    “难道……”陡然,他似是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看来廖一鸣这个家伙是请到了那位帮忙!啧啧,这廖一鸣还真是有魄力,为了请那位帮忙,付出的代价应该不小吧!”

    “谁?请谁帮忙?”江磊身旁的几人闻言,不解的道。

    “还能有谁?!苯诘?,“学院中实力强于周大壮和蒋豹,并且愿意参合这趟浑水的除了与他们两位素有怨隙的那位之外,还能有谁?”

    “原来是他!”几人惊道,“这么说来,巫门这次要栽了?”

    “这倒不会?!苯谝×艘⊥返?,“周大壮和江磊与柳如龙渊源非潜,肯定会力挺到底;而那位虽然与周大壮和蒋豹之间素有怨隙,但他与廖一鸣之间仅仅只是一种利益交换而已,应该不会为了这么一点利益与他们死磕到底……”

    在距此处不远的地方,青火一众人也惊疑不定的看着廖一鸣以及他身后的那一众核心成员,从他们的表情上,他们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但他们实在是想不到他们哪里来的信心。

    “老大,似乎金刀的人颇有信心?”青火身旁的一名青年惊疑不定的道。

    “嗯?!鼻嗷鸬懔说阃?,眼中神色莫名,“看样子廖一鸣已经有应对的办法了,要不然以他的性格,断不会如此!”

    “老大,我们要不要站在金刀这边,趁此机会痛打落水狗,一雪前耻?”另一名青年满脸阴狠的道。

    “不!”沉吟了一阵,青火缓缓的摇了摇头,“柳如龙这个人很邪门!而且……你们不要忘记,周大壮和蒋豹他们可不仅仅就他们两个人……今天的结果还是在两说之间,我们还是不要贸然的插手为好,让他们狗咬狗,一嘴毛!”

    一旁的几人闻言,深以为然,他们的实力太弱,这等争斗不是他们可以贸然插手的,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们也是很清楚,那个少年究竟拥有着多少让人惊叹的手段。

    今日这事,究竟会是个什么结果,还真是两说的事。

    “巫门的人来了!”

    而在他们说话间,周围天空突然传来一些骚动声,而后那铺天盖地的目光顿时对着那广场之外的一条大道投射而去。

    那里,数十道人影涌来,那些人大多都是新生,他们对于眼前的阵仗也是有点发虚,不过依旧还是紧咬着牙。

    在他们最前方,则是一名身着蓝色劲装的少年。少年俊逸不凡,卓尔不群,一副翩翩浊世佳公子的模样,在他的脸上隐隐的有着一种刚毅、果敢,透发出一股桀骜之气,更是有着一种“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锐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