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一十章 针锋相对
    随着巫门众人的出现,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是在此时汇聚向蓝衣少年,眼中皆是掠过一抹惊艳之色,随之,看向柳如龙身后的巫门成员的时候,大多数人眼中有着浓浓的羡慕。

    自从三天前,传出巫门有着周大壮和蒋豹撑腰之后,学院中的新生和一些老生犹如闻着腥味的猫一般,闻风而动,前往巫门,申请加入巫门,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巫门统统拒绝了,没有招收任何一个人,这让他们不解,同时也无比的失望。

    巫门众人,看着情不自禁的将胸膛挺得更高一些,神情中满是骄傲;叶枫、周泰、吴倩、李怀仁,相视一笑,他们还清楚的记得当日柳如龙说的话。

    “巫门不会再招收任何一个人,也不需要再招收任何一个人!虽然我们只有五十几个人,但我们团结一心!这是我们最大的武器和财富!”

    “若是不能团结一心,即使有再多的人也是一盘散沙,遇到危难就各自飞,又有什么用?平白的辱没了我们巫门!”

    “虽然现在我们人数不多,实力也不够强,但我们的团结是别的势力所不具备的,只要我们努力的修炼,尽快的将实力提升起来,我们真的会弱于别的势力吗?人不在多而在精!”

    那大批的巫门成员,在柳如龙的带领下,走进了那片庞大的广场。

    廖一鸣的眼神,自柳如龙一出现便凝聚在柳如龙身上,眼瞳微微的紧缩了一下,后者与他前次相见的时候相比,有了一些不同,此时后者身上透露出的这般气质。便是上次所没有的,而且与上次相比,后者的实力似乎是有了大幅度的提升,这尤其令他心惊,心中的杀机飙升。

    廖一鸣双目微眯,淡淡的道。声音中满是戏谑:“柳如龙,你今天带这么多人上门来,是想给我金刀来个下马威不成?”

    “廖一鸣,你我之间的恩怨是你我之间的私事,有什么尽管冲着我来就好了,可我巫门却未曾招惹你金刀,你们却是故意找我巫门的麻烦,未免有些欺人太甚了吧?”柳如龙脸庞略有些阴沉,声音之中的冷意任谁都能清晰可辨。

    “学院之中。本就不约束争斗,这种小打小闹每天都在发生,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若要是怪的话,就怪自己没实力吧!”廖一鸣翻了翻眼皮,淡淡的道。

    “至于说我金刀故意找你巫门的麻烦……”廖一鸣嘲讽的道,“你巫门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让我金刀故意找你们的麻烦?”

    廖一鸣这话说的冠冕堂皇,看似十分在理。但周围的众人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们又不是瞎子、聋子。对于事情背后的原因知道的清清楚楚,自然明白廖一鸣如此做的原因,现在听到廖一鸣如此无耻的话,自然是十分的鄙视的。

    “哼!”周大壮一声冷哼,怒声道,“廖一鸣。你小子算个什么鸟东西,巫门也是你可以辱骂的?”说着,就要上前动手教训廖一鸣一顿。

    一旁的蒋豹虽然没有说话,但也是一脸不善的看着廖一鸣,估计若不是周大壮率先发作。刚刚发作的就是他了!

    两人的这般反应让所有人都是大跌眼镜,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两位居然会如此的激动,就是人家真正的巫门成员似乎也没有你们两位这么激动吧?你们俩至于这么激动吗?

    他们心中对此充满了不解,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同时,他们已经开始相信之前他们并不相信的那个传言了……而接下来的情况几乎让他们将眼珠子都瞪出来……

    只见柳如龙轻轻地摇了摇头,而即将爆发的周大壮和蒋豹见此,居然将怒火压了下来,虽然仍是一脸不善的看着柳如龙,但毕竟是遵从了柳如龙的意思,没有将怒火发作出来。

    这是什么状况?这两位什么时候如此的听过别人的话了?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众人面面相觑,均是感觉不可思议,这两位的桀骜不驯,他们可是十分清楚的,就是学院的导师的话他们也不一定听,可是……现在……

    有心细的人突然想起来,自始至终周大壮和蒋豹二人的站位都是稍稍落后与柳如龙半肩,若是不注意的话,还真的是发现不了这一点,但凡是发现的这一点的人,心中都是翻起了滔天巨浪。

    这站位可不是随便站的,而是有着大讲究的!

    周大壮和蒋豹二人稍稍落后于柳如龙半肩,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心中十分清楚!隐隐的他们心中升起一个让他们惊惧的念头……这让他们看着廖一鸣的目光顿时变得玩味了起来。

    周大壮和蒋豹前后的反应,廖一鸣也看在眼里,这二人的反应也同样的出乎了他的预料,这让他的心中隐隐的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似乎今天事情的发展不会像自己预料的那般顺利,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

    “来而不往非礼也!”柳如龙看着廖一鸣,笑了笑,道,“事实究竟怎样,大家心里都有数,不用玩这些糊弄人的把戏,平白的让人看不起!金刀前些时候上门拜访我们巫门,如今自然也是得来还还礼?!?br />
    “哦?”廖一鸣冷笑一声,道:“你想如何?”

    “倒是简单,让前些日子那些故意找我巫门成员麻烦的家伙们当众道个歉,并补偿他们的损失,另外还需劳烦你承若以后金刀不得找我巫门的麻烦?!绷缌Φ?。

    柳如龙此言一出,顿时引来众多哗然之声。

    “你做梦!”

    廖一鸣身后,那些金刀的成员顿时面色铁青的厉喝道,当日欺辱巫门成员的时候,他们几乎人人有份,若是今天他们当众向巫门道歉并赔偿损失的话,他们的面子就彻底的没了,这是他们所不能忍受的。

    廖一鸣眼神也是一片冰寒,他盯着柳如龙,嘴角掀起一抹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金刀指手画脚,一群新生而已!当日他们找你们巫门的麻烦,只不过是学长教教学弟学妹们一点学院里的规矩而已,你们不仅不感激,反而还将我金刀前往巫门的人折断四肢,对此我还没找你们麻烦,你倒还敢主动上门?”

    听得他这话,巫门的众人顿时面色难看起来,显然没想到廖一鸣竟然会如此的无耻。周大壮和蒋豹更是目欲喷火的看着廖一鸣,居然敢如此的对他们心目中敬若神明的少爷说话,他们恨不得过去将廖一鸣大卸八块以泄心中的怒火,只是没有柳如龙的同意,他们不敢擅自动手。

    柳如龙眼目微垂,笑了笑,道:“那你又算什么东西?也敢对我巫门指手画脚?教教规矩,你有这资格吗?”

    周围一片安静,不少人都是暗暗咧嘴,这两人,说话丝毫不给对方面子,这是要死磕的节奏??!不过,似乎廖一鸣有些不自量力,有着周大壮和蒋豹二人支持的巫门,实力可不是他的金刀可以相比的。

    廖一鸣的面色,一点点阴沉下来,坐在那太师椅上的身体忍不住的挺直,一股狂暴的元力波动自他身上散发出来,旋即他冷冷一笑,道:“真是有魄力,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诉你吧,你那些要求,我一个都不同意,而且今天道歉的不是我金刀,而是你们巫门?!?br />
    他眼神阴沉,盯着柳如龙,道:“若是不道歉,我今天就得让你们走着过来,躺着回去!”

    说完,他收敛了身上狂暴的元力,身子软了下来,靠着太师椅,面露冷笑,他倒是要看看,这柳如龙究竟有什么能耐,竟然敢在他们金刀总部之前放这等愚蠢之极的厥词。

    这巫门中,唯一勉强够看的便只有柳如龙一人,但在他眼中柳如龙的实力也就仅此而已,远不是他的对手,若不是有着周大壮和蒋豹二人撑腰,巫门算什么东西?但以为有着他们两人就可以震慑他建立的金刀,那真是太异想天开了,自己虽然不是他们的对手,但并不意味着自己没有办法对付他们。

    听到廖一鸣的话,周围大部分的人都觉得廖一鸣的脑袋被门板给挤了,要不然怎么能说出如此脑残的话!明明是对方的实力占据绝对的优势,不是人家的对手明确还说出这样的,这不是脑袋被门板给挤了是什么?

    也有一些人目光闪烁,隐隐的猜到廖一鸣敢如此说,必然是有所依仗,只是他们一时之间也猜不到廖一鸣的依仗是什么。

    随着廖一鸣这话落下,周围顿时无数道目光都是投射向了柳如龙,廖一鸣已经把话放下了,一切要求都不接受,接下来,就该看柳如龙究竟有什么手段了……

    漫天的目光,凝聚在柳如龙身上,而此时的后者,则是眼神淡漠的看向廖一鸣,旋即他淡淡一笑,只是那笑容中,似乎是有着一点点的危险味道渗透出来。

    “既然如此……大壮,你去与他好好的谈谈!”

    “好叻,少爷,我一定会好好的跟他谈一谈的!”周大壮闻言,咧嘴一笑,兴奋的道,双手捏的咔咔作响,不怀好意的看向廖一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