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一十二章 无耻
    “哼!”江鹰冷哼一声,道,“果然不愧是今年新生中的第一人!倒是不枉你在学院中显赫的名声,手段的确不凡!看来要不了多长时间,柳如龙学弟就能将我们这些学长统统都踩在脚下,唯你独尊了!”

    周围的众人闻言,眼中精芒闪烁,暗自思量着江鹰的话,越是思量越是心惊,看向柳如龙的目光变得惊惧、忌惮了起来,隐隐的有着一丝极淡的敌意弥漫开来。

    江鹰嘴角隐秘的流露出一丝笑容,眼中有着一抹阴狠,若是整个学院的老生联合起来抵制你,看你能怎么办,还能在学院中立足吗?

    柳如龙目光一凝,心头有些恼怒,暗恼这江鹰记吃不记打,刚刚已经给过他一个教训了,可是他却是没有长记性,转眼间就立马给自己上眼药,想要撩拨起所有老生对自己不满,找自己麻烦,将自己孤立于所有老生之外,让自己无法再白鹿学院立足。

    虽然自己对此不惧,可这毕竟是一件麻烦事,有着无穷的麻烦,平白得罪这么多学院的老生。而且也没有丝毫的好处,实在是不智,就是傻子也不会这么做!自己又不是傻子,岂能让你如意?

    所以,柳如龙也是毫不客气的回敬道:“这位乱吠的学长,你倒是多虑了,我这人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只求可以安稳的在学院中修炼就可以了,只要别人不来招惹我,我也没什么兴趣在学院中找别人的麻烦,至于在学院中唯我独尊,更是想都没有想过!”

    “反倒是这位乱吠的学长,倒是挺会捕风捉影,无中生有。无事生非的,不知道你是真的在为众位学长考虑呢,还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了,今天是我巫门与金刀之间解决恩怨的日子,不知这位乱吠的学长这么横插一脚是什么意思?是吃饱了事儿没饭做,还是觉得自己是学院中老大。什么事情都可以插上一脚呢?”

    闻言,众老生稍一思量,便已经明白了原由,这是双方在彼此交锋,江鹰是故意的撩拨起自己等人对柳如龙的敌意,以报复柳如龙,让他无法在学院中立足!

    想明白此点,他们眼中的担忧和敌意瞬间消失,但对柳如龙的忌惮却是怎么也无法消除的。毕竟无论是柳如龙的潜力和展现出来的手段,都值得他们警惕!不过,同时,他们也对江鹰不满了起来,居然将他们当枪使,意图让他们对付柳如龙……还真当他们是傻子,可以随意的愚弄、利用?

    而且,柳如龙最后的那句话。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他们早就对江鹰的嚣张有所不满。江鹰的那一副学院中我说了算的傲气模样,他们早就看不顺眼了!现在柳如龙话里话外骂江鹰是疯狗,更是让他们心中舒爽不已。

    江鹰脸色阴寒无比,死死地盯着柳如龙,恨不得要将柳如龙吞吃了,他的撩拨没有成功。他并没有在意,那仅仅只是他临时起意,也没有报什么期望,失败了也就失败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柳如龙话里话外骂他是疯狗。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一个小小的新生,自己随手就可以任意收拾的角色,居然敢如此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自己,还真当自己不敢拿你怎么样?

    可是他刚刚吃了个亏,有着周大壮和蒋豹在,他也不敢再贸然的对柳如龙动手,只能阴狠的盯着柳如龙,将这笔账记在心里,等以后找机会加倍的讨回来。

    “哼!我是受邀前来主持公道的?!苯ヅ咭簧?,“今天是巫门和金刀之间解决恩怨的日子,这是双方之间的私事,周大壮和蒋豹,你们两个凭什么掺合进来?”

    “滚你的蛋!你丫的算老几?凭什么来管老子的事?有什么资格管老子的事?”周大壮不屑的喝骂道,“主持公道?主持个你妹的公道!你丫的凭什么来主持公道?还知不知道你自己是谁了?”

    “老子二人是巫门的人,前来为巫门前来讨要一个说法,怎么了?倒是你,这事跟你没关系,也不需要你来主持个鸟的公道,哪来的赶紧滚回哪里去!”周大壮斜睨着眼睛不屑的看着江鹰。

    “你……”江鹰脸色铁青,何曾有人敢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指着自己的鼻子破口大骂?以往自己又不是没有和他们有过矛盾,但他们却从来没有如此的不给自己面子,多少还是有着几分风度的,可今日他们却是如此的不讲风度……

    他不知道,今日之所以如此完全是他自己自找的!在得知柳如龙和廖一鸣之间的恩怨之后,周大壮和蒋豹二人心中就憋了一把火……眼看着刚刚就可以将心中的这把火发泄出来,可偏偏他出来搅局,还口出不逊,他的目的,他们一清二楚,自然是不会和他客气了,将这把火烧到了他的身上。

    若是江鹰提前知道是这个状况的话,也许他就不会来趟这趟浑水,可惜他不知道!

    “你们二人几时曾加入巫门?还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今日有我在此,你们休想插手!若是你们胆敢插手,就别怪我鹰门出手对付你们和巫门?!苯ド钗豢谄?,冷声道。

    “当老子怕你??!老子两人本来就是巫门的人,自然是要出手对付金刀!而你要动他们,就只能问我手中的斧子了?!敝艽笞称擦似沧?,手掌一翻,一柄足有半丈许长的红色巨斧,便是出现其手中,巨斧随意的挥动,锋利的斧刃将空气都划破了去,留下淡淡的红色残余在半空处。

    蒋豹什么话也没说,直接以行动表明了他的态度,踏前一步,高昂的战意升腾而起,向着江鹰威压而去。

    “你……”被周大壮一口堵死,在被蒋豹的战意一压,江鹰一滞,有心想要发怒,可一想到他们的实力,又将到喉咙的话咽下去,虽然自己这边的实力的确是要强于对方,可是对方也不是易与之辈,虽然自己能够最终取胜,但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为了从廖一鸣那取得的那一点利益,实在是不值得如此!当下将目光转向柳如龙,讥笑道,“柳如龙学弟,这是你巫门与金刀之间的私事,假手于他人,恐怕不是太好吧?”

    “我说你这家伙究竟还要不要脸?廖一鸣那混蛋进学院多久时间了,少爷他们进入学院多久时间了?激将少爷和廖一鸣那混蛋单挑?你安的是什么心,真当小爷不知道?他廖一鸣在少爷刚刚成立的巫门面前倒是牛逼,他够本事的话,现在就来跟小爷打一场,只要他能在小爷手里坚持一刻钟,小爷就代巫门向他道歉怎么样?你问他敢还是不敢?”蒋豹脸色一沉,略微有些尖酸刻薄的骂声将江鹰和廖一鸣气的脸色铁青。

    “不错,只要他能在老子手里坚持一刻钟,老子就代巫门向他道歉又有何妨?可是他敢吗?”周大壮咧嘴一笑,鄙夷的道。

    广场周围围观的人也是被两人这番话呛得不轻,心中暗道这位果然不愧是学院最疯的那几人之二,说起话来,竟然如此不给人留情面,你让廖一鸣跟你打上一场,他恐怕宁可打自己耳光,也不会傻到做这事。

    虽说是有着一刻钟的限制,可以你和他之间的实力差距,这一刻钟的时间,足以让你们虐他千百遍。而且看你们刚刚的模样,只怕你们是不会手下留情的,他要真的和你们两位中的一位打上一场的话,只怕他不在床上养上几个月的伤是没法下地的了!

    江鹰和廖一鸣二人脸色铁青,他们感觉事情似乎超出了他们的预料与掌控,心中隐隐的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但事情已经到了现在这一步,他们骑虎难下,只能咬牙继续下去,看谁能强硬到最后!

    “哼,以你们两人的实力,不论他和你们两人中的哪一个打上一场,有没有这一刻钟的时间限制,结果有什么区别吗?你们这不是摆明看欺负人吗?”江鹰冷声道。

    “你也知道这是欺负人?!那你还激将少爷和他单挑?”蒋豹鄙夷的道。

    “哼!”江鹰冷哼一声,不再搭理周大壮和蒋豹二人,看向柳如龙,道,“柳如龙学弟,只要你和廖一鸣打上一场,不论结果如何,这件事到此为止,怎么样?要不然,就别怪学长我欺负你们!虽然有周大壮和蒋豹在,我会付出一些代价,但你巫门的人也不会好受!”说到最后,已经可以说是**裸的威胁了!

    广场周围围观的众人明白了江鹰和廖一鸣的打算,心中对他们鄙视不已,无耻,实在是太无耻了!居然能够如此的无耻,以往实在是太小看他们了!真是树不要皮不活,人不要脸无敌!

    一旁,青火看到江鹰如此的针对柳如龙,偏帮廖一鸣,这样的结果大出他的预料之外,让他心中兴奋不已,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

    另一边,江磊一脸的鄙夷,江鹰的所为让他极为不齿,他没有想到江鹰居然会如此的不顾面皮,偏帮廖一鸣,针对柳如龙,心中沉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站出来再帮柳如龙一把,就在他沉吟思量的时候,场中再次发生了出乎预料的变化,让他暂时打消了念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