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一十七章 落败
    另一边,柳如龙脚不沾地,身形如一抹幻影,随着气流快速向后飘去。与此同时,手中长刀不断舞动,隐隐的有着一朵模糊的白色的莲花在他身前再次绽放,将迎面而来的狂暴气流完全抵挡了下来,虽然柳如龙头发散乱,衣服有些残破,样子狼狈不堪,但与廖一鸣相比,无疑是要好上许多。

    柳如龙身形飘动,手中长刀舞动,卸去强烈的冲力之后,脚尖轻点地面,向着前方依旧翻腾激荡的漆黑能量飓风之中冲去……他要趁机将廖一鸣击败!

    刚刚为了抵挡廖一鸣的攻击而施展的那一招,消耗了他太多的元力,现在他体内的元力已经十去**,若是不能尽快的击败廖一鸣,他很快就会失去战力,被廖一鸣击败,而此时廖一鸣在刚刚的那一番碰撞中再次受了一些伤势,现在正是击败他的最好时机,若是再给廖一鸣时间,让廖一鸣将伤势暂时压下,那他以现在展现出来的实力,就没有一点机会了!

    廖一鸣停住了脚步,此时他已经退出二十几步了,脸色苍白,气息微喘,显然刚才那一招武技也让他有些吃不消。停住脚步之后,廖一鸣一边快速的运转功法,平复着体内翻腾的气血,一边谨慎的盯着对面,虽然有着漫天的尘土遮掩,他看不见对面柳如龙的情况,但他却是不敢有着丝毫的大意。

    今天的这场战斗,意外一个接着一个出现,每当他以为能够将柳如龙解决掉的时候,柳如龙却总是能出人意料的将其抵挡而下反而让他因此而吃亏,现在仍然是这样,他施展出他最大的底牌。本以为能顺利的将柳如龙解决,却没有想到,柳如龙居然施展出一门比他的还要强悍的武技,再次将他的攻势抵挡而下……

    廖一鸣现在心中只有浓浓的后悔,若是时间能够重来的话,他绝对不会选择和柳如龙为敌……只可惜。现在已经晚了!时移世易,现在已经不是他愿不愿意放过柳如龙的问题,而是柳如龙愿不愿意放过他的问题!

    猛然间,廖一鸣瞳孔猛地一缩,只见前方漆黑的漫天的尘土之中,一缕白光犹如划破夜空的闪电,穿云破雾,直直的向着他刺来,眨眼就到了近前。近在咫尺!一股锋锐之极的刀气破空而来,牢牢的锁定了他,让他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廖一鸣来不及多想,元力猛地汇集到刀身之上,向着眼前的那缕白光狠狠的一刀就轰了过去。

    廖一鸣全力施展下的这一刀,宛如发狂的狮子,在虚空之中闪着光芒,金色的光芒闪烁不已。似乎是带着一种歇斯底里的疯狂与恐惧!

    望着来势汹汹的这一刀,柳如龙脚尖轻点。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闪身躲开他这一刀。柳如龙不是傻子,现在自己体内的元力大量消耗,现在几乎就是强弩之末,虽然对方施展了地级武技,可是对方毕竟是师级六阶。剩下的元力要远远的多于自己,现在若是和他硬碰硬那就是自己脑袋犯抽了!

    廖一鸣的一刀狠狠的轰在了柳如龙的残影上,把整个虚空轰的微微扭曲了起来,形成一片真空。

    就在廖一鸣准备转换着长刀准备再次斩向柳如龙的时候,却发现柳如龙猛的在原地再次留下一道残影。而后感觉后脑之上一道劲气轰涌而来。

    廖一鸣虽然惊骇,但却并不慌乱,刀势猛的一变,猛地扭身,在柳如龙的拳头砸在他的后脑之前,一刀狠狠的横斩而去!

    但是,出乎他预料的是,柳如龙再次留下一道残影瞬间消失,并未与他交手,全力出手的一刀却劈了个空,用错力的感觉让他的气血一阵翻腾,难受之极。

    而就在这时,廖一鸣感觉一股凌厉的劲风直指他的后心,心中凛然,强忍着翻腾的气血,扭身,手中的长刀横斩而回……

    与上次一样,柳如龙同样的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并未真个与他交手!

    廖一鸣明白了柳如龙的打算,就是凭借速度,让自己疲于奔命,但他却是毫无办,现在是柳如龙主导战局,他被柳如龙牵着鼻子走,一时间也没有办法破局,而这样连续两次全力出手,却是打在空处的腻歪感觉,让他的气血翻腾到极致,体内的伤势再也压制不住,一口鲜血喷出,身上的气势顿时萎靡之极。

    柳如龙见状眼神一凝,他等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当下全力出手,当头一刀正面向着廖一鸣狠狠的劈下!

    廖一鸣脸色大变,勉强的提起一口气,疯狂的调动体内的元力,向着手中的长刀汇聚而来,双手握刀,长刀上撩,挡向柳如龙劈下的长刀。

    “当!”

    两刀相击,廖一鸣虽然疯狂的调动体内的元力,但效果甚微,所能调动的元力极少,无法挡住柳如龙的这一刀,双臂“咔嚓”两声,臂骨尽断,软软的垂了下来,而柳如龙的刀仅仅只是去势稍缓。

    柳如龙眼神微凝,手中刀去势不减,只是方向微偏,向着柳如龙的右臂劈下!

    “啊……”

    廖一鸣惨叫出声,右臂在虚空之中抛飞出去,鲜血喷溅而出,将地面染的血红,血腥气息在广场之上弥漫!

    凄厉的惨叫声让周围的众人头皮发麻,他们惊恐的看着场中拄刀而立,呼吸急促,犹如拉风箱般的柳如龙,一个个睁大眼睛的呆立在原地,四周一片寂静,一个个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场景!

    “他,居然真的胜了!”

    所有人都呆愣愣的看着惨叫不已,脸庞扭曲的廖一鸣,那掉落在地上的右臂和兀自在汨汨冒出鲜血的右肩是那么的刺眼,刺的他们眼睛生疼……他们互相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惊骇,他们没有想到,廖一鸣居然真的败在柳如龙的手下,而且还是败得如此凄惨。

    周围的众人无奈的苦笑了几声,仅仅只是人级的柳如龙,居然把师级六阶给干翻在地,而且还是掌握有地级武技的师级六阶!这要是说出去,也没人会信吧!

    可是,这一切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柳如龙跨越如此巨大的差距,把廖一鸣干翻在地了!他们知道,随着这一战传出去,柳如龙在学院中的声望定会再上一个台阶,即使是与学院中排名前十的那些人相比,也是不遑多让!

    “老大……”

    “头……”

    两声截然不同的惊叫声陡然响起,金刀和巫门的众人呼啦一声冲向场中,分别将廖一鸣和柳如龙护在中央,戒备的看着对方。

    金刀的众人满脸担忧的看着因疼痛而脸色扭曲狰狞的廖一鸣,七手八脚,手忙脚乱的为廖一鸣止血、处理伤势,若不是他们及时的为他止血,恐怕再过一段时间,光是流血就足以要了他的性命!

    有一名激灵的金刀成员将廖一鸣被柳如龙斩下的右臂收了起来,虽然廖一鸣被柳如龙斩断右臂,看上去伤势严重,似乎是被废了,但这里是白鹿学院,只要及时的找学院中的高阶医师医治,还是能将手臂接回去的,休养一段时间之后,几乎和原来没什么差别!

    “头,你怎么样?”巫门的众人围在柳如龙身旁,将柳如龙搀住,听着他那急促的呼吸声,担忧的问道。

    “我没事,只是有些力竭了而已?!绷缌Φ钠礁醋潘暮粑?,摇了摇头道,刚刚的那一番攻击让他体内所剩不多的元力消耗一空,不过幸好,那一番攻击取得了预想中的效果,将廖一鸣击败。

    取出一枚的丹药,塞进嘴中,柳如龙将目光投向金刀那一群人。

    瞧得柳如龙那如刀刃般凌厉的目光投来,那金刀的一群人,脸色都是忍不住一变,眼神有些躲闪,不敢与柳如龙的目光接触,有的人更是忍不住的退后了两步,满脸警惕的望着柳如龙。

    “怎么样?这应该是我胜了吧?记住我们之间的承诺,在场可是有着不少人作证,若是想要反悔,你们可就声誉扫地了?!绷缌艘谎劢鸬兜闹谌撕徒?,淡淡的说道。

    廖一鸣因大量失血而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因疼痛而=扭曲在一起,显得异常的狰狞,双眼恐惧而又阴狠的看着柳如龙,有着刻骨的怨毒与仇恨,却是没有回答,他不甘心他就这么输了,可是有着那么多的人在一旁睁着眼睛看着他落败,他就是想抵赖也不成,只能沉默不语。

    “这个自视甚高的废物、蠢货!师级六阶的实力,而且还掌握一门地级武技,居然还能输给了一个仅仅人级的新生……”江鹰咬牙切齿的望着远处被金刀的众人护在中央的廖一鸣,在心中暴怒的骂道。

    “柳如龙学弟,你不觉的你下手太狠了吗?”江鹰脸色阴沉的开口道,却是丝毫也不提柳如龙和廖一鸣之间的胜负,反而责问柳如龙出手太重。

    “出手重吗?!刀剑无眼,交手之间,有所损伤在所难免!再说,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他现在焉有命在?”柳如龙嘴角露出一缕冷笑,意有所指的道,然后看着江鹰,嘲讽的道,“现在胜负一眼明了,难道学长想要抵赖不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