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低头
    “姓江的,你什么意思???少爷明明已经手下留情,难道你的眼睛瞎了吗?还是你的那两个眼珠子就是一摆设?”周大壮和蒋豹面色不善的看着江鹰,他们对横插一手的江鹰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就像是炮仗,一点就着,现在听到江鹰的这话,自然不乐意了,一番话夹枪带棒,就差直接动手打人了。

    “哼!”江鹰冷哼一声,没有搭理周大壮和蒋豹,冷声道,“本学长一言九鼎,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怎会抵赖?的确是柳如龙学弟胜了,但是……”

    “是我胜了就好!”柳如龙打断了江鹰的话,看着江鹰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道,“那就麻烦学长让金刀的人履行约定吧!”

    被柳如龙将话语打断,江鹰目光阴寒,有着丝丝杀意在眼眸中涌动,看着柳如龙冷声道:“本学长自然会让他们履行约定,只是……”

    “那就请学长让他们尽快的履行约定吧!”柳如龙再次将江鹰的话语打断。

    “这不劳柳如龙学弟你提醒,不过柳如龙学弟你将人伤的这么重,难道打算就这样不了了之,不给出一个说法吗?”再次被柳如龙打断话语,江鹰眼眸中的杀意更胜了,声音也更加的冷冽。

    “说法?什么说法?我已经说过,刀剑无眼,双方交手之间,有所损伤在所难免!”柳如龙看着江鹰玩味的道,“学长要为他出头,就直说,何必要找这么蹩脚的理由呢?”

    “哼!”江鹰冷哼一声,否认道,“你说什么我不明白!我只知道作为这场比试的公证人。你将人伤得这么重,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柳如龙闻言,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眼眸中的鄙视和嘲讽是不加掩饰的,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巫门众人众人对江鹰怒目而视,眼中如欲喷火。若不是他们顾忌他们的实力低,不是对方的对手,他们估计早就一拥而上,教训对方了。

    周围围观的众人,对于江鹰的这种无耻行径也是极为不齿的,只是他们没有胆量得罪江鹰,不敢站出来说上一句半句的公道话。

    唯有金刀的众人见到这一幕,眼眸中流露出惊喜的神色,尤其是廖一鸣。脸庞虽然依旧苍白、扭曲狰狞,但看着柳如龙的目光中多出了一丝快意。

    “哼!姓江的,收起你的那副恶心的嘴脸,你是什么意思还真当老子不知道?!当婊子还要立牌坊!恶心!你的这套把戏老子早就看腻了,以前你使在别人身上老子不想管,也管不着,不过今天你使在少爷身上,想错了你的心了!”周大壮直接破口大骂道。

    “江鹰。真人面前不说假话,看来今天你是铁定了心要找少爷的麻烦了……不管你有什么招?;碌览?,我们兄弟接下了!”蒋豹目光冷冽的看着江鹰,冷冷的道。

    “哼!你们是要仗着实力强出头,阻挠我为廖一鸣讨一个说法了?”江鹰被周大壮和蒋豹毫不客气的话语气的脸色铁青,但却是紧抓着他是为廖一鸣讨说法这一点,死不松口。

    “你这样认为也无不可。今天有我们兄弟在,你休想将你的威风耍在少爷头上!”蒋豹冷冷的道,一脸的寒霜,周大壮也是满脸怒气的看着江鹰。

    “柳如龙学弟,你当真不给学长面子。给出一个说法?”江鹰看着一旁一语不发的柳如龙语带威胁的说道。

    “面子不是人给的,而是靠自己挣得!既然有人给脸不要脸,主动的将脸伸到我的脚底下任我踩,我又何须客气呢?你说是不是啊,江鹰学长?”柳如龙看着江鹰,嘲讽而又玩味的道。

    被柳如龙如此毫不客气的嘲讽,江鹰本就铁青的脸色隐隐的有着发黑的趋势,身体更是被气得轻颤,杀意弥漫而出,眼眸中的寒意几欲冻结虚空,强抑心中的怒火,寒声道:“柳如龙学弟是不打算给一个说法了?”

    柳如龙直接将他无视,犹如是在看一个小丑在卖力的表演一般。

    “各位,柳如龙无故重伤廖一鸣,出手狠辣,我现在要出手为廖一鸣讨一个公道,诸位做一个见证?!苯ハ蛑芪У闹谌舜笠辶萑坏乃档?。

    “无耻!虚伪!……”

    周围的众人将一切尽收眼底,自然是明白孰是孰非,现在江鹰却是指鹿为马,将黑的说成白的,纷纷在心中怒骂,却不敢说出口,也不敢再脸上表露丝毫,他们得罪不起江鹰;而巫门的众人却是不管不顾,怒骂出声,满脸的义愤。

    柳如龙、周大壮和蒋豹,则是一脸鄙夷的看着江鹰犹如小丑般的表演。

    “多谢江老大为在下主持公道,在下感激不??!”廖一鸣向江鹰感激的道,心中却是有着一股腻歪的感觉。

    他花费巨大的代价,让江鹰出面帮忙挡住周大壮和蒋豹,他好从容的收拾柳如龙,结果,周大壮和蒋豹倒是被他挡下了,可是自己却是被柳如龙斩断右臂……现在江鹰借机向柳如龙发难,他却还要对江鹰感激涕零,这种感觉,别提有多腻歪了!

    “多谢江老大为我等主持公道,我等感激不??!”金刀众人也向江鹰感激道,只是众人大多数面上隐隐的有着一丝羞愧……

    “你们两个去把那小子抓起来!”江鹰对他身后的几人吩咐道,旋即他身后两个达到师级的人直奔柳如龙而去。

    “给老子滚回去!”

    然而,他们身形刚动,周大壮的身影便是出现在了他们面前,怒目圆睁,状若狮子,眼眸冷若寒冰,斧头裹带着凌厉无匹的气劲横扫而出,将地面撕裂,毫不留情的对着他们怒斩而过。

    “你!”两人面色一变,他们知道周大壮的厉害,自然也不敢怠慢,两人同时出手,两柄长剑携带着浑厚的元力匹练与周大壮的斧头相撞。

    嘭!地面被震碎,两人身体也是一震,竟直接是被生生震退而去,嘴角有着血迹溢出,身形踉跄着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两人眼中一片骇然,而周大壮则是在原地未动,眼神冷冽。

    “你敢!”在周大壮身形刚动的时候,江鹰脸色一寒,冷喝一声,便要动身将周大壮拦下。

    “你也敢!”蒋豹一直盯着江鹰,见状,同样的冷喝一声,一剑刺出,封死了江鹰所有前进的道路,将江鹰拦了下来。

    江鹰见状冷哼一声,知道有蒋豹拦阻,他一时半会绝对摆脱不了,便退了回去,并未和蒋豹交手。而在他退回去之后,周大壮也将那两人击退了。

    江鹰眼神阴沉,他死死的盯着周大壮和蒋豹,道:“你们两个真的要趟这趟浑水?!”

    “切!明明是你自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胡乱的插手,怎么反倒是怪起我们趟这趟浑水了?!”周大壮和蒋豹万二分鄙视的看着江鹰。

    江鹰的眼神愈发的阴寒,冷声道:“你们以为今天就凭你们两个,就可以对付我了不成?”

    “那你就来试试!”周大壮和蒋豹丝毫不让,那眼神冷冽的盯着江鹰。

    “好,那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们两个究竟有多了不得!”江鹰怒极反笑,一步跨出,元力滚滚,气势翻腾,犹如滔滔巨浪。

    不过,就在江鹰要暴起出手时,一道身影却是闪掠而来,出现在江鹰面前,他温和一笑,道:“江鹰,此次的事情,原本和你没有丝毫的关系,你强自为廖一鸣出头,为难柳如龙学弟,你本就不占理,又何必咄咄逼人?”

    “江磊!”江鹰见到那出现在他面前的人,眼神顿时阴沉下来:“你是要帮他们吗?”

    “我只是不想看见你们彼此争斗,闹得不愉快而已?!苯诘Φ?。

    江鹰听得眼角直抽搐,都已经闹成这样了,还讲什么愉快不愉快?江磊话说得好听,但摆明了是要帮对方的。

    “我若是不答应呢?”江鹰眼神阴沉沉的道。

    “我对柳如龙学弟颇有好感,一见如故,所以我不能看着他被欺负,抱歉了?!苯谇嵘?,但话已是说得很明白,如果江鹰要动柳如龙的话,他是一定会出手的。

    江鹰眼神阴厉,眼中满是暴怒的火焰,他双掌缓缓的紧握,手掌握得嘎吱作响,不过他终归还是没出手,现在,有着江磊插手,他若是出手已经占不到丝毫的便宜,只能是自取其辱……

    他深吸了一口气,眼中的暴怒缓缓的平息下来,冷然道:“看在江磊老弟的面子上,这件事情到此为止!”说罢,转身就要离开,眼眸深处有一种极力压制的暴怒,他实在是没脸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在这里,他的脸面都快给丢干净了。

    “等一等,江鹰学长,你似乎忘记了什么事情了吧!”柳如龙提醒道。

    “什么事情?”江鹰停下脚步,转身看向柳如龙道。

    “学长,你还未让金刀履行承诺呢!”柳如龙提醒道。

    闻言,江鹰眼神猛然一凝,犹如毒蛇般的盯着柳如龙,森然道:“柳如龙学弟,作为学长,我奉劝你一句,做人留一线,日后好想见,还是不要将事情做绝了的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