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一十九掌
    “多谢学长提醒!不过,我这人,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若犯我,十倍还之!人断我一指,我残人一命!”柳如龙目光一凝,字字铿锵的道,让所有听到此话的人都有着一种金戈铁马的铁血肃杀气息扑面而来的感觉。↗

    江鹰脸色更显阴寒,目光阴冷的如同刀子一般锋利,似欲将柳如龙刺得千疮百孔,寒声道:“学弟还是不要太过得理不饶人的为好,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太过咄咄逼人,锋芒毕露,容易四处树敌,若是万一树立了不能招惹的强敌,到时候……谁都救不了你!”

    柳如龙闻言,却是淡淡一笑,随手一指金刀的众人,道:“这不劳学长挂心,学长还是让他们尽快的履行承诺吧!”暗中却是向江鹰传音道:“江鹰学长,不管你要做什么……我柳如龙,奉陪到底便是!就怕到时候,学长你玩不起!”

    “在这里我提醒学长一句话,面子是自己挣的,不是被人给的,但有些人就是贱,总是喜欢将自己的脸伸出来让别人打,打过了左脸,还将有脸让出来,让别人接着继续打,打过了左脸打右脸……”柳如龙传音过后,冷声说道。

    闻听此言,江鹰脸色阴沉的几乎都能滴出水来,他感觉他一拳打在了空处,心中憋了一口气,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憋闷的难受,满眼杀机的看了一眼柳如龙之后,将目光移向金刀众人,眼中一片怒火熊熊燃烧,冷声道:“按照约定,你们该怎样做就赶紧的吧。不要让我提醒了吧?”

    话语中蕴含着压抑到极致的怒火,似乎一座随时都会爆发的火山一般,没有人会怀疑若是此时“金刀”中人但凡有一个人有一丝一毫的不愿意,都将会硬接他狂风暴雨一般的疯狂的发泄……

    他将所有的怒火全部都归咎于金刀,若不是廖一鸣请他前来,他怎会如此;若不是廖一鸣没用。被柳如龙击败,他又岂能如此;若不是……

    金刀的众人脸色难看,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急转直下,发展到这一步,尤其是廖一鸣,心中更是无比悲愤,差点一口鲜血喷出,自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请你江鹰出面帮忙??赡惆锏搅耸裁疵??……自己不仅被他击败,更是断了一臂……现在,你见对方实力不是你轻易就能吃下的,你就萎了,将我给抛弃,还将一腔怒火转移大我身上……

    廖一鸣一口钢牙几乎咬碎,脸色铁青,眼神阴寒无比。他知道今天不仅是他,就连他一手创建的金刀。脸面也都丢尽了,可对此他却是什么办法都没有,他花费绝大代价请来的外援现在已经毫不犹豫的将他抛弃,他还能怎么办?只能打碎牙齿往肚里咽,咬牙说道:“向巫门道歉!”

    金刀的众人憋屈无比,不管他们是如何的不甘心和不情愿。但现在情势比人强,眼前的情势他们还是能够分清的,明白现在根本就容不得他们说不,只能万分憋屈与不甘的向巫门众人道歉,赔偿巫门众人的损失。并承诺不主动找巫门众人的麻烦。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之后,柳如龙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廖一鸣和江鹰,嘴角绽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对着巫门众人挥了挥手,转身而去,离开了这一片狼藉的广场。

    见柳如龙带人离去,江鹰冷哼一声,也带人离开,眼眸深处蕴藏着浓浓的杀机……

    周围看热闹的众人,见状也是一哄而散,纷纷离开了此地。青火一脸畏惧之色的看着柳如龙离开的背影,然后也随众人离开了此地,心中绝了报复柳如龙和巫门,找柳如龙和巫门的麻烦,与他们为敌的念头。

    一片狼藉的广场上,廖一鸣则是眼神异常阴冷的望着柳如龙和江鹰离开的方向,眼眸深处杀意疯狂的翻涌着,一丝丝阴冷的气息散发出来,让他身旁的众人感觉浑身凉飕飕的。

    “老大?!鄙砼?,金刀的众人面色难看,今日被柳如龙打上门来,对他们金刀而言,可算是颜面大失,尤其是对老大而言,更是如此,被一个刚刚进入学院的新生击败,还被对方斩下一条手臂……他们有些担忧的看着廖一鸣。

    “少爷,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罗峰小心的问廖一鸣道。

    “我们回去!”廖一鸣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杀意阴寒着脸,说道。

    身旁,金刀的众人闻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看着廖一鸣,罗峰犹豫了一下,道:“少爷,今天这事总不能就这样轻易揭过去,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吧?这对我们金刀和少爷你的声誉似乎太好啊。巫门的那些人的实力不高,我们要想教训他们还是很容易的,要不要……”

    廖一鸣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冷冷的道:“还嫌丢人丢得不够?你难道还没有看清楚形势吗?巫门成员的实力虽然不高,但有柳如龙、周大壮和蒋豹他们三人在,他们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难道刚刚的教训还不够吗?”

    “再说有着刚刚定下的那比试承诺,众目睽睽之下,想必那约定很快就会在学院中传了开来,若是再去找巫门的麻烦,岂不是落人口舌,自己打自己的脸?说我们金刀不讲道义?这学院里,等着看我们金刀出丑,落井下石的人,可不少!”

    “难道就这样放过那小子和他的巫门吗?”有一个人不甘的道。

    “砰!”

    他声音刚落,只见得廖一鸣眼中有着阴寒凶戾之色掠过,左掌猛的一掌拍出,滚滚元力直接是化为一道庞大匹练,瞬间将眼前的地面击出一个大坑,青石地板都是在此时化为粉末,石屑泥土飞扬。

    那一幕,让得所有金刀成员噤若寒蝉。

    “既然不许无故找巫门麻烦的约定,已经许下了。那么,我们就要遵守,我们金刀的人,尽量少与他们有纠纷……现在,先让他快活一段时间!”

    “总有一天,我会让那小子跪在地上为今天所做的求饶。一个小小的新生,还真以为能够在我头上蹦跶,不知死活的东西!”

    他漠然的一挥衣袖,转身而去,那森冷的声音,盘旋在罗峰等人耳边,杀意凛然……

    在回去的路上,一众巫门的成员都是显得极其的兴奋,乃至于脸庞都显得有些涨红。前些时候因为金刀的缘故,他们心中都是憋着气,被对方欺负上门,堵在自家门口,可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拿对方丝毫办法也没有……他们心中惭愧不已。

    不过所幸的是头回来了,面对着金刀的无耻与强大,他却并没有选择息事宁人。而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以一种最震撼的姿态。登上金刀总部,将对方所作的,尽数还了回去。

    先前的一幕,即便是现在,依旧让得众人满心的激动,强如那廖一鸣。最终都是被头无可争议的击败,斩下一条手臂……而那廖一鸣请来的帮手江鹰,在头的面前,最终都是被逼得不敢轻易动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并主动的让金刀道歉!

    整个白鹿学院能够将江鹰逼到这一步的人可不多。而以新生的身份做到这一步的,更是仅有头一人办到!

    柳如龙见到众人那亢奋的模样,也只是笑了笑,视线转向一旁江磊,含笑道:“江磊学长,先前真是多谢了!”

    虽说先前他并不惧江鹰真得发飙,但江磊会现身相助,也是让得他很是感激。

    “江磊,你小子不错!”周大壮看着江磊大大咧咧的说道,“以前倒是没有发现,你小子如此的顺眼!以后有什么事情,说一声,能帮的上忙的决不推辞!”

    蒋豹也是含笑的向江磊表达谢意。

    “如此,倒是多谢了!”江磊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于周大壮的性格,他是知道的,丝毫也不以为忤,事实上,整个学院中,能够让他看顺眼的还真没有几个人,现在自己能得到他如此的评价与承诺,不知道能羡慕死学院中的多少人。

    “江磊学长,见谅,大壮就是这样?!绷缌行┣敢獾南蚪诘?。

    “呵呵……”江磊摇头笑了笑,看向柳如龙,神色突然凝重了一些,道,“你得小心一点江鹰。江鹰心机深沉,睚眦必报,你今天让他在众人面前栽了这样的一个大跟头,他怕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

    柳如龙闻言微微一怔,旋即正色的点点头,之前,他不止一次的察觉到江鹰对他的杀意而且一次比一次强烈!在江鹰的身上,他能够一些危险的波动,这个家伙,挺有威胁的。

    “在学院中,学弟你倒是不用担心,有着学院的规矩在那里压着,他不敢将你怎么样,他还没有胆量触犯学院的规矩?!苯谙蛑艽笞澈徒戳艘谎?,接着说道,“而且有着他们在,经过今天的事情,他明白你们之间的关系不简单,对你出手会有着一些顾忌……但若是出了学院,学弟你就要小心一些了……”

    “他敢!看老子不捏爆他的卵蛋!”周大壮闻言,顿时炸刺了,怒声道。

    一旁,蒋豹眼眸中也是寒光闪烁,虽未说话,但任谁都能看得出他的怒意。

    而巫门众人闻听此话,心中的兴奋顿时消弭一空,看着柳如龙的目光顿时变的担忧了起来,同时还有着深深的自责。

    都是因为自己等人的实力太弱了,才会让头将所有的事情都一肩扛起,而自己等人却只能在一旁干着急,无能为力,甚至还扯头的后腿!

    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尽快的将实力提升起来!

    他们在心中暗自决定着。

    对于江鹰,柳如龙是半丝的好感也欠奉,闻听江磊的话语,双目微眯,他想起江鹰那阴沉沉的目光中极力掩藏的杀意,旋即也是笑了笑,道:“江鹰学长,我知道了?!?br />
    有些人总是自以为是,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仿佛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他转似的,他说的话,别人就必须无条件服从……

    对于这样的人,若是没有招惹到自己也就罢了,若是招惹到自己,柳如龙是丝毫也不会给他留面子的!不管那江鹰究竟存了什么心思,但如果他以为这样就能够轻易的将他收拾的话,也没那么容易。

    江磊轻轻点头,这些东西,提醒一下就可以了,虽然与眼前的少年接触不多,但他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这个少年不是省油的灯,江鹰虽然厉害,但真正对碰起来会怎么样,也得碰了以后才能知道。

    一行人再度交谈一番,江磊他们便是离去,柳如龙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也是微微沉思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