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出去历练?不行!
    若琳导师一口气憋在胸中几乎上不来,就要开口教训柳如龙,却突然间愣住了,这个小家伙说的的确没错,廖一鸣固然是天才中的天才,但在这个能够以人级四阶的实力就能胜过师级高阶实力的天才中的变态、妖孽面前,的确就是一个十足的废材,而且还是一个废的不能再废的废材!

    连一个实力低于自己一个大境界外加七个小境界的十五岁的孩子都打不过,这不是废材是什么?

    “哼!柳大天才,既然你有信心胜过他,那你为什么还要砍下对方的手臂?你知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这是会受到学院的严惩的!”若琳导师冷哼一声,看着柳如龙目光灼灼的道。,

    “刀剑无眼,这是我能预料的到的吗?”柳如龙在若琳导师的注视下,有些心虚的道。

    “嗯?你这个小家伙,我算是看透了你了,你是从来也不肯吃亏的,你若不是又着绝对的把握你会这样?我看你就是故意如此的吧?”若琳导师冷声道。

    “嘿嘿若琳导师,你真是太睿智了,太了解我了这都被你看出来了”柳如龙傻笑两声道。

    “果然如此!”若琳导师怒声道,“你下手就不能轻一些吗?你知不知道你下这么重的手会有什么后果?”

    “我下的手已经够轻了!”柳如龙有些委屈的道,然后轻描淡写的接着道:“不就是卸下他的一条手臂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事情?只要及时的找学院的高阶医师,将手臂接去,不就得了?”

    “你说的倒是轻巧,将断掉的手臂接去,至少也是需要七阶医师才能办到!你知不知道学院里面才有多少七阶医师?想要请他们出手,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若琳导师雨鞋抓狂的道。

    “不知道!”柳如龙一本正经。老老实实,却又无所谓的道,“不过我也不需要知道,反正需要操心的又不是我!”

    “你”若琳导师几乎被柳如龙的这句话憋出内伤,狠狠的瞪着柳如龙,胸口急促的起伏。深深的吸气吐气,平息自己的情绪

    “若是落败的人是我若是在学院之外对方会怎么做?”柳如龙没有理会若琳导师,自顾自的问了一个似乎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

    “这”若琳导师哑口无言,虽然柳如龙没有明说,但她已经明白了柳如龙的意思,却也不好意思再说些什么,只得叹息一声道:“虽然如此,可你也不应该这毕竟是在学院”

    “正因为是在学院,我才仅仅只是给他一个这样的教训。若不是在学院呵呵”柳如龙冷笑了两声,充满着嗜血的杀伐之意。

    不知道为什么,若琳导师看着此时的柳如龙感觉浑身有些发愣,似乎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杀人盈野,脚下尸骨如山的盖世大魔头一般若琳导师被自己脑海中突然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猛地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驱逐出脑海,轻启朱唇,似乎是想说些什么。但还未来得及出声,就被柳如龙打断了去。

    “我知道若琳导师你担心什么?!绷缌孕诺囊恍Φ?,“导师你尽管放心,像我这样的万年难得一遇的绝世天才,仅仅只是因为廖一鸣这样的一个废物的话,学院是舍不得处罚我的!况且”况且什么,柳如龙没有说。只是想起当是那种被人窥探的感觉,嘴角不自觉的流露出一抹神秘的笑容。

    若琳导师仔细的思索着柳如龙的话,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柳如龙的这般战绩已经不能用辉煌来形容了,这简直是奇迹。不,是神迹!妖孽之才也不足以形容他,简直是妖孽中的妖孽!在白鹿学院的历史中,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试问,这样的学员,学院宝贝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因为这样的一件事情来处罚他呢?况且,他的所作所为都是在学院的规矩之内,并没有触犯,只是手段有些激烈而已!

    这样一想,若琳导师顿时宽心大放,满心的怒火顿时消弭于无形之中,反而越发觉得柳如龙心思剔透玲珑,将来不可限量,对柳如龙愈发的满意与喜爱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柳如龙如此说道:“导师应该去找过院长了吧!院长的态度应该足以说明一切了!”

    不由得一愣,一脸惊讶的道:“你怎么知道?”

    “我当然知道!”柳如龙歪着头看着一脸惊讶的若琳导师,一脸自信的笑着说道,“不仅如此,我还知道院长大人当时是什么样的反应因为这一切都在我的预计之中要不然,导师你以为我凭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说着,柳如龙还向若琳导师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若琳导师愣愣的看着柳如龙,半晌,一手扶额,似乎是呻吟一般的喃喃道:“你真的只有十五岁?我怎么感觉你比一个活了无数年的老狐狸还要狡猾,居然将一切都算计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啊哈哈哈哈”柳如龙心中一凛,暗怪自己有些得意忘形了,打了个哈哈,故意臭屁的道,“天才总是有些与众不同的!”

    若琳导师被柳如龙如此可乐的样子逗乐了,“扑哧”一声笑出声来,笑骂道:“小鬼头,臭美!”

    “嘿嘿”柳如龙在一旁也笑了起来。

    “好了,你惹祸的事情就到此为止,现在咱们来算另一笔账?!蓖蝗?,若琳导师看着柳如龙笑眯眯的道。

    “什么?”柳如龙愕然,不明所以,他感觉到若琳导师虽然是在笑,但却有着一股危险的味道。

    “开学这么长时间,你去上过一节课了吗?上课的教室在哪你知道吗?是不是觉得你是天才中的天才就不用去上课了???”若琳导师抓住机会狠狠的数落着柳如龙的不是,甚至还将问题上纲上线,故意夸大其危害,良久,若琳导师似乎是说的话太多了,有些口渴,端起右手旁的茶杯润了润嗓子,这才神清气爽的接着说道:“你今天若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说法,看我怎么收拾你!”

    “呃呃”柳如龙被若琳导师这狂风暴雨一般的训斥训的头晕脑胀,只得呆头鹅一般“呃呃”连声,心中却是纳闷不已。

    这是咋事?刚刚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一会儿就突然风云突变,狠狠的教训起自己来了呢?可是你这教训的也太离谱了吧?不就是从进入学院以来没有去上过一节课吗?至于这样的煞有其事吗?况且,这些课程对自己完全的没有意义,纯属于是浪费自己的时间,与其去上课,倒不如自己去修炼或是翻阅典籍来的实在呢

    “究竟为什么不去上课?”若琳导师见柳如龙呆愣愣的出神,怒喝出声道。

    柳如龙此时正有些魂游物外,被若琳导师这一声怒喝吓的一个激灵,不由得下意识的将自己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这些课程对自己完全的没有意义,纯属于是浪费自己的时间,与其去上课,倒不如自己去修炼或是翻阅典籍来的实在呢”

    话一出口,柳如龙就已经醒悟了,后悔了,可此时已经晚了说出去的话又岂能收得来?

    “浪费时间?”若琳导师看着柳如龙笑靥如花的道,“你说这是浪费时间?”

    虽然若琳导师笑靥如花,但柳如龙却感觉此时的若琳导师比之前满脸怒火的时候更加可怕,若是有得选择的话,他情愿面对满脸暴怒的若琳导师,也不愿意面对此时的若琳导师,若是满脸怒火的若琳导师是即将爆发的火山的话,那么此时的若琳导师就是不满暗礁的水域。

    火山爆发的话,总是有??裳?,可以提前预防;而水域之中的暗礁,却是无??裳?,只有在触礁的那一瞬间才能知道,可此时发觉却是已经晚了!

    “不错,确实是浪费时间!”柳如龙一挺脖子道,既然话已经说了出去,收不来,与其百般否认,倒不如光棍的承认!在这一刻,柳如龙将一切都豁了出去,继续说道:“不仅如此,而且以后的所有课程我都不需要上了!”

    “哦?柳大天才,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要说的了?”抬起美丽的俏脸,若琳导师戏谑的笑道,眼眸之中有着危险的光芒在凝聚。

    别扭的语气,和怪异的气氛,让得柳如龙讪讪一笑,捎了捎头,试探的问道:“那个我想过一段时间出去练练一番若琳导师,不知道,可不可以???”

    “你是在和我说笑么?”眨了眨修长地睫毛,若琳导师被柳如龙的话气乐了。刚来学院就翘课,而且还当着自己的面大言不惭的说,以后的可也不需要上了,还跑到外面去历练?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能在学院中多呆一些时间,多上一些课?可你倒好,居然向着往外面跑

    柳如龙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是很认真地在与导师商量?!?br />
    “商量?你这也叫商量?”若琳导师的眼神愈发的危险了,“想要出去历练,不行,门都没有!还有,以后的课程你若是胆敢再不去,看我怎么收拾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