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二十三章 争执
    “想要出去历练,不行,门都没有!还有,以后的课程你若是胆敢再不去,看我怎么收拾你!”若琳导师看着柳如龙,眼眸之中满是威胁,“你父母让我在学院中好好的照顾你,我就要对你负责!”

    “导师,学院的课程对我来说真的没有丝毫的意义,只是浪fèi 我的时间,倒不如让我出去历练一番实在……”柳如龙无奈的说道,做着最后的努力。

    若琳导师素手轻轻揉着光洁的额头,大感头疼,这小家伙还真不是一个安分的主,之前的问题还没有解决,反而有来了新的问题,而且这个问题更加的让人头疼……就是刺头中的刺头也没有这样的??!

    “不行,你年纪太小,见识太浅,阅历浅薄……你现在去历练太早,现在学院里待一段时间,掌握了一些技能之后再去……”若琳导师斩钉截铁的拒绝道,列举了一系列的理由,希望可以打消柳如龙的念头。

    “我也没说是现在??!”柳如龙见事情似乎有了转机,道:“我说的是过一段时间……”

    “过一段时间?多长时间?”若琳导师狐疑的看着柳如龙,凭着直jue,她感觉这里面有问题,谨慎之下,还是决定将其问清楚。

    “大概一个月左右……”柳如龙沉吟了一番,给出了一个自认为很长的时间。

    “一个月?不行,时间太短了!”若琳导师想也不想,直接拒绝,同时心中暗自庆幸,幸好自己谨慎,要不然还真的要出问题。

    这小家伙虽然天才的妖孽,天才的变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实力会有不小的提升,但行走江湖,仅仅只有实力是不行的,还要有一定的见识和阅历,这些可不是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够掌握足够的。

    “不短了。我觉得已经足够了!……”柳如龙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若琳导师神色不善的打断了去。

    “我说时间太短就是时间太短!想要出去历练,不行!”若琳导师蛮横的道。

    “既然导师不应许,那么……”柳如龙抿了抿嘴,有些无奈的轻声道,“……我也只好自己找机hui 前去历练了……”

    “你敢?!”听着柳如龙此话,若琳导师娇喝道,她本以为柳如龙会打消出去历练的念头,没想到却是如此的倔强……

    大厅之外。周泰几人听见若琳导师的怒喝声,不由面面相觑,不知道柳如龙说了些什么,居然能将性子温婉如水的若琳导师气的发这么大的火。

    不过,现在他们没有时间细想这些,他们都在心中暗自为柳如龙捏了一把冷汗,见识过若琳导师手段的他们不知道若琳导师会想出什么办法让柳如龙终身难忘,他们只能在心里为柳如龙暗自祈祷……

    柳如龙不置可否。耸了耸肩。

    “你知道未经导师批准,私自外出历练是什么后果吗?”若琳导师盯着柳如龙。压下怒火,柔声道。

    “知道?!绷缌嫖薇砬?,无所谓的道,“视情节的严重给予惩罚,情节严重者,学院将会将其逐出学院?!?br />
    “既然你知道。你还要这样?”若琳导师倒是有些不理解了。

    “学院中没有什么值得我停留的……”柳如龙沉吟了一番,开口道。

    只是他的第一句话就让若琳导师本已压下去的怒火再次腾地一声冒了出来,并且比之前更旺了……

    小家伙,你也太狂妄了!开口就是学院没什么可以教你的,闭口就是学院没有什么值得你停留。你以为你是谁?

    学院无数年来积累下来的东西,岂是小可?

    任何一个人即使穷尽一生,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掌握其万一,可你居然大言不惭的说学院没有什么可以教你的,没有什么值得你停留的?

    一个十几岁的小屁孩,即使再天才,就算是从娘胎里就开始学习,又能掌握多少?

    若琳导师斜睨着眼睛看着柳如龙,心中已经下了决定:我要看看你能说出来个什么理由,要不然我一定要好好的教xun 你一顿,让你知道天为什么这么高,第为什么这么厚!小小年纪,如此狂妄可是要不得滴!

    “这个世界很大,也很精彩!我想尽快的见识见识这个世界的精彩之处!”柳如龙丝毫也不知道若琳导师心中所想,自顾自的说道:“学院虽然很好,但太过安逸,就是一座象牙塔,即使招收的学员资zhi 是如何的了得,也是培养不出真正的强者的!”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强者之路总是充满鲜血与尸骨的!有哪一个强者不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不是经li 了万死一生?”

    “一个人的天资不管是如何的出众,若是不经li 生死,怎能成长?脚下若是不尸骨盈山,血流如海,又怎能攀上武道的巅峰?”

    “不经li 生死的天才,不管修为如何的高绝,终归是温室里的花朵,经不起风雨的侵袭,终有一天会成为别人脚下的一具尸骨,成为别人攀登武道巅峰的垫脚石!”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我不想做温室里的花朵,不想成为别人攀登武道巅峰的垫脚石!我要攀上武道巅峰,我要让别人成为我的垫脚石!”

    “虽然我现在还是无比的弱小,但我相信,我这颗刚发芽的种子,在风雨的浸润下,终有一天会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

    柳如龙仰头看着无尽的虚空,一阵悠然出神,脸上是一片坚定、执着……

    若琳导师听着柳如龙的述说,心中越来越惊yà ,脸色越来越严肃,越来越凝重,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面前的这个半大的少年居然对武道有着如此深刻的理解,有着如此远大的理想、如此巨大的野心……看着眼前的这少年,她似乎看到了不久的将来崛起的一位武道巅峰强者!

    “不错,武者当如是!”若琳导师道,“你能有如此认识,我很欣慰!不过,你现在年纪太小,底蕴太过薄弱,先在学院积累一年,一年之后你再去历练!”

    “一年?!”柳如龙摇头道,“不行,时间太长了,最多一个月!”

    “一年!”若琳导师强硬的道,“一天都不能少!”

    “一个月!”

    “一年!”

    ……

    两人谁也不肯让步,争执不下。

    良久,柳如龙突然如此说道:“若是导师你不同意,最多一个月之后,我就会出去历练,即使学院因此将我逐出学院,我也无所谓……反正我对学院中的那些东西也不怎么感兴趣!”

    “你敢?!”见到柳如龙如此相挟,若琳导师柳眉一掀,怒声娇斥道。

    不过一见柳如龙那倔强与执着的眼神,若琳导师知道面前的这小家伙绝不是随便说说,自己若是不能尽快的打消他的这个念头,他若是真的偷偷的跑出去,自己还真的拿他没办法。

    虽说以他的资zhi ,学院因此将他逐出学院的可能微乎其微,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真的有万一,自己哭都没地方哭去,如此堪称妖孽中的妖孽级别的学院怎能如此轻易的放过?

    不单如此,若是他因此而被逐出学院,自己该怎么向自己的好姐妹一家交代?自己答应照顾他们的孩子,但却在自己的照顾下,他们的孩子被学院开除了,这事不好说,更不好听??!

    这么小的年纪,能有多少阅历与见识?若是因此而在外面历练的时候误入歧途,该怎么办?……

    眸子紧紧的盯着那倔强地少年,片刻后,若琳导师声音轻柔地道:“小家伙,你就不要为难阿姨了好不好?一个月的时间……实在是太早了?!?br />
    夹杂着一丝恳求地轻柔声音,再配合着若琳导师那张温婉动人的俏脸,几乎有种让得男人说不出拒绝的诱惑力。不过,柳如龙其定力远非常人可比,缓缓的吐了一口气,压下身体生理之上产生的那丝旖念,在若琳导师的注视下,摇了摇头,认真的道:“若琳导师,一个月后我会出去历练,这一点,任何东西,都改biàn 不了?!?br />
    若琳导师再次大感头疼,素手轻揉着光洁的额头,片刻后,终于被柳如龙的倔强惹出点点火气的她,忽然猛的坐起身子,咬着银牙快步行至柳如龙面前,嗔怒道:“你这小家伙,就不能让人省点心吗?这么早出去历练,对你能有什么好处啊?”

    “呃……”看着那站在身前,俏脸嗔怒的若琳导师,柳如龙尴尬的笑了笑,能把性子柔和的若琳导师气得这般失态,自己也还真算是有些本事了,不过,这历练的事情,今天却是无论如何都要弄妥的……

    深嗅了嗅从若琳导师身上飘散而出的淡淡香气,眼睛不着痕迹的瞟了瞟对方那玲珑丰满的身姿,柳如龙强行将心中的心猿意马压下,目不斜视的道:“导师,在学院里面呆着太没意思了,就是在浪fèi 我的时间,您就批准了吧,不然……我还真只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