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玄幻魔法 > 异世祖巫 > 第二百四十六章 仇人见面
    出了洞口,柳如龙不再在山谷中逗留,向山谷外而去;刚行了几分钟,便远远地看见前方有近二十人的一行人,而在这群人中倒是有几张他熟悉的面孔。

    这行人正是江鹰、廖一鸣、青火一伙。他们一路循着柳如龙留下的踪迹追踪而来,进入天雾山脉已经半个多月了。

    起初,他们循着柳如龙留下的踪迹一度紧紧地跟在柳如龙身后,但天雾山脉中危险无数,生活的各种灵兽数不胜数,而他们却没有柳如龙那种能够提前发现危险的神奇本领,时常被各种毒虫灵兽袭击,让他们损失不小,尤其是遇到遭遇实力强悍,不能力敌的灵兽,他们唯有逃跑,即便这样还是损失惨重,更重要的是,在匆忙的逃跑过程中,他们离柳如龙行进的方向越来越远,完全失去了柳如龙的踪迹。

    这样一来,他们想要在诺大的天雾山脉中找到柳如龙,无异于大海捞针,此人说梦。但事情已然到了这一步,遭受了如此巨大的损失,却连对方的面都没见到,更不要说击杀对方了,若是就此退去,他们如何能甘心?

    再说,若是错过这次机hui ,谁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次有击杀柳如龙的机hui ?而且,以柳如龙的天资,等下次再有机hui 的时候,他的实力又会达到何等程度,真的还能击杀他吗?

    所以,他们决定继续留在天雾山脉中,寻找柳如龙,趁机将其击杀。

    就在半个多时辰前,他们他们听到远处传来阵阵灵兽的吼叫声,根据吼叫声,他们判断出这至少是六级灵兽与人战斗是发出的吼叫声。而且是生死之争。

    这引起了他们极大的好奇,他们想知道究jing 是什么人竟然敢打这种等级灵兽的主意,便向着灵兽吼叫声的来源处而去。

    一刻钟之后,兽吼声戛然而止,他们知道战斗结束了,对于战斗的最终结果他们不得而知。但他们内心中隐隐的有着一个让他们兴奋不已的念头。

    这般激烈的生死之战,双方即便没有两败俱伤,同归于尽,但也至少是惨胜,胜的一方应该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说不定是剩下最后一口气罢了。以自己一方的实力,捡这么一个便宜相必不难!

    这可是一个至少是王级武者的财富??!而且还有一头至少是六级灵兽的尸体,以及它所守护的宝贝!能够被至少是六级的灵兽守护,并且引得一位至少是王级的武者以命相争的东西。能是普通宝贝吗?

    这么一想,他们全身火热,浑身上下充满了干劲,加快速度,向着战斗的发生地赶去。

    终于,他们赶到了战斗的发生地。

    普一进入山谷,看见被战斗破坏的满目苍夷的景象,他们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依此情景,他们不难想xiàng 当时激烈的战斗场面。

    小心的将战斗破坏的场地查看了一番之后。他们得出结论:在付出重伤的代价后,对方将灵兽斩杀,而对方在得到他所需要的东西后,已经离开。

    这个结论,让他们既是失落,又是松了一口气。

    未能如他们所想的那般捡到便宜。让他们失落;斩杀了灵兽的那人离开,他们威能遇上则是让他们庆幸的松了一口气。

    在看到山谷中战斗后的景象后,他们就对自己等人能否捡到便宜产生了动摇,能够以战斗的余波造成如此景象强者,即便是重伤只剩一口气。只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可能便宜没捡到,反而将自己的小命搭了进qu 。

    “柳如龙!”几乎在柳如龙发现江鹰一伙的同时,江鹰一扭头,正看到柳如龙,一愣之后,咬牙切齿的道。

    想到之前在白鹿学院内,柳如龙给他的羞辱,一击这一路之上所遭受到的各种凶险,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眼睛都红了,眼眸中满是浓烈的怒火与杀机。

    其他人也唰的转过身,来到柳如龙身前,看向柳如龙,这一路上他们吃尽了各种苦头,现在见到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眼眸中同样满是怒火与杀机。

    尤其是青火与廖一鸣,一个被柳如龙狠狠的落了面子,成为学院的笑柄,心高气傲的他怎能忍受?另一个与柳如龙有着不共戴天的杀弟之仇,再加上被柳如龙斩下一条手臂来立威,虽然被学院的医师重新接上,但与柳如龙之间的仇恨更深。他们两人都对柳如龙恨到了骨子里。

    人,往wǎng 将造成自身伤害的一切责任都归咎到他人身上,却也不想想自身是否应该为此负责。就如同江鹰、廖一鸣、青火三人,他们只是一个劲的怨恨柳如龙,却也不想想若不是他们主dong 招惹柳如龙,柳如龙犯得着和他们过不去吗?

    看着眼前这一行挡在自己身前,对自己杀机四溢的人,柳如龙眉头微皱,眼神淡漠如冰,冷声道:“滚,不然,死!”

    江鹰一行人几乎被柳如龙这一句话呛死,他们没有想他们还没有说一句话,竟然被对方如此狂妄的呵斥,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是要杀对方,本就不必忍。

    “小子,你很狂??!虽说你的天fu好,但在你没有成长起来之前,你什么都不是,最好乖乖夹起尾巴做人,要不然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那可是要丢掉小命的?!币桓龃蠛鹤叱?,不怀好意的道。

    “就你们这样的废物,配吗?”柳如龙讥讽的道。

    “小子,你找死!”大汉怒道,“你这样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家伙,老子见多了,现在让老子来代你的父母好好的教xun 你,教教你该怎样做人?!?br />
    “话说,教xun 你这样的不知天高地厚的所谓天才还是一件十分赏心悦目的事情!”大汉狞笑着走向柳如龙。

    “找死!”柳如龙眼眸中冷光乍现,身形虚幻的晃动了一下,随即便恢复了正常,只是手中多了一把长刀,斜指地面。

    江鹰等人在柳如龙“找死”两个字出口的瞬间,感觉仿佛有一头无可匹敌的洪荒巨凶对他们露出了狰狞的獠牙,要将他们吞入无边的黑暗之中;他们浑身僵硬,身体连动一下都不能,呼吸困难,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掐住他们的脖子。

    这种感觉只持续了短短的一刹那,他们只觉得自己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然hou 就一切都恢复正常了,似乎那只是他们的错觉,只是微风吹过,让他们感觉浑身凉飕飕的淋漓大汗,提醒着他们那似乎不是他们的错觉。

    “嘭!”重物倒地的声音惊醒了他们。只见之前要去教xun 柳如龙的那名大汉倒在了地上,脸上那充满期待的狰狞快意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没有丝毫的改biàn ,脖子上有一道细细的的伤口,此时正从这伤口中向外喷洒血雾。

    “贺老三???”有人惊呼出声,声音中有着浓浓的惊yà 于不可置信。

    看着贺老三的尸体,江鹰一众人的瞳孔猛缩。以贺老三师级巅峰,距离将级仅有一步之遥的实力,在他们这一行人中也是有数的好手,却没有想到就这么毫无抵抗能力的被人杀死,而他们却连是谁,怎么出的手都没有看到。

    “是谁?”所有人心中都升起这么一个疑问,身上的汗毛不自禁的嗖嗖竖立了起来,直jue得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脑门,对方居然能如此轻易且不留痕迹的杀死贺老三,那想要杀死自己岂不是也是轻而易举?

    众人游目四望,想要找出暗中的出手者。

    只是四野茫茫,寂寥无人,除了他们之外,唯有柳如龙一人持刀而立。

    我们自然是不会杀贺老三的,而这周围又没有别人,只有……

    江鹰、廖一鸣、青火三人心中有一个让他们不安的念头冒了出来,虽然他们不愿yi 承认,但这很有可能就是事实。带着万一的侥幸,向柳如龙涩声问道:“是你杀了贺老三?”

    “这里出了你们就只有我。不是我杀的,难道还能是你们自己人杀的?”柳如龙嘴角含笑,歪着头看着他们,讥讽的道。

    柳如龙的话击碎了他们心中的最后一丝侥幸。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仅仅两个月不到的时间,柳如龙的实力居然有了如此巨大的提升!

    从之前手段尽出才击败接近师级高阶的廖一鸣,到现在一击秒杀师级巅峰的贺老三,虽然贺老三仅仅是普通武者,根本不能与白鹿学院的学员相比,但他师级巅峰的实力却是实打实的,而且他的战斗经验之丰富也不是学院的学院可以相比的,即使是学院的师级高阶学员想要击败他也要花费一番功夫。

    可以想xiàng 柳如龙的实力如今已经达到了什么地步,至少也是师级八阶以上,就是遇到普通的将级武者也能与之一战!

    其实他们对柳如龙实力的估计还是太低了,以他能够斩杀激发了狂暴血脉的血魔天猿的强悍实力,就是比肩王级高阶也是不遑多让,更何况是收拾他们这些实力最高才将级的小虾米。

    在他们见到柳如龙的第一时间,他们就刻意的将柳如龙与他们所认为的斩杀山谷中的灵兽的那人区分开来,以至于他们对柳如龙的实力出现了严重的误判。若是他们知道柳如龙的真实实力的话,恐怕他们现在早就有多远就跑多远了,更别提来找柳如龙的麻烦了。(未完待续。)